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人文社区 - 蓝色枫叶文学原创中文网

 找回密码
 会员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83|回复: 0

[2018] 碎语集:边无缘

[复制链接]
子曰 发表于 2018-10-14 10:50:5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人伦最难是相知,所以不必费尽心力去探悉。给陌生以远方,给熟稔以距离,让所有的自己都是自己,让所有的亲密留有间隙,风穿过不留痕、雨飘过不沾衣,情来缘去,不过是了却前世,不过是埋伏未知。明明深爱,却难表意,明明怨恨,掠过无迹。人伦世界,终归他是他,你是你,千年遇一回,任悲倾泪,任喜眉飞。无所谓是非错对,天意安排,醒痴梦醉。

  种瓜得瓜种豆得豆,人间一切承受,都是自己促就。栽下那枚种子时,岁月必将给出回执,不管多少、无论早晚、不论原意,它也没有能力从头开始。人世间所有的惊惧,说到底怕的是血肉的拿捏,抛开了人伦牵扯、骨肉躯壳,这三千大千里,还有什么能阻拦光阴对枯荣的穿梭?

  有人自降世做人那一刻起,心神原点上,就烙了一道伤痕,这道伤痕既让他们痛苦,又让他们欣慰。也因为那道伤痕,让他们对朦胧不清的全部过从,有了一丝憬思憧念。毕竟他们有来处、有归处、有两端不虚的路线。比较起来,他们其实是幸运的,此一生无论使命为何,也总缘因果。

  退化了一身的毛鬃,猿转身称猿人,进而弃猿做人,离了高枝,离了洞窟,离了对夜的惊惧,离了对兽的敬仰,离了沉默与驿乱,离了初心和本性。而忽然有一天,心念触动,启发了一撮一撮的基因簇,那披着毛鬃的欢愉,慢慢苏醒,可是可惜,退了毛的裸猿之后继,已回不当时,回不土泥,回追风逐雨的欢喜。

  只弹琴,一醉方休。琴音抑扬,意动心伏,何须梦清神楚。红尘千尺,只容得下一张琴桌,两壶浊酒,不怕岁月侧耳听。

  心意如水亦如石,为谁软为何硬,似是自主却非由己,命运的“鼠标”一点,天道对键盘一敲,念起所欲,必然趋之,果然驱之。而在浪潮拍打礁岸的片刻,光景已然掠眼。

  秋染远山意澜平,风追雁翅弃月晴,欲与幽静斟僻庐,忘忆天涯是归途。

  日出初光照东方,东方海岸海曲乡,乡情悠悠计岁月,岁月如歌迎初光。

  自在的穷还是拘囿的富,清澈的贫还是蒙尘的富,自主的寂寞还是凑合的幸福,无牵的孤单还是琐碎的围城,不只是状态的存在,还是心灵的选择。一辈子或是一杯子,斯为自我和本我的区别,这区别就是独特的人生。

  经济问题终究还是人的问题,文化问题揭底还是人的问题,生态问题主要还是人的问题……所有领域的问题,几乎都是人的问题,人的问题无关水土草木、鸡鸭牛羊,无关风雨气象,无关天文地理,无关一切物形能量,地球永远是地球,人类未必一直是人类。

  处世莫做睁眼瞎,为人不能不顾他,昨日冷眼横怼客,明天或许是一家。

  看过极美的,就淡漠一般的。尝过最甜的,就轻视普通的。这是从另一个角度,诠释了除却巫山不是云、取次花丛懒回顾的意蕴。

  站着看一台传统戏,唱念做打近一百分钟,真感觉挺累。秋雨愔愔的夜晚,抱着膀子,与相熟的村委第一书记专注于剧情,随着台上人物的嬉笑怒骂,情绪抑扬,倒对时间流逝和腿脚疲乏少了在意。曲终人散时,方才觉得浑身紧绷。乡亲们是爱看戏的,尤其是年岁在五十以上的人。一老哥哥对站我一旁的书记说:老头我今年六十九岁了,上一次看戏时自己还是十三岁的学生,当时跟着大人,在镇驻地河山店看的,转眼过去了五十六年,今晚又看到市里剧团下乡演戏,又听到了老味道,一下子就想起了那时的场景,真好。旁听了那老哥哥的絮叨,忽然对文化之于传统的接续,有了别样的理解,却原来,只因那份念念不忘,就值得绵长。

  深秋里定睛注视一株绿植,竟被一枝层叠的绿叶感动——它们不计早晚、不算得失、不惹恼忧,就是那么认真地舒展着,哪怕是枯色印染,哪怕下一缕空气的拂动就会把自己拽离枝杈,也无碍它们生命的坚持。其实在时光的经验中,所有的生灵最高的价值,就是存在过,无论婆娑还是静待,存在过就是不曾辜负的一切。

  你只看到了别人的短处,却没发觉自己的破绽。你只看到了自己长处,却没注意别人的优点。你只感慨自己的努力,却没察觉别人的艰辛。你只感动于自己的善良,却没有在意过别人的诚意。这就是繁杂的人伦社会,难以达成的客观——这世上大多数人其实都不容易,而大幸运的人又不在辛劳者那窄短视线里。

  一份付出虽然未必就有一分收获,但付出若是自愿的,那么任何一点收获都像是额外的惊喜。收获不仅仅是物的呈现,而是物所承载的过往里的诸多期望。可见形态的表征,从来也替代不了心念的图景,那盆满钵满和仓廪殷实的事实,也满足不了快乐的源意。

  一年到头都是节,一节套一节,节节神经跳,岂不很累?心闪念,一念一层天,而念念不休,却是絮叨。深刻不是长流水,而是经年后忽然汹涌的追忆。这世界不是一辈子,不是一茬子,而是世世代代的前赴后继,不要以一时一世的念想,强迫日新月异、生生不息的人伦,桎梏于从前和当时,历史的车轮总会以更新奇的印辙,碾出更具活力的前途。今朝可以为自己喝彩,却不必叨扰明日的砥砺。

  劳累是最有效的催眠剂,尤其是对那些年复一年、日复一日身在奔波之旅的人生,一天下来,那是倒头就睡。靠科技发展对生产力的解放作出了巨大贡献,却也让许多脱离了体力劳动的人,平添不少疾患,比如闲心起浮念,比如身轻失寐眠,身子不累了,心却累坏了,这不知是喜还是忧。疲惫的人生也不是没有一点回赠,起码他们头颅一粘枕头,就能很快归入梦乡——那里,或是最益于身心复原的境天。

  为谁生为谁活,这是个心结。为你、为他还是为我?解不开那个结,无法超然岁月。还幸好如今“鸡汤”熬的挺多,不如糊里糊涂多喝几碗,哪怕没营养,也权当解渴。

  国籍这玩儿对人类的限制,实在是越来越工具的很。包括语言、文字、民族……这都是观念的顽劣性体现。地球本是大家的,可各个利益圈子,各自圈地为牢,终于把纷争落实到了前述的那些工具的使用上了。

  春天适合平视,夏天适合俯视,秋天适合仰视,冬天适合侧视。而我对你,一直喜欢凝视。可你却对我蔑视。当然我不会为此对你轻视,因为你的眸光里盘踞着我的命运,所以即使你视众生如苍狗,我还是愿意,用我最率真的眼睛,看你如何斗转星移。

  社会不公,是此前人人放纵私心酿成的后果。人们都习惯抱怨他人,却不知自己可能就是始作俑者之一,或是推波助澜的一份力量。

  你是否快乐,虽然可能取决于你拥有多少,但更可能在于你敢放弃多少。

  这世界越来越寂寞,尤其曾经很是热闹。从冷到暖易,从热到凉难。墙角上呆坐的孩子啊,你是否恰好,遇到了后一段?

  同样的海岸,你笑似乎海也柔美,你忧仿佛海也伤愁。红尘一隅,只有你自己为自己修造浮屠。

  一个人没有安全感,是智者落泪的理由,即使他远在天涯海角,也会习惯性惴惴不安。惯性思维是一个囚笼,不是别人施与,而是自我封闭。

  一辈人的执念,对下一辈的伤害,即使是无意的,也不是全然无辜的。传继、遗言、遗愿……都是自囚一生后,又圈套后世的载体之一。

  他为了信念而死,似乎他的死不是为了自己,可他至死未明的是,他的信念只是他的信念,只是他自己的信念,哪怕他有看似相同的大群同伴,但那仍是一个他和一百个他、一千个他、一万个他的共同执念,而不是别人的,哪怕是那别人只有几个人、甚至一个人。一个人的信念和千万个人的信念不同,那也是信念,在天意看来,有毫无二致的看待。揭开人性的谜底,不只是一颗颗心的迥异,还有一簇簇灵魂的巨别——但终归都宿入肉体凡胎做了一小人耳。

  小区绿化带,有一株结果的树,我那么熟悉那种果实,却不敢肯定它的名字,但它不管我叫不叫出它的名字,依然在秋风里丰熟着自己累累硕果——人类之专横,就表现在那太多的命名,乃至于天、乃至于地、乃至于万象、乃至于万物……有意义吗?有,只对于人类自己,只对于我企图叫出那棵叫作树的被人分类成植物的一种存在。

  任何事物都有一个大结局,只有无奈认命、洞悉觉悟、循理重道、忘我得失的四种人,才肯以平常之心坦然承认。在此辨析中,众生还不如一只蝉,不如一颗流星,不如一块山石,不如一滴雨水,不如一株栗子树,它们皆因顺其自然,而超然而从容,所以才能毫无瓜葛的,步入下一个周天。

  风中云卷藏真神,雾里看花皆小人,君子面对莫转头,只怕背脊露逆鳞。

  人不快乐的真相,是以为别人都比自己快乐,除了那些“明显”不幸的人。其实太多人隐约之潜意识里,是别人的不幸,才成就了自己的持续快乐。大多数人不知道,怨毒情绪是杀死自己的第一毒药。科学家为了缓解这种悲怆,又添加了遗传、环境、际遇等元素,只是为了不使命运这杯酒太过涩苦。

  有一些东西,既能让人发奋、振作和不惜性命,又能使人迷茫、冲动与颓废。对,它们就是浮名、虚利、权势、食色带来的所谓的成就感、存在感、获得感。人类的又爱又恨由此而绵绵不绝,人们既看得透又想不开,千年万年徘徊成圈,如此而已。

  老赵说:我此生就怕两种女人,一种是对我自己太好的,一种是对她自己太好的。老钱说:与赵兄不一样,俺此生最怕的女人有三种,一种是不像女人,一种是太像女人,一种是真女人。老孙比较含蓄:我不怕女人,我只是怕女人两点不好,就是这也不好、那也不好。老李一拍胸脯:俺是女人怕,所以至今没有女人。

  也许大多数人不会遇到那一刻,甘愿对他或她或它说:无论如何,此生无憾。灵蕴一寸,风行十里,尘红百里,心高千尺,情怀万丈,最是决绝是幸得那刻,心空神飞命归还。

  当中庸遇到偏激、含蓄遇到直率,若一如既往,则毫无意义。如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被动地更变和主动的选择,都是否定了一贯的自己。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会员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蓝色枫叶文学原创中文网 ( 鲁ICP备11027416号 )   |

GMT+8, 2018-11-15 15:08 , Processed in 0.116340 second(s), 1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