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人文社区 - 蓝色枫叶文学原创中文网

 找回密码
 会员注册
搜索
查看: 180|回复: 0

[2018] 碎语集:无期有待

[复制链接]
子曰 发表于 2019-1-1 22:01:3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问责是一种机制,无所谓好与不好,它只是有限手段,因为它不可能问不到底,也不可能问到顶。比如经济下行的责任,该谁负责?

  是什么命就是什么命,那些不服的态度也是注定出现的。是什么人就是什么人,狗改的不吃屎了,那一定是将狼错认成了狗。老虎不发威也不是病猫,兔子蹬了腿也未必就是死翘翘,见识决定判断。自以为是代替不了事实或真相。

  计生部门在改革中销声匿迹了,这点很不可取,窃以为,计生部门不但不该消失,反而应该加强,只是要将原职能的限生转变为催生——大力鼓励生孩子,落实奖励资金,帮助协调低价托幼、入学事宜。百年大计,人丁兴旺才是根本,因此计生工作不但不能削弱,反而要不断强化,一己之见,晒笑耳。

  小雷家村老书记被孩子逼的,从砖厂做手脚,三年侵占了三万多元。村书记雷东宝把定说法的权力,交给了全体成年村民,指望大家能念及老书记半辈子为村里付出那么多的种种好处,将豆子投入“人死债消”的选项筐里。却不料,几百号村民都选择了“父债子还“,如雷东宝所愿的仅有区区十几人。雷东宝很是愤怒,甚感寒心——作为电视剧《大江大河》观众的我,也是同样心寒:人性深处,一旦被利益占据,善良、厚道和宽恕就会被抵消,“我”之冷硬私心就成了趋利避害的“理性”主导,往往是,一千个好他们记不住,一个孬却被他们刻骨铭心放不下。却不知,情是人伦最贵——越是法律强硬、规则横行、制度冷漠、讲理成风的时空,情之自觉就越稀薄。人世间,正在且会越来越加速度丧失人性的温存,直至彻底泯灭性情之元气。那天一定会到来,谁也挡不住。

  天可以冷,心不可凉,因为时间还有长远的前方。蜷缩只是暂时的休整,探望是为了恰当的选择,当下还是过程,明天又要经过,一切不会更少,一切不会更多。冷到尽头必回暖,一个不会迟到的春季,将再启婆娑。希望在一个吹面不寒的日子,听到人伦最深处,那泛生于心灵的一种喜悦。

  人心深处潜藏的恶,能恶到什么程度,可能超出一般人的想象。人性内核蕴含的慈悲,能恻隐到什么尺度,也许是普通人难以理解的。只要有恶的极端,就有善的无限。有时候看见人心不古、苍生不仁,嘴边不由嘟囔:人民真是不可怜悯,群氓只有私心。但有时又看到了平民英雄的舍生取义之举,不禁为黎民百姓生生不息的大仁大爱而感慨。同在人世间,有的人真是散发着光芒,有的人真是满身的阴晦臭气。市井街巷,鬼神同路、人妖并行,任何一个独善其身的人,都觉得活的不易。岁月总是重复过往的故事,既不全同又似曾相识,撩开滞重的眼帘,每个人最该看透的是自己,不管你高尚还是卑鄙。

  快乐是一次自愿,愉悦是一种坦然,幸福是一份满足,欢喜是一个简单。发乎心情,起与灵性,止于感觉,淡隐神智。人生沾染的因果越少就越轻松,旅途遇到的意外越多就越烦恼。做自己最好,除此之外,其它尽量不要。

  唱是内心的话,说是无曲的歌,爱是忧伤的源,恨是命运的果,情是红尘的罪,仇是前世的锁。掰开了,揉碎了,犹是此生的过活。千年万年,无非等一回,不过错一次,酒醉了,茶醒了,终于一场落寞。

  有一种爱,父母无法给予;有一种情,亲缘无法满足。人伦社会,缺未必得补,甜未必替苦,人生属于,无法自主。

  路是人走出来的,也是人隔断,也是人改道。鲁迅先生说,世上本没有路,走的人多了便成了路。将其换用到当下诸多领域,竟然可逆反成新的句子:世上曾有很多路,因为走的人多了,便成了淤堵。

  造物主赋予人类以情绪,然后它们后悔了。等到新人类末世重生,它们离开了,因为它们发现,就像它们无法掌握自己的命运一样,人类也一直在重蹈覆辙。

  窗的意象,可入画,可入诗,可入歌,可入梦。从房屋开始,从城廓开始,窗就成了内外之别。

  只是因为当下之人江郎才尽了,才对零零碎碎的过往,施与了一知半解的敬畏。只是由于时下众生无巧可取了,才对虚无缥缈的未来,托付了毫无指向的期许。先人之前,没有可借鉴的成熟,从此以后,没有可凭借的自信,瞻前顾后是一种失心的徘徊,久而久之就会圈套了自己。静气稳神潜冥思,净灵透性滋悟觉,松手驰意旷达远,闪念倏然开囚锁。

  人类尚未深刻认识到城市生活积累出的诸多艰难。城市不只是便利、热闹、商机,更多的是侵犯、限制和拘囿。社会分工越细,个体人的独立生存能力、生活技能越差。将来,随着自动化的全面渗透,个体人的被需要感渐渐归零,精英社会的终极目标上,已没有普通人的价值和位置。人们向往的未来,不欢迎平凡人生。

  诗意荏苒的岁月,许多人在漠视了炎凉的同时,也放弃了对物候的敏感。心境逐渐放大的生命,视野里难免不断增添盲区。接受资讯越多,寂然思考越少,不用脑的人生,只有最后一次起跳。

  在晴冷的时段等待,是一种禅定般的体验。耳畔是屏上广告不厌其烦的重播,深沉、宽泛、煽情。叫号的速度很慢,慢的很历练耐性,一起等待的人,身在其境又似不在其中。哲学家如果此时来问人生到底是什么,不约而同的回答,估计都是:等。无论此刻还是彼时,难道人生,不就是等吗?

  有研究表明,脚后跟越宽进化的越差,越窄进化的越好。据有心人观察,他一直没看出什么门道,倒是低头看脚的习惯,让他的颈椎“退化”不少。不过他的另一个论点我却比较赞许:充满激情的人群,可自由去探索,才是酝酿科学思想、放任创新意愿的良好社会生态。

  用罚款的形式,替代或配套刑狱,看似严肃,实则不人道。比如,某坏人违法犯罪,有人叫嚷“罚到他倾家荡产”,真痛快,他倾家荡产了,他无辜的父母、亲属遭遇的困境,是不是活该,值得商榷。记得古代与连坐法并行的,还有“一人做事一人当”的规矩。法律用钱解决问题,其实是法度的庸俗化。杀一人了一案,才是乱世重典的基理。从某种意义上讲,我个人强烈反对“限速”,既然给了车辆以速度,就让它驰骋——自己作死、伤害他人的后果,自有承担,而为何要让所有人背负着“原罪”呢?这其中的假定就是都有错念,而先行禁止。

  这世界上很多东西,就一个功用:吓唬人。比如宗教、高大的罗马柱、各类以道德为基座的语文……吓唬人的目的,是为维护所谓的秩序,不管那秩序是不是利于大多数人。教育活动中的不少内容也是吓唬人,被吓住的就是“文明人“,没吓住的被称作“顽劣之徒”。而令人瞠目结舌的是,回眸历史人们发现,破坏秩序的那些人竟成了英雄。

  随着科学技术的进步,人们对精密仪器和智能工具,有了越来越深刻的认识,以至于有人猜想,当初人类的起源何尝不是源自机器原理?如果人们都把自己看成一具精致的机器,那么就可能对所谓的前世后生的联想,彻底失去了兴趣。

  将法律神圣化,是对人类智识的整体高估——法律是人定的,不论立法的人数多寡、立法的程式是什么,法律不过是人治人的规则和办法,有权有势者可以修改它,群氓得势后也可以推翻它。假如人类不再承认“君权神授”、“奉天承运”,那人定的而不是“神”定的律条,何来的神圣?不过是放大的乡规民约罢了。

  冰冻和风雪必然是冬季的主题,可它为何年年新鲜呢?媒体喜欢跟着季节、突兀、灾难、症候跑,因为它们在自感寂寞的同时,也深知众生的寂寞。人类社会已泯灭了“兔死狐悲”、“唇亡齿寒”的联想能力,冷漠围观的情态已经成势——人伦深处在悄然发生着巨变,因此你可以理解“爱宠物狗比关心老父母更重要”的世态。从这个视角,我希望自己活成“千年王八万年鳖”,可以目睹新一轮桑田如何变沧海,而不会为一场雪、一阵风、一次死亡、一个新生而大惊小怪。

  不得不改变生活方式的,不只是人类,还有各类生灵。前者是自己为难了自己,后者是受前者的连累。人类走到最后,将再无其它生灵相陪。

  近几年,随着各级各类衙门人事的频繁更变,引动了一波又一波的人伦骚动。一个非常关心政治却对政治不谙就里的国度,连离权力很远很远的人,也心存侥幸、企图和情绪。人世间太多鱼饵,其中权力的饵钩最大,以至于使无数英雄竞折腰。看着“风也似”的转发,不禁唏嘘……有这空闲,去给老爹、老娘打个电话不行吗?

  一身紫衣,在雪色的年代,飘过我的记忆,你的笑靥划伤了我的视线,从此我陷入了忧伤的气质。紫藤摇曳的暮色中,青春驻留于寂静的诗行,被岁月读破的句子,掖着灵魂的怯意。只是因为早到与晚来的时空折叠,把一个痴迷不醒的梦,拖入了泥泞。一杯酒的长度,取决于醉的目的,拆开一本书的封底,过往未证,而未来成迷。

  许多人喜欢在厅堂中镶挂名人字画,其中不少人是附庸风雅。附庸风雅之心不该被贬斥,那毕竟是一种崇尚斯文的情态。一位老兄乔迁新居后,亦然未脱俗套,托我未果后,不知通过什么路数弄了一野路子成名者的画作。裱褙悬挂后约我去喝茶,我用脚丫子猜度他引我登堂入室的目的,估计是显摆他搞到的那幅画作。果然,茶不过三盏,他迫不及待地露出了狰狞:让你替我求幅画费那个劲,还不如人家王二愣子,一说就办了,不就点润笔费吗?我终于忍不住笑了:兄弟我口羞,不愿开口惹清高,扫瑞扫瑞啊。一年后,因为他孩子定亲,邀我去陪亲家喝一杯。一进门发现,他当初急着向我显摆的那副画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幅十字绣山水画。趁客人未至,我问他画哪去了?他摇摇头:去成都青城山遇一老道,聊着聊着他问起我是不是客厅里挂了一幅国画墨牡丹,我吃了一惊,问他怎么知道,那副画有什么问题。道士问我,是不是孩子一直找不到对象?我说是,道士说,把那幅画撤了吧,不是画有问题,是那个画家不是送福之人,扰了你家门风气。听了他的话,我亦有惊诧——名人字画可以请回家,但还真需要斟酌谁的最是相宜。不都适合亮相各户各家。前一阵儿古玩收藏之风盛行的时候,就有不少人不问玩意儿出自何处,一股脑儿往家搂,岂不知,其中有些物件是带着怨气、血气和晦气的,把那些通过偷坟掘墓窃取的所谓“值钱的玩儿”堆在家里,看不出哪儿有好。现世人生,也终将成为陈迹,透过物象看清本质,才不会随风迷失。

  短到冬至,长到夏至,是前人对昼夜长短的经验之谈,也是对星际认识的一种智慧。天长日久,其中除了对岁月的别解,还有白天长、日光久的意思。西历即将进入新年,隔天就是元旦,其实在中国古代,元旦是春节,是农历大年初一,是一元复始、万象更新。从头计数就是复始,换种心情就是更新,年年岁岁,人们冀望着、憧憬着、期待着,总是希望未竟的日子里,有惊喜、有欢喜、有欣喜,哪怕是一点一滴的如愿,也足以支撑前行的信心。西历新年元旦只是计数的开端,中华农历新年则进入猪年,金猪之岁,难免滋生遐想——古人云:一分耕耘一分收获。古人不说谎,只要人们笃信智慧与力量。

  人们常说做人要厚道,但一直以来,众生对厚道的理解和施行,可谓是千差万别。从心思上讲,厚道就是不怀恶意、不妄猜疑、不耍奸弄诈。具体到言行,即好人别做尽、善意藏三分,即坏事别做绝、头顶有神灵,即得饶人处且饶人、墙倒别随众人推。厚道既有先天性情之恻隐,也有后天见识之宽谅。所谓积德行善有好报,其实不是迷信,而是对亲缘朋友的德佑——沾一份好名声,关联之人避灾祸,翻开历史可见,因为出身仁义之门免遭杀伐的事例不算稀罕,正像有些俗语说的:沾了祖宗的光。厚道不是傻乎乎的被蒙被骗被欺凌,而是能力智识支撑下的一种温良隐忍。人世间之得失,要算大账,不算小账,大账之得,就是厚道传家久、继世长、安康吉祥至善终。

  日出先照日照海,缗氏落魄缗王台。汉朝海曲起波浪,子牙故里钓朝牌。刘勰著述杏树下,九仙山中清溪来。礁碑撼云难为水,天妒项橐命早埋。回眸蚩尤追风去,东夷图腾暖心怀。黄海岸边诗情画,淡茶浓酒邀英才。继往开来踏新路,风水宝地展华彩。

  天光缭绕过云风,尘世无色寂心空,遥望雁翅剪影去,孑然孤旅任西东。

  莫问前方何去处,石墙泥瓦柴门户,磨盘滚碾旧年月,辐条木轮忘来路。

  外籍人士驻留中国的状况,在几大城市已初见规模,不知有关方面留意到此类问题否。小事若不防微杜渐就会酿成大事,苗头性倾向若不亡羊补牢,难免形成汹涌态势。危言无须耸听,但风闻言事或能杜绝大惊小怪。

  都说患难之时见真情,可他患难之时,不但没有见到真情,还落得个墙倒众人推。他为此感到十分沮丧,对世态炎凉愤懑不已。他没有反思的是,他也曾忘恩负义、落井下石,他也曾尖酸铿锵、心冷情凉。行下春风下秋雨,他从前没有积攒恩情,落魄时哪来福报?人伦来往皆因果,德薄何处换仁厚?行至绝路还不醒悟的人,只可能是自作自受了。

  人心都是肉长的。几十年前这话不容置疑。但从医疗技术突破了心脏矫治的壁垒之后,支架、导管、壁补……诸如此类的物件,已悄然植入了心器,也因此,改变了人心都是肉长的老理。随着科技的大幅进步,以后人体器官会逐个被人造物替代,那时候,人的定义亦将随之质变,更可能,从前的一些凿凿之言,很难再入“真心”了。

  年年有岁末,天天有终时,人伦多牵挂,回眸少一人。大梦谁先觉,平生我自知,辞旧再迎新,愿心与君同。

  时间进入这样一个节点,再迈一步就是新的一年。人们每逢这样的时候,总喜欢回溯过往的光景,总愿意眺望未竟的前方。记忆与希冀,构成了过去、现在和以后的三段论。分段是个聪明的思维方式,但它也限制了意识的宽度——线性的时间与辐射的空际,从来没有间隙,也不会断裂,人们却以为从前已矣、未来未矣。哲学家已经远去,诗人们已经远去,科学已经苏醒,疑问已经开口,人类已看透虚拟的价值和突破的意义。当世界把一切都当了真,那么所有的所有都不是假,若红尘皆是虚晃一枪,那又何必在意得到和错失?我轻踩着几十亿年前曾经发烫的沙粒,猜想着先人们寂寞的畅想,所以我虔诚地在沙滩上写下了一串数字,企图让天空看见、让大地铭刻、让鸥鸟读记,我愿未来必来的某一个午后,也有一颗灵魂,能像我缅怀太古一样缅怀今时今刻的我——我这个“原始人”,我这个存在于人世的短暂真实、游离于三千大千的影子,用隔世离空的字迹,重复了我的先人们心有不甘的寄语:永恒,始于心动意生,并波澜不息。

  胆越来越小,法越来越少,话越来越冷,情越来越稀,路越走越窄,策越来越浮……百业旺祥的时候看不出来,经济萧条的时候难以护短。纸上谈兵赢不了战争,画饼充饥饿死厨子,死板教条祸官殃民,空谈误事骂名万古……道理不是众口铄金,它是天道自然又轮回。

  山高水长会有期,欣闻钟声继新年,敬向师长讨联对,文心炽情嘱路远。

  温暖来自身边,来自太阳风煲暖的大气,它们不离不弃的纠缠,给了地球人类最是适宜的四季。春天来了,你可以吐露情怀,去追求,去热爱,去听花开的声音。夏季来了,你可以敞开心扉,去歌唱,去涂写,去跟最爱的人看一场酣畅淋漓的大雨。秋天来了,你可以婵娟与共,去采撷,去收获,去沙滩的尽头感悟海天一色的境界。冬季来了,你可以敛藏往事,去温酒,去烹茶,去访问多年的老友和久未谋面的老师。人生,活在人的世界,懂得珍惜的人,一定也会被珍视。如果你不是太阳,就不妨融入宽厚的大气,既温暖红尘,也深切人伦。如果你想找一个季节,邂逅命运的清澈,那就启动心愿吧,沿着海曲路一直向东,你会遇见朝阳灿烂、心魂光明。

  新年有两个概念,不只中国,不只汉族。俗常观念中,新年也叫新岁,一个是西历的、也叫公元的,如2019年。另一个是农历的、也叫华夏历的。明日就是公历的新年,它来的比农历的新年要早一些,所以除了体制内的其他一般中国人,只是把它看成新岁前的序曲,真正刻入心魂的还是华夏历、传统民俗中的小年、大年。即将到来的农历己亥年,是猪年,是平年,只有365天,没有二十四节气中的“立春。猪年除夕是“立春”,次日天明就是中国人的大年“春节”。猪是与人类最早亲密接触的动物之一,听说基因也十分相近。面向2019年,面向己亥猪年,我只有一个愿望:真心放下,然后心想事成。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会员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蓝色枫叶文学原创中文网 ( 鲁ICP备11027416号 ) |

GMT+8, 2019-6-27 14:19 , Processed in 0.086601 second(s), 1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