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人文社区 - 蓝色枫叶文学原创中文网

 找回密码
 会员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41|回复: 0

[2018] 碎语集:跨越沸点的眺望

[复制链接]
子曰 发表于 2018-7-7 12:12:3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即使一路影只,也别期待他人懂自己。自己能看懂自己,已是不易,看懂自己的人,不需要别人的解释。读遍物体不难,透析一颗灵魂却是难题。而只有独自,才有觉意,依稀又依稀,在静寂的最深里。

  古时旷远听琴音,早年风雅住幽深。遥望星辰换座位,未知茶凉谁温心。

  回眸一方海岸这些年的历程,只让人记住了海浴、海鲜和晒黑了的脸,而岁月再无沉淀。

  雨淋七月两茫茫,梦惊狗岁一阵凉,曾是池边倒垂柳,今已换成瘦海棠。

  羞花闭月梦里藏,醒来鸟鸣唤巢房,一腔热血充盈时,冷风冽雨意茫茫。

  你还在沉迷于玩心眼、玩谋术、玩概念、玩怀旧、玩乡愁、玩套路、玩文牍、玩规则、玩品德、玩共享、玩票房、玩拆迁、玩麻醉、玩透支、玩赖账、玩集资、玩房奴、玩课题、玩项目、玩奢侈、玩贴牌、玩娱乐、玩抄袭、玩拼凑、玩拆迁、玩广场舞、玩消费至上、玩猫捉老鼠的时候,整个世界全都变了。人家已经开始玩退群、玩捧杀、玩自由创新、玩致命科技、玩太空部队、玩无人机战阵、玩超级智能机器人、玩转基因攻略、玩种子控制农业、玩煽风点火卖武器、玩组合拳专打软肋。若是地球人类必须再一次洗牌,虚肿乱胖、泡沫堆砌、寅吃卯粮的你,恐怕那个花架子一戳就倒啊。

  近来兴起一个新套路,叫限制电动车。就觉得某些人脑子进水了,总是想着法子折腾那些最贫弱的人群——有钱谁不想买轿车?骑着“违规”电动车都要追不上急切切的生活节奏了,难道你们要他们一路小跑吗?电动车不安全是个小问题,逼得贫弱人群怨声载道,那才是最大的不安全。这社会怎么了?总是老问题还没解决好,还非要弄出一些新问题。

  每次看到境外有的民族节会上,那些巧夺天工、创意无限的民族装饰,就觉得他们真是用心做事的,一点不糊弄、不敷衍,从他们的用料、质地、工艺和配色,完全对得起“盛装”一词。乃至他们的面具、纹饰和零件,都透出了恭敬和工整。尤其是他们的神色、表情和强壮健美的身体,酣畅淋漓地呈现出了一种扑面而来的力量与温度的美,而这种力与美是来自于内心的热情、真诚与体能上的自信。是的,这的确只是一种仪式性表演,的确只是一次具有民族特点的节庆聚会,但从中,难道看不出他们是多么崇尚阳刚之气的吗?看不出他们的柔美也是基于健康有力支撑之上的吗?这才是最可怕的传统——无论是心灵的还是身体的。

  养兵千日用兵一时,这句老话的关键在于养兵千日——养兵是很费钱的,但你若不养,那“一时”若真来了,靠临时抓壮丁恐怕不行吧?自己胳膊上不长“结实肉”,羸弱到求别人扶一把,终究不是良策。当下“土财主”、“暴发户”、“伪学者”、“装二代”太多了,结果就是“润物细无声”的事他们不会去做,他们只图眼前的短平快,完全不顾明日谁死活。老人家们说过:人无远虑必有近忧。远虑暂且不逼他们看透,问题是近忧他们也视而不见啊。层层揣着明白装糊涂,个个麻木不仁空对空,用家乡人的“土话”说出来,就是“你待咋?”明明是外来噱头挖的深坑,却一掷千金,明明可涵养的“水源”和希望,却锱铢必较。还是老百姓的话说的实在:你们这是要作大业啊。

  这方土地上的人们,都太自顾自了,除非你让他们全都一无所有,才可能聚到一起找出路。否则,哪怕谁的手里只是比别人多攥了一根草,他也不会舍得撂下去义无反顾。这就是一种暂时还没有办法阉割的本性。

  一个人可以为自己决断,却无法替一群人选择。人伦之诡谲亦在于此。假如这世上众生都不相互依附,似乎就少了所谓的社会集群的优势,但若是人人都缺乏为自己负责的精神,这社会就成了盲从的奔泄。

  足球终究是个球,是人类纵欲、释放、排解的一种介质,也是变相怀念野蛮、崇尚力量、实施对抗的一个形式,足球运动之所以慢慢被赋予了情感、文化甚至政治色彩,主要是因为这个世界实在是太缺少自由度很高的自在空间和动作了。足球场其实也是很朴素的名利场,场内场外概莫能外。如今,几乎世上所有的群体活动,皆已不再单纯。

  心中多少颜色,眼里多少光彩,梦境多少缠绵,身上多少疲累。时间在那里,空间在那里,念想却没有日期和距离。

  喷涌是地球的吐纳,撞击是星球的亲昵,无非是分分合合的形式,不过是明明暗暗的交织。这期间,人们以为安逸是常态,所以失去了求变的勇气与活力。

  一个接一个的忽悠,一个接一个的热闹,一个接一个的话题,一个接一个的恫吓,一个接一个的诱惑……人们就是这样被调动起来的,且忙的不可开交。若是谁稍微停一下、想一想,究竟有什么意义?本质上的自己长高了?不死吗?

  都说境由心造,那么心由谁造?谁又造谁?谁造了谁的谁?这样追问不是虚无主义的延伸,而是刨根问底的思绪,一直走下去,如果是个圆,则证明这只是一个圈套,包括物质的、能量的、意念的、感知的,乃至想象力、遐想源,都是设定。如此觉悟探向远处的,一定是个硬壳,一定有办法突破……

  十年前被你诅咒的一汪水,十年后溺死了你的孩子。二十年前被你狠狠呵斥了几句的乞丐,二十年后他以保安的便利曝光了你偷情的时事。三十年前你在路旁扶起来的孩子,三十年后他在手术台上重新启动了你的心跳。上一辈子你发出的誓言,今生你以一世的思念也未还清。因果之间,隐秘难料,一朵花为什么在晴丽的清晨盛开在你的眼前,一片叶为什么在暮晚时分凋落到你的肩头,你为什么一靠近那个人就心慌意乱,你为什么一看到那个人就觉得厌恶,都是有渊源有肇因的。要说这世上什么是机缘巧合,那就是该来的一定会来,不早不晚,你也不知是早是晚,而该去的决然会去,一分不差。有时候人们觉得一切都把握在自己手里,却始终说不明白那把握那选择那取舍的意起念生,从何而来。不信宿命也是一种宿命,不怕鬼神也是一种安排,一条鱼离开了大海,它只能是食物或悄然腐烂,而成为一条龙的梦想,只是人类帮它臆造的故事。

  如果世人慢慢少了感动,就会少了兴趣、愿望和热情,麻木和冷漠就会随之而来。打动人心的除了诱惑之外,最终还是真诚、纯粹与稚朴。

  那一片礁岸,已痴等了亿万年。精卫最后一次飞去,终于没再回还。海面上慢慢有了帆影,却没有思念的歌声,于是风一次次追寻着,直至追寻到彼岸,可总是无功而返。晨曦每日都会擦亮云天,早起的鸥鸟模仿着梦的呼唤,而波光嶙峋的日子叠加着似曾相识的岁月,寂然把期待过成了浮着泡沫的流年。我明白什么不能放弃,却没有勇气阻拦眺远。

  如果一开始不是为了结束,那么就会一直在路上。在路上的人只有行李,而不会建屋置地,也不会驻足沉迷。信念可以跨越时间,脚步比遥远更远,醉在路边的人,不值得规劝。星光下,梦想沿着风气传染,阳光下,号角集结队伍向前,风雨兼程的人生,从不怠慢。之所以用文字向一种真诚致敬,是因为自曾经至未来,所有心存愿望的生命,从不拒绝幸福的前景。

  商业套路抹杀不掉真正的灵气,经济利益约束不住自由的憧憬。灵气是对现实的批判,憧憬是独立行走的愿望。人生的最大成功,就是自己成全了自己,既可随心所欲,又可随心不欲,天马行空,全忘四季。一路上,从不苟且,尽欢而散。

  千般缱绻,万里婵娟,不经回眸一眼,已将岁月瘦遍。姹紫嫣红一路,青葱不谙,只不过差一次遇见,改换一个句点。生命中积攒了无数贪婪,无非难补一刹那的完满。光阴飞驰,终于绕了一个大圈,迎了灵犀一动的召唤,却原来,那才是命叠情合的团圆。

  社会发展当然有一定规律,但也有反规律的东西正在成为新规律。一方面,原来虚的正在变实,原来实的正在化虚,原来被奉为神圣的已视作平常,原来被看作平常的已看成神奇……这个世界之所以不让人乏味,就是这些变化中的不变,不变中的化变。其间,越是不敏的人活的越自在,越是明察的人越是痛苦。另外,取舍的艰难在于当下,很多人找不到可笃信的参照。

  做一个人难,叫一群人如一人更难,使一国人如一人难上加难。其实管好自己,或有能力自己,是对群体的基本成全。

  比较而言,地球是永恒的,人和其它生命是微弱而短暂的,认识到并承认了这点,人们就找到了位置、姿态和取舍的依据。

  植物的葳蕤之态,其实是在告诉人们,生存有多么艰难——每一种离不开土地的求生,都需要挣脱、挤出、伸延,才能见到光、得到水、遇见缘分、实现存在、衍续未来。大千世界,每条命都需要钻过一个细如针眼的关口,才会有始有终。

  没有人情味,人情变了味,是社会的质变,也是人伦的蜕变。否定和打压人与人的情感维系,是一直以来人类社会最富理性却又最失本性的努力,结果是人类离自然天质越来越远,距机械物化越来越近。终究还是人误解了情的源意,而让其它的杂质掺尽了人情流动中,致使情感失去了应有的纯粹。所以,不纯净的情感,永远都不是无辜的。

  一个人不生气,不是脾气好,而是家教和修养好,还有一部分是基于策略的克制。如果不是为了不辜负,任何人都有三拳两脚解决问题的冲动。有人说,为了成全一件事、一些人不得不委屈自己低三下四,这确实是一种自制,要知道“低三”低的是三尺身躯、“下气”下的四肢倾伏,当然并不是所有人的低三下四都那么憋屈,有的人是自取其辱。人世间许多事真不是三下五除二那么简单,如果凡事都那么明确干脆,就没有那句“最是人间人最苦”的感慨了。直觉最可能感应到一个人的本性,这种确准几乎是八九不离十,有时的犹疑可凭直觉取舍。生命时短,而不能因此而燥恼,否则不但于事无补,反而成事不足败事有余。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人,还不如什么都不做,当一个泥胎,不妨碍风来雨去。人生十有八九不如意,就是因为,人类社会总是短板制约了长处、劣币驱逐良币,滥竽充数的从来不是个别,而是普遍。不生气,生来不是为气愤,谅解他人,就是超脱自己。大德者大觉者为何闭嘴合目不声响,因为它们也没办法,所以只好装作听不见、看不见。这办法有点像人间的掩耳盗铃,却总是屡试不爽。一战二战打得过瘾吧?事完了,幸存者还不是依旧在红尘里纠缠的不亦乐乎?

  每个人心中都有个小算盘,待大算盘一停,小算盘就会拨响,世道人心之喧哗,一直此起彼伏。有的人几乎做任何事都基于功利、起于私心,你注意观察就不难发现其破绽。而有的人一切作为都是为了本分,不以小得酿大失。都说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教化能改变认知,这都是一厢情愿或浮于表面——坦白说,生就的骨头长就的肉,注定是什么一生都不会变,学历、阅历、经历和生活的锤炼也改不了本质,收敛和装饰不过是一时权宜——畏惧或有贪图。一个人最大的苦恼之一就是尝试改变自己,终究是徒劳,人世间最不可能的就是改变别人,最终会发现,这个企图自始至终都几近妄想。

  情感的秘密藏在风里,灵魂的期许写进命里,每一朵花都是遐想,每一双眼都是寻觅,你可以不知,但不能不懂,否则爱与承诺全无意义。人世间所有所有的形式与表现,都不如心有灵犀,都不如温热相依。世界很大,不过是有梦可寄,造物主创造行走是为了趋近彼此,在是最曼妙的日子,随诗雨飘漓。

  在最不可能的岁月里,故事记录了传奇,只因为心底的执着,在灵魂深处扎下了根。幸运有时是“直觉”的接引,因为智慧皈依了信。

  一个极少愤懑的人,竟然也转发批评浮夸文风的篇章,足以说明,有些喧嚣已到了令人烦忧的程度。夸张的标题,空虚的正文,浅薄的叫嚣,盲目的自擂,无益家国苍生,只图三分纹银而放弃诚信表达,这不是刀笔客的做派,反而丢了太多侠客义气。自古以来,文以载道,朴素为真。如果连静若秋泓的文字,也无法保持明智与冷峻的审视,则岁月险矣。风起云涌的年代,文字理应沉着,因为它们总是掷地有声,不允瞒哄。

  “有些东西太宝贵,不能失去,为了自由也不行。”(电视剧《西部世界》台词)这话语出惊心,什么是宝贵的,以至于它竟然高于自由?我想了想,如果我逼自己在两者之间作出选择,我会不会找出比自由更值得坚守的,而假如我坚持认为自由是最宝贵的呢?可我偏向的自由又是什么?怎么样才是毫无争议的自由?这些问题其实是我一时无法厘清的,甚至有可能这一世都不得觉悟。但正因如此,这句话才让我深深地陷入了思索——人生中太多悖论套着悖论,跳出来或截取一段、一环也许能作出取舍,但若是把所有的维度和无限的始终都作为参考,我自己终究给不出没有破绽的结论。什么是最宝贵的,什么是终极自由,时间还有吗?我再想一想……

  人口这么多,坏蛋也不少,别的繁文缛节咱不论是非,仅就“杀人偿命”这条天律的恪守,不可轻易撼动。只要杀人放火确准了事实,那就是一个字:咔嚓。也许不乏有情可原的,但启动绝杀之心、决意孤注一掷的那一刻,是英雄就要勇敢面对后果,哪怕是替天行道,也必须做好心理准备——事办完了,就甘愿伏法、魂归天宿。群魔乱舞的世代,不能空了地狱,纵了恶行祸人伦,否则就是人性自毁。

  什么是人的欲望?欲望就是人本身。人的文化只是欲望的外延,每个文化符号都是欲望的产物。正确解读欲望及其衍生的美与丑,才是寻达人类内心本体自由的唯一捷径。我愿,我不愿,都是念起意生,都是形意离析或同频的源点。当欲望被透视成心目都可见的坦白时,躲躲闪闪的那些人文才是虚伪和阴险的。如一朵花开,如欣赏一朵花开,如芽尖与果实,如延续的一切初衷……这其间,讳莫如深的又是什么呢?

  沉默当然是一种选择,甚至有时比表达显更决绝。所以无声胜有声,其意义等同于不辞而别。红尘滚滚,太多不了了之,淹没在岁月的损耗里。

  不相信,很相信,是时间轴上的不同阶段。还有人伦维度上的视角歧别。既然没有一成不变,而然就有相对稳定,在一百年的认知长度中,论述一天的起伏,在一万年的知觉积累中,编纂一夜的故事,因为参照系、受众和阐述者的差异,其结果都只能是各自情愿,不可强求,也无法强求。别企图说服自己,也别期待说服别人,更别渴望说服理解不了、听不进去、固执己见的苍生。这个宇宙里的全部和所有,都不自然。

  有人看似拥有很多,其实再多也只是多。有人仿佛一无所有,却仿佛拥有一切。阳光普照,空气流转,快意在心,情绪自如,跟建筑、跟名号、跟仓库、跟坡度无关。人心中的缺,人识中的少,人愿中的憾,都是人们自己揣度出来的。人人有多有少,处处有增有减,怎么比较都是自扰——谁馋多病,谁恨少灾?谁愿折寿换钱得一个钱多命短的结果?哪个多是多?哪个少是少?如果是一笔算不透的得失账,何不剪净恼丝,以有而快、以无而乐呢?

  看到八爪鱼的图片,就想起了刘备,据说此君双臂长过膝,就是俗称的“手长”,史称世之枭雄。那么牛的刘备也不过是偏安一隅,终于被奸雄孟德之后收编。八爪鱼能吐墨、擅纠缠,断臂还能复生,也只是弄点小鱼小虾小螃蟹吃。统一六国的始皇帝,征战大漠的汉武帝没有三头六臂八个爪,江山却在掌握中。这其中既有天意成全,还有众望所归,当然不缺个人的心胸和境界。在略和术的权衡上,前者永远大于后者,这才是人神之分。

  “人尽可夫,父一已矣,胡可比也?“这就是人情大于天的例证之一,天意之于人伦,无非情理二字,情在前,理随后,此排名绝非无缘无故。情养心,心起意,意蕴识,识择行迹。情感人类之别于它类,概因情愿矣。

  越来越缺乏深度,表现在各个方面。深度睡眠,深度作品,深度阅读,深度理解,深度契合,深度觉悟,深度怨恨……慢慢化变为浅睡眠、浅浮论、浅碎读、浅觉知、浅交集、浅认识、浅痛苦,继而衍生了淡。淡是别样的麻木,也是另类的清虚,更是多个方向的荒漠。一个淡字,是对曾经的热烈、浓郁、偏激、沉浸的兑换。竟然,拥挤出来的,不是浓烈,而是淡疏,斯为造化之变奏,已始。

  有多少惨淡经营,就有多少虚胖病肿。当市场被当成了“皇帝的外衣”,所有的彼此都不露怯意。硬撑的繁华,像被晒干的花瓣,僵硬的姿态坚守着已死去的色彩斑斓。如果总量有个极限,那其中所有的增量都是欺骗。总是最贫瘠和软弱的群体,最先遭遇凄惨。

  路上,不止是为了寻找。光阴不饶人,每一寸都充满玄机、潜藏转机,一直不放弃的人,才有顽韧的希冀,刺破阻碍与蒙蔽。豁然开朗的天空下,心胸开阔者,早见惊喜。

  古老中华文明的核心之一,就是“斯文”,这是中国文化的最佳神情和姿态,与“英武”一起,构成了华族气派和品性。智慧和力量的契合,书写了秦汉的勇猛、唐宋的雅量。唤醒和重振中华民族的精气神,就要从秦砖汉瓦与唐诗宋词中汲取丰沛营养,而不是翻找其它的糟粕。其中的斯文,是支撑睿智、气节、意志和谋略的源泉。文化的力量,不只是感染、引领和凝聚,还有震撼、崇拜与信仰,文化的力量来自于文化有力量,文化自身就是力量——当它能驱使意识作出改变的时候。在临沂市一个主题博物馆观看环幕动画片时,随着镜头的变换,就感觉整个人都在驰骋向前、倏忽后退,而其实那只是视觉影响了意识,使人的体感随之也发生了“错觉”,而那一刻,我忽然深切理解了马克思说过的一句话,“批判的武器当然不能代替武器的批判,物质力量只能用物质力量来摧毁;但是理论一经掌握群众,也会变成物质力量。”这句话换言之,就是意识决定物质。由此想到,中国斯文的典雅高贵,如果得以传承和发扬到极致,就能使文化力量转化物质形态,从而达到精神改变世界的终极目标。

  一个地区、一个族群、一个国度,乃至整个地球,一旦出现了重大问题,归根结底是“文化”出了问题。这里的文化是指文明结构的最内核,为了便于理解,我们可以把它具象为“心、意识、观念、情感、精神”,也可以把它理解为智慧,老百姓把“有点子、有思想、有辨识”的人,称作“有文化的人”,就是将文化简化为聪慧有力的表现。这里我没把“教育”前置,是因为在我的理解中,教育是文化概念中“化”的过程,也就是知识成果的传播一种方式、“化“的重要组成部分。立法原则不恰当,社会规范不流畅,经济运行不欢快,我必须要说,那决然都是文化缺席造成的。也许有人会很不以为然,可探究到底他们会觉悟到,心神恍惚、创意枯竭、意志涣散、心胸局促、情感迷惘,一切都将乱了阵脚。可怕的是,世人都在吃着文化的老本,却都不珍惜文化的涵养,前景如何,相信但凡“有点脑子”的人,一定都会自有见解。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会员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蓝色枫叶文学原创中文网 ( 鲁ICP备11027416号 )   |

GMT+8, 2018-7-22 03:25 , Processed in 0.118797 second(s), 1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