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人文社区 - 蓝色枫叶文学原创中文网

 找回密码
 会员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75|回复: 0

[2018] 碎语集:词穷

[复制链接]
子曰 发表于 2018-9-27 22:22:1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尘世衍变梦不休,兴衰成败惹喜忧,风雨雷电经验过,转身归去又是秋。

  如果人上了年纪,心中除了积怨就是激愤,还是那么尖酸刻薄、隐晦虚诈、不厚道,就印合了“老而不死则为贼”的定义。从容处世、谅宽待人,是人生修行之悟得,否则一辈子或长或短,都白活了。有些年高之人,虽攒了一把年纪,其实却必能抵达敦良慈善的境界,只可惜了头顶那稀疏的几根白发。

  又下雨了,入秋以来已记不得下了几场雨,冷不丁的晨雨,倏忽间的夜雨,在枝杈上,在绿叶上,在路沿上,在车顶上,雨色水光湿润眼眸。一场雨比一场冷,这就是秋雨的要义,人间趋寒之势已不可阻挡,只希望众生心窝里,温暖的火苗,不会被秋雨浇灭,并籍此度过漫长的严冬。

  暗夜熄灯静听雨,簌簌声细凉几许,遐思穿空渺无边,意伞撑开心独旅。

  一世天涯共明月,半生海风随船舵,三杯烈酒醉自心,四望尘世似来错。

  雨声入夜侧耳听,如问如诉谁言轻,君若未寐纵神游,何妨天穹共追风。

  我问了一句话,你回了一个表情。一刹那,我明白了,什么叫灵性。樱桃与梨树,柑橘和木瓜,人心隔肚皮,只差了一种灵通。地球周遭的壳,不是隔了一层,也不是隔了九层,而是隔了两不谙懂。

  一朵牵牛花,也有远行的梦想。于是它长出了美味的种子,被鸟儿吞食。一觉醒来,它终于扎根于天涯,开出了异乡的花。

  心识决定意识,灵感影响情感。想念很简单,忘却很难,于是我用一杯茶替代了你,品透苦涩的味道,也就习惯了孤寂。

  风企图从颤抖的枝叶间,探秘凋敝的意义,离别的痛苦,像深夜人类梦中的交响。我剪一段时光,悄然藏在记忆,等待下一次秋水淋漓。人类境天,是重复了又重复的故事,那时她是你,后来他是你,只不过她不知,他也不知。

  人可以拘囿人的肉体,却无法篡改人的意识。他可以眼神呆滞,她可以咽下矜持,等春风拂过暖夜的日子。如果时间可以足够,他们能把经历过的一切,都唾弃为遗迹。

  画一张皮,掩饰于岁月里,笑容满面的样子不要只留给自己。人类以为情感是人生的唯一,却不知,忘我可以抛弃尘世。气温趋冷的季节,思念是灵魂的外衣,披上它,别重温旧事。雨被秋阳晒干后,敞开心扉,意不潮湿。

  抬头走路,无语听风,你看那些风景,变幻无穷。其实没有所谓的人间,只有无垠的自然,都是过客一趟,所以不必相互为难。

  如果不能开枝散叶,就深扎根,向深邃处延伸。小时令和大季节总会轮过,甘霖再淋的年月,一抖擞,就是新歌。

  这世上,有逐渐加速的事物,就有慢慢减速的事物,这是天道、地理和人伦一直不悖的铁律。此起彼伏的波光浪谷,以能量、频率和节奏的明争暗斗,在改变着人的智识和愚蠢,共同作出的选择。得已得,失未失,这是红尘表象呈现的叠进梯度,因为多线推进的势头一刻不曾停息。原来如此,才是果然。

  问秋几许暖意留,静泓一湾澄淡愁,山黛托月收梦魇,只肯倚桂舒眉头。

  遐想的转角处,希望遇到一眼清潭,籍此找一找自己丢了许久的悸颤。那封信你一定没有拆看,否则今生我们遇不见。坐在秋天的荫凉处,一首诗的记忆,足以温暖,心甘情愿的孤单。

  那一世缘分其实已然尽了,再一世的情分不该铭刻,这一生的萍水相逢,只在一幅画的识读,所以没有忆思之苦。但为何,你的眸光,又戳疼了心灵。叠起高阁,或挂于背静,躲不开梦,于是怀念的酒,越酿越浓。那就随了这一趟光景吧,让末日之火,彻底烬净。

  洪荒之力,早已随风飘散,故步自封的亡灵走不到眼前的时段,望着南去的雁阵,听着风中跌落的凌乱,人命已通天命,性情已接灵层,念念不忘的古往,终于换了样式,启动了似曾相识的重逢。

  牵着你的手,沿着昨天走过的路,再看一遍路人的伤秋。我希望你懂得忧伤的意义,千万不要误读快乐,因为它只是开头,而不是人生的最后。而秋也不是季节的最后,所有的季节都不是,季节轮着班值守的,一直都是人们心念的停休。

  只一天想它,只一年想它,只一辈子想它。再一生想它,三生三世还是想它。那一日晚晴,又是夕阳西下,望秋山红遍,听秋泓寂哑,忽然又想起它,而却不知谁是它,为何闪念有它。也许在这个最是凉透的秋,可在只想一下后,彻底忘了它,不管曾经,有何伤疤。

  山高水远皆有缘,动车呼啸心相连,昼夜辛劳铁路人,甘为众生牵轩辕,联调联试环环扣,万里坦途尽开颜。

  说出来的,受到了惩罚,没说出来的,避开了追究,个人的行为与个人的真相,掩盖了整体的叵测和伪装。真与假的对抗,再一次失去了公道的结论。

  儒学到底有多大功益,其实自古至今都没争执出个结果来。换个偏颇的角度看看也无妨——孔子自身的经历,似乎可以昭示儒学的尴尬,其后儒学的转机,也只是制造了更多的尴尬之人,让皈依儒学者有些甜头又成不了大气候,或许才是有人想要的气候。

  原来我以为,民主只是类分了感性民主与理性民主,后来发现,其实民主还可以分为民众民主和强势集团(世袭)民主,也就是平民主张和强人主张。这些分歧源自观念的分流,也就是人文、思想、社科与科技、实证、规律的对峙。时间在民主与否的辩证中,没有发挥实质性的作用,还常常掩蔽了真相。人类社会撕破与缝合的徒劳,在几十年的片段中识别不出太大的破绽,分久必合、合久必分的基本共识,在不全同的轮回过程中,形成了螺旋横向轴线,虽有起伏,而毫无发散性。故而,若是无法突破传统问答,给不出系统、完整、可行的新方案之前,民主依旧是自私自利的聚合体,规模大小不一样、利用规模效应的手段和方法不一样,罢了。

  自己一直搞不好,而别人搞得风生水起时,却又去横挑鼻子竖挑眼。在很多人群中、很多领域里此类现象屡见不鲜。放开怕乱了,紧攥又僵了,一直企图自如拿捏,而始终掌握不了度,始终在徘徊。当初打破了,痛不欲生、生不如死了一批人,忽然再次聚集了到了麾下,不知浑水是否摸到鱼。人间之嬗变,无须瞻前顾后很多年,只需六十年一甲子,足以看清端倪。

  网络上一句话入了心:你痛得撕心裂肺,世界依然如此安静。不高深、不浪漫、不做作,却启思无边——如火如荼的花开,寂静无声,云卷云舒的天际,悄然不语,人世间的喧沸亦传不出十里八里。那么一个人的命运、心声和凄苦,又与何处安顿?人生唯有皮囊一具,历风经雨,从光鲜到枯皱,自罪自福罢了。

  花自开,水自流,灵感闪念上心头。没有自由的土壤,哪来的葳蕤?没有自在的情志,哪来的烂漫?处处都剪枝,怎见一枝独秀?

  穿衣吃饭量家当,这是传统的保守的活法。基于习俗惯见,一般人都是“挣仨花俩留一个”。后来万恶的消费主义传习到了人心,月光族羞羞答答登上了历史舞台,继而“挣俩花仨借一个”渐成风气。再后来啊,借钱花已毫不知耻,贷款消费甚至非常光荣。于是,勤俭持家有储蓄,成了跟不上节奏的落后者,满大街的车辆跑了起来,人人都成了房奴、车奴,买买买的快感上了瘾。自古爱恨非无故,为有源头活水来,消费总得先挣钱、先造物、先产粮、先种菜、先科学、先技术,否则只靠买空卖空,受不了、走不远、不可持续。商品和服务是消费的基础,没有商品,没有服务,没有做商品的业务,没有搞服务的行当,只去织网炒概念糊弄鬼,岂不饿死、渴死、最终被人掐死。作茧自缚虽然不妥,但若是茧还没做成就想展翅高飞,企图免了那个破茧化蝶挣扎的过程,只会是折翼沉沙。

  有品无质,不用。有质无品,慎用。有品有质,信用。情商高而无智能,避之无祸。智商高而无情怀,远之无害。情感人类,以质智之能辨情志之真,才是结伴而行者。

  任何事都企图靠附炎趋势谋取者,后来必受其累。任何事都指望靠钱摆平者,后来必有绝望的时候。任何事都借用情分通达者,后来必遭情断。财穷,技穷,词穷,都不可怕,怕的是心穷。心穷不见底的人,才是真正什么都缺的人。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会员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蓝色枫叶文学原创中文网 ( 鲁ICP备11027416号 )   |

GMT+8, 2018-12-19 09:51 , Processed in 0.117414 second(s), 1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