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人文社区 - 蓝色枫叶文学原创中文网

 找回密码
 会员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57|回复: 0

[2018] 碎语集:亦或

[复制链接]
子曰 发表于 2018-9-20 23:22:0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义气当头品伟岸,仁爱揣怀命程远,情志立心性温热,智识明目宜前瞻。

  栗生山中知劲风,刺果内仁香馥浓,日月轮回混不觉,自有缘分开心情。

  人生苦短修正果,扪心清雅不沾邪,世道幻影皆虚境,唯有蒂落藏梦活。

  人类有没有被它物替代的危险?当然有。比如,自动提(存)款机替代柜员。比如,充值卡刷卡乘车替代人工售票。比如,汽车自动驾驶取代专业司机。人类正在以创造性技术,取代人类自己,未来被替代的人群会越来越多,解放生产力的初衷,将很多人变成了无用的人。无用的人只能消耗资源,还留着他们干嘛?

  生活中难免出现一些意料之外的细节,虽然可以忽略,却已在不知觉中改变什么。改变未必是坏事,有可能错过了更坏。其实不追究、不深究、不纠结,才是径直抵达所愿的最佳状态。迟疑、犹疑、猜疑固然是一种审慎,而或因此铸成了无垠的悔路……命运的安排,任由生发和掩埋,终于是不可更改。

  秋水长天望尽远,阴晴圆缺似循环,生生世世各一梦,昼夜冷暖光荏苒,得失沉浮皆自欺,红尘换人不换船。

  什么话一说满了,就叫人别扭。最幸福是种什么感觉、什么样态?凭什么得出的结论?这世上没有哪个职业是最幸福的,也没有哪个职业是最不幸的,就像没有哪个人是特别的,哪个人是例外的,比较出来的东西总是经不起比较,主观臆断的判决也耐不住琢磨。收割后颗粒入仓的欣慰,不比弟子考上名校的得意,少一分满足。当下,太多太多的语文中,充斥着不假思索的浮夸——伟大、光荣、宏伟、巨制、极、最……平铺直叙能说清楚的事,别一惊一乍的,人世间已经聒噪的很厉害了。获得感是百姓的自觉,不是空泛的总结。水冷水热,伸进脚的那些人,最有发言权。

  看到一段话很有味道,其中一句是这样说的:很多时候你明明可以过得很好,却总是被世俗的观念所困扰。这话套在谁身上也能引起思量——大家都不去叨扰别人,或企图影响别人、改变别人,人伦就没那么多摩擦和黏连。从超脱的心态上辨析,佛门小乘教的路数其实就很好——独善其身、安详自我恰是最好的,别学大乘教到处渡别人——这浮躁的世道,能渡好自个已是不易。

  假如你没有在轮回中迷路,请伸出你的手,攥住八月的私语,在清风拂过桂花树时,敞开所有倾诉。清晨的浪花洁白如玉,傍晚的夕彩温柔和睦,你不必一直念叨来处,你只需找到归宿。

  人们最快乐的事就是迎合自己,最不快乐的事就是悖逆自己。然而,总是迎合自己终究会不快乐,适应了悖逆或能得到意外惊喜。生命之旅上,人们是这样一种状态:既算不透小账,也算不清大账。

  不要轻易判断一个人一件事,因为你只是看到了你以为已看明白了。一个人的茁壮,必有其缘由,要么有其所长,要么有所依仗。一件事的诞生亦然如此,你无法看懂因何而起,所以也就难以得出完整的辨析。人生都是片段,活在瞬间里,安详的人不分此一时彼一时,只兀自,一以贯之。

  父亲的做派对女儿影响,就像母亲的样态对儿子的塑造一样。强父无弱女,悍母多娇儿。看一个人,不能孤立定义,当以家庭、社会为全景审视,就会明白,什么是身不由己,什么是聚合附体。

  艺术是神学的表象,神学是艺术的芯核,冥冥之中相通的部分就是科学。假如神学是理论,那么艺术就是演示,而科学则是世俗对抽象认知的具体践行。

  眼睛看不见的世界,心看得见。耳朵听不到的声音,心听得到。命中去不了的情境,灵去得了。魂之念是梦,梦之景是忆是期是剪辑是预兆,当一切的一切还没开始,当所有的所有都已结束,人格的意义,已完毕。

  往而不可追,是一种放下。去而不再回,是一种看透。有人看得透却放不下,有人放得下却未看透,有人看得透放得下却忘不了,这不是人的弱点,而是造物主留下的缺陷。人世间所有的痛苦都是注定的,因为完美是神也无法求达的境界。有人向往天堂,可天堂也曾倒塌,有人惧怕地狱,可地狱已经走空,人间之所以还在延续,只是因为人类兼顾了神、兽、人的所有属性和质地,他们能以神性为追求、以人性为照应、以兽性为力量,经受着任何一种纯粹无法忍耐的磨砺。老子说的天地人合一,科幻作家写的三体,其实还是基于神人兽聚合体的混响——人类就是最早的妥协、最初的将错就错、最终的冲动和寂寞。不必张望穹空,家园或牢笼,梦想与记忆,都在这里,诗和远方本是一体。

  过往记不得,今岁秋雨多,勤者还在做,谎言又在说,可以骗过娘,岂能哄了爹?仓廪已拆掉,农林种花叶,隐晦太深沉,冷风吹哆嗦,别扭复别扭,戾气憋心窝。凋敝日加重,颓势救不活,万千祭旗魂,再唱大风歌,可怜红尘苦,悲剧总重叠。

  任何评价,都有参照系。参照系是有局限的,因此得出的结论就会偏颇。所以厘清观念、角度、逻辑、时长的基数,才能架构参照系,有了客观、全面、理智、恰当的参照系,才能去比照过去、当下和未来,否则所有的评判都是狭隘的、主观的、盲目的、自以为是的。一时一事做得好,方可瞻望一生一世、生生世世。

  问:为什么死去的那个世界,从没有传回人间消息?答:濒临死亡时人们恐惧的不得了,结果到那方境界“醒来”一看,超乎想象的好,谁还顾得上跟凄苦的“阳世”叨叨那些怎么说也说不明白的快乐?

  当代人杜撰的一句话,深刻揭示了人性内质。这句话就是“死道友不死贫道”。在一些关键时刻,自顾自几乎是人们不假思索的第一选择,甘于舍身求仁、取义的虽不是一个也没有,却只见凤毛麟角,所以才有“树倒猢狲散”、“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临头各自飞”的感慨。平凡人生,能有生死不离、荣辱不弃的情分,实在是难得的缘遇。

  我们既渴望例外,又厌恶例外——我们渴望的是自己可以例外,厌恶的是他人搞例外。我们遇到难处时希望别人都是英雄,舍身救自己,平常日子我们却不崇敬不爱护英雄。双重原则、双重标准、表里不一、实用主义,这就是我们——深陷世俗,讨厌庸俗,又幻想轰轰烈烈,而到头来,终究只是为了自己那俗不可耐的一点利益、一种满足、一次反复无常的人生。

  公务员、事业编,之所以被趋之若鹜,就是所谓的“吃香”,是因为其它领域、层级吃不好、吃不饱、没得吃。不少人只顾着羡慕嫉妒恨,没有意识到这是一种隐忧。百业兴旺才能各安天命,一枝独秀风必摧之啊。

  曾经打破的铁饭碗,现在究竟又端在谁手里?现在的国企跟曾经的国企是一种企业吗?碎了的饭碗可以箍起来,那一颗颗摔碎的泪珠子呢?人们知道市长在哪里,却渐渐不知道市场在哪里了。

  除了那个刺眼的颜色,你还能识得别的光谱么?不管你如何,你让人别扭就不会讨喜欢。你觉得人人都该吃药的时候,其实是你病了。捂不住的那一刻,已不是尴尬可收场的了。大家都机械且麻木地向你作揖,不是你成了神,而更可能大家都学会了做戏。连你自己都记不清的编造,谁会当真信服?如果矛盾积成了堆,推土机是不得不选择的选择,可是推干净了的世界岂不彻底没了生机?眼里容不得沙子与沙子无关,是你的眼睛睁的太大,或者你闯进了风沙漫天的季节或境地。你一踹他一脚只能招致更多围观者,一刀毙命才能惊吓天下。假若你身后没站了一排虎视眈眈的士兵,你的废话人家连一句都不想听。挖墓刨坟的盗贼行径,即使举了义旗也不得人心。一路走来只有你的脚上没沾泥,恐怕连老天爷都会笑出声来。出污泥而不染不值得推崇,没有污泥的滋养开不出花朵。饿死不弯腰,说这话的人大约没有真正饿过。心里想的事,只要没说出口就不出后果,这只是人们的一厢情愿。记得一句话,大意是说,之所以你显得高大,是人们都跪着——其实还有一种可能,是彼此站的位置有差别,很多情况下,不是谁高大,是位置给了加持,否则你一钱不值。两个素不相识的人,不可能为某一方的不幸感到忧伤,就像椰子树不会嫉妒白桦树的俊秀一样。小蝌蚪找妈妈的故事一定是人编的,其实小蝌蚪从有知觉开始,本能最想找的是食物和水,它们哪会知晓妈妈的存在?将心比心其实是一件极难的事,令人惊悚的是,人们还把万物都拟人化了,还赋予了天地自然以人格。人类最可笑的不是人文领域里的那些被概念定义的不齿行为,而是人类大言不惭地将自己称作万物之灵长。一场雨下在不同季节,人们对它的态度就不尽相同,从中可以看出,人是一种多么不可思议的存在。

  美是自然造化,也是人生修养。之所以要说一个人美到不可方物,就是其将天赋与学养兼收蓄备到极致。书香之美,练达之美,沉静之美,热情之美,柔婉之美,奔放之美……每一种美都有无垠之追求。人最怕沾百俗而无一执,把自己搞成了俗不可耐。

  故土乡村忆留守,石墙小院窄门口,彼时堂前小苗树,今已参天齐山头。

  风过时令辨去留,人经年轮染眉头,君心不必怜落叶,一梦一醒一杯酒。

  任目光掠过千万副面孔,亦无法找到你温婉的颜容;沿千山万水夜伏昼出,也未曾觅见你的栖宿;写尽全部的文字和词汇,也描写不出那最是深刻的暧昧。红尘中所有的力所不逮,只能留给期待,留给寄怀。此生只有一条线索,那就是岁月,每时每刻,都不敢错过,为只为,不负一生一世一心一意的誓诺。

  红尘万丈心莫远,时空遥迢情相连,紫云未绽藏初衷,春风迟暮终不晚。

  前尘后世缘系连,乾坤阴阳互纠缠,人间烟火蒙昧处,赤心纯净犹天然。

  一叶一瓣谁知心,芬芳馥郁入梦深,三生三季待君撷,姹紫嫣红凋素巾。

  芸芸众生血肉身,清魂淡魄绕素心,玄月闲云弄诗意,不谙无常随命根。

  沉默是最可怕的决绝,无言是最彻底的无望,孤独是最完整的自我,寂寞是最永恒的逍遥。可是你为什么,要对未竟抱有幻想?难道你的憧憬之心,能够超越情的围墙?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会员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蓝色枫叶文学原创中文网 ( 鲁ICP备11027416号 )   |

GMT+8, 2018-10-23 22:11 , Processed in 0.111027 second(s), 1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