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人文社区 - 蓝色枫叶文学原创中文网

 找回密码
 会员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40|回复: 0

[2018] 碎语集:出神

[复制链接]
子曰 发表于 2018-11-2 19:42:4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每晚都有谢幕的人,每天都有退场的人,因为熟悉而注意,因为熟识而瞩目。但是有关系吗?好像没关系。没关系还要关注,是同理心吗?是同质心吗?是惋惜是同情是惊诧是惦念吗?似乎有点,又仿佛不沾。人世间大约如此,遇一事叨叨几句,一般不是为了身外,大多因己因私,借一场悲喜耳。

  星星在零落,穹空很寂寞,黑暗的远方,无字无歌无传说。于是向海而去,守月华静好,看波光嶙峋,不忍失语一夜。可是,却不敢开口对你说,怕音出唇齿,就是错。

  侠客去了,义气犹在,这似乎不符合辩证法。侠客去了,江湖尚在,但已渐行渐远。血性渐冷的日子,梦亦虚空。千古万年,比情更高级的,一直都说是义,它若是死去,情也无暖。

  路旁的一棵柳树,终于不见了。不知它是被挪走了,还是被砍掉了,不知离开我的视线后的老柳树如今是生是死。听人说,它已在那里度过了四十多个春秋,看着村里许多小孩长成了中年人。当时在路旁栽下那棵柳树的王老汉只陪了垂柳二十多年,也算是陪到了它“成年”。柳树长在路旁,路旁曾有小河,而它的离开,不只是小河早已改道,而是整个村子都已拆掉,那个本是移民村的村子,终于成为几条城市的街道。岁月如河,不知它的旁边是不是也有一棵老柳树,岁月会不会也有枯涸的时候。

  天上不见神开颜,山上不闻妖与仙,水中不遇魔和怪,人间高人皆闭关。她言克制近自由,你说寂寞似炼丹,秋扫落叶萧瑟时,盖世英雄下夕烟。

  露润霜打柿果红,枚枚如意好心情,光阴无状枝有色,秋实丰满赠友朋。

  一枚两枚三枚,四枚五枚六枚,秋叶似如音符,只为秋风诗歌。落叶尽头冬季到,已了未了,未了已了,愿有大雪纷飞,飘飘洇梦谣。

  从站立行走的那天起,就渴望与枝头小鸟,飞一般高。没有翅膀,也能逍遥。梦想实现了,才明白,鸟的旅程上,也有跌落的懊恼。

  貌,心生也。样,情态也。唯心慈则面善,乃意邪相陋丑。修不得,则安不得魂,神不清,则灵不净。人命循乾也承坤,无须自我颠沛流离。

  远,是近。近,是远。得,是失。失,是得。诚,虚也。虚,诚也。梦,来也。醒,去也。生,灭也,亡,兴也。知其理,理其律,循其轨,达其境矣。

  是者,非也。越是笃信越是迷信,越是质疑越是清旷。画外音,化外事,一念觉。

  玩味者,失味也。撂下耙子的人,不懂汗味。

  安神休憩,如今已是奢侈。当下人生,睁着眼惦记的事太对了。有心人可以数一数——远的近的,虚的实的,难的易的,那真个是放不下、推不开、想不起、忘不掉、拿不起、分不清。而其实,关上门,走出户,关乎心扯动情的,不过一人一影罢了。

  被人欺的时候,怒而不恨,因为恨,就会在心念里扎下了怨刺。被人赞的时候,喜而不欢,因为欢,就会在意念里埋下了妄图。善化善解的人,慢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有欠有还隐其账,人死账不死。大千世界不枉不屈,总有大因果,了结小果报。所谓高处放眼,大同小异,一通则百通也。

  理不服众,恩非遍施,挑小刺而溃大伤,乃自泄元气也。言法而违法,变法而毁法,则法不通理,理不融情矣。朝令夕改,权宜任意,必不远也。

  萝卜白菜各所爱,甜酸辣鲜南北菜,春绿秋黄天本色,热胀冷缩人长在。

  梦里开花醒时凋,闲情碌命无琴操,红尘渡口离殇曲,诗意秋风冷酒浇。

  那一夜是聚合,那一刻是离别,龙哥醉,妩媚悔,琴剑是谁?做一场春秋大梦,莲夏梅冬。籽离离,枯干朽土,醒来是糊涂。

  民族划分,两个概念,即血缘民族、文化民族。前者是人脉血统,后者是信仰风俗。但无论是血缘民族,还是文化民族,都是相对完整的人种脉络和人伦系统。

  东夷滨海寂远年,海曲古韵味起盐,五行相生赐陶皿,鬹罐酿液智开源。沧桑岁月星斗移,日出先照焕容颜,青龙腾浪气象兴,蚩尤追风绿田园。

  老师收了三个弟子,分别叫赵甲、钱乙、孙丙。学成出徒之前,老师让三个弟子用二十年时间,各做一个项目,难度不同,回报不一。赵甲选了最难的,钱乙选了最易的,孙丙乐享其成,选择不难不易的。钱乙虽然选了最易的项目,但他一遇到磕绊,要么打退堂鼓,要么就坐等观望,总指望有人来帮他,结果是无功而返。孙丙的项目有一定难度,一开始他还想主意找办法,克服了不少问题,而后来他越来越畏难发愁,终于失去了锲而不舍的韧劲,把项目搞成了半途而废。赵甲的项目步步惊心,可他没有给自己找借口、留退路,他邀谋士、结壮士、拜智者、求术士,攻克众多阻险,最终把项目做成了,他也因此成为独霸一行的龙头老大,不但名利双收,还被尊为一业开山鼻祖。二十年后,老师给三个弟子作出了评语:钱乙乃平庸之辈,独自苟活于世已是侥幸;孙丙有心无志、有始无终,难成大器;赵甲堪称人杰,有帅才、有将勇,不多见的翘楚。看着谦逊一笑的赵甲,望着不以为然的孙丙,瞧着麻木不仁的钱乙,老师感慨道:世间人伦,大约如此,三分之一在奋斗,虽败犹荣;三分之一在糊弄,得过且过;三分之一眼高手低,怨天尤人。三个弟子聆听了老师的评语,皆沉默不语、若有所思,一时间只闻山风过亭、雁翅振空。半个时辰后,三个弟子异口同声地问老师:还有一成的人老师没说,他们都是谁?老师点点头:就等你们这样问起——那一成的人是不幸的,他们注定无能为力。你们要跟他们比吗?

  侠死了,江湖谁是客?剑还鞘,丝弦为谁断。血已冷,诗酒谁成篇?豪气散,世间只剩哀怨。英雄独影已远,红颜化蚕,市井纸醉,软筋绵绵梦纠缠。西风依旧,萧瑟夕山,斟一碗,淡。

  失败都没借口,成功都没理由。躲开了失败,就是与成功背道而驰。失败是生命的祭奠,而成功则是本性的溃烂。人文、科学和艺术之间,活着,是最初的荒谬,是最后的期盼。

  希望是一朵花,即使将来它兀自凋谢而没有结果,也曾让一段日子充满了芳香馥郁。

  一穗谷米忆往年,往年米汤比蜜甜,只知粒粒皆辛苦,不知天高地厚缘。

  懂得珍惜的人,从不轻言轻信,却对铭刻一字不忘。铭刻是刻在石头上的话,而刻在心里的才是铭记。

  无心秋是秋,多心秋是愁,无心无意人,悠然一壶酒。有心知情由,去心青云流,世上谁无情?寂然一壶酒。

  重庆大巴车坠江事件沉痛地告诉世人,冷眼旁观、麻木不仁,不只是对秩序的漠视,更是对自身安危的不负责任。可惜,逝者已没有机会汲取教训了,而对此不以为然的人还可能成为下一个“新案例”的演示者。世间很多很多灾难的发生,原由因起很简单,用两个字概括足够:侥幸。

  因为你穷,你就放赖不讲理,已不止于是非。因为你赤脚,就觉得可以不怕穿鞋的了,这是彻底的堕落。许多文学作品中写到的“穷不屈膝、贫不移志”的形象是有原型的,不是文学家杜撰,而是文学家的心灵被触动而有感抒写。你穷,你赤脚的原因,如果你想不明白,那么再过三个轮回,你还是穿不上鞋子。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是前后互为因果的一对关系,越是自暴自弃自不理喻者,越是咸鱼难以翻身。

  一方水土养一方人。此话含义不少。既有靠山吃山靠水吃水的意思,也有靠山能攀登靠海会泅泳的意思。但此话更深意蕴,应该是对风土人情的概括。虽然不完全赞同“青山恶水出刁民”的历史偏见,但诸多突兀乖张的事件告诉世人,民风真的跟地域有关——山地人、平原人、草原人、海边人、小市民、庄稼汉,都是带着烙印走进人伦、走上世界的,虽大同相似,却难免小异之别。在大城市不是事的事,在僻壤就是天大的事;在男人之间不是事的事,在女子之间就是不小的事;在宽厚者眼里不是事的事,在尖酸刻薄者那里就是个事。古今中外,一直都是眼界、心界、境界,类别和区分了人群。人生修行,不只是修缮自我,还应不断积累处置际遇的经验,避让退饶与进取攻讦之间,立见风度、气度和力度,这其中的度,就是悲欢离合的肇始。

  闭上眼,清空杂念,任灵感随黑管的音符飘飘而去。而去的不是远方,不是旷达,不是澄明,而是自心的境界,什么景致也没有,什么色彩也没有,什么形象也没有,只有音符铺就的一条路,一条带着别样知觉前行的路。亦或者,那就是出神,那就是入定,那就是无我的去处吧。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会员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蓝色枫叶文学原创中文网 ( 鲁ICP备11027416号 )   |

GMT+8, 2018-11-15 14:33 , Processed in 0.118275 second(s), 1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