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人文社区 - 蓝色枫叶文学原创中文网

 找回密码
 会员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109|回复: 0

[2018] 碎语集:似是

[复制链接]
子曰 发表于 2018-10-1 19:04:3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会不会毁灭人类不太关心——毁灭了也正常,一物兴必有一物亡,这是天道。只是想说,等智能机器人达到一定水平,在世界各个层面、角落、机制中占到了一定比例,社会架构必然会发生深刻变化,甚至是质的变化。倒是很担心在最核心技术环节“操控”智能元的少数人的叵测之心——他们才有可能成为奴役或毁灭人类的起因。

  秋天是个好季节,从春萌到夏盛,都要在深秋见个分晓——结了果实的硕挂枝头,谎绽虚开的徒归零落。如常人生,总要路经生命的秋季,斯时那时,但不知几人敢直面秋风,直面岁月如实的袒呈。期秋或伤秋,各人心灵识别而已,正所谓是,行下春风下秋雨,归根结底,还是个人自我造化呗。

  没遇见,没看见,不是错过,不是遗憾。反而是,遇到了,看见了,入了心,却一事无关、一世无关,才是灵性的磨难。没听闻,没聆真,不扰神情,不恼清魂。反倒是,听到了,验证了,又无奈,才是生命的憋闷。人活着,不强求,应该包括不好奇、不追问、也不走心。梦不醒不要叫醒,聪不慧不要教会,只要活得流畅,春秋何妨,冷暖何妨,苦也一碗汤,甜也一碗汤,喝了吧,咽了忘,幸好前路还长。

  慢半拍,晚一步,亦随亦趋,却嚼着残渣剩饭,沾沾自喜。邯郸学步归来,不知如何迈腿,一棵白菜放大成喜马拉雅,而看不见左邻右居茂密成林。挖坑借钱,撩来饕餮成群,跑马圈地,拱让沃野厚土。一代被买断,后世空无凭,可怜长的被剪掉,短的讨人嫌。放眼大好河山,端着要饭的碗,沧海一声笑,谁敢比我惨?

  阴阳怪气是一种经历养成,而一旦这类脾性成了生活方式,就难以修正。一个人如果习惯不好好说话、不正面处世、不宽敞待人,那么他(她)自己也会别扭地活一辈子,且会很孤独,没有几个合得来的亲朋好友。

  机械地照抄,谄媚地加码,不知爹之苦,不慰娘之痛,只图眼前之畅快,全毁后世之福祉,那一具具僵尸之躯,如鬼魅之影,只闻臭味腥风,不经阳光暴晒。然而人性懦弱的社会,又有几个敢于面对、勇于牺牲?所以昏昏然一昼一夜、消沉沉一岁一年,怨不得竖子成名,怪不得贼喊捉贼。

  都说外向型,都说转型升级,都说提档次,怎么外向?怎么转升?怎么提高?许多人不明就里、不求甚解、不得要领,只好人云亦云、呼天盖地,却始终没弄出个三六九来。打开门你来我往、各有所需就是外向,剃头的改为美容美发也算转型升级,同样一个营生搞得让人越来越舒畅,就是提档次。专业范有了,才能吃专业饭,开餐厅的接订餐电话时,语气温和、称谓礼貌又不矫情,言来语去简洁明了不缺项,自然使人熨帖,大格局如果不是建立在小门道上,恐怕只是瞎咋呼,弄不出个所以然来。

  舞者追魂,巫者通神,一曲一伸随心所欲,一招一式沿袭虔诚。都有眼看,却很少领会,都立旁侧,而难解玄机。人世间熙熙攘攘,吃喝拉撒睡,生在僵硬,活到腐烂,终于与洞察秋毫的豁然,一代代擦肩。

  这几天接二连三,有艺术家、艺人西游,很熟悉的,略有知晓的,不一列举。有人命题撰文曰:文艺界最悲伤的日子。没阅读就知其煽情于哪些内容,许是为点击率和吸粉吧?不排除其中有网民施与了真心的奠缅。什么原因死去,死去以前多么富有、多么蹉跎、多么仗义、多么闻名,死去以后多么惹人关注,凡都是死了,以最彻底的方式告别,才是人生一路最后的意义。这世上没有谁可以永恒,因此短暂就更值得珍惜。死去的人,死去的名字,死去的记忆,死去的历史,只对记得和忘记有价值。除此以外,所有刹那的兔死狐悲、惺惺自恋,终是慨叹之后的沉寂。

  季节是否是季节的因果,时间是否是时间的轮回,泯灭是否是泯灭的再生,重现是否是重现的死亡。被你嚼碎吞咽的冬枣,是否是你前世的食指,你的灵魂是否是来世的播种。不谈玄虚,只谈物形,你的疼痛,为何阻拦了你的虔诚?昨夜那场梦中的诺言,谁会为你佐证?你希望有一双眼睛目睹你在人寰的全程,却为何又不相信头顶三尺有神灵?

  从前的屋檐下,只有饥饿和疼痛,只有思念和孤单。而今屋檐渐已消逝,孤独和忧伤,竟无处寄挂。

  有些美丽风景,只是路过的惊诧,身在其中的人别有明白,那熟悉的一草一木,究竟是如何的陪伴,究竟是怎样的艰难。旅人心,本无心也。

  不管什么附着、什么依仗、什么加持、什么衣冠、什么踩垫、什么选择、什么追求,首先得是人。不把自己当人,不把众生当人,那其中必有蹊跷。

  天天玩猫和鼠的游戏,到底谁是猫谁是鼠,猫何来的正义?鼠哪来的原罪?猫吃肉、鼠吃粮,自然属性,天赋地养,何必狰狞?

  站着做人,就要站着说话、站着思考、站着眺望、站着前行、站着死去。这个站姿,不仅是形体的表现,还是意志与灵魂的韧度和刚性,更应是人伦笃信和社会风骨。

  大禹是怎么治水的?引水疏浚啊。诺亚方舟怎么幸存的?顺势而行啊。堵是堵不住的,逆势可能倾覆,想当然只是想当然,只怕突然突兀,致使难以迂回。

  果然,你想象之外,还有一个世界。果然,你意料之外,还有一次到来。果然,你灵魂之外,还有一种神采。果然,你生命之外,还有一场愉快。果然,你梦境之外,还有一隅隔开。这一方尘世,无非三万个昼夜,可期可待,只是所有的猜,都不近如来。

  老友最近发了几张日照、青岛地区的照片,除了胶州湾跨海大桥的图片,其它皆是海岸景致,那就是滨海地区的“人间”。从原始滩涂到时尚城市,从沙林积聚到高楼林立,只不过用了不到短短一百年时间。地下的化石变成了沥青路,山石被开采,然后炼成了水泥、碎成了石子、筑成了高楼大厦,人寰离泥土距离渐远,离自然山水渐远,以至于慢慢的,把所谓的乡愁当作了一种情怀,以为果蔬、猪羊、鱼虾是自己生出来的、自己长出来的。站在街市上,已看不到地平线,看不到漫山遍野,看不到自然之葳蕤茂密,除了人造的景观,僻壤处连几间老屋都分外稀罕。海岸边,潮汐声声,似乎越来越像叹息,只可怜,极少有人还能听懂其意。

  秋天是个结局,也是真相大白的日子。望着挂枝的果、牵秧的瓜、变色的叶,你是不是又想起了少年时代,长辈们常常絮叨的那句话:种瓜得瓜,种豆得豆。他们说的不是收成、不是食物,而是逻辑因果,是生命之循例,是天道地理,是生生不息。阳光雨露,高天厚土,从不辜负,除非人伦自佞,疏远真诚。

  每一片叶子,都是转化的灵魂,如果有一枚“恰巧“被你夹进了书卷,这就是最后的宿怨或夙愿,如此了断,是最温存的陪伴,又是最简洁的收敛。假若余生漫长,请高阁慢忘,直到那双翻阅的手,亦然化为土黄。

  每一朵花开,都是有缘由的,人类不知原理,未妨碍它们以自己的姿势,解读光谱和时令。花期、花瓣、纹脉、香息……每一种不同都藏天赋,每一个区别都允特例,大自然的放任,不是宽容,而是依靠,这方世界,是环环相扣的依存,少了一个就是少了一扣,未竟之时,必破绽裂,会玉石俱焚。人们爱花,不是爱艳丽、爱芬芳、爱美好,而是一直在爱自己——以及人生存在的意义。

  她说:很久以前,我从来没有想过很久以后的事。这句台词,能否戳疼了处境踌躇的人生?人最累的不是肢累体乏,而是心中的积蓄,太多的设问、太多的质证、太多的释然、太多的秘辛、太多的坦白,终究归于默然。以前不是很久,以后不是很远,人生只够数尽昨夜今天。

  胸有笃定,才会神情从容。所有的犹疑,答案只可问自己。所谓取舍,不过是要得什么,无非是放弃什么,立于其中,只好偏颇。偏颇是另一条路,愿意为此追寻和求达的人,定然自若于风雨和晴朗,哪怕是走到水尽山穷。

  多年前看过一部电影,名叫《沿着河走》,剧情深烙于心,久久不忘。亦因此,喜欢了在路上的意境。路是意象,也是意向,还是忆想,它时常不是具形的,比如时间线就不是用脚步可以迁移与丈量的。都在路上,无论人生还是草石,不管猪狗还是水木,都在路上,片刻不停,须臾不息。你以为等候可以截留,以为追赶可以超越,却不明白,路比时间更久,比远方更远……或也许,心跳的时候,路就在心里,心路历程,可通达时空全境。

  越是专注于叶的动态和静姿,越是理解生命的介质,样式不重要,质量不重要,色彩不重要,重要的是它们从没有保留、没有隐藏、没有犹豫,一直袒呈了全部,任风吹雨打、热蒸霜冻,它们依旧鲜不改名、枯不换性,在与草茎和枝干缠绵的全部岁月中,吐露了所有的珍惜。叶子之于自然,几乎等于人和自然,都是在因始果终之间,实现了完成。

  一枚何须知酸甜,半枝已解前尘缘,时节有意成全梦,痴心偏向因果前。

  美食不可尽用。这句老话可不是随便叨叨出来的,其中必有不少惨痛教训。比如枣、山楂等果品,吃起来若是不加节制,就会产生不良后果。枣是木质,食之过多易腹胀,频繁多食还会增添血液粘稠度,不利畅通。山楂与胃酸缠绵久了,会生结石,令人疼痛难忍。中医、中药之所以传袭、沿用那多岁月,必有其功利。从多方面领悟它们,就会肃然起敬——还有时,它们竟是内涵丰富的“吃的学问”,虽然许多愣头青不喜欢配伍禁忌。

  天无情亦有情,因为天之情,普及无垠,非一点一滴、生动具体。苍天在上,容万般情意,允千年怨恨,许恩断义绝,只是不谅欺和负。水土风气之中,所有的种子都是缘因,全部的蒂落都是归途,轮回不是重复,而是换了个活法,始终还在情怀里。从来是,离了前尘,未弃愿迹。

  金秋十月,日光明澈,风气干爽,正是收获颇丰的渔家晾晒海产的好时节,蔚为壮观的晾晒场景在过去的那些深秋里,常见于海边的宽敞地带,那也是过去的年月中,人们收晒海产的主要做法,储藏手段的局限逼出了笨办法,却也弄出了别样的味道。渔家晾晒、储藏海货的忙活劲儿刚过去,农家小院外的窄小麦场上,收晒瓜干的人们开始忙碌了。瓜干就是地瓜干,有的地方叫薯干,有的地方叫苕干,而大量通过收晒而便于储藏的,一般都是长江以北地区——种植面积大,收获时天冷光照足,也是地域特点促就的特色。世世代代,习以为常,见怪不怪,秋天的故事,一直都是为了仓廪实而后知礼节的美好期待。时过境迁,物是人非,只有季节一如既往。

  死亡对死者毫无意义,而却是生者的节日——盛大的或寒酸的、高调或低微的仪式和内容,曾经是为了死,后来是为了活,再后来又为了死,再再后来还为了活。一直是个体的死为了众多的活,却未必不是众多的死为了个体的活。死而不亡者少,人死忆亡的多,敢死者为了不亡,却无法阻止未死已亡。红尘不过生死两茫茫,费尽思量,生断肠。

  如果有收获,深藏功与名,天涯处处见芳草,孤心不留情。叶落落,果硕硕,一场分离不必说。季节时短,梦呓刹那,得也怕,失也怕,竟不知,为何种了豆,得了瓜。

  一个不大不小的土豆,才卖出一块五毛钱,实在忒便宜了。你想啊,从翻土耕垄到切芽植种,从施肥浇水到灭草除虫,从刨果去土到运输装卸,从租档摆卖到起早贪黑,从去损折价到人力耗费,一个土豆的前世今生,穿越了多少细节和故事。一块五怎么会觉得贵?它能品味果腹、救生养命,还能给人类以古老的传承,其价值远远超出价格标签。土豆之类的粮菜离开了人,依旧还是自生自灭,只要阳光、雨露和土壤犹在,而人呢?恐怕有今儿就没明儿了。衣食父母,足以道尽万般恩情,粒粒辛苦,诉尽所有衷肠。贵是价格,而非功用,尊重劳动成果,其实就是尊重生命价值。尘世众生,嫌什么贵都可以,怨粮食和蔬菜贵,实在不可以。

  稳妥解决好现实问题,才可能有时间、精力、经验和基础瞻望长远,否则都是空谈、奢谈,就像溺水者最后吐出的泡泡。

  不断加快的节奏,与不断衰减的情绪相映成趣,却未相得益彰。从洪荒到繁盛,从当下至未来,红尘嘈嘈切,人伦错杂弹,恍惚世间,不过一梦耳。

  假期行车,从住宅到目的地,官道约有短短十八公里,却接连看到两起事故,一起是俩轿追尾,一起是小货车与电动自行车傍肩。毕竟是假期,又不是主路,宽敞路面毫无人车拥堵现象,他们是怎么相互不在意的呢?时间一耽误、腿脚一受伤,此前的那些着急忙慌,岂不都停下了?盯一点不及其余,忖一事而不顾其它,终于还是寻来了懊恼的遭遇。

  干点事就怪三怨四、丢三落四、推三阻四,干成点事就争三抢四、想三想四、得三望四,凡事不顺心就丧丧气气,凡事得意了就咋咋呼呼,这类人终究成不了大器。

  懂得欣赏自然的人,才会发现自然之美,不然就会厌恶其荒凉、难耐其寂寞。当然,也只有不愁吃穿的人,才有闲情、有盘缠游览大好河山。所谓饱暖思淫欲,话粗理不粗,无温饱难苟活,何来品味和鉴赏之心情呢?

  寂寞之时人走魂,希愿对面知我心,真若有意穿灵过,只怕脏气沾一身。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会员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蓝色枫叶文学原创中文网 ( 鲁ICP备11027416号 )   |

GMT+8, 2018-12-19 09:52 , Processed in 0.117238 second(s), 1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