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人文社区 - 蓝色枫叶文学原创中文网

 找回密码
 会员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144|回复: 0

[2018] 碎语集:序

[复制链接]
子曰 发表于 2018-6-24 12:59:1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有一种胡说八道叫选择。选择是最不可能的“可能性”,假如选择是不得不作出的行为。从出生到入死,谁是“自愿”的选择,谁是“清楚”的决定?比如“男怕入错行、女怕嫁错郎”这句暗含选择决定之意的俗话,简直令人发指——谁愿入错行?哪一行才是正行?谁愿嫁错郎?哪个郎才是如意郎?有的选没得悔,那叫选择吗?那叫赌。仔仔细细琢磨琢磨前尘来生,人一辈子所有的选择,其实都是赌,赌就是无法确定结果的选择,这种选择看似自如,实则是非此即彼的势必。

  熙熙攘攘的人类社会,大家都有想法,想法驱使做法,做法影响风气。如果人们都只惦记一己之私、放任巧取豪夺、贪图自我安逸,进而漠视他人的鲜活存在,人性之光亮、情感之温度必然渐渐磨灭。越是冷峻的科技迅速蔓延的时候,越是要以人性的初衷唤醒原来,忽然就由此想到了一个口号:创意,温暖人间。是的,假如我们扭转思维,不沉湎于创意只为捞取经济效益,而把创意之灵感用于调谐人伦,难道温暖人、关心人、体谅人不是偌大的功德吗?

  回眸遥望华族开疆立国以来,从内心深处已知史册,只认秦汉,默写隋唐,不崇宋以降。想那大秦黑氅、大汉阔袖,一统江山、守攻自如,秦汉气魄来自魂之硬朗,左文右武,文武兼备,奠基了中华汉人几千年的光荣与自信,大汉民族从此名震天下。仰望星空,愿世世代代,骨血未冷。

  年岁未到鬓挂霜,世事沧桑蚀刀枪,浑身强劲无使处,心虑情忧隐梦疆。回眸秦汉涌豪气,垂眉今朝娘娘腔,愿等风烟夕阳下,一路吼声破洪荒。

  丘陵坡下小村庄,男儿长成娶新娘,夕阳未落酒宴始,亲朋好友坐上房。大盘小碟庄户味,南腔北调聚一堂,农家庭院人声沸,梧桐树高引凤凰。

  夏至再至草木盛,白花红蕊随风动,岁岁葳蕤藏期许,年年硕果结缘梦。

  文雅而不丢骨气,明理而不怯果敢,精细而不惧血腥,宽容而不忘仇恨,曾是秦汉文臣与武将的共识。曾经何时,人们变了,不知光荣的意义,不谙牺牲的目的。懦夫用钱,奸佞使计,贪者滥权,儒士慕名,直把妥协当成了唯一。可惜。

  挥霍,可带来快感,就像木点燃火,就像气化作热,就像伤口撒上盐,就像风水转作电荷。当白天被浓霾罩成夜,当夜黑被涂成光色,躁动的灵魂片刻不宁,浅梦带不来愉悦。

  人弛车慢,诘屈聱牙,岁月葱茏,情寡意麻。外松内紧,面钢里腊,音粗弦细,纸上话匣。风雅不再,胭脂遮猾,虚荣泛滥,遍地喧哗。哀怨不听,忙慌无暇,可怜覆辙,又将重爬。

  除了无条件地相互喜欢,其它所有人伦相处都会产生伤害。只有时,人们不得不选择谅解,而每一次谅解都是对自己的调适。

  所有的事物都不是真的,除了这句判断。这句判断只是一个层面,在物质所能支持的范围。超出想象力的,不是不可知,而是知难道。就像时间的起始和宇宙的尽头,人类至今连方向感都没找到。

  踏上长路,一开始你除了青春,可能一无所有。而你无须急着紧攥,也不必强迫积攒,经年后你会明白什么是负担。你可以跑,可以跳,可以翻着跟头追赶你的冲动,但你不要在心上刻写,无论喜悦还是伤感。褪去人世间所有的附着,走出命运布下的场景,你会觉悟:温度是你唯一的行李。所以在未冷却以前,把握住自己的势,一直保持独立,往前走,不犹豫,也绝不怀疑自己。

  在中国,平民百姓消费的两大陷阱,大家都跳进去了。一个是买房,小的换大的,远的换近的,旧的换新的,以为这是长久、安稳,为此搭进去了固守的岁月,耗费了大量的情智,却留不住不停流逝的年轮。另一个是买车,从无到有,从小到大,从低到高,以为那很方便、很体面、很快感,结果是停多用少,停也花钱动也花钱,罚款、保险、加油、租位、保养——谁伺候谁,说不清楚也算不清楚,其实不过是混成了一个司机。以后房子要缴税了,车子早晚也要缴税——而此前鼓励买车的利好已经取消。人一命到底值多少钱,用房子估价吗?用车子衡量吗?人一生赚多少钱?以房子攒吗?以车子花吗?大国经济、密集社会,却不发展无缝隙便利公交,不提供稳定可靠的租住社区,任群众成房奴,任街道添拥堵,还叫嚷什么共享?当一个族群把心思都放在了房子(住)、车子(行)上,还要兼顾吃穿,那还有玩(兴趣)、探(研究)、求(创新)的好奇和动力?

  人类的一切辨认都决定于意识,而人类又无法控制和修改意识。有人企图用哲学、宗教和科学等思路和方法,去剖析意识的缘起、存续、储藏与生灭,但一直都是徒劳,因为人们用意识解释意识,就像用水洗水一样。我们的一切思辨都是意识的作用和结果,包括哲学、宗教和科学,包括情感、想象和欲望。有人说意识就是梦想、灵魂与闪念,这虽然不是南辕北辙,可仍在已识的圈套中。找到意识何来何去何生何灭何形何状,人就会跳出肉体的载荷与拘囿,跳出游戏操控者的布局,实现真正的觉醒。然而,那恐怕很难,即使抵达个体人意识能与人类整体意识互通共享的境界,也需要漫长的时间厘清很多大数据。但保持希望总比绝望与颓废好一些。

  了解一个人很难,但计算机算法正在突破这个隐性的壁垒。当一个人在不知不觉中被网络大数据“投其所好”,连思想的隐私都无处藏匿,除非在“联网”时代,什么都不做,没有任何选择和动作。这不止是可怕,还可能是绝望——自然的囹圄还没挣脱,人造的牢笼又成拘囿。

  一个人想要时,总能找出很多理由说服自己做出选择,可放弃时,却总是否定所有的理由,感到十分困难。其实很多得到就是搁置,就像不存在一样——当年,有人送我一个很不错的把玩件,虽不好此,但未推拒,收了就放置抽屉,如果不是搬迁收拾东西,它如同不存在。生活中,必须大于必要,必要大于需要,需要大于有用,有用大于有,有大于没有,没有大于无,这是世俗推理,基本没毛病,但其关键是确认时的参照系,什么是必须、必要……否则,一切又是糊涂账。做一个自如的人,最好的状态就是事少。

  从创意到创造只隔了实施这个环节,却让世上太多有价值的想法化为烟云。从创造到效益只缺了运营这个平台,却让不少有价值的事物成了藏品。中国不缺战术家,缺的是战略家、实干家和锲而不舍的追随。机会主义与投机分子得势的年代,无法避免泡沫经济的泛滥。沿着高速路两侧远眺,我看到麦收后的田地已被新绿覆盖——总是勤奋的父老乡亲,笃信厚土之地力,笃信“人不荒地、地不误人”的天理。当成捆成捆的纸币、成摞成摞的卡片买不到一捧花生米的时候,或许人们才会觉悟——炒概念炒不熟空空的粮囤子。人类创意如果没有实物的陪随,只能像湮灭于洪荒之初的那一堆自相矛盾的神话,听一听,足矣。

  朋友之间,吃喝是最不重要的,有心情交互、话题相投、辨识相换,才是和鸣与共振的约见。只有那些无话可说、无事相通的人,才一个劲儿吃啊喝啊。对利益交换者而言,吃喝更不重要,那只是凑个场景,就像中药的“药引子”。青年人图口舌之快的吃喝,则是纯粹的感官享受——可他们终究会从吃喝中,体验出别的滋味来,那种觉味要比吃喝更具意义。

  看到他们发的一段文字中,有这么一句话:不赌天意,不猜人心。这一定是“过来人”的忠言。人的生命历程中,凡是赌天意、靠运气者,大多数是一败涂地的结局,因为他们不是靠周密谋划、勤奋努力,而是指望侥幸。人心是这个世界最精密、最复杂的存在,几乎很难猜出“型号”,也难以辨认“意念轨迹”,才有了“智者千虑必有一失、愚者千虑必有一得”的感慨。顺遂自愿,秉持自觉,付出不悔,坦然面对一切必来和未来,才是完整人生的全部至臻与残缺。讲好自己的故事,要比追看别人的精彩,更有意义。

  花几个亿造一个用不太久的播放器,诌一个远方的童话故事播了一遍又一遍,难道还比一部科幻大片更有味道?恐怕只能是仁者不言智者不语吧。花区区几百万元原创的,让观者震撼、见者感叹的,具有现场真实体验的、饱含人情味的、很接地气的、很有效益前景的大型旅游演出,却没有人舍得建造剧场、培育市场、支持运营,终于沉寂于智者的叹息、仁者的忧愤。而这就是一个地区旅游经济一直毫无建树、乏善可陈、不见产出的过去和现在——在全国各地造景、造故事、造概念的当下,都想玩个大的,却都玩不出收益,只想问问那些敢花钱、肯花钱、花大钱的人,那一颗颗大石子砸出去,什么时间能听见一声回响呢?

  地大物博蕴天机,人杰地灵智者师,锅碗瓢盆竹木筷,醉翁之意不在吃。

  文言难尽世俗苦,华章不解人心堵,诗酒道茶穿肠过,醒来依旧畏风雨。

  我愿为你死一次。这句话是她对他曾经说过的,他其实没有往心里去。后来他们疏远了,因为他喜欢放达自如的生活状态,而她却太中规中矩。他下属分公司的一位经理,因屡次被投诉性骚扰女部下被他开除。感到无地自容的经理在他下班的路上拦住了他的车,上车绑架了他。早已是知名律师的她,在广播快讯上得知了他被报复性绑架的事,立刻调转车头直奔现场。面对穷凶极恶的绝望者,周边围堵的人都束手无策,而她停下自己的车径直走向了他的车,开车门进车内后她对绑架者说,我是律师,放了他我可以免费帮你打官司,如果你还念及自己的父母、妻儿。她的面色冷静且温和,言语简捷明快,却不容置疑。绑架者放下了手中的利刃……经年后,他患了尿毒症,她恰好匹配,悄然捐了一只给他,而从此再无牵扯。出院后他才得知这次又是她救了他。此生,她为他死过两次,只因前世的相欠。来世,他又如何报还?滚滚长江东逝水,万里红尘不过是一个故事梗概,懂得哪儿惹哪儿了的人,才有真正绝尘而去的那一天。

  防堵别人之口其实是不敢面对自己,对别人的评价过度注意和解读其实是怕自剖之痛。自信不是装出来的,而是把痛苦当口香糖,每天都习惯性地嚼一嚼。

  越来越多自己哄着自己玩,哄自玩的很欢喜的人。他们很像古代笑话中的一种人,以为这世界已经到了他们想象的样子。那个古代笑话大意如此:寒冬时节,一船夫划船摆渡,一会儿觉得浑身发热,就脱去了棉外套,也给坐在船头玩耍的小儿脱去了外套。划着划着,船夫觉得浑身冒汗,于是又脱去了棉衣,也怕儿子太热,随即又给孩子脱去了棉衣。越划越热的船夫最后脱的只剩了汗衫,他的儿子亦然如此。结果船到对岸时,船夫的儿子已冻死了。笑话读罢晒然耳,而现实中那些低智贪玩却掌舵的人,却真的会误了大事。

  姥姥外婆闹歧离,南腔北调各质疑,可怜孩童无主张,瞪眼攥拳看稀奇。自古官话汇俚语,泛众惯行成言词,人间嬗变随俗话,弄巧成拙遭嗤鼻。

  玩小把戏的赚小便宜,搞大创作的吃大亏。不知经年累月后回眸,是不是真如先人的箴言所寓,吃亏终是福。

  青年人回忆童年,中年人怀念童年,老年人回归童年。童年不尽是美好,也有抹不去的阴影。人们总是选择性记忆,并把偏执活成了一世。人间世代,无关珍惜,只有单纯到并不无辜的日子。

  一个地方是否有历史感,可以看它那儿,是否有老宅、老树……一茬茬的人影走过红尘,那老宅还在,那老树还在,守望岁月的一直不是急切的人伦,而是寂然不挪的等候。

  牛哄哄的足球世界杯,给了俄罗斯一个难得的转圜机会,也许普京大帝由此否极泰来,在他晚年岁月中,为自己和自己的国度添一道靓彩。风水轮流转,苍天饶过谁。当国家渐渐沦为经济体的时候,人间再无神圣与崇高,世界上只有商人的利来利往。

  那一群不穿长衫的人,从不带面具,一直裸露着表情,该说不该说的都说了,该写不该写的都写了,他们不是为了迎合,也不是为了贬蔑,只是想以很坦白的俗话,为细微处的历史真实作序。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会员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蓝色枫叶文学原创中文网 ( 鲁ICP备11027416号 )   |

GMT+8, 2018-9-24 06:11 , Processed in 0.117880 second(s), 1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