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人文社区 - 蓝色枫叶文学原创中文网

 找回密码
 会员注册
搜索
查看: 187|回复: 0

[2018] 碎语集:撕碎

[复制链接]
子曰 发表于 2018-12-1 11:06:0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假如南北两极的各类生物,它们的日子越来越难过,恐怕人类自以为是的斑斓岁月,要重新划分段落。哪怕只从兔死狐悲、唇亡齿寒的典故,人们也不难明白,人类漠视的那一切将带来怎样的可以料见的结局。

  亮化城市是一个多么“烧包”的主意啊,只为了给永不知足的眼球、永不畏惧的心脏、永不安顿的灵魂,以虚幻的笼罩。夜的黑、昼的彩,当是人类最美的际遇,却硬是被奢靡与浪费的快感,拖入了岁月的迷茫。我很希望大自然给人类一段漫长的黑暗,教会人类如何珍惜,如何感知,珍惜星光的明澈,感知心神的相应。大千世界,因人而存,人是最真的经验,而为何要以透支与耗费,臆造虚幻的光景呢?

  房价起伏不是简单的购销现象,它是经济和产业的走势,也是生活数值的指标,更是人文架构和思维方式的变量。一旦虚胖和内火如果错过了防微杜渐的界限,将无药可救,只能任其病入膏肓。只用经济的观念看待经济,只用社会模型研究社会情态,只用教育理论推导教育实践,只用肤浅表征理解文化内涵,只用一时一地套弄权宜之计,碎片化的历史无法拼接兴盛的迹象。魔幻时代的一个最大特点,就是看不明白就里,哪怕是独立思考的智慧,哪怕是崇尚自如的寂寞,哪怕是既得利益者自己。太多人心存侥幸,岂不知,倾巢之下,哪有完卵。

  法律,在人世间最大的作用是震慑,一旦这个作用不起作用了,法律的意义就彻底降为了底线,当惩罚成了法律的唯一目的,社会将变得野蛮。人群熙熙,绝大多数活在道德层面中,恪守在震慑的边线内,所谓的正常人的正常生活,无非是秉持自律、慑于准绳,包括执掌律典者。人生不过“三死”,命短、他杀、自戕,这其中除了天命难违外,他杀既有伏法之死也有非命之灭,而自戕不外乎愿与不愿。法律的无奈就在于它是被动的,它制裁不了内心的恶意。

  秋之末,余韵尚在。冬之风,日渐冷峻。季节总有自己的方式,昭示岁月的变化、年轮的纹脉,以此教诲众生万物——没有不散的宴席,没有不朽的形态,但期待依然深埋,深埋在心田,憧憬还有光芒,照耀在灵魂。冷暖的轮回只是一种标识,像路标、似刻度、如符号,指引着自强者勇往无前的征途。活着就没有终止,假如你相信自己,那就要相信你甘愿相信的一切。

  无论离他们近还是距他们远,我一直是个观众,我也一直愿意做一个崇敬艺术的观众。当一段诤耳开窍的行板敲起、一首拨动心弦的歌曲响起、一幅闯入心灵的字画挂起、一座怦然夺目的雕塑立起、一篇隽永深透的诗文读起,艺术的教诲温润如雨,刹那涤净了情怀里的躁恼。艺术是人类最早的启蒙、最初的信仰、最久的记忆,漠视艺术的人群永远也无法抵达智慧的巧妙。无论人伦如何误解,不管世俗如何侧目,百丈红尘中,我将始终尊重艺术,也尊重那些把艺术当做终身信仰的人。他们是工匠、是画家、是歌者、是舞神、是裁缝、是雕塑家、是建筑师,还是把饭菜做到美味的厨娘……把事情做到极致者即是艺术家,他们敬奉艺术的本质,其实就是用心到了极致。

  不愿过多自问,就任性而为吧,追几部年代电视剧也不算发癔症。在偶然浸入电视剧《正阳门下小女人》之后,先后搜看了《正阳门下》、《全家福》,估计还有类似剧集,那我还会追下去。老了老了,难免沉迷一些老情节、老情景,心里也没别的,就是反悟一下过往。千言万语化作一句感慨:回头多看几眼后,希愿人世众生,别再犯糊涂了。

  凡事都有个周期。比如新房建起后经过几十年风风雨雨,就需要修葺。比如电器用了十几年,可能就要出现状况。比如一窝蜂涌起的事物,经过时间淘洗后,自会分拣扬弃。世事变迁,跌宕曲折,有付出就有收获,有预支就有偿还。不相信规律者,必遭挫折。

  每天都是新的一天,当然你还是一如既往的你。路口上,岁月从不徜徉。前行是一种信念,他笃信自己能用双脚,穿越思想中的迷茫。

  人间世代,一些所谓的为难,皆因一个情字,难为情,情难为。一句“曾经沧海难为水”,说到底是“曾经沧海难为情”。“问世间情为何物”是一种难为情,“血浓于水”也是一种难为情,“因情生恨”又是一种难为情,“养育之恩”还是一种难为情……情感人类,成也情败也情,道是无情却有情。众生在世,始终难逃一个情字,因为情由心起,心因情润,千千万万,万万千千,不过是心意心愿、心冷心热、心生心死罢了。

  一个单位、一座城市、一个国家,最应重视最该宝贵的是什么?笔者看来,最基本的是两个方面。一是资源,二是人才。如果资源枯竭、人才流失,只能坐吃山空、束手无策。有人不服气,张口就来——我有钱,我可以买得了,我有拳,我可以打出来,一天没问题,一年似乎也可以办到,时间长了,估计撑不下去的。老百姓有句话说的好:看吃不饱,走亲不富。还有一句更坦率:爹有娘有不如自己有,夫妻一方有还隔着一只手。西方也有谚语:朋友像被子,真正的温暖还是自己的体温。单位、城市、国家要想发展,不懂得节惜资源,不重视养用人才,终将是一片枯荒。中小城市在很多方面的发展,之所以遭受掣肘,就是两个资源的严重不充分。自然资源暂且不表,只说人力资源、人智资源的流失之严重,已经到了触目惊心的地步——智者能人都攀高枝、奔前途去了,留下的几乎都是平庸,发展如何维继?创新如何突围?一个字,难,两个字,很难。举个例子,某地一个本来很有水准的公立医院,两三年不到,精尖医疗人才外流有二三十人之多,以至于某些科室找不到能确诊疾病的大夫。近两年不少城市也相继出台了招引人才的政策,效果如何?恐怕不理想——人才不是孤零零一个人拎着一把菜刀,就能有所作为的,他们需要政策环境、平台支撑、资金孵化、人文滋养、生活如意、境况安适。没有人才发展粘性的城市,只靠冰凉凉的纸币,激发不出饱满的创新灵感,只能滋生深厚的敷衍。没有人才作为最初引领的发展,一切都是扯淡。

  信仰的核心是文化,文化的极致是信仰,这不是玄虚的造词,而是真挚的表述。血缘,科学,宗教,物性,终究化变为人文,心情,灵感,神色,觉悟,终会化变为意识,剥离人性外罩,去除感官肉欲,文化与生命、众生与信奉,全部心力落点,都在概念的再生与再造。三千大千或无尽无极,不外意愿一缕,绵绵不绝……

  凡事都包办、都伸手、都管控,将来出了问题,自然都要承担。本来是那只看不见的手调节的,却硬是归于了颐指气使,那当然人家要找市长不怨市场。体制内参照体制外,体制外参照体制内,只能让体制内、体制外相互满拧、相互搅绊,如此别扭,势难走远。

  有人高不出境界,有人入不了世俗,这就是内置情怀的天壤之别。诚然,世间以成败论英雄无可厚非,但若社会风气对旷达高远、孤高无私者,缺乏应有的谅解和礼敬,那人伦尽头只能是物欲横流。

  寂寞谁不会?孤单一个人,夜暗梦无惧,游神出离魂。僻静旧时光,悠悠听风吟,但愿心意静,形影隐红尘。

  儒“拿得起”,佛“放得下”,道“想得开”。世俗情怀普通人,可以做到不拿、不放、不想,然后随本愿、尽本能、做本人,无论得失对错,不管长短粗细,知而不恼,忘而不忧。

  千年一梦今世醒,时过境迁意懵懂,画笔如愿忆往事,浓墨重彩总关情。

  除了记忆,人间没有凭证。亦因如此,世世代代、芸芸众生,就格外重视传说——无论神话、志怪,还是民俗、典故,虽不甚解,却也津津有味。其实许多文史典籍之外的传说,未必不是先人们深刻的记忆,在对抗物质衰竭、时光流逝的进程上,传说是人类最执拗的坚持。有些宗教掺杂的俗世故事,只不过是故作高深的另类记述,它们从另一个侧面,帮助人类完成了影影绰绰的继承。未来某一天,不知后人怎么翻阅当下,只希望他们回眸今时,不像今人对古往的忆溯,肤浅而零碎。

  为何当下那么多人喜欢魔幻、玄幻和科幻?是脑洞大开了?是遐想旷远了?是思绪丰富了?不是,大多不是。而是,现实太艰难了、太逼仄了、太无趣了。

  人类一直在前行,这毫无疑问。只不过是,有人面朝前大步流星,有人面朝后跌跌撞撞。

  一边说要与大家合群,一起走好,又一边咋咋呼呼地要引领风骚,哪是真的呢?

  有一种解脱叫置于死地,因为孤注一掷与破釜沉舟,是生命中最决绝的选择。没有其它选择的选择也是选择,而且那选择是不再犹疑的果断和果敢。人生如果没有一次果断和果敢,可能就错过了生生世世。

  许多结局在抵达以前,人们已得到预示,比如梦魇,比如异象,比如大势,比如窘迫,比如慌忙,比如别扭,但是人们往往不入心不过脑,视作往常。就像罗马不是一天建成的一样,冰冻三尺亦非一日之寒。天崩地裂之前不会风和日丽,躯体倒下之前不会舒适如昨。世间太多事,因起、渐进才是该重视的,因为过程的结束就是结果。

  许多不轻易,不是矜持,只是珍惜自己。许多朝秦暮楚,不是自暴自弃,而是已没有了值得珍惜的凭籍。红尘一次,没有无缘之苦,也没有无故之愫,只有注定和必须。

  地球上的海真是相通的吗?是也不是。心里的海和眼前的海,情感之海与远方之海,竟没有接洽的航道。于是前尘此岸与今世彼岸,终于化为独吟的诗篇。

  当今社会,遇知音不难,难的是知音知心者,却不知命。

  人类飞不出“沧海”的主要原因,是对边际的误解——飞出还是飞回,飞升还是飞降,都还在鸟的意象中。跳不出这个思想的轮回,就飞不出自在的航向。

  修养靠自觉,教养靠别人。难吗?不难。难吗?很难。比如家庭卫生,打扫是一方面,保持更重要,物品归序,哪儿拿用放回哪里,这么简单的事有人用一生也办不到。搪塞之词自然不少,什么“凡大才者不拘小节”,什么“我这方面不行那方面可以啊”。说的对吗?也许有些道理,但古语还有一句值得参考:一室不扫,何以扫天下?

  中华风俗中,最大的流逝是“仪式”。如出征的仪式,婚礼的仪式,丧葬的仪式,庆典的仪式……既泛善可陈、乱七八糟,又无章可循,古老的传统的忘记了,现代的规范的破坏了,外国的宗教的不伦不类,一到重大节点、事件和典礼,什么样式都有,却一点渊源不见,毫无人心共鸣。比较少数民族、世界各地的一些传统的承继,竟然感到自己竟是那么贫瘠、苍白和孤单。深沉的、传统的仪式的丢失,直接摊薄了信仰的力量。不由为此而唏嘘——老话犹在,老礼没了,已不是可惜那么简单。

  《白毛女》一剧中,穆仁智有句台词:穷生奸计,富长良心。一开始不理解这句话,后来觉得理解了,再后来又觉得理解错了,再再后来似乎觉得开悟了,可再再再后来还是觉得理解的有问题。真像那句道家禅理:先是见山是山、见水是水,再是见山不是山、见水不是水,再再是见山还是山、见水还是水。绕了半天,这话本身其实没毛病,富是条件,穷是理由,与先天本质和后天修为的关系,只是一种互为因果,车轱辘来车轱辘去,无非就是世俗的各自取舍。

  以杀为拯,以战为救,中华大地一直没有主题,只有主张,只有自以为是的执拗。商周为社稷,战国为土地,唐宋为文化,元清为酒肉。最是可怜明廷,国祚不到三百年,古代最后一个汉人朝廷,它几乎丧失了一切,却始终不知为何开始、为何结束。山河依旧在,古往已已矣,忽然到了今夕,人类才明白,除了人类谁也扼杀不了红尘、谁也救不了人类自己。

  看时讯得知,星爷又将新片上屏,名字似乎叫《新喜剧之王》。届时我一定会看,我想从中看到灵感不老、心性不死的例证。如果说这世界上真有笑纹兜泪的电影,星仔到星爷,他做到了。什么叫人生哲学,什么叫大悲是喜、大喜是悲,观众们自有领悟,而且领悟越深越是看懂了周氏的电影、听懂了他的选曲、觉悟了人间悲喜一场,仿佛是,似空非空,似有还无,不得不糊涂。

  世间有些怕,不是怕你,而是怕你怕。真正的恐惧不是为自己,而是为自己所担心的人。所谓肆无忌惮,只因心中无他。

  滋生退休年龄趋晚的思维,从一个侧面反映了地球人长寿的大势,也暴露了发展后继乏力的颓势,还投射出了地球承载力已到极限的客观事实。由此可见,不死的神仙境界中,恐怕最大的危机或从不死开始的吧?

  所有高过法律的东西都是不正常,所有超出法律的东西都是很奇怪,所有让法律滞后的规程都是幺蛾子。如果法律成了权力的权宜,那权力必然就成了脱缰的野马。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会员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蓝色枫叶文学原创中文网 ( 鲁ICP备11027416号 ) |

GMT+8, 2019-6-27 13:34 , Processed in 0.094841 second(s), 1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