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人文社区 - 蓝色枫叶文学原创中文网

 找回密码
 会员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52|回复: 0

[2018] 碎语集:一旁

[复制链接]
子曰 发表于 2018-10-25 23:16:0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谦卑的人,一般也是感恩的人,他们敬畏自然,赞美自然。唯人类独尊的人,大都喜欢改造自然,视一切为“我”用,人雄的情怀就是如此。懦弱无力的人,一般也是自卑的人,他们害怕星夜、风雨,不敢坦然与自然对话。智慧的人,常常怀疑自然,他们追问天地、探索真相,企图从自然境界中,撕出破绽,洞悉生命与自然的逻辑关系。自然一如既往,任意人心、人智、人情蔓延,它不动声色,却悄然承托着……

  人的所有生态,都是带着情绪的。从醒来到睡去,从写字到绘画,乃至做梦、入定,也不会离开情绪片刻。哪怕所谓的“心死”,亦是一种情绪。情感人类,形神内外,皆在情绪里。

  适应是相互的,否则就是独尊或顺从。迁就是以体谅为前提的,否则就是纵容或忍让。人际关系的微妙之处,就在于智者不说、仁者不言,而愚者不懂。

  霜,已降。下一站,立冬。一道年轮,二十四节气,历经多半。数字与人生,数字与世界,皆在三千大千。刹那芳华,须臾绽放,竟在轮回之境,显了端倪。佛说什么都没有,人们却信了那句箴言——不怀疑虚无中,那句话怎样聆听。农耕文明已渐凋敝,下一个秋,不知谁有收获。念想之于尘埃,浮起如荼,落定入土,画不醒,算不清。所以设了站点,生命一直沿着一段又一段,像似无垠的路程,却总是,水复山重。

  把笑容写在脸上,希望心中深藏,冷暖不过是,花开花落。守住梦里的诺言,不在醒着的日子,颓废了志气。菊不争蔷薇,各有刹那光影。当世界只剩寂静,不迷灵魂的回声。当下之于当下,拼接就是前行。

  千奇百不怪,荒诞亦常态,红尘本是劫,莫怨心变快。无真即无假,有好就有坏,黄粱一梦后,豆芽也是菜。

  近来,网路上“戏子误国”一词甚嚣尘上,一看就是不怀好意、别有用心。因为一些不良艺人的不端言行,而一棍子打死了所有的文艺工作者,显然不是公允客观认识。这其中有没有“阴谋”,自有仁者见仁智者见智。清末思想家龚自珍在《古史钩沉论二》中说:灭人之国,必先去其史。后来有人强调:欲灭其国,先灭其文化。二者同理,振聋发聩。从中可以深刻理解,为什么要提“文化自信”。总有一些人,黑了教育黑医疗,黑了司法黑政府。现在他们黑文化了,而这是根本的东西——黑透了文化,一切都不复存在。

  不说天涯,勿言海角,只说霓虹闪烁的红尘,亦如沟壑,也似群山,一眼无边。端起热茶,寂然倚窗远眺——此刻,你在哪里?正在如何?城市之于生命,可是最安顿的心窝?

  南腔北调、黑白棕黄的人群,都会遭遇一种痛苦,这种痛苦叫担忧。担忧之苦,比自己的各类不幸,更焦心费神,却又爱莫能助。担忧的多少,既与年龄有关,又与际遇牵扯,还与心胸关涉——担忧者的品性,直接融通心地的厚薄。俗话说,心上无事,四季如春。其理,只有担忧过、担忧着的人,最是明白。

  苍生多重眼前事,智者远虑亦枉然,水低山高似真义,沧海何故化桑田?

  以钱论英雄的时代,没有英雄,只有钱。以钱论学问的年岁,没有创见,只有钱。花钱可以捧个角,钱却不是角。花钱买个场,场是名利场。名利场里,没有英雄,只有市侩。等市侩需要英雄拯救的时候,英雄只留了远去经年的背影。齐国很富庶,而败于穷兵黩武的秦。钱无主,则天下无敌。

  有人在默默承担,有人在悄悄成全,有人在信口雌黄,有人在虎视眈眈,这世界是众多创造者的世界,却成了少数不劳而获者的乐园。能者本该是弱者的救星,可智者却成了强者的使唤。只在人世间。

  仔细数算这些年我们抛弃了什么,或能明白我们已失去了什么。所以我们应扪心自问,要是想要的吗?弃是该弃的吗?得若不快,则失必痛苦。

  该吃苹果的时节,你却在嚼黄瓜,连身体都觉不适——它会认为,你这人活的不对味。

  秋天是收获与失落并行的季节,而只有经年后才明白,哪是本心不舍的。悔之晚矣,与不可追者,一直暗通曲款。

  鹰一旦落到缺的巢,即使拼死一搏,也徒劳无益,而就是那一拼,让鹰感受了生命之不屈,与强弱无关。

  那一年,时近元旦。他对她说:你还不当婆婆?我已当公爹了。一转眼四个春秋,他已作古三载,翻看过往形迹,连一声唏嘘,也经不起岁月的侵蚀。

  如果心绪正好,为何不沿着光景寻找。生命即使短暂,也不能迟到。灵魂皆有来源,相遇和错过,都因“剧情”需要。

  一个曾经安逸的小镇,因为喧嚣而失去了往日的灵气。别被自己的想象,为看到涂上色彩,人生之旅上,自我才是本心的期待。

  每一眼惊艳,都是心境的浮现。不是眼睛和世界在欺骗,而是灵魂早已看过了红尘,且是一遍又一遍。

  不缺能言善辩,不缺颐指气使,不缺巧夺豪取,不缺设谋施计,不缺佶屈聱牙,不缺高深莫测,不缺阴阳怪气,不缺尸位素餐,缺的是锲而不舍,缺的是孜孜不倦,缺的是忍辱负重,缺的是成人之美。

  靠花钱办的事业,只要不缺心眼,人人都会做。靠办事赚来钱,才是真能耐。现实当下,会花钱的人多,会赚钱的人少,爱说风凉话的人多,能提出建设性计策的人少。好为人师者不可信其夸夸其谈,纸上谈兵者且看其如何收场。智者不归纳成功,仁者不责难失败,成事在人更在天。

  旅游业态中,有多少钱赚的很昧心,恐怕业者自己清楚。在这个行当里,劣币驱逐良币的不止于现象,而是事实。强势的景区和劣质的小公司两端败坏,店大欺客,店小骗客,受伤的是诚信的企业与自律的游客。说到底还是管理问题——管理者是人,就有本位利益和人情世故,久而久之,难免盘根错节也。

  一个人,一旦承接了众人的托付,就不能刚愎,因为他(她)的选择导致的后果,不再是独自承受。这是做人做事最起码的道德。

  一种怪现象正在蔓延。能做事的受指责,不做事的得保全。以至于,没本事、没做事、没正事的,庸庸碌碌之辈,因为没有毛病,反而被时势造成了“英雄”。坨子里选将军,不知后果如何。太多太多自诩不孚众望者,终于孚了众望,且遗患不少。

  处长当成了科长,科长没法干。科长当成了处长,处长很别扭。坚守与僭越,既是性情使然,又是品质决定,还是制度设计中常态与例外的调处智慧。大格局,小格局,都要有个边框,有个层高。

  好话叨叨多了,就惹人厌烦。好心掺和多了,就使人拘谨。人与人的距离,不是宽度、长度,也不是尺度、适度,而是感应的频率。多听是需要耐心的,多看是需要机缘的,多说无益且不说,少说有害不可忍。是平心静气,还是平心而论,命运耳。

  争夺与推拒,意生念起罢了。得与失,人们无法盘算,因为算的清得失的,一直都不是人自己,都不是人类自己。

  妄图“鱼和熊掌兼得”,是一切人造矛盾的缘起,而为解决这些矛盾,不得不制造出更多的矛盾。一方面提倡“土”的朴素的,一方面又鼓励“雅“的精致的,忙傻了那些公婆,累死了那些媳妇。问题还在于,土的忘了老味道,雅的弄成东施效颦。当城乡摇摆不定、公私纠缠不清,两条腿各奔各向,路还怎么往前走?

  那人偷漏税,是她错了。潜规则那么久,而一直视而不见、置若罔闻,是谁闭眼,是谁失职。若不是忿忿者翻腾出来,公之于众,还要潜多久?其它暴利行业的隐晦,谁还在高高挂起?

  原来你以为张扬的表演型人格只是少数,后来你发现,那些本分的人,原来只是装老成——那不过是另一个类型的表演罢了。

  让你弄,你说不会弄,终于也没弄成。然后别人去弄了,你就别在一旁嘚嘚,那算是对你自己存了一份厚道。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会员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蓝色枫叶文学原创中文网 ( 鲁ICP备11027416号 )   |

GMT+8, 2018-11-15 15:03 , Processed in 0.117067 second(s), 1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