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人文社区 - 蓝色枫叶文学原创中文网

 找回密码
 会员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61|回复: 0

[2018] 碎语集:窗之外

[复制链接]
子曰 发表于 2018-10-27 19:34:5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捏一朵海棠,你望着秋,想起了春。那不是季节,而是两个人。一个人温柔,一个人冷峻。温柔的那个痴痴,冷峻的那个默默。这世界太多非此即彼,不止浪漫现实,不止远功近利。当星光与泪光同在心湖荡漾,连灵魂也没了主张。

  昨夜一个梦,梦里化人形,人形我不识,水畔无倒影。风中传讯息,似是唤姓名,姓熟名不知,刹那念散醒。

  教化几十年,却经不起揪心的一忽悠。若要问个为什么?那要从心说起……终归要承认,人性弱点,只可利用,无法篡改。

  文化的精细化运作,艺术的个性化趋向,应该也必须是达成共识的未来。过往与现实一再昭示,粗放的、怀旧的、低质重复的、拘囿于年代执念的,正在被岁月淘洗而去,且已被少年拒绝、被青春漠视,而他们的意愿终将成为未来的主流审美,忽视了他们就是轻视了未来。所谓文化的先进性、艺术的独特性,应顺应劫数、为所不为,因为那是无法捆绑的、脱茧化蝶式的自由。

  有俗语云: 理发丑三日,一孕傻三年。理解俗语必在世俗,这其中变与不变的审视,是对习惯和转折的归纳。享于名,莫怨名之累,享于利,莫怪利之险。浪漫与实用之间,从来都是单选。

  对数字不敏感的人,生活跌宕。对文字不敏感的人,岁月混沌。数理逻辑和演绎逻辑是思维逻辑中很重要的两个元素,算不透、想不开、道不明,就是不开窍,麻烦事就会多一些。

  用道德评判别人,还是用信仰约束自己,这是生命的起点,也是社会的形态。等到冷冰冰的法律管制世道的时候,突兀的问题将层出不穷。况且,因为法律的执行者依旧还是靠人,根不正,枝藤亦难以理顺。人伦社会,终究还是人靠人、人制人、人帮人、人害人的所在,所谓天堂地狱,皆是人间也。

  风吹过十月的光景,水荡漾在家乡的南坡,岭上的三娃想两个姐姐了,他唱起了童年的歌。童年他是宝贝,欺了大姐欺二姐,从来不写作业。父母车祸死了,姐姐们出嫁远方,留下他一个人,还有岭上的小树林,三亩地荒了,他种上了桑树。三十二个春秋,他不愁,却寂忧,一瓶酒接着一瓶酒,他期待醉醺醺的岁月慢慢陪他消瘦……三娃大名叫刘秀,与东汉皇帝重名,他父母望子成龙,而他终于成了酒虫。光棍一辈子是他的梦魇,他唱道:转了一大圈,还不是从头再来?

  秋叶残花问云霞,风去梦来谁天涯?明春若是缘分到,花信追蝶勿遇俩。

  秋光染色催丰熟,藤萝织红青瓜伏,最是柿枝图景好,硕果累累庆有余。

  一年一次秋,一生一次秋,知秋知宿命,删略悟苍虬。花无百日红,人无千日愁,去心秋落地,万物再从头。

  东方日出映碧海,晨光升平照人心,岁月静守年轮转,情怀犹然忆景深。

  不知干什么,不知怎么干,咋干也不好,已是凸显的窘态。都想买买买,只是不知买的钱从何处来。能把自己打理好的专家不多,能把别人坑死的专家不少。一年忙到头埋头种地的人怎么弄也不富,三天打鱼两天晒网的闲肉们却能空手套白狼。误打误撞愣闯侥幸成事了,什么人都来了,一大堆关怀、荣誉、名号和羡慕都来了,需要拉一把的落魄者,只有一串串的白眼。手术刀生锈了,病人只好死于晚期并发症。如果读几遍印成书本的法律就能根治社会顽症,还要教育机构干嘛?明明知道标与本的关系,为何断不了根?不下蛋的鸡长得再漂亮、叫的再好听,也是费粮食的玩意儿。一排排温顺整齐的羊终究挡不住几只豺狼的进攻,头羊到死也没弄明白自己的队伍为何屡战屡败。不给文艺和科技以自由的呼吸,创新就是自欺欺人的意淫。想叫马儿跑,还不给马儿吃草,那是未来的智能时代,但那时仍还需要能源供应。既要人们心静如水,又要人们充满激情,那很像发皮汗的样子。一个穿的干干净净、心里也干干净净的人,是活不到明天早上的。既想当婊子又想立牌坊,只能是一个赔了夫人又折兵的悲伤的结局。一个敢让人说真心话的地方,一定没有遮挡和围墙。人们普遍焦虑的社会,一定是哪里出了问题,如果人们不敢说、不敢找哪里出了问题,那就会出现大问题。当人们说假话说成了习惯,反而怕听到真话。越是羸弱的人,越是习惯于找借口。敢于承认错误,未必是想改正错误,更可能是笃定错误是一种机会。人生注定是一场场赌博,只有极少数人侥幸成了庄家。

  用现代化机械挖坑填埋,用科技消毒剂灭菌阻源,处置瘟疫猪的手段令人惊悚——也由此引动联想:有一天人工智能大机器一旦不受控制,还奢谈什么对抗?所谓人类战胜变形金刚的科幻,所谓机器人苏醒正义和怜悯的奇迹,在冰冷的计算思维中,是不可逆转的铁律,它们终究没有情感思维和心理辨认。人类有必要害怕科技的无节制,因为人类都明白“人心无足”的巨大陷坑。

  许多人所以拼命赚钱供房蜗宅,其实是因为骨子里害怕流浪远方。畏愁流浪的心思源于不信自己的腿脚和肩膀,可以随遇而安、抵挡饥寒风浪。过去曾有赞美英雄和战士的诗词:青山处处埋忠骨,何须马革裹尸还。即使不为精忠报国千里逐鹿,也无须非把自己拴在熟悉的场景里老死。有个句子很耐人寻味,“人是永远的异乡人”。是的,坚守了一代、两代、三代,已是足够长的逗留。家乡的概念是个很大很大的圈套,套牢了太多太多渴望放飞的翅膀。但幸好有了城市化的动作,彻底打碎了固封已久的神话。

  心若不空,披了袈裟也没用;情若不消,攥了念珠亦不净;力所不逮,捧了拂尘不知道;脊梁塌陷,给了刀枪站不直。悟觉不开,万般皆徒劳;意志不坚,风吹雨打已惧恐。世间红尘懊恼多,最是做人难上难。把人做好了就是最好。

  岁月有三难:铭刻,忘却,想起。情感有三愁:不忍、不愿、不舍。心灵有三怕:不知、已知、后觉。魂魄有三状:静呆、惊恐、形色。人生有三幸:降生,苟活,善终。

  秋染山林柿如意,梦回故土忆养心,红尘客栈做酒保,不让英雄泪沾襟。

  有一种修行叫垂钓。一切起于未知,甘愿享受孤独。在天茫茫、水茫茫的境界,心问口,口问心,放逐情怀拭涟漪。一根钓竿,一条鱼线,一把饵料,已洞察万物灵性。

  有一类花叶,它们既在世俗又不在世俗。它们时而摇曳在心里,时而静寂于情怀,时而怒放于视线。是的,那就是画上的春秋。绘画是最能体现人的以物抒情的介质,所以有读画如读心的意见。请一幅画于陋室宇堂,也能破绽一丝境界,花草虫鱼,山水人像,莫不是所期所愿。人间相通处,清泉石上流。写与读之间,不免借物寄语,那物形之上,念念不休。

  那一年,她接到了母亲辞世的消息后,举手无措。奔丧路上她问儿媳:我到了灵堂,要是哭不出来怎么办?儿媳喷泪而出:妈妈,你想过没有,你已没有妈妈了。灵堂前,她泪如泉涌。那一年,他的父亲西去了,他在亲人们的帮助下,莽莽撞撞处理着丧事,机械的像个木头人,出殡路上,作为唯一的孝子,他竟然一滴泪水也没有,围观的乡亲议论纷纷。姐夫看到了这一切,悄悄问他:你怎么不哭啊?他说我不会哭,所以哭不出来。姐夫说:等下棺材一埋,你父亲就真的没有了。闻听此言,他泪溅黄土、嚎啕十里。情感之境,懂一事,竟只在那个决绝的瞬间。

  一眼晴天,光远心远,礁石静岸,一念一层浪卷。人世短促,岁月悠悠,独处时,难免伤秋。越长大越孤单,众生皆怀旧,幼儿老者,都在沿着天意造就,往前走。看着远处蹒跚挪步的孩子,那姿势,好似他暮年的样子。

  人非草木亦草木,有根有心有形魄,动静之间皆岁月,年轮如皱魂寂寞。

  时为纬,距为经,宇宙万物俱网中。缘为线,情为梭,织就红尘人蹉跎。一张网,即地狱、即人间、即天堂,无论粗麻还是锦绣,不管铁丝还是金条。都在网中,徒劳挣扎无功,不如随遇随喜随性。

  问天弗如问自心,做梦不似做侠客。河边看柳莫折枝,山中寻幽勿踏歌。

  秋信落大潮,赶海的没有春季人多,毕竟已风冷水凉。靠海吃海,既是生计也是乐趣,生活日久成习惯。滨海人家,靠海知海而敬海畏海,他们更清楚海的脾性,深谙它的喜怒哀乐,因而从不妄言妄议。大海,土地,总是蕴育着神奇,一片水光下,有无穷无尽,一片尘土下,有生死枯荣。每次走近大海,每次踏行土地,总像一次梦见,在四季轮回中的每个时日,活的仔细。

  亿万年岁枕涛声,古往今来一阵风,云来客往缘聚散,秋光依旧比水清。

  清早遛弯遇饵钩,犹豫顷刻吞一口,谁知从此别水境,肉身炼狱下锅油。

  说大自然是个水循环系统,人体又何尝不是?小循环鲜活在大循环中,这就是最基本的生命常识。所以尊重土中来、土中去的古旧老理,比什么矫情造作,更耐时光。

  白花青叶尖尖角,绿身转眼披红袍,水煮油煎浑不怕,凉气热汗知灼燎。

  生命有无数种形式,时光有各色的姿态,一朵花未必缘结一枚果,却总是带着希望的趋向。造物主是给了生灵以希望的,从灵念一闪的启始,到执念一路的进程。只是到了最后,死去挡住了视线,下一个环节,已由不得。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会员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蓝色枫叶文学原创中文网 ( 鲁ICP备11027416号 )   |

GMT+8, 2018-11-15 14:38 , Processed in 0.113496 second(s), 1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