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人文社区 - 蓝色枫叶文学原创中文网

 找回密码
 会员注册
搜索
查看: 62|回复: 0

[2018] 碎语集:不可逆转

[复制链接]
子曰 发表于 2018-12-23 10:34:5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仗义,是古老人伦的基础情怀,它有别于朝堂光明、衙门清正。在特殊时点、特殊年代、特殊情势下,仗义格外珍贵,哪怕只是一句帮腔,足以拯救。当世人大声呼唤仗义时,尘世已不止泛滥忧愁。

  每个人都有梦,而且不止一个。不同年龄段会做不同的花样繁多的梦,只不过有些梦是不敢说与人听的——怕嘲笑、怕触怒、怕亵渎、怕违逆。起于念、止于智,终于黯然销魂梦如烟。

  不少动植物的唯一使命,就是确保物种的繁衍。人类社会中,也不乏此类命运的安排,除此之外再无存在的意义。

  无意识是自然态,有意识的选择态。许多顺从是源自习惯,包括对际遇和处境的迁就与容忍。勇气不是说有就有的,鼓起勇气改变之前,性格、思忖才是起念之始。

  人与人梦中交集,说起来,好像只是一个偶然,而其实却是奥妙。虽然当下量子纠缠理论已有探索,但根本的机缘还在本心能量的追逐。冥冥之中,是谁安排?

  远山的影子,遮不住身旁的阳光,别人的苦恼,缠不住自己的惬意脚步。人世间,不要让想当然、莫须有的妄想,淤堵清朗的日子,因为每个人的故事,只有自己亲身经历,他人无法代替。

  天地很大,可任人恣意。你之所以感到格外憋屈、逼仄和郁闷,是因为你选错了视角、站错了位置,同时也错误地估价了自己。

  有些人是“给个棒槌当了针(真)”,有些人是“玩世不恭没正形”。前者一生圈套了自我,一旦入了蛊,就再无勇气跳出界外;而后者则一世荒唐无忌,既轻贱了自己,也游离了尘世。《汉书·东方朔传》中有句名言:水至清则无鱼,人至察则无徒。强调了做事做人的分寸,就是尺度,就像毛泽东论述种庄稼的机巧一样:不可太稀,不可太密。但名言警句的核心并在于语言直白上,而在于其省略的前提与条件,有了“察”这个前提,才有“至察”的过度,没有“察”这个条件,“至察”是空穴来风。同样,有了“种庄稼”这个前提条件,才有疏密有度的警示与提醒。以此理推导人伦社会,就有了做人的基准:不可太认真,不可不认真,其尺度和分寸的把握,就是个人的造化了。

  时光在流淌,你也在淡忘。夕阳西下,剪影一张。我为什么还要写诗,词句惆怅,意蕴薄凉?难道说,醒来梦去之后,还有邂逅,随风归航?

  像摘去墨囊的乌贼,再也无法躲藏一样,如果剥离人体中的兽性欲望,是否人类还有智识和愿心,支撑探求和追索。这世界不可假设,却能实验——怕就怕,有些实验一旦失败,就是赌了全盘。

  世上没有成熟的理论,也没有终结的里程,只有深一脚浅一脚的行迹。在事实未形成之前,不要妄断,在事实呈现之后,不能断判,事物的变化越来越快,熟了的饺子馊了的汤,也能化土为泥,再滋芽尖。智者不语的另一层犹疑是,他不敢以眼前的确凿,执拗地定义明天的明天。孤注一掷的人早已腐朽,一己偏见的故事还在延展。活在当下,珍惜眼前,固然诚实真挚,却是重演了画地为牢的古风旧典。抬起头,才能往前看,挺起胸,才会意气盎然。每一步都是起步,每一天都是新天,只要别让未来之旅,原地绕弯。

  真正的改头换面是不存在的,修行也只是选择性搁置。无非是我适应他,不过是他适应我,机缘如太极图,终无定论。

  人杰或鬼雄,都不是凡凡之为,就能轻易充当的——要扒了自己皮、抽了自己的筋、换了自己的骨、放了自己的血。一般人,谁能吃得苦、忍住疼、受得累?当然不能。所以,当你去掉所有理由,坦白承认自己是一个普通人,那么,你还有什么不甘心的呢?平凡普通人的一切屈辱和卑微,都是你安于苟且的必须。

  俗骨媚血别妄想,凡胎肉体勿轻狂,抽刀断水非常事,不如收心奔匆忙。

  为什么有些人总被人问候母亲,是因为他母亲在育儿职责上存有闪失。母亲一旦无辜,这世界上的很多事,就失去了线索。所以即使那些站正立直的人,为捍卫母亲的名节和尊严,而付出牺牲,也终究无法泯灭施恶者的罪之源来。

  对待老年人,要多加体谅,尤其要谨慎言辞和话题,因为没到那个年纪,理解不了年龄带来的心态变化,因此可能会妨碍人伦之间应有的粘度。就像人人都曾年轻过,人人必然都会老,所以不能白天不知夜的黑,一不经意就误伤了老人心。很多人,“突然”就变老了,对这点有认识有感悟的人,自有别样的领会。

  一说到胆识,不少人很自然就想到“有胆有识”,而其词义还有一层:因胆而识——有胆略才能看到、才会想到,才敢探察,这其中,勇气是登高望远、冲破拘囿的源由。有胆有识是并行,而因胆而是因果、是递进、是质变。所谓“撑死胆大的,饿死胆小的”,其语义中亦包含前述之别意。有些人不缺见识和想法,但因为生性胆怯,而让很多见地和谋略止于齿、烂于心,未能付诸行动,终于一事无成,徒遗憾也。

  到了一定年龄、一定处境、一定状态,就会明白,从前的一些矜持,其实很可笑、很浅浮、很做作。中国很缺一种引导和鼓励,引导鼓励人们活的单纯和率真。为什么缺这种风气与环境,有识学者有必要对此研探和破解。

  站在红尘的时点上,乌泱泱的人群中,少见出类拔萃者,而大多数的庸庸碌碌充斥无垠的时空。大浪淘沙,难免泥沙俱下,不同时点,当然有不同的观瞻,乐观也罢,悲观也罢,总要经过,这一段那一段,随缘。

  只是凭感觉,发现有形和无形的壁垒越来越多,人与人、人与社会、人与物象,关系越来越僵硬、疏离、趋冷。如果此类壁垒成为下一时空阶段的“习以为常与天经地义”,可以想见,性灵人心,将多么孤独和绝望。

  一直以来,总是自律、有责任感、善良仁义、主动奉献、智勇双全的少数人,以及良心不泯的部分人,在支撑家庭、单位、社会和世界。

  网,已实实在在套住了人心。以网银、网贷、网商、网购、网媒、网播、网聊、网配、网游、网文、网骗、网约、网红……等等等等,网不胜网、层层叠叠、大圈小扣,直把人类的性情、愿欲、阴暗、恶意、贪图、奢望、梦呓、希冀、本质……一网打尽。成网败鱼悲喜交加,那“互联网加”的功过彻底袒露无疑。当世俗的盘根错节被网络效应无限放大之后,众生已无处可逃。而手机终端的粘性,几乎让所有人都被栓到了网眼里,几代人的际遇,为史册一页,图画了最浓墨重彩的一笔。可叹、可恼、可怜。

  快了不该快的,慢了不该慢的,终于以快致慢了,慢慢的露出了河床,慢慢的陷入枯荒。那一棵一枝独秀的大树哟,哪里耐得住即将到来的风急雨狂?

  一梦经年忆田园,秦腔汉服黑红间,纵使古国难溯回,大风歌向白云天。

  隔夜冬至包饺子,先盛四碗奉故人,千年百代继世长,华夏自古信祖神。

  有些风景当时不稀罕,经年后再回忆,只是从前。从前他很小,后来他已老,岁月不迟到,何必慨叹,当下最好。

  星夜兼程任在肩,拯民水火见晴天,自古众生清官梦,一曲豪情人世间。

  沿着寂静的海岸徜徉,看潮汐退涨,听鸥鸟游唱。一时间,随心想起,随心忘记。红尘很远,远在天边,红尘很近,近在身边,一念起,既可彼岸,一念消,望眼难穿。褪去世俗的矜持,还原自己,愿意是毫无顾忌的真实,浪花拍打礁石的恣意,就是欢喜。海看不到底,心却能袒呈情迹,只要风起,只要缘来如此。

  市场火了,手伸出来了;业态颓了,责任全在市场。时常被搅和的市场很是无辜。不知为何,越是官方倡导的市场,越是虚火旺盛,越是坑坑洼洼,掉进去出不来的不胜枚举,但自发兴盛的市场却每每被管死。这样的死循环太多太多,此类损失与耗费,一旦核算出来,不只惊人。让树自然长,让苗自然壮,不啻是一种异想天开。

  落英缤纷的时节未尽,已有皑皑冰雪,我拨开红的白的,却已看不见你转身离去的岁月。寒风中,我问了尘烟,问了南归雁,问了流星,我的声音像凋谢的树叶,铺满了阳光下,泥泞的路过。这一趟凡尘,没在意宏大的诗篇,只期待余温和细节,哪怕是,往昔的传说,再无一丝线索。我当然知晓明春必至,暖日定会开河,可芽尖吐露的日子,怕是再也没有机缘,融化寂寞。

  等微信等网络介质也消停了,人们将陷入无垠的迷茫,因为有温度、有气息、有感验的真实生活,已被人们疏离和陌生。没有浩瀚的即时信息填充空寂的时光,众生的孤独和孤单,无法应对经年。

  手里不拿着手机,就会坐立不安、寝食难安,这世界,大家为何要彼此苦苦相逼?

  尽说风光无限好,落花流水漫蒿草,当年英雄下夕烟,遥眺瘦枝指断桥。

  梦知前生行脚僧,今世浸俗染尘风,心跳犹似敲木鱼,悲欢离合钟鼓声。

  我知你曾长袖善舞,也知你傲娇孤独,阡陌一途,梦不陪旅。汉之红唇,唐之胸酥,为何羸弱于宋词元曲的凄苦?禹的目光,舜的唇语,抵不住岁月,倏忽遗忘的脚步。弗洛伊德猜啊猜,终究也没能猜到,精卫顽拧于彼岸的孤注。一群群信徒们以为,用五百年的虔诚,能换来一瞬间的回眸,哪料想,一万年只是恍惚一刹的长度。长笛之于长夜,像吻遍前尘的泪珠,我已不信,你却为何一遍遍,一遍遍,为我展开稀薄的云图?

  冬至再至再再至,年轮又轮又又轮,岁添风物放眼量,人执初心抖精神。

  冬至心暖期来年,来年有望莫等闲,世间一如既往去,人伦际遇皆随缘。

  电视剧《大江大河》是一部年代剧,在我看来是这样。从七十年代开启情节,历史演进的一条线索,串起了一串人物的命运。听闻和熟知的那一幕幕,究竟唤醒了多少人的记忆,或许可与收视率成正比。我是用网络盒子追看的,所以不受播出进度影响,因此我能把过往,刷刷刷刷地从我的“划过”。小辉的姐姐萍萍孕期大出血去世了,小辉在工厂的舍友与他对饮,酒催情思,小辉说:若是当初不是姐姐让出名额,先让我上大学,她就不会嫁给雷东宝,她就不会死,该死的应该是我。情真意切的一个桥段,催人泪下。人世间,唯有本心善良的人,遇到事才会自责、自省、内疚,这是红尘深处,最最宝贵的情愫,这种情愫是嬗变世俗里,使人不至彻底迷失的内核质地。在太多太多人觉愤懑、窝屈、怨恨、抱怨、沮丧、颓废的当下,内向自检、自问的人,像世间人伦的底火——它不能灭,因为如果它灭了,就是绝望。《大江大河》只是一部电视剧,可它揭示出的人性、人心、时境、政治的互动关系,含蓄又直白、深沉而浅显,因而对观者的触动不可估量。凡愿以史为鉴者,值得一看。

  有人问我人世间最根本的是啥?我答:只要人类不灭,终究维系于一个情字。情感人类,只要情真意切不死,它还是红尘最贵、智识最惜的。是一个情字,滋生了善良,引动了恻隐,拉近了距离,唤醒了希望,开启了智慧。什么都可以买卖、偷换、拒迎……唯有缘起心灵和魂魄的情,不可替换。情死那天,就是人类灭亡的那天,没有情的人类,是可复制的机器。可以这样说,有情是人类的终极本质。

  除了人事,还能干点人的事吗?寄宿时空,倏忽一梦,每逢刚吃饱饭,就会撑的折腾,难道这人间尘世,求一段心静如水的光景,不能?

  人间纠缠意绵绵,水尽云起皆从前,秦皇汉武又何在?沧海曾经是桑田。

  花落枝头待起风,紫云依梦隐情空,红尘一念断百念,山海之间听回声。

  世间许多事,你不去管它,如不存在,你不在意,似不曾发生。就像山下尘俗,喧嚣过后,自会沉寂。那漫长的沉寂中,酝酿着的,还是下一场躁恼。

  醒来,是梦去;梦见,即心念。人世间之风景,真幻不定,连“感觉”,都非自然。如果人类有一天真能窥见天机,希望不是在散席之日。

  远见卓识之于当下,仿佛痴人说梦,只因世道匆匆。迫不及待的故事,一旦拉开序幕,就不可逆转,就开启了无法回头的疼痛。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会员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蓝色枫叶文学原创中文网 ( 鲁ICP备11027416号 ) |

GMT+8, 2019-1-22 06:41 , Processed in 0.089007 second(s), 1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