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人文社区 - 蓝色枫叶文学原创中文网

 找回密码
 会员注册
搜索
查看: 113|回复: 0

[2018] 碎语集:没有无辜

[复制链接]
子曰 发表于 2018-12-11 10:43:4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因为“抑郁症”自己结束行程的人,近几年似若增多,尤其是或大或小的官员,令人在唏嘘之余不免思忖。现象背后必有蹊跷,表面深里定蕴芒刺。天意无法悖逆,人伦为何不容?在历史的卷面上,任何突兀都是重点,岁月必考题中,只有一个准确的答案,那就是层层剥开见因果的事实和真相。

  说什么都不信,弄啥也不感兴趣,玩啥手段也不怕了,就是后颓废迹象。透支的后果。

  明着不行来暗的,长的不行来短的,文的不行来武的,快的不行来慢的,直的不行来弯的。剑走偏锋,暗渡陈仓,抹杀捧杀,阴到极致。世人只听到能听到的、只看到能看到的——好人写在脸上,坏人贴在身上,历史典籍的空白处,常常隐藏了羞愧和歉意。

  某人物说:大国话少,小国话少。现场轰然一笑,知会者自是如此。

  普通人时,你向往当科长,你终于如愿以偿。后来,时无英雄,使竖子成名——你当了处长、司长……但你骨子里终究还是一个科长。

  爱情只存在于十八岁以前。理想滋生的时候人更年轻。梦想比较稳定,一般不超过中年。幻想最成熟,可一直延续到死。

  神圣是个不坏好意的词,当它成为诱惑时,不计其数的人为此迷失。

  官场凸显抑郁,资本日渐莽撞,学界渐趋浮躁,书画不甘迷茫,文学难耐寂寞,商贸陡闻哀鸿,实业兵荒马乱,科技深陷玄虚……一盆盆飘汤菜,能填饱肚子吗?

  俄罗斯与乌克兰之冲突,表面上看是经济利益、民族利益的争夺,其实是政治和信仰的对峙。从中可以看出,人类社会没有放下自我拥抱世界的机会,即使放下了自我,那个美好世界也不存在。

  基因技术,纳米技术,两个不可小觑的造物主的法力,谁掌握了它们,谁就掌握了未来。智能技术,超级机器,两个关乎人类命运的能力,谁领先谁就是地球的主人。先把地球安顿好,再仰望星空,是比较明智的选择。其它都是小门道、瞎咋呼。

  这世上很多行当,正在做最后的挣扎——动静越大的那些,越是死的早。

  对有一把年龄的人来说,他们已没有爱情,只有需要。对曾经沧海的人来说,他们已没有追求,只有命运。但不要因此嘲笑少年的理想、青年的冲动、中年的坚持,只要他们是真诚的虔诚的。

  按说,人的意识要比一只鸟、一头牛、一棵草的境界开阔些。但人们不得不承认,许多人其实还不如它们。

  隔着三五百年,把一些老玩意再翻腾出来,还能赚一阵新鲜。材质和原理,其实都是障眼法。

  帮助穷人脱贫有两个办法。一个是发展经济,水多了就渴不死路人。一个是均贫富,或拉低富人的生活水准,直至大家一样拮据。

  人世间,聪明人是得不到爱情的,只有“傻子”才有可能。聪明人得到的只是语言、肉体和可物化的东西。

  富有过,才明白有钱也办不到什么。穷困过,才晓得没钱也能办得到什么。生活本是辩证法,懂得它有时需要付出很大代价。

  知足常乐这个词不少中壮年人耳熟能详,并甚以为然。一句似是而非,马马虎虎的意会而已。至于怎么才知、怎么足才、怎么常乐,没人深究。现在的年轻人很少用这句话,不是他们不知足,是因为他们知不足,也能释然。

  在绝大多数人看来,从上年度过到下年,是一件很自然的事,但对某些人而言,那却是不可逾越的坎。留在过往未必不好,因为无穷尽的未来也终将是无穷尽的过往。世间,只有记得才是岁月,而忘却竟是永恒。

  交情超过三十载,酒后开聊兴盎然,电话煲粥四十分,无非曾经是少年。

  走过雪野迎春天,迈过年坎遇和暖,但求风光依旧好,静待岁月又成全。

  赤脚的不怕穿鞋的。穿鞋的多了,就没有了义无反顾。薅羊毛被薅习惯了,就不觉得疼了,毕竟最后还能剩下几根。所以任何年代,小富求安之心,是人伦社会最大的羁绊。因而,再严苛的规制也不要把狗逼急了,把兔子逼急了。给赤贫一口饭吃,或许是最后的仁慈。

  岁末第二场雪,算是下的有点模样了。你看那楼顶、树枝、路肩,皆是皑皑。城市里住得久了的人,已无法想象山岭、田野、阡陌,那雪后的景象,有记忆的人,只能靠回忆,但今时已非往昔。大自然给冬天的装扮,最富特点的莫过于雪色茫茫,寂静,安宁,似乎一切都遮蔽了,一切都要从头开始。狗年之尾,仿佛气温更寒冷一些,仿佛雪水更多一些,攒着攒着,好像要为猪年攒点什么。而究竟攒了什么,只能沿着岁月之旅,去各自经验。

  走过冬天,或许会走过几场雪。雪是冬麦的期盼,也是城市的素颜。小区物业工作者,环卫工人,却是要除雪的,因为小路大路是否畅通,关乎到生活生计。其实真正喜欢并恬然欣赏雪的,是城里的孩子和乡下的农人,前者贪图的是好玩,后者关心的是庄稼。雪积得厚实,可为麦苗保暖、蔽风、除虫、杀菌,来年水泽充足,就有好收成。活在不同的年岁、揣着不同的心思,一场场雪,也就有了不同的阅读。

  冬日晨光淡如许,银装素裹风不语,年末岁尾雪留白,留作春来画新图。

  某同学是个纯爷们,但他拍晒的图片却格外细腻。正所谓人家大处着眼,他是小处留情。盆栽辣椒落满雪,竟是晶白衬凝红,岁寒三友独见竹,赤豆几颗未归零。

  雪是雨的寂寞,沿着墙角的木梯,堆砌着思绪的行迹。寒冷吹起口哨的时候,岁月已不年轻。都是路过,一刹那连着一刹那,不管是雪,还是拍雪的人,都是唯一的杰作。

  逆生长与俗解读,让事物变得平庸和突兀。束手无策者才找理由,智者能者已大隐于市。时无英雄,看小子花里胡哨,似乎间,醒在幻境。

  自以为出身高贵的霸王,面对“流氓”一群,也只能四面楚歌。正所谓:成败荣辱,没有无辜。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会员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蓝色枫叶文学原创中文网 ( 鲁ICP备11027416号 ) |

GMT+8, 2019-3-19 07:04 , Processed in 0.085289 second(s), 1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