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人文社区 - 蓝色枫叶文学原创中文网

 找回密码
 会员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29|回复: 0

[2018] 碎语集:渐灭

[复制链接]
子曰 发表于 6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地蕴莲花开世间,钟灵俊秀望海天,幽径问心悟何处,空门不闭意在先。

  古语有言:丑媳妇总得见公婆。把这话搅进世俗浮象中再细加甄辨,就会出现这样一个洞察:媳妇不如婆婆美貌,言行姿态就比较收敛,媳妇形貌妖娆则会趾高气扬。媳妇与婆婆之间,除了姻亲之和,其实还有女人与女人的某种下意识的较量,其中一方从一开始就该妥协,否则就会隐约不睦。这点与“丈母娘看女婿,越看越喜欢”的常态,恰好相反。从中可以窥见,性别之别,不是人情所能天然弥合的。

  来世佛,未来佛,不过是弥勒的别称,而其实它在当下最恰切的称呼是弥勒菩萨。弥勒的道场在贵州铜仁梵净山上,我对自己说过要抽时间去看看它。对弥勒的感觉,像看到了挂晒的老玉米一样,心灵境界与物质世界都需要一种踏实,弥勒能给,玉米也能给。帮老玉米寂然渡人的曾经是石磨和碾子,它们从没有语言的表达,却一次次给了众生以希望。经年累月中,亿兆黎民把打凿石磨和碾子的匠人叫师傅,语义中传导的是一份对粮食、工具的别样敬意。苍生一直不很清楚的是,这方世界,人类比石头、比谷粟都来得晚一些,而人形的弥勒不只来的早,还要留到比人类灭世更晚的时候。等生灵再启下一个轮回,它或者不会还是嬉笑着,那么无忧无虑。

  山因涟波而灵秀,水依峻幽蕴深邃,心随境界出神去,不争世俗当人魁。

  一件衣服为何总是没完没了地改来改去?因为一直不合身。听官忽悠的企业,为何后来一败涂地?因为官只负责忽悠的快感,而后果则由企业承担。

  昨夜秋雨今日雾,秋冬时节忘期步,唯有菊花迎风站,总将霜雪当雨露。

  那日晨光涂潋滟,忽闻古曲响耳畔,倏然回眸寻音影,栈道尽头犹不见。他乡景美人不熟,如似幻梦冷眼看,山水之间皆是客,痴情总被无情断。

  美,从它创生那一刻起,就与女人和财富有关,所以它是人的聚落中,温饱和淫欲相得益彰的概念。基于对美的联想,世俗一次次走出了拘囿,却又一次次陷入新的拘囿。美也从此沾染了世俗社会,无法涤净的本能意识。

  秋讯牧鱼雨绵绵,码头分类论价钱,但问沧海幽秘处,饕餮盛宴再几年?

  有一种优雅,体现在离开的时候。一枚红叶与陈旧的年轮,终于在一个刹那,完成了隔世离空的对话,下一阵风来,它必将归于遥远的传说。摄影家的贡献就在于他们能通过敏锐的捕捉,把最是静美的光影定格为富有诗意的图画,成就了岁月的留念。

  崇尚读书,引动了整个社会走向了迂腐,农工和兵甲被蔑视,竟是历史上的由游牧族群建立的“中山国”不堪一击的主因。而它原来是崇武尚兵的强悍族群——书生气的蔓延,不仅磨灭了生命本能和战斗气概,还养成了畏痛怕死、贪图享乐的羸弱侥幸心理。不过,中山国人的天性勇猛,一旦被绝境唤醒,还是勇冠三军的,只可惜一切都已晚矣。每次读诗都缠绵,每次读史都血腥。

  晚上没事,就端详八卦图——原点不详,阴阳搅动,辐射状的变化。也忒像宇宙爆炸的简笔速写了吧。那么一瞬间的癔症,我笃信八卦图的早期原图,就是描述宇宙起源和爆炸的描本。盘古开天地,总要有个理由吧?它为何开天地?它蜷缩其中的那个蛋,又是谁撂下的呢?宇宙原点就是那个蛋吗?找到蛋从何来,也许比恍悟八卦图的意象,更接近三千大千的起点吧。下次再端详事物,我准备端详一枚蛋蛋。

  一夜大风刮走梦,两眼惺忪不知情,三扇窗外槐枝秃,四季又至冬日行。

  情怀时空去留难,人伦世间山水远,若是苍生有勇气,重洗十指从心选。

  人生一岁,光景一年。睁眼看见,闭眼想念。情怀自如者,可完全忽略时刻,亦彻底忘略阻绊,只为心思魂牵。生灵本意,虽前尘未果,可此世如愿,哪怕来生,再无依恋。

  冬天真的来了,不只是岁月,不只是季节,不只是人间,不只是万物,还有心念之深,还有情怀之戒,还有大势所趋。那一种寒意,那一种冷漠,渐成浩劫。风来雪飘,躲不过。

  记得曾在哪台老戏中听到过一句台词:人老了有什么好,连骨头都硌人。年过半百,越来越理解这句感慨的含义。记忆力下降总是难免的,体能也一天不如一天,意识断片子的几率越来越高更是危险。有人炮制“心灵老汤”说,等我老了,跟你找一处幽静之地,安享余年。也就是说说罢了,真是老到昏天黑地,那一处幽静之地,可真不是好呆的,什么种种花、养养草,伺候小动物,届时还有那本事的话,哪儿不是安生之所?人生最难的不是闹中取静,而是还有一份情致快乐生活。且不论天高地远的偏僻难以寻觅,就是头疼脑热也不好办。人一生,岁月曾经给了最好,就别奢侈暮年温顺。所谓寻一处安详,那都是中年人的热望——此一时彼一时,非老者所能矣。

  迷蒙暮秋连天雨,雾水湿街车速徐,隔夜立冬寒意重,嘘寒问暖在世俗。

  那一世,你是个巫者,跪祈天,伏谢地,退避火,进问水,立慰苍生,跳驱病魔,只可惜你的心事,无人知。那一世,你是个舞者,随风舞,逐月蹈,长袖拂,纤手指,音起影动,乐止而仃,只可惜你的倾诉,无人知。他从了医,却难医你的梦魇。他奉琴来,却难息你的失意。红尘百丈,轮回千次,万物更替,你还是你,而这一世人寰,已没了灵气。巫已死,舞已戏,星光疏稀,别神奇。

  细雨淅沥,山岭幽静。浮生偶得半日闲,老友随同事雨中探访了五莲县户部乡杨家峪。在他同事老家村口,老友遇见了一棵千年小叶朴树。他立刻拍照发了给我。收到图片,立刻存储放大,不禁感慨——千年,一个只能遐想而无法细算的概念。千年之前,正是北宋的天禧朝,那时植栽的一株幼苗,哪成想会历经一千个春秋、四个庞大王朝。多少战乱烽火,多少风大雨急,它是如何伫立至今天的?在秋季的最后一天,它入了我的眼,入了许多人的眼,入了陌生的尘缘,入了记忆的递传。论辈分,它是祖先的祖先,论光阴,它是从前的从前。而它,还是安顿于一棵树,守望在岭上的村口——盼归来,承乡愁,隔了万水千山,站成了生命的奇迹,站成了古往今来的纪念。悠悠岁月久,神奇大自然,立于一棵树前,连一声感叹,都觉得肤浅。

  山乡小村渐萧条,屋矮院窄墙倾倒,纵是寂寞岁月旧,鸡犬相闻陪人老。

  山村寂静多果木,年年开花岁岁续,但愿春水知秋风,不与枝杈别陌路。

  楼市泡沫若是戳破了,那么多农民工干嘛去?沿街小商铺被网店挤垮了,那么多小微商户干嘛去?种地养不活一家人,都不年轻了的庄户人干嘛去?如果城市里日子难熬,小市民们干嘛去?

  有个歇后语:王二小放牛——存心不往好草赶 。过去常听,但不细想。今中午在岚山豆腐店不经意又听人说起,不禁多想了一会儿——最初造出这句话的人,一定不姓王,不然不会把不正干的事按到王二小头上。为什么不是李二小、张二小、刘二小、赵二小?这还不是细思恐极的关键,关键是,为什么不往好草赶?怎么才算不往好草赶?当今社会中的许多事,是不是也在不往好草赶?王二小手中也是有点能耐的,他有根牧羊鞭,鞭子一甩,羊只能乖乖地听他的。王二小若是总不往好草赶,羊饿瘦了,自然有人过问,但其他的“王二小”如果乱点鸳鸯谱的话,谁抽“王二小”的鞭子呢?

  真心话是不能轻易说出口的,因为真心话大多不顺耳。当一个人听不到真心话了,他就成了一个大骗子,他先是骗了自己,然后骗了天下。

  生命之旅,一大段路途必须自己走,无数的细节必须独自去经验。这世界上,可以分享的只有蓝天、大地、阳光、空气、喜悦、食物和水。陪你走过开始的,不能陪你走到最后。健康长大、幸运到老的,是一曲生命的赞歌,它由生命独立谱写。

  以人格化的思维看去,已知宇宙寂寥空旷。若换个非同寻常的思维模式,可能宇宙处处是生灵。所谓有缘千里也相会、无缘对面不相逢,大概隐含从别样的意识——人和人无缘,即使近在咫尺都可能彼此不见,况三千大千呢?或许觉悟了一个缘字,就能明白宇宙就是无数种意识的总和,而其中,只有性质带着相似性的事物才会相互知识,性情截然不同者,即使瞪大了眼睛,亦然毫不融通。

  连天阴雨似已停,成排树木赛凋零,光影映衬人伦变,那时青春今忘情。

  天井这个词,到过古镇老宅院的人,居住在楼宇林立的格子间的人,会比山野村民明白多一些。一方蓝天下,庸庸碌碌一生,就像活在井里。

  你以为你是唯一,而其实只是之一。青睐的眸光里,你像个智障的情痴,被一句又一句的甜蜜,牵进了谎迷。秋泓如镜,不妨去照一照自己,你哪里比别人多出了一分魅力?只不过你还有三分油脂,可榨出别样的快意。鲁迅笔下的飞蜈蚣并没有绝迹,它已化作新面孔,招惹于毫无节制的人世。它娇喘兮兮,唤着唤着,只等你应了自己的名字……

  人生,从迈出第一步起,就是遥远。生命,从停足止步的那刻,就是抵达。进退折返,左拐右转,只是以物化的衰减填充了并不存在的时间,因果未变。墙,门,路,桥,山,河,雾,雨,情,智,生,死,挡不住该来的,拦不住该去的。算来算去,人终究算计的是人,人终于厌恨的是人,人终难舍弃的是人,人终会忘却的是人。这个世界,无非是给了人的意识,一处繁杂的场景,所有的场景仿佛只为了人的游戏,一旦场景撤了去,人世不在,梦门大开……

  凉从秋起蔓衰年,冷随寂念归老船,寒心不为空无望,冻水之下藏机玄。

  寒意袭人意觉冷,一场细雨秋换冬,回眸三季昏然去,再向厚衣寻暖胸。

  海岸,有天地云水,有礁石流沙,有鸥鸟燕雀,有树木花草,只是少了一份情致,去端详诗意。诗意最靠近灵气,灵气源自神性,那凝练的一份哲思,仿佛空穴来风,却自有缘起。人世间所有的意动情念,所有的巧妙绝伦,皆启于跨界的玄通。命运不全写在脸上,而形影不离,只因为沧海碣石,静候涟漪。

  大事不怠安四方,白话交际莫掺谎,天定众生皆过客,下道轮回论短长。

  一树别秋去,落叶凋两行,举步不忍踩,默然绕路长。百丈红尘冷,往昔梦已凉,但愿忆思暖,相约桃源旁。

  膨胀是无法见好就收的不归路,阴戾是难以克制分寸的大快感。祛病疗毒的后果,可能比病患更严重,而且不可逆。

  能量也是一个循环系统,它表现在物质的此消彼长。节省能量,就是减少物质消耗。能量的传递过程,既是能量的交换、物质的交接,也是事物变化的障眼法——所谓万变不离其宗,真相大约如此。

  梦之远,只隔了一个夜晚。我在星光里,你在树荫下,心念无暇,岁月不假。你当然是你,而我不是他,让我告诉你,他究竟在哪儿。是的,是的,他在天涯。但天涯不是无垠,只要你不存疑问,起身踏路,牵缘相跟。

  八爪横行只一命,误入圈套悔九生,蒸锅渡劫入口腹,轮回路上莫痴听。

  领跑人工智能,是第一层关键,更关键的是人工智能的研发方向的选择上,一定要分清方瓜和芝麻的轻重缓急。功能强大的超大机器人,防卫领域的首先应用,医学设施的巨微两极,都是不可忽略的探索。别为生活琐碎的投入,花费太多心思,那都是小门道、小技巧、小利益,不是族群未来的长安。

  这世界太巧了,巧的不容置疑。可是总会有破绽的。而若是,人类真的发现了漏洞在哪里,会不会有勇气走出拘囿,走向那片陌生的境天?更可能,在尚未抵达有智力刺破那层结界的那天,人类因自己的莽撞,提早堕入了三维时空的轮换。

  因小灾而避过大难,因小得而错失大福,乍看像是“劝人方”,细究其始终因果就会明白,这是逻辑思维的必然结论,是线性进程上的非线性“干扰”,其中的“大趋势”受到了“小概率”事件的影响,阶段性结果自然改变了。所谓福祸相依的辩证关系,说的几乎是一个道理。

  科技发展越快,越反衬出“人体设计“的诸多瑕疵和不足,比如能量补充的模式,比如身体结构的多元性,比如多余的累赘,比如太多依赖和瘾性需求……还有心理需求和智慧识辨的后天开启不顺与差异性太大。人类身体结构与精神预装,其实极不协调,仿佛就是个“半成品”,或有所保留的失败的单体。但幸好人类生产的基本的“宏大”的场景设计,足够完美,环境建设也费了心思。但可以看出,当这方境界“完全”由人类自我繁衍与管理时,其弊端已渐渐显露——诸多枯竭性失衡,人类整体的不和谐,必然危及生存和延续,到彻底无力的境地,只是个时间长短问题。也许,始作俑者当初想的太简单了。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会员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蓝色枫叶文学原创中文网 ( 鲁ICP备11027416号 )   |

GMT+8, 2018-11-15 14:34 , Processed in 0.112374 second(s), 1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