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人文社区 - 蓝色枫叶文学原创中文网

 找回密码
 会员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63|回复: 0

[2018] 碎语集:玉碎瓦未全

[复制链接]
子曰 发表于 2018-6-3 12:48:0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有人看不惯老妖精,就像有人看不惯小妖精。只要有老妖怪,就不能没有老妖精。唐僧肉虽然不多,腊八粥、糖醋蒜定然还是不缺的。人世间最难堤防的是挠到痒处,红尘处处都有含羞草,无非皮薄或皮厚。坦白之所以敌不过含蓄,是因为含蓄比坦白多了一层光晕。

  又是夜深人未静,海波轻曳月半明,曲终幕闭余味在,世俗深处藏浓情。

  小院晨曦早,雄鸡报晓,盛夏叶翠,百花齐妖娆。世间本无事,勿自扰。推门出户,勤持家,俭用少,一生自在,不作徒劳。

  尘世争夺,得喜失恼,不知终究是多少。别说身不由己,只缘陷泥淖,功名不舍,财色未了,昼夜难免有搅扰。而老友随心,清欢自找,独辟一隅,盖棚结草,雨来听雨,晴日看鸟,却原来,斯是逍遥。

  都想赢在起跑线上,于是不少孩子的童年像马戏团里的猴子,威吓利诱是最初的记忆。只可惜,太多太多的人,却是“赢在了起跑线,输在了人世间。”大势所趋中,个人的努力毫无意义,与无谓的执着相比,不拘泥反而活的更轻盈恣意。

  心有一叶舟,幻海无尽头,唯有燕鸥随,相伴天际流。时空独行客,晨茶对暮酒,半醉半醒间,悠悠复悠悠。

  世人多是做马牛,奔波负重无尽头,偶得一刻清闲时,不知余晖为谁留。

  让忙的人闲一点,叫闲的人忙起来,这世界就消停了。可现实却是,忙的人更忙,闲的人更闲。

  生死独来往,邂逅影两行,经年累月后,孑然去苍茫。

  如果没有批判,赞美毫无意义。如果没有失败,成功不具价值。争论未必就能找到真理,却能为寻找真理产生启迪。

  少数人追求真理,多数人拥护公理,朋友间相信情理,科学家探索原理……而沉默却从不缺席的,一直是天理。

  僻壤远乡岁月长,绯红翠绿掩矮房,古稀老友慢把盏,倥偬年轮过山岗。

  一个圈外人,我始终站在观众的人群里,听啊,听啊,我听见了乡村俚语的夸赞,也听到了土里土气的抱怨——哭了一晚上。戏曲人,在春寒料峭,在酷热三伏,在数九寒天,在穷乡僻壤,在辉煌舞台……他们的辛苦,他们的疲惫,他们的情愿,他们的撇家舍亲,他们的饥肠辘辘,他们的甘之若饴,他们的执着信仰……几百年来,一代代的人,听着他们的戏懂得了是非曲直,哪怕是不识字的大娘都看懂了谁才古道热肠,一辈辈的人,看着他们的戏知道了啥是伤天啥是害理。是的,有了电影,有了电视,有了视频,有了流媒体,有了直播,有了泛滥的表达形式,有人就菲薄了古老的教义——戏曲,是的,是戏曲,那种以最卑微的穷苦人家的倾诉形式,盼着公平,盼着孝顺,盼着爱护,盼着扶助,盼着人与人相互的谅解和承继。急功近利的社会,人们沉不住气,也忘了根脉,忘了内心最本质的质地,拥挤的欲望之路,跟着跟着,跟着被物化的冲刷,忘了秦皇汉武,忘了唐诗宋词,忘了炎黄、华夏和东夷,忘了那些照亮时空星辰的勇气, 只为了短暂的现实。那一刻,我站在日照会展中心的旗杆下,现代吕剧《山东汉子》刚散戏,看着壮年儿子扶着老娘下台阶,听着外国留学生追问同伴“大哥走了是啥意思?”一千个观众,有一千个哈姆雷特。一个人一个看法不要紧,只要普通人为之动容。跟看戏的老同学道别时,我笑他,原来你也有落泪的时候哟。他驾车远去的刹那,我忽然想起了老父亲当年的教诲:坚持一真到底,哪怕别人不信,也不准怀疑自己。

  性情中人,原本说的是自性自情,而不是与身外的互动,或对待世界的情态。不受际遇和人伦干扰的本性,才是心灵的原点。

  人活着应该有点爱好,这样活的才有情趣。比如洒家我,就喜欢赏花,但不喜欢养花。比如一哥们,就喜欢旅游,越偏僻的地方越好,但绝对不喜欢常住。比如一大姐,就喜欢吃“干巴肉”(红薯干),但就是瞧不起种地瓜的人。爱好有时也是一种任性,还比如一兄弟,一拍胸脯他说,我就没有爱好,你能拿我怎么着?逞能,也是一种爱好,这兄弟自己没注意到这点。

  到底做减法好还是做加法好,莫衷一是,分歧在没有前提设定。即使专指一事,也有个必要的界定。比如生命长度,有人认为自然规律做的就是减法,开始就是倒计时,也有观点认为生命长度是累加而成。对于人生,宿命是定数,得失是常数,而社会是个公约数。就一个具体的人一生的作为,贪图是加法,而为满足贪图却是减法,二者相加是徒劳,二者相减是觉悟。其实人类社会人文领域,一加就是一减,一减就是一加,有人看到了加,有人觉察了减,前者盲目乐观,后者郁郁寡欢。这世界自有算计,一个人的自在源于必要的忽视。

  坐在城市的楼宇里谈乡村振兴,农民听不懂,田野听不懂,山林听不懂,河流听不懂,庄稼听不懂,鸡犬听不懂……乡村振兴的主体是热爱土地、扎根田园的人。所谓振兴,振的是精神,兴的是人气,土地里虽然刨不出金子,却能种出勃勃生机——广袤无垠的乡野,一直蕴育着无限可能,只要那里有希望、有爱情、有健康、有团聚、有惬意,有不比城市差的精致与便利。未来可以期待——风清月明的夜,隽秀村落静宁的居室里,有孩子们的寐酣梦甜……

  有一个精致的城市叫日照,它的未来靠巧妙。巧是智慧、思想和谋略,妙是以巧取胜的可见成就。北京有北京的臃肿,上海有上海的铺张,广州有广州的尴尬,深圳有深圳的脆弱,日照不比它们,日照应有自己的气质、仪态和范式,既不要大家闺绣一掷千金的傲慢,也不沾良家妇女的铿锵寒酸,只把小家碧玉的从容、温润与娴雅修炼到极致,一定不缺诗意的人文、丰满的田野、别致的商机和明亮的光景。邯郸学步的故事已讲了千百年,而今它仍有深邃的教义。顶尖技术是买不来的,他人的成功是学不来的。人的自信来源于做自己,一个城市独有的风采也修造于自己。从小县城走到沿海开放城市,蹦也蹦过,跳也跳过,跑也跑过,而最持久最可靠的脚印还是一步一步踏踏实实地走,步履稳健地走向阳光灿烂的日子。罗马不是一天建成的,秦朝也不是一夜之间统一天下的,创造奇迹需要一砖一瓦的砌基,实现梦想应该锲而不舍巧干加实干。投机虽能风光一时,却不能福泽长久。唯巧之心思、妙之力道,才是立于不败之地的创意和玄机。

  当城市不堪负重,当科技突破瓶颈,乡村才是归回的必由之路。国家提出乡村振兴,一定是指现代化乡村的振兴,是现代科技、现代教育、现代物流、现代时尚和现代生活方式直达无歧的境界。有传言说,发达国家中穷人住城市、富人住乡村,种地的农民最有钱。话虽然有失偏颇,却也并非空穴来风。围绕农林牧渔的专业化分工与产业链拓展,既是大文章也是小细节,中外现实和历史经验告诉人们,旧模式的粗放之路走不通了。人口大国,乡村崛起、欣欣向荣的那一天,才是古老中华真正全面强盛的绝对自信。

  浮生谁得闲余年,摇扇观云听鸣蝉,孙儿藤席又甜睡,粉嘴挂涎微攥拳。远方老友传佳音,乡居水畔通航船,秋日若有出行意,共话桑麻月半弦。

  闲看云薄似知秋,疏枝遥指昨日愁,自然未必真自然,冷暖昼夜循因由。

  碎片化心思,酿就碎片化意识,从线到点,从相对整体化零为散,个体的意义正在消失。非专指的岁月,滥觞是为下一次汇流,放大了微元素,稀释了因果,截断了过程。分合之间,人世间总是似懂非懂,而过程从来都是短暂生命前后不见的常态。

  田园在心也在旁,劳动活络人爽朗,笑看夏季叶茂盛,自己动手足衣粮。

  意识界,有多少离去就有多少归来,只不过是,离去的也是“归来”,归来的即是“离去”,但不是种子到种子的转化。自在形态的意识与无意识的形态,必有个临界点。

  术,心机也。术与天道苍生相合,则机律顺畅通达,术与常理大势相悖,则乱象丛生。一个人的存在亦然如此,术旁无私则不怵,术下藏心怷不稳。有谶语说,玩人一世,自伤三辈。有的事,个体认知看不透,所以有必要留三分仁厚。

  绮丽之美,是光影给人的幻觉。品咂之味,是化合给人的幻觉。肌肤之快,是经络给人的幻觉。人的存在,是意识给实物的幻觉。当意识依附于物体,当物体受制于意识,宇宙就成了类似“一篇文章”的东西,读出来有声,看上去有字,描述的还是物象和形象,却终究无题。

  碎,是蓬松的整体。块,是凝聚的僵持。相对于所谓的大自然,都在大概率套小规律、大规制套小自由之中,之外的之外,亦有章法,如出一辙。三点水和舌头,组了一个奇怪的字,却藏了不说穿的症结。

  假若你没有翅膀,就做一棵树,按四季的规矩枯荣兴衰活自在。虽然你飞不了、走不了,却可以活得更久。

  岁月的枝杈上,每一眼张望,都是过往。憧憬像个骗局,失去才懂心宿。所以翅膀很犹豫,因为被空白塞满了的期待中,一念起,就是无垠的陌路。

  有一种自欺欺人,是未完成的庆幸。比如,幸亏还有个孩子。比如,幸好我没出国。比如,谢天谢地没嫁给他。这些话语的潜台词中,其实是释放自我的无奈——用未发生的替换已发生的,也只好,唯只如此。

  其实你没有能力走出那一步,你却被虚荣心推向了歧途。当你无法承受涌来的一切时,你只有把打碎当成宿命的轨迹。人世间,太多反思毫无意义,因为一个人的反思,阻止不了更多人前赴后继。

  贪玩是孩子的天性,当下城市人说不让孩子玩手机,那你们让他们玩啥?走出门户,除了拥堵车流连,除了动辄就是烧钱的场所,除了没完没了的补习班,吃了低头刷屏的父母,除了修剪整齐的绿植,除了禁止就是不准,连大人们都没得玩、没话说、没去处,况孩子们了。当处境没了自在,当恣意成了泡影,投入掌中幻境,也是没得选的选择。那些站着不腰疼的人,别只说问题,请给出解决办法,从根本上。

  所谓“大自然”,如四季,如昼夜,如冷暖,如枯荣,如生死,都是沿循着“规律”变易、变化、变通的。连高深莫测的“道”,也只是窥见了大而无边的机理之一斑。

  直线,曲线,都是命运的抛物线。上行,下行,都是岁月的新旅程。假如大数据能覆盖一个人的一生,把所有时点全部画出轨迹,会不会具象成一种似曾相识的人脸表情?

  黑白之间,所有的形、色,都被“看”成了各有辨认和记忆的印象,进而让意识描摹成带有“感情”色彩的图解。于是这世界显得很生动,甚至都具有了人格化意义。所以当光洁白皙的肌肤让人觉得有美感,不必非要以所谓的放大手段,将一平方毫米的皮肤,辨析成凹凸不平的细胞粒……

  时间是一把椅子,它以坐的姿势,攫取了生命的静态。有意识的怔呆中,无意识的波长可抵达记忆的空挡。

  临近盛夏,蓝莓簇拥枝头。这种吃起来很省力的蓝色浆果,因为传说中的许多益处,伴随着酸酸甜甜的味道,引动了“水果饕餮”们馋神经。在渴望与满足之间,人类一直在忙着追寻,有人经验了憧憬,有人经历了过程,少数人得到了满足。但最终人们发现,满足不是结果,而只是升级版的期待……它导致了下一个过程。所以,蓝莓会在下一个夏天,依然等在季节里。

  人世间真正和谐自在的关系,不在亲缘熟识的人伦,而在陌生人之间谦让的缝隙。

  静谧时光中,任何声响都似天籁。仿佛,连水波荡漾都是拨动了的竖琴。不慕鸟飞高,不羡鱼游深,平凡人的平常心,不留裂痕。

  妄想是最磨人的思绪,妄图是最恼人的冀望,妄言是最鲁莽的浅白,妄为是最可怕的突兀。一个妄字,能从里到外,毁了一个人的素常。

  老同事打趣说,麦儿黄,钓鱼忙。不懂那句顺口溜中的巧妙,只好乱猜——是不是麦穗熟黄的时节,鱼儿们最是肥腻?或最愿咬钩?不少喜欢钓鱼的人,并不都吃鱼,有的是吃够了,有的则嫌收拾它们时太麻烦,还有的干脆就是不好那口。把钓鱼当成爱好的人,倒是认识几位,有同事,有兄弟,有同学,无法归纳他们身上明显的共同点。不过,对这个爱好我并不陌生,因为也曾断断续续的沉浸了两年,只钓不吃,享受的是自然,是水光天色,是鱼上钩时的快意。人世间,谁又不是鱼呢?

  栀子花开,浓香袅绕。俯闻一次,情绪大好。窗外,晴丽盛夏,光染七彩。此刻,不知远山远水,生态几何。浮生半日闲,只看到眼前,风摇枝叶婆娑又婆娑。天竺葵们争奇斗艳,不为比高低,只为宿命中必经的进度。人非草木,却与草木无异,即使换一千个不同的形式,不过是活着,不过是生命的一次行迹。

  不管心中驻了小和尚,还是灵魂皈依了小道士,都是一种趣,都是一种解,都是一个空隙,都是一个方向。纯粹是智慧的原创,就像刚格式化的硬盘,一切都有可能的起初,也就是一切皆无可能的伴随。世界已进入虚浮和狂躁的轨道,必然催生内寻外找——小和尚说算了吧,小道士说算了什么?

  精神阉割是人文溃败的迹象。自由之矛,规序之盾,都锈透了,一戳矛断了,一挡盾碎了,令箭化作鸡毛飞。大到无所适从,小到千疮百孔,让正负极的恪守,险象环生。其实人世间还有一种选择,就是沉默,沉默是超越抑郁的抑郁——造一个世界,或不再出来,或已出不来。

  指望是一枚枚鸡蛋,没打破一层壳以前,不知是食物还是生命。灾难也是一枚枚鸡蛋,碎裂之前,不是价值,就是价钱。

  在政治无处不在的境界,去行政化的作为是不是徒劳无益暂且不论,指令性创造就像拿着剪子却没长脑袋的裁缝,他其实只是一把剪刀。

  原来人们讥讽“挂着羊头卖狗肉”,后来有人“挂着狗头卖羊肉”,大家都默不作声了。

  老张家养了一只斑点狗,怀崽半年了还没生产的迹象。老张家里的一边精心伺候着,一边忿忿地说:我倒想看看,牠是不是能生出一窝哪吒来。快七个月了,一对龙凤胎小狗仔出世了,一落地就会叫娘了:汪汪汪……老张家的一看到小崽子们,顿时忘了怨气,乐的屁颠屁颠伺候“月子”。前前后后,老张把一切都看在了眼里,摇摇头,老张不禁感慨,他一感慨竟然说出了一句千古名言:人才是真正的怪物。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会员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蓝色枫叶文学原创中文网 ( 鲁ICP备11027416号 )   |

GMT+8, 2018-7-22 03:20 , Processed in 0.113905 second(s), 1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