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人文社区 - 蓝色枫叶文学原创中文网

 找回密码
 会员注册
搜索
查看: 111|回复: 0

[2018] 碎语集:果然

[复制链接]
子曰 发表于 2018-12-17 16:35:2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心灵的荒芜才是岁月的凋敝,文雅的归俗才是彻底的平庸。无根的草长不成大树,无源之水哪来川流不息?衰竭不是突发的症状,而是长期积累的疲乏,断裂的灵魂之桥,从此天各一方。

  村庄曾经是老家,那里有祖坟、长辈和童年,来龙去脉了然于心。城市是渺茫的去路,每个人都固化于一串数字,连同一个人的岁月,不过是一串数字堆积出的符号。离自然越来越远,梦境越孤单,经年之后睁开眼,再无从前的遇见,再无古老的渊源。即使肉身尚在,也已荒忘了曾经的温暖。

  每次看到穷困者“不要脸不要皮“的违背之举遭受“言之凿凿“、“理直气壮“的处罚,就感到莫名其妙的悲凉。能否在日渐冰冷的规则社会、故作高深的法制时代,留一段缓冲的年月,给穷人一点指望,给无奈一份包容,别让所有人都绝望?富人、中产阶级、既得利益者有他们的规矩,穷人也有穷人的底线——他们装不了体面地活着,但是他们希望活着,并努力巩固对自己的孩子们抱有的幻想。

  天撒晶粉妆万物,风扬素白撩千姿,人间不解净雅心,一梦十年又依稀。

  莲山素裹净向佛,旷心望海意蹉跎,三千大千尽虚化,一场大雪解情锁。

  人间三百六十行,各有门槛,各有条件,如果一个人恰好入了自己喜欢的行当,又具备其必须的天质,那就是幸运的人生。当演员,就要具备演员的资质,尤其是从事阳春白雪的艺术,就得拥有常人难以企及的形貌气质、敬业精神、专注态度和锲而不舍的追求,因为真正的艺术来不得半点虚假——观众虽然层次不齐,但其中必有明眼人,哄得了一时一地,却瞒不了一颗审美的心。

  再宏伟壮丽的战争画面,也终将是以死亡为主题的。但一季又一季的智慧生命却对此乐而不疲,或许毁灭是一种无可替代的巨大快感,智慧生物明知其害而难抑其惑。真希望古今人类“遇见”的那些神奇故事的主角,是来自未来的未来,它们“回归”的唯一目的是预防性“修正”,这最起码能证明——人类还有明天,当下尚有意义。

  许多人,许多事,只在经年后才发现,当时真的很险。那一刻才觉悟:错过和失去,原来是一种幸福。

  美是人类都能谅解的心愿,就像众生共识的善良。两者达成一致时,就是造物主赠与的福报。

  如果每一次都能挠到人性的最软处,那就是好作品,即使它们是“工业化”生产出的。为什么不去虚心学习,反而为自己生硬而淡味的东西,找那么多借口呢?中国的电影观众都知道有些外国影片里的故事及其手段都是“骗人的”,可它们能骗去眼泪、骗起共鸣、骗到震撼,在到达极致的路上,做到这些已经足够。

  中午买菜的时候,天上似乎又飘落了几片雪晶。旁边有四位忽然来了兴致。路人甲说这不是下雪,是风刮来的。路人乙调侃道,看来今年底下雪下出瘾了,要是连阴天,时不时来一场倾盆大雪,这冷天倒也能攒下。路人丙不信,说那倒好了,隔天来一阵瓢泼大雪,那树木庄稼可真就滋润了。路人丁有点担心,要是一冬天都下雪,可不耽误很多事吗?路人甲不以为然,雪下厚了才好呢,最好下到二层楼那么厚。路人乙听他的话有点紧张,那可不行,你用你脚脖丫子想想那样也不妥。路人丙点点头,下雪很美,化雪很愁。路人丁连忙接话,我就住在一楼,可别真积雪到二楼,不然我们家还喘不喘气了?四个人你一言我一语聊的热火朝天,菜摊老板不乐意了,嗨,嗨,我说各位,我这菜你们还买不买啊?我这都等半天了,你们连把芹菜都没买,楞堵我摊档一小时……

  从枯荒到繁盛需要一万年,所以只争朝夕。从繁盛到凋敝只需一夜间,所以不珍惜就等于遗憾。醒着的人不要再装睡了,任由一己之私愈发荒腔走板。一草一木都是自然所赐,人与人之间没有感激,都在时空里,不过是一次欢喜,或一场悲泣。而已。

  你要好好活着,一年又一年,听那些诺言如何云散,看那些荒诞如何破产。曾经神祗骗了他们,如今大嘴巴们又企图骗过你,你只要相信自己,还有陪你一起度过的光景,必有澄清真理的那个日子。

  人们看见了雪是因为光,人们看不到了雪也是因为光。光的世界,光为始光为终,光起光灭之间,一切皆是片段。

  别动辄就拿那些取得巨大成功者举例子、树标版、立榜样,因为那都是非常人之非常所为,他们天生就是来折腾的,他们是打不死的小强,他们是极少数有机会自豪地回溯艰难历程的有话语权的人。而绝大多数人是经不起磨难的,哪怕是小坎坷,就是一辈子的偿还、一生的爬行、一世的屈辱和卑微——无数倒在路旁的奋斗者是没有任何机会申辩、倾诉和“咸鱼翻身的,彻底“死去”的人,只能默默腐朽,没人再去多看一眼,没人去赞美他们是成功之母、成功之父。地球上七十多亿人都是跌倒了爬起来、爬起来再跌倒、跌倒了再爬起来的人,都是百折不挠、都是终于成功的人,这事谁信?这已不是笑话,而是胡话。一个普通人,非让他成为翘楚、豪杰、英雄,实在是强人所难啊。在我看来,激励上进与倡导安做凡人,是两条不可偏废的并行线,怡然平俗有何不好?帝王将相有他们的苦衷,布衣百姓有自己的难处,都是红尘过客而已。

  一人到佛前哭诉,自己一生谨小慎微、恭敬谦卑,却被强者羞辱、愤懑病死,太不公平了。佛问:肉体的消亡不是烦恼的解脱吗?那人摇摇头:我不甘心。轮回后,那人成为执法者,亲手枪杀了三个歹徒,被众生赞为英雄。而最后,那人终于还是被时间夺取了性命。佛问:这次你死的甘心了吗?那人无语。

  岁月是有拐点的,平凡之人只需等待,而英雄好汉们却不甘寂寞,他们的使命是推波助澜。在时光面前,只有两种人能活到死,一种人是顺其自然,一种人是任务者。

  盐味蒜泥浇香油,肥美牡蛎鲜入口,靠海吃海巧妇炊,一杯情怀将进酒。

  老百姓有笔账,老百姓最会算账,老百姓不说话不等于傻,玩什么花花肠子也骗不了他们,只不过是老百姓认命,不跟命争。自古至今,是老百姓养活了自己,又养活了尘世,苦自己咽了,罪自己受了,病入膏肓也不怨天尤人,一抔黄土足以安魂。祖祖辈辈,他们是谁不用记得,因为他们有一个不朽的名字,叫老百姓。

  北国雪季似仙境,洁白无瑕恍如梦,净心迤逦远尘俗,天造地化引魂动。

  靠山吃山,靠海吃海,这既是际遇的选择,也是生活的智慧。靠海近的食客中,有不少口味特刁的人,对晒制的海鲜“干货”情有独钟。海边人俗语中的“干货“有“甜晒”、“腌晒”之分,前者是不添加包括盐分在内的任何辅料,后者则必有盐、糖之类的添加。“干货”与鲜物经过烹制、烧烤、蒸拌或其它方法弄到餐桌上,味道还是有很大差别的。同样一种海产品,趁新鲜做出来是一种味道,晒制后再通过发泡或直接煎炸、蒸煮、烹饪,又是一种味道。所谓粮水曲酵化作酒,其机理类似鲜活变干货。日照市区有专门做“干货”菜肴的酒馆,所有食材都是店老板自己精心晒制和亲手腌制的,听说生意火爆到不得了,不预定付款还不伺候,生意做到这份上,也算是一种境界。众口百味,有喜欢吃鲜脆苹果的,就是贪图狠咬一口的那股儿酸麻,有喜欢搁了些时日的苹果,为的是品享那份醇香绵软。我记得烧煤炭取暖的那些年月,经常会买一些“甜晒”的“大头靠”(类似沙丁鱼,也有叫“棺材钉子“的,不知学名),放在炉子上烤着吃,那味道至今没忘,当然最有味道的还是干晒高眼鱼(比目鱼的一种)、干晒“旺长”(乌贼科,日照土话也叫长梢),无法描述它们入口的味觉,反正很是享受。自古以来,晒、腌、酱、矾、冷冻……都是便于储存、运输、贩卖的一种手段或方式,而这种做法在不经意中,滋生了新的味道、新的吃法、新的感觉。人类社会在时空中的迁徙,是伴随着发现、创造和传承的,这是人类生生不息的觉悟,连“木乃伊”的制作,都参照了晒制各类动物“干货”的做法。科学与技术的应用,有时就在生活的司空见惯,弄得好了,也是一个门道。

  正常年代,煽动仇恨、敌视、猜忌和狂热,都是别有用心。积极的、阳光的、进步的、充满希望的社会,人们是坦率的、平静的、单纯的,甚至是任性的。

  不给人以体面活着的社会,一定是貌合神离、言不由衷的社会,其声厉内荏之下,掩藏着无比脆弱的本质。

  从松弛到紧绷,是一个强迫的过程。强迫耗费了巨大的反作用力,也终将化为下一次松弛。人世间的事,最是无功是悖逆。

  岁月如舟,行程茫然。下了船,即是永远。

  死于战争并不悲惨,那是天下大势,无非一起毁灭。真正悲惨的是无奈自选:人间尚在,而生无可恋。

  使人热情洋溢、激情澎湃不难,只要给他一个动力、一种氛围。拿大棒指着他让他笑,他笑不出来,打开门让他看到前景,他才会迫不及待。

  人一生下来,就在诱惑、恫吓、蒙骗、劝导下,一天天长大的,除了极个别,大多数人难逃这类命运。为何有的国度里,人很复杂、很烦恼,而有的国度里,人很单纯、很快乐——就是信仰原单纯、文化单纯、制度单纯、追求的也很单纯。幸福是个人的感觉,一旦被公权力作了强调,那就失去个人的意义。诱骗和恫吓,不会促进健康社会,健康人格,健康生活,只会适得其反。

  一只苍蝇坏了一锅汤,这是小事。要是一只大虫呢?要是坏了所有的汤呢?

  “光影爱好便是信仰。”这句话朴素而真诚,光影是可见的世界,爱好则内涵丰富了——爱和好,本质就是自愿,自愿的人为了内心本意,则会义无反顾,而信仰的力量,恰好源起人心。

  苍天不问,世人不答,看风游云遐,焕然意马。序曲起奏,寂无涯,再等惊雷披铠甲。时光荏苒长路,行者长立,朽者倒下。待桑榆,重写文雅。

  普通人活着,吃出滋味是一大乐趣。当下,如果说谁是吃货,一般不会招致恼火。且不说“美食家”们的刁钻古怪,只说平俗生活中的吃——原汁原味有之,精心搭配有之,食不厌精、脍不厌细者有之。而大多数人还是紧跟时令、吃饱既可,不会过于挑食。记得老人家曾说过这么一句话:一次吃好一样,比胡吃海塞更舒坦。老话不是空穴来风,那是品味生活的经验之谈。老同学有了年纪以后明显怀旧了,你看他支起的大口锅,你看他烤制的大块羊肉,你看他自己种菜摘果的姿态,很明显地透露了他对过往记忆的刻骨铭心。其实对生活殷实的人而言,吃什么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怎么吃,人生是一幅幅剪影,在其中,深蕴着童年的憧憬、少年的期待和长大后的怀念。食为天的延伸义,也许还包含着另一层解读——吃就是人生。

  today,是几万年以后。today,是几百年之前。在滥觞结束,在汇流伊始。我们推倒了前人辛辛苦苦的树立,我们打碎了过往自信的构筑,以为我们是崭新的、独特的、唯一的,却在废墟、塌陷和凋敝面前,找不到扶拄的力量,看不到明晰的希望。today,四不像一样的图腾,不再有人相信,麒麟也成了过往的笑话。today,冥王星的光芒刚刚抵达,那是它距离地球近百光年的冷漠。today,人类已不珍惜地球,而地球也已厌倦了人类。today,唯独坚守爱情的人只在文学作品和神话传说中,却终归于悲剧的结局。today,眼睛里没有了奇迹,所以一天与一年别无二致,只是看过了生命的新生或腐烂。

  写三篇文章与种二亩地,没法比较高低。人世间,只有平等的生命存在,没有平等的价值衡量——沙漠中的一碗水、落水者紧抱着的一截朽木、一个角儿的唱段、一把狙击步枪,都是因时而异、因事而异的价值体现。红尘百丈,谁比较谁就苦恼。你只看到了一个人的颐指气使,却没有看到他病入膏肓的痛苦。羡慕和嫉妒,骄横与傲慢,自卑和莽撞,都是无聊的人在自讨苦吃。

  语句再严谨,段落再工整,层次再清晰,文章再华丽,如果言中无物、毫无创见,也只是八股文,没有价值、没有价格、没有社会助益。而当今这类型的文字充斥话语权,其中既没有办法、也没有实惠。但读习惯了的人,却觉得抑扬顿挫、富有韵律、朗朗上口,很是上瘾。

  当城市化进程已势不可挡,当人生之旅步步钱买,没有谁可以所谓的独善其身。站着说话不腰疼的君子们,不过是以“君子爱财、取之有道”为遮羞布罢了,这世界此起彼伏的耳闻目睹,不由人搪塞。越是真诚的人,越不回避爱钱之实,而钱所助益的那一切善行恶意,只是得以实现的人性的延伸,好人用啥都为好,恶人用啥都作恶,钱是无辜的。

  世界风云变化快,摁下葫芦瓢起来,人心未必肉长成,灵神魂识漫青苔。

  地球万物,一旦褪去色彩,只剩白光与黑影,物的本质,意的原形,会立刻呈现出梦的真诚。忙碌一世,不过是幻象人生。

  不必怀疑,在有些事越变越好的同时,有些事一定会越变越坏。比如:儿女越长越大,父母越来越老。还比如:埋头十年赚十万,起身抬头回眸看,十万如何买十年?再比如:蓝了天,空了碗;吸雾霾,能发财。宇宙平衡律的核心是努力平衡,为了平衡不断打破平衡,不断打破平衡的目的是为了必将被打破的平衡。

  人活于地球,求人求神求自己,求风求雨求安逸,全是在求。有言道:人到无求品自高。那品自高的是活体吗?为了掩饰这种尴尬,人们生造出了别的词替换了求字,如母爱父爱,如兄弟之悌,如勤劳致富,在本能与际遇之间,几乎任何事物都能置换成求。也许例外还是有的,比如一个人对另一个人无缘无故的好感、喜欢或热爱,但这种无形的东西,依然要寄宿于有形的色身之上。连现代汉字中的地球之球,也是带着一个求字旁的,写到此,不由自嘲,牵强附会竟然也是无奈。

  幸福的概念有两种解释,一种是话语权中的描述,另一种是个人自心的观照。而无论哪一种观念,都不是一成不变的。比如当下提倡的“奋斗就是一种幸福”,就很耐人寻味。但无论如何,幸福的本质,越不过生命本体的感与觉。

  果然,是对缘起的结论。果然,是对预期的归纳。果然,是对追求的回答。果然,更是对生命意义的判决。

  用一朵花开的时间,了却尘缘。再开一瓶酒吧,把岁月倒满,邀风拂面,等泪干。妖在唱,魔声轻唤,诗人的剑,一次又一次,舞偏。尘埃落定的夜,海波息偃,已净心入禅者,终于绝情消念。

  日出为旦,红彤彤的天。邀你来,看时间,一点一点鲜艳。海岸寂静,细细的沙,容我的手指,写下思念。一刹那,跨过几千年,那时,那时,那时你不在我身边。陶黑水蓝,风传言,那一根缘线,一牵就是永远,即使,即使海枯石烂。每一首诗都是咒语,别念,穿心而过的往事,像一匙盐,品到最后是涩酸。如果拿一道轮回,改写明天,你是否愿意,跟我换?

  从前,语慢。等了你一百年,未闻,未见。以后,心慢,迟了一万岁,命散,运短。天下雪,日晒干,穹顶之上,猜不透的嬗变。红尘一念,不似藕断,谁也不是谁,只隔了,山外青山。

  前尘旧梦中,你听不懂雀,而我恰是一身羽毛。今世你站在枝头,以为我褪净了懊恼。时光不会正好,错过的只是假设的逍遥,你飞走后的天空,不见云霄。

  相信自己的人,也相信觉得可信的。不相信自己的人,也不相信他人所信的。对世界半信半疑的人,有一半不属于世界。即使这红尘全是虚无,也要坚信它真的是虚无,而不可执一丝侥幸。

  最是温柔的时节,沿着心愿踏上阡陌。阡陌是一条缘线,直达情色。光是影的因果,梦是念的逾越,红尘万般牵扯,只为偿还,只为了却,只为从此开始,只为以后不诺。人形世界,唯情不竭,期风待雨的轮回,一次又一次,改写。

  揭开华丽的遮藏,才有可能看到真相。真相是一尘不染的期待,期待一场略带慌张的愿望。一百年一个故事,在寄宿于红尘的顽强。每个人都是一个逻辑,楔入注定遭遇的地方。叫一声心上的名字,来生也不相忘。

  记得一首歌,旋律如昨,词义寂寞,人伦之间,一落笔,就是说破。相似是一种假象,过程在消耗喜悦,生命的意义归于沉淀,到最后才彻悟心愿深处,哪是最真切的果。

  没有亘古不变,只有真实的瞬间。心动的刹那就是因果,不贪图一生二,不奢求二生三。只那一念如来,聚散安然。

  淡至尽头是浓渐,爱之深切近忧恼,莫道年华空无凭,不执顽心自逍遥。

  一切都是恰好,悲喜皆是奇妙,该晚必晚,应早必早,迟到也是到。空虚处未必无物,淤堵时亦有缝隙,世界再大再完美,若是没有你,毫无意义。

  胸怀深处是心房,风景尽头是建筑。皆是敛藏,都是归宿,无非是,躲避炎凉。

  流逝其实就是事物的本质,无论是有形的姿态,还是无状的变化,流逝是开始也是结束,是过程也是阶段。在流逝的线程上,不必截取一段当做全部,并为此喜悦或慌忙。

  佛门之所以说世间一切皆是幻象,其中一个原理就是,此时非彼时,此景非彼景,此人非彼人,此心非彼心。定格只是定格,永恒即片段。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会员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蓝色枫叶文学原创中文网 ( 鲁ICP备11027416号 ) |

GMT+8, 2019-3-19 06:40 , Processed in 0.090631 second(s), 1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