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人文社区 - 蓝色枫叶文学原创中文网

 找回密码
 会员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74|回复: 0

[2018] 碎语集:青犬

[复制链接]
子曰 发表于 2018-9-16 19:29:5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涨潮的大戏才刚刚开始,落潮的壮烈已拉开帷幕。不久的将来,冰火两重,冷暖交替,直把几千年的精彩绝伦一并演绎的淋漓尽致。科技让世界没有纵深,也使众生无处躲藏,更叫胆怯难以蜷缩,唯有直面沧海、经验磨砺,或因此懂得,什么是天翻地覆慨而慷。

  有人说话,常常没头没尾。那么问题来了,话头是什么?话尾又是什么?其实很简单,引子加要素,观点加结论,就是完整的表达。哪怕是追问,也要把问题说个完整。人伦深处,真正灵犀默契到完全可以缺省语言的领悟,几乎为零。也因此,没头没尾的语文,难免令人困惑。

  公德素养,不是居高临下的指教,或以违德之为纠正过错。真正的素质,不是规则别人,而是收敛和矫正自己。以错怼错,是错上加错。

  飓风又起,肆虐无忌。与大自然神奇的力量相比,人类核武力造成的后果,更是可怕。飓风是物理形态的破坏,而核武则是污染性损伤,且修复时间漫长。自然虽无情,却有因有果,人类虽有意,而突兀难锁。人类才是人类的始终,人类或是人类的终结。

  人与树、与花一样,是什么品类就是什么形态和模样,岁月无法改变。赤红的花叶,与热情的人品别无二致,纯净的蓝光,与忧伤的性情毫无区别。所以师法自然,不只是文化的修养,也是智慧的内悟。

  青叶红果连心结,心结深处忆未锁,情愫自敛往昔在,厚土育生蕴恩德。

  开海了,渔家又开始忙得不亦乐乎,在大海里淘金,已不再为简单的温饱,而是企图了更多。人间饕餮们的腮帮子再次甩开,奔向鲜活的大快朵颐的冲动,凸显了别样的节奏。其实生命与生命之间,毫无亏欠可言,哪怕是唇齿相依的关系,也唯有顾此失彼。细思极恐的是,所谓地球上全部生命的价值,不过是成就了一个故事,只为了冥冥之中,那一双双窥探好奇的“眼睛”。

  世间,总有令人灰心的事,而更令人灰心的则是灰心成势,涌涌汇流。灰心就是没指望没期待,这种没就是灰心。明光淡去黯色浓,风声淅淅不忍聆,尘埃未落雨已散,孤独从来孑然行。

  法桐大约是民国时期引入境内的树木,有一铃、二铃、三铃之细分,即英桐、美桐、法桐之细微差异,在中国繁盛的三种统称法桐,学名也一律叫作悬铃木。如果不是嫌它们飞絮飘飘,我倒是很喜欢它们泼泼实实的生态。记得南京几条路,两旁就有两排苍粗连枝的法桐,绿荫蔽道,有童话之美。近些年来,我所在的城市街道两旁,法桐树被砍伐换种的不少,彩叶栾树、大叶女贞等时尚树木,还有柿树、苍松等有奇异造型的树木,慢慢替代了原来四处可见的桐树,忽然会涌出若有所失的感觉。或许人与树木之间,也有“相濡以沫”、两不割舍的情意,惯常的东西,其实已随记忆深烙于心底,并不是轻易可一抹而净的。

  今天观展,遇一熟识,今他已是黑陶匠人。随即拍了他的制作,一把亚光的茶壶,笨拙朴素却不失精心打磨。各个行当,都有匠心独运的人,也有境界开阔的方家,无论是匠作还是立异,无非专注,必然虔诚。物通人性,情托物语,就是所谓的天人合一、万物相知——人怎么待物,物就怎么将人,黑陶这种古老的器物,也许只有理解古老之于现在、悟透当下之于未来者,方能倾心与它的质地和形型。

  在某座高楼大厦气势恢宏的大厅中,看到了两座雕塑,按它风格,我叫它“丑塑“,那是一种兴起时间不太长的塑像风格,有泥塑,有木雕,有绘画,也有金属塑镀的。某大厦里的就是金属塑制后镀光的那种。在不同的地方看到过不同质地的“丑塑”,一开始感觉很新奇,夸张的眉眼、变形的口耳、放大的四肢、恣意的形态,笨拙、朴素又不失艺术的别样,但看得多了,对那种美感的歧义,又产生了一种说不出缘由的抵触——怪诞不经的意向,总是令人警惕。与“丑塑”之风前后脚纷至沓来的,还有“丑字”,以形变为任意的书写,使字的形象掺入了境的立体感和纵深企图。不想以是非论艺术的各种走向,毕竟艺术的最本质属性是自由。只想说,一切变数都启于心念,而渴望变化的意愿已广泛荏苒世道人心,以至于人伦社会的方方面面、层层叠叠,都有变化的加速度趋势,而且那些变化仿佛完全忽略了传统惯识的美丑界限。大概,那就是变对不变的再次突围吧。

  以他人的磋磨为快事,而心怀别意尽情欢娱的情态,是不少人莫名私有的。而这种其实不利于自我的敌意,一直折磨着一颗颗枯干的心灵——就像干裂的土地期待暴雨,没有他人倒霉的消息,那些人就会焦躁不安、食不知味。不知心理学家怎么定义那种意识,也不知生物学家如何归纳那类品质,难道是独有的品种独蕴的心思,还是世人皆有深藏或浅露?畅快不幸者的心态,即使有因果支撑,也难逃恶的属性,这种恶是双向的损耗,他人不好,而喜欢他人不好的人定有内伤。

  上班时间的街口上,来来往往的几乎都是七十岁左右的老者,稍年轻些的也都已中年。除了上下班上下学的时段,很难看到少儿和青春。老龄社会已是现实,那前所未有的新景象似乎没看出有多大好处——田地里,除了“留种”的需要,老黄瓜、老茄子、老玉米……其它的都必须瓜熟蒂落、收割于正当时,鲜嫩和丰熟才是正味。长寿是人们所期盼的,但长寿以后做什么,却未能纳入共识——仅仅是颐养天年?吃喝拉撒睡?如此寿长有啥意义,岂不加重了整个社会的老态龙钟、步履蹒跚?随着老龄社会迈向高龄社会的步伐,人们将会看到“不死”的可怕后果。

  你看到的只是你想看到的。有心理学家这样判断。而这就是“可怕的错觉”,这错觉形成的观念性判断,甚至能贯穿许多人一生。只想记住你想记住的,亦然如此模式,选择性记忆与选择性相信,让世界变了模样、隐藏了真相——人们不知不觉中,习惯了自我暗示,习惯了自以为是,进而理所当然的欺骗了自己。

  月是神之眼,梦是魂遥传,涟漪阵阵去,波澜静回还。穹顶繁星虚,悲欢意谎瞒,影像皆印象,万物不信难。可怜芸芸众,都是想当然,豆子磨成浆,全是卤水点。一首好了歌,犹是红尘谈,虚无缥缈界,不过一棋盘。

  只要承认自己是俗人,就可得到仁者包容。只要笃信自己是凡人,就能得到神祗宽谅。世间没有相对的善,只有绝对的恶。披着羊皮的狼,与扯起虎皮的旗,都不过是意念的外衣,形貌和样态掩蔽着的东西,才是本质。

  用心收藏的东西未必就可靠,因为最是嬗变恰是心。人间没有永恒,也没有长久,只有瞬间与片段,一刹那的真,可信,而缝成片的假,更可信,因为那其中都有思忖。

  所有跟自己过不去的人,也都是跟别人过不去的人。有一种天生叫注定,性情的特质,个人独自难改,从这个角度看,认命其实就是谅解自己。

  智慧不是一盏灯,它是灵感点亮意识后的光谱。灵感来自何处,决然不是人类所能觉悟的。人类的已知与未知,有一层隔断,这个隔断超越了“生命体”存在时的边界,人命不可及也。

  人与人之间,没有不可逾越的鸿沟,所谓无法洽接的隔断,皆是心念扭转的自愿。如果人类能把太多深感惊怵的“极端”视作平常态,这人伦社会逐渐垒高的界墙,就会轰然倒塌。

  屡闻国人在境外出糗丢面、遭遇尴尬、误入歧途的状况,不禁感慨——面向世界、走去迎来,相当一部分人的认知度还远远不够,见识和修养还差的很远,有俩小钱的时间太短了,一不留心就嘚瑟不到个点上。傲慢和屈辱、自卑与胆怯,让文化的惯性不得不陷入反思。世界虽不大,心识却相隔很远,毕竟不是一类人。

  学会静静面对自己,问心所欲,辨情所期,然后告诉自己,最好的皈依是梦境还是现实。有了答案的人生,就不能迟疑。否则就会迷失。

  盲目乐观与盲目悲观,都是失智的表现,敢于以偏执状态求活尘世的人,必须持有超于常人的勇气和见识。普通人生,拒绝人云亦云、用于冷眼旁观,已是难能可贵。

  不要以为只有小老百姓才会弄巧成拙,大家伙们也有恼羞成怒。普通人的错失,大不了砸个盘摔个碗,大人物的谬误,将是难以挽回的巨大灾难。所谓慎独,非蚍蜉之律也。

  人间,本义是人与人之间,后来引申成了人类生活的世界,甚至扩展成了时空万物共存的无垠境界。人类科技发展到今天,所谓的人间,仍然不过是地球上的世世代代,连月球的玄机,依旧还是谜团重重。有时忍不住想起太古时代,想起古人的传说,那些庞杂宏大的神话系统、逻辑关系和诡异故事,让我无法用异想天开的遐思一言蔽之,即便是几百年、上千年的连续补充创作,也不像是空穴来风。把人间定义成整个宇宙,实在算不上恰切,因为人间和人的脑洞,还真是太渺小了。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会员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蓝色枫叶文学原创中文网 ( 鲁ICP备11027416号 )   |

GMT+8, 2018-10-23 22:09 , Processed in 0.109909 second(s), 1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