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人文社区 - 蓝色枫叶文学原创中文网

 找回密码
 会员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119|回复: 0

[2018] 碎语集:上青天

[复制链接]
子曰 发表于 2018-6-21 22:47:2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大自然只赋予了人类生存的基本场景,并给了这些场景一些基本的相生相克的自适应机能。比如风起云涌、尘埃落定。人们也许已经发现,一般尘土飞扬的天气,能很快澄澈下来,但人造化合雾霭却很难消弥,此类问题只能靠人类自己想办法解决。这就是自然的局限性,它也有极限,不是万能的。对此现象的深度认识,能帮助人类消除侥幸心理,不再期望大自然的自我消化能力,进而促使智者们另寻出路,尽早实现自我拯救。

  父根母本衍人伦,严峻慈祥塑情魂,山高水长共岁月,天宽地阔真男人。

  你以为属于你的那一切,其实终将都不是你的。以至于到后来你发现,连你自己都不是自己的。拿掉记忆和意识,一滴露水和一粒石子,都是,都不是。

  听大爷说,那片竹园曾是王地主家的,得有一百多年了。他小时候,那片竹园一眼望不到头,入伏时节,那是村里孩子的乐园。如今竹园面积逐渐缩小,王地主的后代亦是人烟稀薄,乡土气息中,早已没了过往的敬畏和信奉。一阵风吹来,竹竿摇曳,似乎也忘了早年间地主的孩子们,那抑扬顿挫的朗朗读书声。

  野生百合犹含羞,时近夏至仍低头,村北住家怜香玉,松土施肥待花友。

  时令果蔬蔓田园,田园风光唤童年,童年也曾锄荒草,荒草一把晒从前。

  天堂,地狱,其实就是人的想象力的镜像。人间有的,天堂里就有,地狱也有,运作模式都恰如相似。如果真有天堂和地狱,一定不是人间想象的样子。

  人世间根本的矛盾,是分配不合理、不科学、不公平的问题,其中不科学是第一位的,公正只是最次要的、带有装饰性的、用来凑数的排比句的伪概念。

  既想享受快感,又不想承担由此带来的后果,还不愿为争取快感付出努力,这样的人最大的本事,也许就是躲在梦里意淫吧?

  淡于名的人有之,泊于利的人有之,淡泊名利的人决不存在。不贪于食、不泥于色的人确实有,他们只是克制,或心不在于此。人间烟火,难免尘埃,凡是想把理想化为现实的人,都是痴。

  一遇到事,就只会茫然无措诘问“那怎么办”的人,如果不是心智缺损,那一定是个百无一用的人。不管此类人群身处哪个阶级,都应拒其近或避其远。

  看电视、看电影、看广告,男星全都是“女娃脸”,几乎没有硬汉形象,就连中年男人们也都是中性气质居多……也许这个国度从后来至今朝,已不再崇尚英武刚硬,而趋于阴柔、诡晦、谋术,忌讳硬碰硬,这不由使人对“明人不说暗话”这句话产生了怀疑。硬汉不等于莽撞、粗鲁、野蛮、冲动,硬汉应该是强健、担当、坚韧、承载和勇气的组合体。文弱民族,即使再富裕,也经不起风吹草动。当年富庶的齐国、宋朝,就是一种历史行为艺术。

  凡是必须用钱解决的事,就归属于市场模式,不管合法的市场行为还是不合法的利益交换。免费的不用钱做介质的才是天道自然。当你言之凿凿大谈特谈时,一定要弄清楚你倡导的事需要不需要钱的支撑,否则你会自食其言、深陷懊恼。这世上许多尴尬的理论、机制和样态,之所以摆脱不了矛盾的境地,就是因为你把占绝大多数的世俗百姓,当成了不食人间烟火、没有七情六欲、宁为玉碎不为瓦全的凤毛麟角。一个“庞氏骗局”的成立,需要更多的“庞氏骗局”掩护,当庞大的骗局交织成系统化的繁杂体系,即使漏洞百出也只能将错就错。钱是万恶之源,钱却废止不了,淫是万恶之源,性却代代不倦,物欲横流和心念不息,让所有的独树一帜都显得孤独、迷惘和羸弱。红尘百丈,都有带着烙印的灵魂,虽有褒贬却本质雷同的词汇无法篡改天生注定的人性。有时候真的无法确定,这一方所谓的智慧世界,是在进化还是在退化,远古传说中的“众神之死”,是不是一个周而复始的范例。假如天性无法阉割,那么人世间一切套路都应是存在即合理,绝对少数与绝对多数,都不代表真理——人的世界,以及人崇拜的神的境界,从来没有不变的意义,也没有永恒和暂时。两千三百多年前的屈子投江了,他用肉体的自我毁灭证明了他精神的浅薄与幼稚,在他的算式和概念中,他相信了其实并不存在的意义及价值。虚无主义阐述的最大课题就是怀疑,而怀疑才是突破源程序拘囿的唯一路径,奇迹的诞生往往从怀疑开启……

  很奇怪,一些被公认的人的优秀、卓越、善良和多情的基因传承机制,往往会出问题,直至断裂或灭失。也许其诡异之处,可用一个中国词汇归纳,就是空前绝后。有时敏锐智者不得不怀疑,越是好基因越是传不下去。天意造化之门,何时开何时关,不由人选。

  终于他没明白,各人终究是独立的个体,无论结伴而行还是志趋同向,毕竟不是雌雄同体、点阵联机。智慧的最高级阶段,不是协调一致,而是散碎归无。这就是屈原的永无回答的天问。

  思考问题,不是端详自己。辨识道理,不是唯我伫立。人间世,一扯到自己,就没了如来,一沾了私念,就没了美感。去掉我,保留我们,去掉你,扩为你们,让个别归于个别,叫特殊归于特殊,众生才能察觉普遍,人伦方可顾及一般。如果每个人都执拗于自己的个别性、固化于自己的特殊性,世界将以加速度滑向裂变的“烧杯”。其实,慢才是生命远离危险的最终觉醒,包括先从慢怠和出离自己开始。

  理解这个词,似乎很好理解。但那么多自认为“有脑子”的人,其实并不真的理解“理解”这个词的深邃含义。理解是人与人、人与事、人与万物、人与时空、人与一切不可见不可知,达成触及的最基础最元初的起点。源于理解,才有了“懂”的光,才有了分辨我和世界的开始。后来发生的一切,如共识、认同、配合、追随、支持、探索、崇拜、决断、敌对、矛盾、质疑……都是基于理解。理解有歧路,当然还有错误,那些以已理解为参照标准的不理解、甚至误解,也是理解的一种样态,因为谬误是帮助理解的必要存在,也从中看到,这世上最难的不是不明白,而是承认理解有时恰恰是深陷了不理解。

  所谓人际变通,其本质就是善于、敢于、勇于否定自己,甚至是完全彻底的否定。妥协在变通的过程中,不是无原则,而是以更大的原则取代略小的原则。如果个体的我和群体的我无法达成和谐,变通的个体只有两个选择——要么坚持自己享受孤独,要么放弃自己感受世俗。一切功利、得失和利弊,都不是变通的目的,变通的目的是为了延续。

  人生中有许多悖论,像左手矛右手盾,如果你扔了它们,你会一无所有。比如说喜欢——人们想得到喜欢的东西,往往必须先做一些不喜欢的事,才能得逞。越是喜欢的,越是要先经过不喜欢的。人一生,大多数时间陷入了不喜欢的状态,喜欢的状态总是短暂而易逝。旁观一种状态:修行者,几乎穷尽一世的寂寞,只为了那个欢喜的缘果,但不知那个欢喜的得到,是不是只因没了烦恼。

  假设,所谓的极乐世界,没有烦恼,没有忧愁,没有悲喜,没有欲念,不吃不睡,不生不死,不男不女,不老不少,无尊无卑,无情无义,无真无假,无滋无味,完全没有人间的一切景象,彻底没有人——人去不了那里,也没有单个或群体,得圆满者就像一个石头,或一摞石头,或一堆石头,不知不觉,不动不静,似有还无,似无还有。那样的去向,是不是就算空了?

  某人,享尽了世间荣华富贵,甚是无聊,决定去隐居。于是他只带着一位贴己红颜,离家出走了,来到了茫茫时空的一个孤岛,开始了恣意寂寞、无限孤独的时光。一万年过去了,他和女伴几乎无事可做,很是闲得慌,渐渐的相互之间也无话可说,一百年间都懒得看对方一眼。于是女伴就拿出了自己的小宝箱,虽然曾发誓不再打开,可她终究抵御不了漫无边际的无聊——过了不久,他们有了宠物,有了对话者,有了好玩的玩具,有了无线网络,有了原来熟悉的一切,地球故事由此开始,又是喧嚣,又是繁华,又是某人离家出走前的模样。后来的后来,出了几位模仿某人的人,他们的名字因为经常被世俗念叨,倒是至今还被记得,如李耳和悉达多·乔达摩——他们是不是一伙的已无处考证,但后来他们还是没能出离的太彻底,又改头换面回到了人世间,不过是换了一种活法罢了。

  遇见并非寻常事,碰巧绝非偶然间,大千世界早注定,纵然分身躲不开。

  当下,娱乐至死、自私到底、麻木不仁的几代人,如果再不睁开眼睛、拍拍前额,走出房子、车子、票子、名字的困惑,继续痴迷于位子、裙子、骗子的圈套,他们的孩子面临的将是绳子、棍子、枪子……时间不多了,再不醒来,就只有步步退缩,毕竟小伎俩对付不了组合拳。

  文化的力量,来自于政权为筋骨、经济为血肉、武力当臂膀、信仰作驱动。当文化成了民族的晴雨表,喜怒于形表与力道,方可拒迎自如至千年、摄取他人愿望于万里。也就是说,文化之魂撑起了族国之魄,失了魂、落了魄,刀枪无用,财富难守,精神颓靡,前路不通。那么文化如何产生力量?来自引领,源起感召。一呼如虹,百应潮涌,似精卫填海,若夸父追日,都是文化的高音,都是文化的和弦。文化与人伦如果不能达成共识,人们就会蔑视粪土的价值,而只执着于纸醉金迷的价格。那么文化在哪里?在挖掘、在废墟、在器物、在纸张、在谣传、在新编、在炒作、在庙观、在印鉴、在建筑吗?不,那不是文化,那只是文化的化生物,也就是曾经的文化造成的结果,文化的唯一载体是活生生的人,是人的意识、观念、信奉、愿望和追随——文化不是名词,文化一直都是动词——它始终在意动着的,要么进、要么退,既闪展腾挪、能屈能伸,又坚定迈进、不断演进。文化之未来,只有跳出固化僵硬的束缚,努力追求崭新的气息,形成有活力、有底气、有冲动、有意志、有温度、有智慧、有拳脚的新系统,才会开启明亮的方向。让死去的彻底死去,萌生才能开枝散叶……

  违约潮涌,实体店普亏,大资本不计后果的投入,普通人借钱消费,同质化野蛮生长,公进民退,老龄趋势加速,人生竞争压力幼龄化,体制内人事频换,管理机制一直是千条线一根针,阶层形成,两极分化,自动化智能化抢普通人饭碗,所谓共享经济挤压小微企业,罚款利益链纠缠不休,国际贸易战,改的人心惶惶,拆的兵荒马乱。哎呀,这么多事,还真是烦人,那个谁,先给泡上一壶浓茶,压压惊。

  今晚散步路上,遇见了一只漂亮的小刺猬,喊牠停了停,给牠拍照后任牠悠悠而去。很有意思的是,我第一眼就把牠看成“女子”,因为牠的形态挺秀气。巧了,回家打开电视,央视纪录频道播出的片子恰是《刺猬宾馆》。从纪录片上看到,一旦刺猬被剃光了刺,或因基因突变不长刺,它们的样子几乎集合了老鼠、黑熊的脸和瘦猪的鼻子,只是它们额头的皱纹太多,以至于遇到险情时能立即把脸盖上,它们还比其它相似动物多了一圈裙护,有点像乌龟。世间生物的本态形象,其实很多雷同,仔细观察会发现,诸多生命体,就像一个“实验室”鼓捣出来的。在那只小刺猬渐行渐远的时候,我对牠说:把你发网上去了昂,成了网红别忘了说句感谢哟,哪怕下次再遇到,吱一声……

  有句话说的轻松自在,却耐味:为了安全而不与大海在一起,船就失去了存在的意义。生活中,许多“船”早已失去了存在的意义,包括一些跑船的人。但是,我们仍然看到一些新船被造了出来、摆了出来,放在“安全”的地方供人想象——想象中的大海温存、宁静、风光旖旎。暴风雨肆虐的时候,船躲在展厅里,成了一架木乃伊。

  有个科学机构研究认为:没吃饱只有一个烦恼,吃饱了就有无数个烦恼。他们只是从身体机能方面以此标题作了系统归纳。若以更广义的视野看去,这句富有哲学意蕴的话,也戳中了人类社会的要点——各个历史阶段,一旦解决了温饱,诸多社会问题随即纷至沓来,仿佛过错都源起于温饱,而事实上亦然如此。可恨的是,为了解决一个问题,必然会弄出更多问题,在问题越来越多的时候,快刀就出现了——乱麻被斩断的那个瞬间,人们才讶然发现,千丝万缕的人伦纠缠竟是如此脆弱不堪,且根本不值得悯怜。

  承认并安然于衰老,是对青春的尊重与呵护。同理,让出道路让无畏者大步前行,是对勇于探索者的敬意。人世间一切企图,都应让度于尝试,包括对理性的克制和对感性的鼓励。

  如果人们对一朵花的凋谢不觉诧异,那就不必一直回避死亡的话题。假如人们敢于面对完成,就能深刻理解死亡才是最终极的意义。

  别费神去跟一块青苔讲解深扎根的益处,有一种生命形式,终其一生都是浮于表面。

  我很羡慕那些很容易沾沾自喜的人,他们比一般人更快乐,而且他们的愉悦是发自内心的自愿自觉。为什么非要逼着他们像哲学家那样活着呢?人家只是过客,历史也由不得他们改写。

  将来未来,过去已去,不是脚步犹豫,而是心坎难逾。影子越清晰的日子,越是纵容贪图,世间尘埃退却,不见潮伏石出。纵然是万般纠缠,亦是迷路。

  夏季陪着葳蕤的绿色,渗透到了边边角角,仿佛早已开始,似乎不会结束……影影绰绰的光景里,靓色与浓荫,带着味道伸展延进着,在可见和未见的日子,淹没了想你的世纪。

  有不少身居高位的决策者,在规划和调动大项目时,就是凭感觉来,他们就认为能行,也不知哪来的自信。虽然其中也有召集所谓的谋士团论证的,却不过是走程序、壮壮胆。人间凡事,无论大账小账,总得算的出来账才行,算不出账来,就是胡来。可放眼当今,大多是一笔糊涂账,三五年之后,管它洪水滔天。这么玩,倒是可以玩几年,以后呢?

  手欠,在某主题下回了一个评论:如果没有后苏联,前苏联一词就用的牵强。有人回复:那要不叫原苏联?回之:没现苏联,原苏联岂不尴尬?回我:也是。再应:苏联是个特定时期的特定名词,就叫苏联谁也不会误解,实在不行,可以表述为“苏联时期”。由这个小插曲,想到了另一个常见描写:原某某局原局长,某某局原局长,这也令人费解,哪个才是恰切的呢?窃以为,假如单位名称没变化,两个写法都可以,但若是单位名称有了变化,前者更准确。但任何事情难免有例外,随变而变是最严谨的态度,即使约定俗成中不乏讹错,好在不妨碍众人共识。

  衙门逼还债,网贷逼欠钱,银行逼按揭,医院逼药费,城市逼拆迁,上级逼进度,学生逼补课,层层逼改革,处处逼脱贫,个个逼招商,事事逼创新,天天逼提速,人人逼自己,一个逼时代。

  这世界在涂鸦,你抹花了我的脸,我画满了你的背,然后捡起迷茫,走向了诅咒的行程。我们不知谁是始作俑者,只是心窝依旧温热,隔着一场雾,还是能听到岁月的唏嘘。混淆了一切后,命运端出了一杯酒,饮了它会醉,不饮它会愁。看着一群平庸的人鼓励着怨毒的追随,我们躲不开拖着影子的鬼。所以不必惧怕阴霾和阳光的反衬,从此藏了魂。

  文字读够了,就开始看图,图景看够了,就专注影像,影像瞧烦了,就沉湎虚拟。等虚拟也厌倦了,就可以尝试歇斯底里。从加速到焦虑,他们只用几十年,从焦虑到冷酷,估计不会太久。这次不再是历史的重复,而是结束历史。透支的日子,终于戛然而止。

  大人看主流,小人重细节。赤脚的君子,穿鞋的小人,都站到了聚光区。演出持续了几千年,心思从没变。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会员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蓝色枫叶文学原创中文网 ( 鲁ICP备11027416号 )   |

GMT+8, 2018-11-18 20:28 , Processed in 0.122793 second(s), 1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