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人文社区 - 蓝色枫叶文学原创中文网

 找回密码
 会员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76|回复: 0

[2018] 碎语集:终究还是忘了

[复制链接]
子曰 发表于 2018-6-30 12:24:5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奇迹,起始于智者,接续于仁者,刻写于怜悯,呈现于期待。相信善良的人一定善良,相信真诚的人一定真诚,相信智慧的人一定聪敏……相信什么就最靠近什么。人间是延续宇宙神奇的唯一境界,如果人类一直笃信爱。

  当下,不少人变得越来越“烧包”。有的得了娇贵孱弱症,一点冷水碰不得。有的凡是施肥用药的果蔬就不吃,非要吃用屎尿培育的绿色植物。有的一沾化纤面料就过敏,纯棉精纺的不舒服,就得老粗布才觉舒坦。有的少了一百万的车开不了……这些人仿佛天人下凡、未经苦难,傲娇到无法复加。这些人的那些表现,用庄户人的庄户话说,就叫“烧包”。

  夏季西照长,冬暮夕烟短,春秋君未至,我已改容颜。念念心不忘,郁郁人寡言,愿得一弦音,听梦来世还。

  三人行,未必有师,三鸟并,难免勾当。时不往日,人心不古,天不测,情非得已。又见得,困兽斗,不为怨愁。揭开生命的底,皆是异形。

  即使把一切都颠覆了,也找不到所谓的正面,因为棱形的世界,没有唯一的支点。地球不是个球,磁场与惯性的平衡,不会永远。我想等你那颗泪滴落我的心间,然后你会看到一只狗,渐行渐远。

  孤独与孤单的唯一区别,就是前者自觉、后者不愿。孤单是形只影孓,孤独却像寂寞心颤,世世代代,并非传言。

  昙花一现,是梦的快感;昆虫交尾,是翅的缠绵。昼夜轮替,是天地相衔;山水遥望,是元初寐瞒。只因说了一句话呀,回了人间。

  夏水丰沛,滋养绿色、铺展葳蕤。偷得清闲,山中一日,听风听溪听故事。聚三俩老友,水畔钓趣,几条贪嘴的鱼,先被超度。人世间许许多多的心念,其实一直绕着本能转,如运动,如悠慢,如一次聚会。生命代码中,总有无法删略的轨迹。任何场景,都在布局里。

  有人问我:绘画中的世界存在吗?如果存在它们会铺展于何处?我想,他问的存在,当然不只是说画布、翻拍吸引用的相纸会视觉——他想问的是,画出来的意境,最终会不会行成独立的存在。这个问题不好回答,现实主义不讨论,虚无主义难立论,哲学宗教太规整,靠玄学另立山头,又费力不讨好。境由心生,目睹并理解又是心造,所以一切落笔于绘画的境界,都是独立的存在,它由记忆复制,随理解再生,说到底,绘画这种行为作出的作品,一旦收笔,它就不再是创作者所能把握的,而是它从物质到具象再到意境,实现了完全的自在——人们可以毁掉一幅画,却无法抹去它曾表现于时空的那个“事实”。绘画中的世界,与人类感知的现实世界,存在的原理其实别无二致。

  绘画之所以比摄影,更具有自由创造的本质,是因为绘画完全可以无中生有。当下流行的摄影后期,其实也是绘画,无非绘制的工具变了。所以当有人比较二者不同、并提出摄影比绘画更真实快捷的观点时,你可以告诉他:绘画是脑成像,摄影是相机成像,前者不受外界影响,后者离不开外界。

  对海的遐想,于灵动的心思,它是日出,是潋滟,是徜徉,是遇到,是永恒。但于觉悟者,海是渊源、是信息、是启发、是从来何来的原理。海水的咸涩,海里的生命系统,海的力量与它行程的秘密,才是最重要的。很多科学家急着去研究外太空,却连一滴海水的含义都没弄懂,是典型的舍近求远。“由一滴水可窥见大海”,这句话几乎是袒露的天机——理解这句话并沿着这个线索去探究,也许人类会有巨大的发现——既然“我”即是宇宙,那么“我”身边的大海,是不是就是一切起源的动态呈现?

  市场经济的最终出路,是创意、创造和制造,其它都是搞忽悠、玩概念、资本流。营销将越来越分化,直至所有传统模式消失,因为创意和创造的结果,是必须、必然、必是,不靠营销。制造是确保创意变成创造的基座,虽然这个环节也暗含着创意。一句话,竞争越来越激烈的当下和未来,自创套路才能实现竞争绝杀。

  正直不是人间唯一的优点,挺拔亦非红尘难得的姿态。过去民间老话中有这么一句:弯弯木头随性使。人伦各色,都有用,不然造物主弄出这多花样干嘛?费那么大的劲,岂不没道理。弯弯木头,当不了栋梁、顶檩,却可以随之弯度做成椅背、碾弓,可谓是手到擒来、自然天成。道理一直在,可惜谙者稀,所以才有乱云飞渡之人寰。

  消费主义是内外合谋的陷阱,当消费至上成为“活在当下”、“及时行乐”、“此生唯一”等观点的助推器,消费的衍生品——娱乐、旅游、别院、品味、格调、电影、时尚等市场就成了花钱如流水、千金散尽还复来的作秀场。消者费也,到最后还剩下什么?

  没有三代五代的熏陶,谈不到一个人在家品格。目前人们眼里的贵族气质,到路口拐个弯就露出了破绽。时常能从电视新闻图像中,看到各式各样的人面对镜头的姿态,一个眼神、一个表情,就能窥见其心地和风格。世人都在装,装一天与装一年,装一世与装三代,那是不一样的,装到习惯、修到自觉,那才是骨子里的教养。

  生活中,有一种闲情叫自己动手,并不为丰衣足食,眼看着自己亲自打理的秧苗,冲出地面,一天天长成葱绿、开花结果,那定是花钱买不到的一份惬意。相较于高深莫测的文雅,抓一把种子玩一把土,不啻是对农事辛苦的别样体验。时下不少人狂问转基因食品好不好,其实这是一个短时间很难下结论的大问题——觉得不踏实不吃就是了。倒是种子安全被忽视了——不知中国大地上,究竟还有多少种子,是中国自主培育而不是舶来引进的。

  擎伞扶老进场门,前排座席最揪魂,悲喜入心耐回味,夏雨不阻看戏人。

  剧,是表演艺术中最难的,尤其是戏剧。因为这是一门集表演、演奏、服饰、美术、文学、武术、舞道等技能与一体的整(综)合艺术,其中的环节因剧种不同有增有减。中国的戏曲类似于西方的歌剧,但其难度与复杂性更高。比如川剧中的变脸,京剧中的武打加杂技,就不是一般歌剧所能比拟的。一个戏曲大家,必然具有高深的技能和修养,这也是懂门道的人不敢小觑戏剧人的一个原因。自古至今,不少俗人对戏曲从业者有偏见,其实其中不乏恶意的诋毁,掺杂了“吃不着葡萄说葡萄酸”的羡慕嫉妒恨心态。唱一首歌不难,唱一台戏不易,而能唱能演能念能做能打,把古往今来帝王将相、才子佳人、英雄草莽、奸佞邪恶演绎到淋漓尽致,且舞台即时现场演出中做到分毫不差,恐怕不是坐在台下叨叨几句就能谗蔑的。翻开中国历史,戏曲人的脊梁也是最硬的,胸怀民族大义宁折不弯的故事可信手拈来,就像危难之时冲在前面的道士一样,无数戏曲业者表现出了浓烈的爱国情怀。反而那些对戏曲人指指点点者,每每露出了乞怜摆尾之相。这世界层峦叠嶂、隔行隔山,智者不会妄言。从西方社会对歌剧的尊崇程度,可以看出人文的层级,而这跟穷富无关。只可惜,娱乐至死、消费至上的奢侈纵欲年代,不少人已失去了感悟艺术的耐心。不争气的各业艺术从业者,亦然放弃了对艺术的自重,于是从最早的巫到后来的舞,从当初的武到当下的舞,都成了媚俗的表演,而不是行当的恪守。回眸传统中国文化,也只有包括戏曲在内的为数不多的门类,还在艰难的秉持一颗不改的初心。可悲的是,一级一级的决策者,在许多毫无用处的地方一掷千金,却不愿拿出一把碎银子涵养古老的传承。不知为何,越是跟戏曲趋近,越是理解了中国文化的辛酸——却原来,这个所谓有温度的社会,太多热量来自于金钱的烘烤,而越是顽强的、贫寒的人文传递,越是孤独寂寞。都说“艺术是拯救灵魂的最后一根稻草”,可又是谁来拯救艺术呢?

  每个女人心中,都有一个金盔金甲的大英雄。每个男子的情怀,都有一个典雅圣洁的颜如玉。这么想没错,只不过大多数人,没有为迎向那个境界,不断修缮自我、不断垫高品级。大英雄一直都在,颜如玉始终都在,不少人终于选择了自弃——自信源于自知。红尘客栈人声鼎沸,只有心灵纯粹的人,能听到知音、邂逅愿意。

  诗人说:站在昨天的路上,我以为今天又是开始。读诗的人甚受触动,于是用自己的创造性理解,深情地将诗意化为境界、具象成图。被编排的文字因此而有了意境,诗人获得了敬仰。这是个莫大的错觉——诗和诗人在很多情况下,不是一码事,诗蕴藏在浩瀚的文化海洋里,每一首诗都是被某个石子碰撞出的浪花,恰巧被一缕阳光暖亮,美与浪漫,已经完成。

  农历五月是混沌之月,阴阳不分,明暗不定。雷声中,瓢泼大雨浇沥人间。听雨声,仿佛能感受到愔愔凉意。雨水多,可汇流成河,可盈满池塘,可滋润田地。不知“小冰河时期”是不是真的开启,这个农历五月,没有想象中的热量,反而时有料峭。人们常说“保护地球”,地球何需迟来的人类矫情的呼喊?地球自转了几十亿年,人类才衍生了几天?反而是人类自己,应该为了环境的维持,不断保持克制。雨下的好大,就像一种冲洗。心觉清澈的人,在风雨交加的日子,不必为一时而湍急。

  散文家说:等雨,是伞的一世宿命。数学家说:结果,是等于号无怨的虔诚。商人们说:获利,是从不掩饰的坦白。赌徒们说:骰子,是命运的最大公平。袁紫衣说:期望一场风,迷住眺望的眼睛。齐天大圣说:取经,不过是陪着唐僧治好了吴承恩的抑郁症。其实最是西楚霸王说的好:剑在手,谁敢说我不是英雄?

  因为,云在天上,风在树上,雨在地上,事在心上。于是,云拥抱了风,风裹挟了雨,雨打湿了心。所以,心中涌起了怀念,雨催开了花伞,风摇醒了往事,云挡住了寂寞。终于,为你记住了雨的故事,以风的语气,不知所云。但愿,听到的会意,看懂的肚明,不枉夏季深处,相遇了一场急切浇漓。

  那一生,你不经意碰倒了季节之杯,溅飞了情感的颜色。情感的颜色沿着我灵魂的边界,涂写了一世不语的寂寞。夏暮,我蘸着天边的余晖,描摹前尘的失落,而你像风一样,荡起一池细密的涟波。梦里数过千万道年轮,终于没能躲不过宿命一劫。在天涯明月最是清瘦的时候,总是那一条孤独的身影,被思念的利刃,悄然旋切……

  你像一条鱼,悄然游进了我的心湖,从此情感不敢枯竭,连一滴眼泪都不能轻易流出。你像一只狐,豁然侵入了我的领土,从此岁月不垒围墙,连一声歌唱都是用轻息吐露。你像一颗星,寂然闪耀在我灵魂出窍的梦路,从此宿命没有归途,连回忆都只是快进的倾诉。你像一种相遇,不期而来,带着喜悦和痛楚。可是我怕走失了自己的那一天,你会无助。盛夏之后总是秋,离别的丰熟,不忍卒读……

  宁愿在小窝里被宠,不愿在大殿中末座,这就是一些人的自我存在感在作祟。存在感只是人的主观心识,参照系决定存在感的强弱,不是要不要,而是值不值。有人调侃说:到了北京你才知道官小,到了上海你才知道钱少。但这话的言外之意没毛病。井底之蛙也有存在感,浩瀚天穹连太阳系的存在感也很小很小。时下有人动辄就提到格局、站位、境界,大可不必,只要把握了心态,不妄断自我,确准我是草还是树、我是霜还是露,就没有被存在感惹动的烦忧——人生之苦短如白马过隙,一忽儿就过去了,如果此刻你觉得的这一盘韭菜鸡蛋饺子很好吃,你专心品味已是很好,何必惦记天上龙肉的味道?俗话说:人比人得死,货比货得扔。如果一个人天生材质不是玉石,何不从容于做矮墙上的垒砌?

  萌媚抢眼入诗怀,情芽钻心出文采,但愿红尘多俊秀,不让世间罩阴霾。

  尊老爱幼是一种自愿自觉的行为,既有源自天然的品性,也有来自后天的教养。尊是无条件的,爱是不挑拣的,但都不是无常识无原则的。有人虽年高,却尖酸刻薄,有人虽年幼,却暴戾乖张,这些人可以避而远之,不与计较,但不能因此恶言相向——那会让自己失德。民间有个办法,叫早晚碰上岔子,叫我不杀儿有人杀儿。在人世间想处久的一种姿态就是不远不近,所谓是,得绕人处且饶人,反躬自省补己短。看足球比赛,有人得出一个结论,活着比什么都重要。而引申至人生,除了不得不来、不得不去,其它纠结都是“眼前”的犹疑。当今那么多自戕者,从中可以看出社会的逼仄,也透射骨子里的懦弱——不怕死而怕活,就是终极的懦弱,而这是常人无法躲开的缺陷。

  他们要我写一字诗。我不明白。是一个字的诗,还是一字头的诗。若是前者,我这么写:标题:问;正文:嗯。若是后者,我这么写:标题:一;正文:一眼我就知道,一生跟它一起,一定最好。仿古正文可这样:一瓢一饮尽,一走一咣当,一泡一泄净,一趟一人生。

  唱一段你听不懂的,呀呀呀呀呀呀呀……风吹不怕,雨淋不怕,星夜不怕,酷暑不怕,只怕那个不懂的人,错过了一季年华。

  有位天帝退休了,空出一个编制。神使们化为飞虫来到了地球人间,它们邀请一哥们去补缺。哥们问使者,天帝是干嘛的?一位帝管好几个星球,主要职责是别让它们碰到一起,维护星球间的秩序和星球上原有的状态。哥们接着问到:当天帝什么感觉?一位使者一挥神器,哥们立时升入了穹空,他张目一瞅,嚯,地球上的地貌尽收眼底,连高空飞机都像一片细小的叶子。他很惊讶:这就是人们说的天帝的视角吧?使者连忙点头:您果然悟性很高。当了天帝,就是这个视角,再不用像凡人一样天天盯着那些细致的沙砾、渺小的草叶和微不足道的露水、细菌,有人的诸多烦恼了。使者补充道。啊?那岂不再也看不见熙熙攘攘的人群,看不到亲人和朋友了?哥们有点蒙圈。对,你们人类不是说过“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那些一忽儿就没有了的人不值得留恋。使者赶紧向他解释。那不行,我不多不少还有二百多个熟人呢,看不到他们,我当这天帝有啥意思?哥们一听就急了。哦,那您的决定,是不当天帝?使者对他的话感到疑惑。是的,不干,坚决不干。哥们神情笃定地回答。那好吧,不勉强您。使者们一挥神器,疏忽间就不见了……脑梗的哥们终于被从重症监护室推了出来,一见我就讲了他昏迷不醒时“遇到”的那段神奇的经历。普通病房的窗子擦的很干净,四月的阳光懒洋洋地照进了窗台。我调侃他:天帝啊,多大的本事,还永生不死。哥们笑了:幸亏没贪恋那个神位,不然一跟它们走了,你现在见到的是我的遗体喽……

  被小人算计,还是因为自有破绽。小人不等于坏人,坏人才是栽赃陷害者。别把小人与坏人混为一谈,小人是小人,坏人是坏人。说是小人长戚戚,世间谁人胸怀大?袒露真心碎一半,君子露怯更尴尬。

  没病没灾的时候,哎呀那些鸡零狗碎哟,这也不满意那更惹抱怨,满心的不痛快,满眼的没好人。可一旦病来灾至、性命难保时,忽然就觉得什么酒色财气、功名利禄,都可以远远抛弃,只求有一口气苟延残喘。世间人人都懂理,却都不见棺材不落泪。众神为何绝尘去,不再怜悯佑苍生,任由魔幻成现实,是因为众神一致认为,人是不可救药的生灵。

  每次看到城市里浪骚满腹的闲肉们忙着玩耍的样子,就想到了一分退休金都没有、六七十岁、甚至七八十岁还要自己种地糊口的老把式们。他们什么都不信,就信泥土里来来去去的生命养活了他们,就信风调雨顺才能五谷丰登,就信不用钱不用卡不用刷脸也能靠自己的气力活到寿终正寝,就信有一天干不动了死神会来领走灵魂。人世间,有一种感恩的次序应是倒过来,是该自“上”而感“下”的——如果天是爹、地是娘,那么全世界种粮种菜、养鱼养牲的人就是布施人类的神圣使者。如果没有种地养殖的供养,城市里的万般人造,有什么意义?

  老友喜欢研究历史陈迹,但一直不理解古人为何崇拜太阳、崇拜太阳鸟。我打趣他:都老男人了,还是不解风情,原始文明之初,所谓的鸟图腾,其实就是性崇拜。老友闻我闲言,竟然对照出了不少资料考证。人间世,说到底并不玄乎,繁衍一直都是首要的选项,尤其是在上古,强大的繁衍能力,是抵抗灾害、侵害、病害的最有效的武器。

  几天大雨倾盆后,日照风气还清明,远朋近友又欢聚,言多依然话旧情。

  一顿吃过百道菜,也只是个吃货。能品透一道菜的味道,就算是美食家。而做出了让人大快朵颐的菜,叫做厨师。一点一点的积累,叫攒,攒到一定数量,就会有质变。一点一点的抹掉,叫损,损到一定程度,就会清零。吃和做,人生的功用区分了人的价值。

  清澈透亮的天空,让一切都有了立体感,但罩在人心中的雾气,只有自省者自己拂净。

  风吹过的岁月,永恒也会断裂。叠加与勾连未说明区别,因为无声无息不等于沉默。人是被皮囊套牢的能量场,哭泣和欢喜都是释放。找不到出路的水流聚成了湖泊,蒸发向上,渗漏向下,温度拦不住季节。瘸了一条腿的狗,在孤独的墙角默默消瘦。过了长大的年龄,这世界已看不懂。

  一张图片,你看到的是青叶,他看到的是绿风。一个世界,你看到的是得失,他看到的是光景。一条街道,你看到的是曲折,他看到的是穿越。一个季节,你看到的是生发,他看到的是凋落。看到是因为想到,想到决定了看到,看不到想不到,想不到看到也无解。

  雨歇净空映清波,奇秀莲脉灵气多,松月湖面潋滟情,水含笑纹续传说。

  静神清心摒妄念,专注修造树正传,物欲横流不乱本,一腔热忱奉美善。

  下午收工走出户外时,下意识地仰望云天,忽然又对晴,产生了新的感悟。近来各种媒介新闻上,各地连篇累牍地宣传蓝天保卫战的策略、措施和进展,现代化进程中的海滨城市日照也在努力践行新发展理念。这其实是几代人共同的怀旧心态,由此产生了汇聚力、向心力。有舍有得,取舍有谱,才让人们越来越看到了清晰度。以至于,自北向南,人们越来越不是那么欢腾了——不是那几年“拨开雾霾见蓝天”的稀罕,因为见蓝天、见远山、见净叶的次数逐渐多了起来。受得了不奢侈的日子,才能品享奢侈的净丽,这是一次艰难的取舍,五千年的记忆告诉人们,这是前所未有的新决定,需要一起认同。

  手机标配相机功能,其实一直未得到很有意义的应用。远道的客人来了,喝酒吃饭弄得很好,却未能在此前合一张影。老姊妹好不容易聚一次,儿女们也不懂趁此机会给她们多拍几张并洗印镶框作个可抚摸的念想——余年,再不褪色了。晒啊,晒啊,却没有多少珍重、珍存、珍念的厚重感。影像的记忆载体的价值,一次次摊薄。数码固然存量大、不花钱,却没有质感。

  在最光鲜的日子你却黯淡了自己,在最黯淡的时节你却走出了泞泥,你是自己的传奇,也是自己的流逝。如果风的响声不足以唤醒你的愿意,你不妨沿着星光的路引,另择一梦,破解新谜。

  一幅简净的图景中,茫茫然一片空白,居中处,隐约淡影,不经意一瞥,还以为是拜拜二字,稍微注意,似若一门,但定睛观察才明白,那是一张木质排椅。拜拜是分散之初的道别,从此再见,或从此再不见。一个两侧没有围墙的独立于空旷的门,有什么特别的解读吗?当然有,不穿门而过,其它任何去向都无关缘定。一张排椅静列一隅,它能否等来豁然明朗的时候?它们终于归回,在跨越一万年的邂逅。心目不同,一个是念,一个是见,念不休,见亦忘,人间有达成,不止于梦里梦外,总是执意不落空。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会员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蓝色枫叶文学原创中文网 ( 鲁ICP备11027416号 )   |

GMT+8, 2018-7-22 03:26 , Processed in 0.117418 second(s), 1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