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人文社区 - 蓝色枫叶文学原创中文网

 找回密码
 会员注册
搜索
查看: 108|回复: 0

[2018] 碎语集:念起意消

[复制链接]
子曰 发表于 2018-11-21 17:04:4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老同学喜欢探幽寻“古”,尤其是山里的老村落,更是让他趋之若鹜。许是童年的记忆太深刻,因而他与我同属此类,特别亲近农村、山村。周六暮晚,他发给我一组照片,又是山村的亲眼目睹,那是五莲县的一个叫做宅山的据说是该县最小的自然村落。那情景也唤醒了我的遐想——同龄人的过往大多相似,无论是对乡亲、乡音的情感,还是对农用器物的熟稔,莫不是耳熟能详。他这次发给我的照片上,拍到了一位搂草的老哥哥,他的裤子上还打了补丁。穿补丁衣服,这在当下城里人、都市人心目中,难以想象,而在相对偏远地带,犹有常见。乡村振兴的难度之大,大在人气的汇聚——很多乡村已不再是远年的模样,不管是乡土人情的难以延续,还是青年孩子几乎不见了的身影。现代科技对农耕时代诸多事物摧枯拉朽式的遗弃,仅仅用了几十年。今天的城市生态,也不过是一个历史阶段,并不是当下城市人群自以为是的“长久”。我特别喜欢听人们针对房屋产权七十年期限的规定而表达出的愤懑——十年以后什么样子都说不准,对七十年以后的事预支不快有啥意义?靠牛耕地的年代,擅自屠杀耕牛会惊官动府,都可能是死罪,而如今吃牛肉的人谁眨过眼睛?往者已往矣,忆者且忆之,都是片段,都是瞬间,无非是人间世代的遇见。

  黄蜂虫,估计城里人很少见到,而油炸黄蜂虫的味道,恐怕更是不可想象。别说城里人,就是乡下人也不是都能吃得到——有的人不爱吃,有的人不敢吃,有人不忍吃,还有的人没有机会吃。我是吃过的,孩提时代不但吃过火烧的,还直接吃过嫩黄色的活蜂虫。因为那个时候缺油少盐,再加上母亲反对捅马蜂窝、反对吃蜂虫,所以油炸的蜂虫,直到前几年才在山里的一个小饭店吃到过——还别说,油炸的就是香。不过,捅马蜂窝,火烧连营,我还真是付出了代价的,被蜂蛰的滋味可是不好受,脸肿的像皮球,眼睛只剩了一条缝,一周左右的模样像先天性痴呆儿,至今印堂上还留有一个疤眼,那是被蜂蛰后化脓挤破而留下的,差点“破了相“。不过那时捅马蜂窝,不是为了贪吃蜂虫,而是好奇、好玩,还有点为民除害的自豪感。有一次学校组织勤工俭学活动,进山撸槐树叶子,无意中招惹了一个隐藏在树丛深处的大马蜂窝,那次最惨,脊背上被蛰了三四处,肿疼了足有半个月。今天老同学发给我一张油炸蜂虫的照片,让我想起了两种味道,一种是火烧蜂虫的糊香味,另一种是被蜂子狠蛰的痛感。一转眼就是经年,一茬茬的蜂子来来去去,我还在红尘回眸,竟是一场莫名其妙的唏嘘。

  返璞归真的情愫,已在不知不觉中,荏苒于当下世人的心怀——笨拙的书法字体,原汁原味的生活视频,古建筑群落的体验性旅游,有条件的人自种自收“自食其果“……还有服饰的返祖时尚,对传统文化的怀念,古老玄学与现代科技的相互印证,等等,都是若隐若现的蔓延,这其中到底因缘何故,笔者只是察觉了现象,却着实不谙深里。

  粗手笨脚惹烦恼,细水长流情难熬,古朴静幽是风景,时尚光滑转眼老,又见山里枝间红,城市楼高不长草。

  顺势而为,不只是生活态度,也是服饰的恰当选择。冰天雪地里,非要裙装裸腿,其智力辨识还不如一直动物。温度均衡是人体安康的第一要点,逆悖自然的代价,就是身体的痛苦。人类繁殖无度的后果已经显现——庸碌者越来越多,精明者越来越少,高人智者的孤独感越来越强。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而科技正在抹杀这个道理。

  老同学再次出海垂钓,把一条大鲈鱼送了给我。放到洗碗盆里才发现,这条足有半米长的大鱼,竟然还是活的。第一次见到活的大鲈鱼,拿指头一戳它,竟被它尾巴狠狠甩了一下,可见它在海水里的力道。傍海地区,会钓鱼的人并不很多,老同学深谙此道,他不只会钓,烹饪手艺也不差过一般厨师。会生活的人,也一定有意思、有情趣。得点闲空去钓钓鱼,与利用闲暇写写字、画画画、喝喝茶,都是不错的志趣。今天陪老爹回了一趟老家,在庄南头的街口,遇到了四个七八十岁的老者坐着马扎在聊天,一番打量,其中有一位我得叫他爷爷的刘老先生问我:礼拜天陪你爸回老家看三叔吗?我回答道:是,他们老哥俩在喝茶聊天,我出来转转,拍拍照片,不是快拆了嘛。刘爷爷点点头:周末,没事回老家转转,是个好习惯。老同学是胶东人,他回趟老家大约没我这日照土著近便,而他出海垂钓的乐趣,许是对故乡的别样惦念吧。

  年过半百,能有仨俩同好,一起牧海巡猎,一起烹菜调味,一起享受生活,算是人生的一种踏实。大千世界,芸芸众生,有好动者,有喜静者,有愿聚群,有愿独处,各有各的活法,鱼和熊掌不可兼得。爱好没有高低之分,兴趣没有贵贱之别,只要随心所愿,随趣所乐。长生者亦不过百年,如何才能过得张弛有度,难得都那么凑巧。每个年龄段,都有不同的喜欢,做一辈子书呆子,当一辈子粗拉人,干一辈子技术工,玩一辈子枪把子,拿一辈子手术刀,拨一辈子算盘子,摸一辈子方向盘,站一辈子讲台……未必就喜欢,难免不顺心,而业外的兴趣爱好,却能由心所选,可填充心灵深处的空白和落寞。人不能没有一份自愿,哪怕风吹雨晒,哪怕早起晚归,哪怕孤独寂寞,哪怕时光流逝……

  学界预报天变冷,麻木尘世未惊醒,若真一语中谶言,冰天雪地路难行。防患未然很必要,莫到困苦力无能,备战备荒勿轻视,宁信其有方从容。

  倏忽一念,就是天堂,就是地狱,就是人间。一念起即是注定,即是永恒,就是缘分与梦的达成。太在乎果的人,必然忘记了因,而人伦深处,最美好的不是果然,而是莫名其妙的一切缘起。

  在不曾预料的日子,遇到了一场风,暖意融融。到了开花的时候,不要再等,因为漫长岁月,只为你攒了一生。

  三星堆留给人间的东西,其实并不很多,虽然挖掘成果显得琳琅满目。他们能留下的已经留下了,虽然他们的初衷并不是等到被挖掘、被陈列、被猜测。岁月不饶,也不饶被埋葬的一切,青铜和玉器的坚持,不过是人格化的线索,不过是人智狭隘的联想。那些远道而来的生灵,一开始就没有追问自己的前方,所以后来也就忘了来处,在神奇呵护的短暂的幸福时光中,人性和兽性的妥协,让古往变得模糊,也终于让他们疏远了神的警示和教诲。远古文明变成梦魇的时候,人类只好试着靠自己,一直走到了今天。

  古蜀人的太阳图腾,像极了人们常见的百日菊。它被今人选为文化遗产认证的统一图标,不出意料。太阳与月亮对人类灵魂的统领,可谓是根深蒂固。一个晒白天,一个照夜晚,这一对阴阳眼,限制了人类所有的灵性。也许人类的极限就在这一对照看中,不管如何憧憬未来,恐怕也走不出它们精巧的集成。

  一代一代传继,就是可见的轮回。人类如此,植物如此,动物如此,这方境界的游戏规则就是这么规定的。除此以外的其它想象,都是“异想天开”,异想比较容易,天开似乎很难。而且,真若是天开了,得吓死大半——游戏规则也就被打破了。生身为人,是一种人类自己无法抑止的规程,即使人类有一天能用一种方式结束,造物主也能用另一种方式重新开张。所以,一直持续着的生老病死、迭代更替,无所谓哀伤或庆幸,造物主有的是闲情逸致和时间,它们喜欢一轮一轮的折腾……

  心花怒放,繁花似锦,雪花漫天……生命的本质就是绽放,其它都是铺垫都是衬托都是等待都是过程都是完成,就连一场流星雨都是宇宙天体以陨落为最后代价的灿烂。一万个玄妙的理论,一千次岁月回眸,一百年红尘寻觅,也终于只是为了瞬间的愿意,只是为了刹那的皈依。所谓一花一世界,是为缘来如是也。

  个人之所以为所欲为,是因为社会层面有太多为所欲为、太多有所不为、太多无所作为、太多胡作非为、太多虚弱的谎言、太多比“真理”还坚硬的潜规则、太多冠冕堂皇的“庞氏骗局“、太多不了了之、太多画饼充饥。只有既得利益者与既得权势者内讧,人们才能看到了瞬间露出的破绽,而此前是那样天衣无缝。

  偏远地区农村孩子,在相对公平的考试社会条件下,努力学习是唯一的出路。出路不等于出息——有知识未必能改变命运,但有知识才能搞明白自己是怎么被轻视的,否则就一辈子糊里糊涂的乐呵呵的过去了。

  没有权可能有钱,没有钱可能健康,没有健康就什么都没有了。什么都没有了,你要健康干什么?你要钱干什么?你要权干什么?等你明白什么是你最想要的时候,恰巧是你什么都没有了的时候。就这么巧,巧妙皆是天安排。

  同样一件事,换种说法,就遮蔽了事实真相。这不叫谎言,而是文明社会的诡计。

  看不见的手一直没看见,看得见的手颐指气使。曲高和寡与资不抵债,像魔咒一样,风也似的岁月,摇落,摇落。没有亘古不变,而亘古亘今从未坦然,从尘埃到灰霾,只差了一场误打误撞的期待。去已去矣,必来已来,人世间没有该与不该,凡心在胸,走不出世外。

  人心忒小,拳拳而已。人心忒大,念起无极。所谓两翼齐飞,无非是心情,无非是心智,缺一不可,单翅只会是画圈原地。“我”是因源,“它”非本意,而最终的线程,是一回缚闭。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会员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蓝色枫叶文学原创中文网 ( 鲁ICP备11027416号 ) |

GMT+8, 2019-1-22 06:44 , Processed in 0.089099 second(s), 1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