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人文社区 - 蓝色枫叶文学原创中文网

 找回密码
 会员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35|回复: 0

[2018] 碎语集:尾声

[复制链接]
子曰 发表于 2018-11-4 08:46:5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因为他离去了,而不由又想起了江湖。江湖是个词汇,是一种意象,也是一个指代。他笔下的江湖无边无际、凶险四伏,但却从不缺失人性纯真和情意温暖。他自己亦是身陷江湖,近庙堂、亲书生又侠肝义胆。对他和他们的离去,有人非常感慨,感慨因为曾经的心灵陪伴和青春臆想,从此湮灭。而其实,侠已往事,义人犹存,客走另境,江湖依旧。抛开文学意义和社会影响的悬殊,我更记得另一个他,他叫古龙,他笔下的情节和人物,更像我梦魇里的存在。智能迅猛侵占市井和旷野的时代,江湖上已收了剑、藏了刀、换了琴声、改了规矩,而从那个豪情激越年代走来的人,还是坚信血性能穿透钢铁。今晚秋风猎猎,前方是冬天,奢靡的楼宇亮化工程正以墙屏上的欲望,昭示着当下几代人的迫不及待和百般焦虑。快意江湖中的悠漫自在,今时今日已荡然无存。但,这又何尝不是江湖之远的一种短暂?

  有人不谙沉默的意义,有人不知开口的价值,有人不懂愤怒的道理,有人不解谦让的裨益。一知半解的懵懂,直线思维的僵持,浅见薄识的自信,孟浪浮漂的故意,仿佛都一样就是常态,似乎都如此就是现实,以至于,一加一等于二的直白,足以感动真理。当一句古诗都成了突兀,一曲乱弹都成了禅意,也难怪这世界正在被机器和它们的算法,任意改写了历史。

  过于强烈的自尊心,有时是一种自杀行为,因为它会触及别人的红线,遇到极端情况能引起强烈反弹。矜持是有距离的温和,而不是近距离的轻视。因为自尊心造成的冲突、造成的伤害、造成的不可挽回、造成的毅然决然,在传播迅速的当下,已近司空见惯。很多事的不可避免就在一念起,而一念起的源头,或许就是过于强烈的自尊心。它每每成了双刃剑。

  朋友越来越少,知心越来越少,情趣越来越少,意会越来越少,而愤恨越来越多,郁闷越来越多,困局越来越多,失落越来越多,这一多一少的对应趋变,是几代人的错愕和必然。年少不识愁滋味,可他们的未来难免窘迫——与他们的上一代人不同,上一代人过去的记忆是穷困,后来的际遇是满足,而当下年轻人的行程或是相反。

  好死不如赖活着是一种人生态度,宁为玉碎不为瓦全又是一种态度,这两种态度会在同一人的不同人生阶段,成为指导生活选择的旨意。而不同的心念会导致不同的信念,不同的信念划出了不同的行迹。孰高孰低,孰对孰错,孰轻孰重,他人不能替代和评判,一个人从头到尾,终究还是自己的品相、自己的担当。

  不管你信不信,因果就在那里。无论你服不服,始末就在那里。从前回不去,未来不清楚,此刻又踌躇。得一时之快,必失一刻之闲,看一步之遥,隔千里之谬。凡果必因,因的前面还有因,凡因必果,果的后面还有果。始于始之始,末于末之末,生命像吃甘蔗,从哪里下口,都只是一截。

  因为有生,所以必死。繁华的城市从动土奠基到高楼林立,只有一个使命,就是等着沦为废墟的那一天。天歌王城如是,未央宫庭如是,庞贝古城如是……天地之间,物各有主,命各一途,急急如斯,徐徐如斯,缘起缘灭缘如棋。

  一曲十里,山在左,水在右,梦想背身后。余生有年,茶在左,酒在右,死神领前头。一世人伦,心在左,魂在右,悲喜皆验受。六道轮回,阳在左,阴在右,进退都足够。山水之间,无非来,不过去,自取必咎由。

  蚁穴被雨水冲垮以前,那所有的时日之和就是永远。地球被外力摧毁以前,那一圈又一圈的缠绕就是永远。爱情比生命消逝的更晚,那昼陪夜伴的欢喜就是永远。落叶缤纷,树干寂然,它在恪守着自己的永远。

  你别嘲笑别人,你回头瞧一瞧那些人蔑向你的表情。你别幸灾乐祸,你看到山崖上朝你滚来的巨石了吗?

  人与人之间,每日靠近一寸,就是相来相去的一个简体的“得”字。猜不透繁体得的始作俑者与简体得的再造者之间,是不是心意相通、念起类似,而把处理好人际关系作为得的形表和寓意,不啻也是一个角度的审察。

  单眼皮,双眼皮,不如莞尔一笑令人迷。声如燕,气如兰,不如稚真纯净显天然。人间色彩斑斓,有量增,未必有质变。

  不与身处绝境之人谈气节,不管他是智者、仁者还是俗人。因为,他首先是人,拖着一具与兽无异的肉身。

  能臣大多死在愚俗中,贤哲大多隐入市井外,可惜,能臣总被历史写成了非黑即白,贤哲常让民间传成了完美至臻。不崇敬也倒罢了,不领悟着实可恨。

  人类崇拜异类,包括鸟虫虎鹿,不过是人格化的延伸。亦或者,是类似形状的异象,因无法理解而演化成物而已。在图腾崇拜的领域深入研探,也许可窥见一斑渊源。

  性感于女人,既是色泽与质地,又是形貌和气度。而青春则是最基本的美感。

  天涯是你的天涯,却是她的故土。海角是他的海角,却是你的身旁。距离换不了时间,时间改不了距离,只是因为静守与奔走、点与线的对照。

  凤凰男、凤凰女有一个共同点,就是他(她)们都比一般人更忘本,更想比出处撇清摘净,除非到了足够自信的位置,才以痛说家史的方式,反衬他(她)们的奋斗。可是,心底深藏的“穷”字、“卑”字、“苦”字、“窄”字,不是当世一代人,所能去除消弭的。

  做人,一直都在两难之间。这也难那也难,进也难退也难,俯也难仰也难,上也难下也难,醒也难梦也难,受也难拒也难,是也难非也难,爱也难恨也难,记也难忘也难……难是人世间,最容易遇到的事。不难之时,即是非人之刻。

  一死止百病,从这个角度思去,死灭竟是莫大的仁慈。生同病、活与痛,乃尘世共存之道,何怨之有呢?兆民达贵、万物自然,孰无破绽?谁堪完美?所以时空有辄止,人生必更替,是为至臻之法也。

  繁华落尽时,冬雪已不远矣。冷是知觉,寒是情意,只要待到,水暖花好。

  企鹅本生模样,自视平常,可有人偏要就它样态,比拟成了“绅士风度”,从中可见,人类是多么孤单多么寂寞啊,同类之外,竟然无一异类可相投也。

  颜色浓艳,或清淡无彩,必是未来大势所趋。一方面是映衬,一方面是元素,构成了强烈的时空对比。

  又一个跳崖者,飘飘而去。有网民调侃:难道他们发现了什么秘密?我很愿意相信那网民置评时面露苦笑。底层民众有多艰辛,也许有人能心生恻恻,也许有人却不以为然。如果父母无靠、借款无门、生计惨淡,时下确有少数人已走投无路。尤其是那些父母高龄、自力羸弱、家道多难者,疲惫而窘迫的日子里,几乎看不到一丝光亮。“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当下之“寒意”,比古代纯粹的饥寒,更逼人心。必须清醒地看到,浮华之旁,难避绝望。

  人世间太多苦难,其实谁也替不了谁。悉达多替不了,老庄替不了,基督替不了,帝王替不了,将相替不了,孔孟替不了,儿女替不了,父母替不了。那么,不如就自享自福、自受自罪——不显摆、不抱怨、不劳烦、不赊欠,做个自担生死的人吧,那也是一种独立自主。

  冷漠不是一日形成的。从不扶老人、不跟陌生人说话、不问女士年龄……到法不容情、市场经济不相信眼泪、有钱能使鬼推磨……冷漠也曾是一种防护,直至它开始相互伤害。当发小、邻居、同窗、乡亲、战友和哥们的关系被打上了问号、沾染了别味、列为了禁忌,冷漠与疑虑、与防范、与隔阂,成了同义词或相近词。那么曾经热切的人伦之间还剩下了什么?除了冷漠的法条、规则和契约还剩下了什么?

  人世间最后一个哑巴,不是不会说话,而是已无人对话、无话可说。当一个人连自说自话的权力都自愿放弃了,这世界已不止于寂寞。

  每当民与官产生裂隙,“不明真相“的网民总是闹哄哄地一边倒,而少见理性斟酌者。也许有人见此总要想起“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的老句子,却不知那也是一种偏颇。官民各执,我从来不妄断谁是谁非,我相信法纪自有公论——假若执法、执纪和司法者尚且可信的话。不过生活中也屡见那种泼皮无赖、黑恶流氓,仗着赤脚而不怕穿鞋的,自己不争气、不正干、不自觉,却整天价咬来咬去、欺诈斯文、祸害乡邻。此类人等,就不能妄纵之。我坚信,人民未必全是无辜的,不管复数还是个别,史书上的记载不只一页两页。说这话也许会招人恨,但岁月告诉我一个道理,那就是,当一个词汇“恰巧“缺少了法理意义上的边界限制,就会被滥用,甚至成了别有用心者的挡箭牌。

  忙慌焦躁的状态,窘迫嘈切的生态,紧绷脱皮的时态,意灰意冷的心态,难免凌乱不堪的世态。内忧外困之形势,逼仄出的情势,难免惶惶不可终日。一切都在降温,万事都在冷却,百般都在悬浮,十分令人堪忧。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会员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蓝色枫叶文学原创中文网 ( 鲁ICP备11027416号 )   |

GMT+8, 2018-11-15 15:16 , Processed in 0.111727 second(s), 1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