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人文社区 - 蓝色枫叶文学原创中文网

 找回密码
 会员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160|回复: 0

[2018] 碎语集:无早无晚

[复制链接]
子曰 发表于 2018-5-19 12:45:5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一直坚信“龙”图腾,缘起于远古以前智慧生命对飞行器行迹的以讹传讹。就像贫穷限制了对奢侈的想象一样,现世人类的想象力还需要更发达的科学进程给予辅助。当年阅读叶永烈的儿童科幻小说《小灵通漫游未来》的时候,觉得小说里的幻想世界实现的可能性很小,但它却启开了一代人的憧憬和期待。这么多年过去了,令人感慨的是,当年那本科普读物中描述的未来,几乎都成了现实存在。当下《山海经》已然成了许多靠炒卖“古文明”之奇巧传说者的金科玉律,解读《山海经》的人群日渐庞大,比当年“吃红”的人有过而无不及,就连依据《山海经》制作出的游戏也卖了不少钱。可如果只捧着《山海经》胡思乱想,不是科学探秘的态度与做法,需要博览古今中外其它研学典籍,借鉴科学推验和假想,互为印证,互为契合,才是突破思维拘囿的蹊径。世上决没有连绵不断的空穴来风,尤其是严肃的非文学体裁的文言传载,一定有其深邃深刻的起源,研究好以前的以前,也许很助益于预测和探求以后的以后。且不说遥远的火星探秘,先把月球的研究“透犁”,就有可能提升人类对人类的认识程度。

  美景夜入梦,幻境随心同,谁言花无忧,风声曳情骋。星光洒窗下,朦胧意形影,呓语邀相唤,咬指魂亦疼。

  每天都有人惊,每日都有人喜,一惊一乍喜忧参半不是平常日子。

  一笑倾城,再笑惊梦,世间有一种无关俗约的爱情。春花染光,秋叶伤瞳,红尘遇一场心心相印的感动。来来来,去去去,在风中,在雨中,在朝霞晚晴,只为你的守望剪影。

  人生这种组合惟有一次,如不珍重,则命如草菅。除了轻拿轻放,还要作出价值,糊弄一时也罢,若糊弄一世,岂不可惜?

  昨夜听曲,有所触。忽然一念起:人一生,其实没有路可走,只有轨迹,连接轨迹的是一座座桥、一条条船,人们眼睛“看到”的路,只是桥面、只是船体。桥与桥、船与船,拼接的好,就走得顺畅,拼接的不好,就很坎坷,甚至跌落……

  每一次怀疑自己时,就会听到一阵笑声,笑声是心境远处的回音。明明愿意,却总征询智识,不知谁把谁,本末倒置。

  在梦里,你回到了原始,你像森林女王,遇到了最初的怯意。原来这世界上你什么都不怕,只怕那个入了心的影子,一转身,就忘了自己。

  樱桃好吃树难栽。一句古老的民谚,曾经的人们耳熟能详,深谙其教义。但如今,这句话入木三分的劝世力度,已大打折扣。不只栽树、养护的人少之又少,种植技术的提升也削弱了种植的难度。世上共鸣源自了解和理解,一头雾水,怎知语义?觉得樱桃好吃者熙熙攘攘,懂得树难栽者,体谅农户劳苦的人,日渐稀罕矣。

  有些理想只能闷在心底,不能说出口。有些梦想只会私自念到,不敢说出口。出口就是意愿坦呈,就是公之于众,就有不堪之重,就有难当之轻。熙熙攘攘的尘世中,有多少秘而不宣的愿景,隐成了引而不发的另类永恒……

  年岁越大,身旁的诤友越少。一位老兄突发癔症,摆了一桌子好菜,邀约了五位老友,要求他们批评自己。一坐到桌旁,老伙计们一阵狼吞虎咽,就像风卷残云,忙的不亦乐乎。老兄急了:请你们来不是只顾吃的,是请你们来开批判会的。看他着急的样子,大家互相看了一眼放下了筷子,端起了酒杯:都在酒里了,干杯。老兄不乐意了:孬好你们得一人说一句。朋甲:我提一句酒词,谁同意谁一起干一杯。来,为老兄的矫情干一杯。大家一听都端起杯一饮而尽。友乙:都倒满,到我了。为老兄揣着明白装糊涂干杯。朋丙:为老兄揣着糊涂真明白干杯。友丁:为老兄活到这把年纪了,竟然还能请到我们来吃饭干杯。唯一的女士说话的时候舌头已不听使唤了:我,祝愿老兄的毛病一辈子都改不了,干杯。

  士为知己者死,女为悦己者容。前者壮怀激烈,后者柔情万千。但为什么?可凭什么?士怎样确定了对方知己,对方又是怎样知了他?主观与客观达成了一致否?悦己更是言语不详——倒是取悦了自己才叫悦己,还是只要喜欢自己就是悦己?任何事物,都有“创造性”的理解,都有“再编辑”的共鸣,其实还有一种情形:说的是这个,而听的是那种。

  太多不正常已习以为常,不少不习惯渐已习惯,人之嬗变没有支点,“留头不留发”的子孙,只有一种长远,就是苟且眼前。

  一天,一位侠客骑着骏马,穿越时空来到了都市街头,惊散了熙熙攘攘的路人,引来了大批荷枪实弹的警察。因他无法提供身份路引,且严重违犯交通规则,被处以高额罚款,后又因伪造古钱币,被羁押候审。由于语言不通,侠客被关押了整整一年。中秋月圆之夜,他莫名其妙地又穿越了回去。夕阳下山岭上,他发现自己胖了一圈,没喝几口酒就感到头晕——原来他得了“三高”。

  五千年家国,云诡波谲,只道是,山高水长,纵横捭阖。今又现,大势蹉跎,世界冷冽,试问天下儒雅,谁定风波?

  幻象如图,瞬息往复,你在那个点成圆,我在这一刻虚无。或云或雨,或霜或雾,水之总量未变,却旱了沙土,湿了泽湖。人世间缘来缘去,亦同此,有人欢愉,有人独孤,阴晴圆缺不止,岁月一直起伏。

  城市是楼房叠高的囹圄,乡野是记忆稀薄的旅途,唯美的诗画疑似虚无,碎花的土布仿佛古俗。而梦在昨夜,淋了一场大雨。醒来的是人间,人间没有梦中的流露。

  此岸潮汐,生生世世,彼岸花开,千红万紫。一次次眺望,只为等一条船,缘来是你。

  只一杯,已深醉。端起岁月,味入心扉。泡软了的情绪,像一池春水,每一道涟漪,都是依偎。

  每个人身上都栓了一根链,从心念到观念,像一把无形的锁,牵扯了一世选择。每个人面前都张开着一张网,情丝结扣,企望是饵,套牢了悲愁与欢喜。一百万年的尘土飞扬,只一晃儿,再启一次迷茫。

  再远也远不过心念,再近也近不过渴望,双脚和翅膀,只等希愿,指出方向。一念起,意生慌,要么起步,要么飞翔。

  用一万年的期待,攒一千次的往来,愿风平浪静的光景里,有心芽刺穿犹疑,把思念一吐为快。岁月不饶,年轮又拆,绽放的日子如似痴呆。红尘一趟,其实早有安排。

  似曾相识,其实未面,只隔了六道轮回,藕断丝连。我不去,你不来,等岁月荒埋。夜伏昼出,春秋一年,竟然是,注定一船。不然,果然,启于一念间,残缺或完满。

  入网还是落巢,只因巧。凡躲得过去的,皆逝于渺遥。相逢或擦肩,大概率犹在,小几率已散消。

  岁月流逝,声声入耳,只见得,文姬感伤,婉转悲戚。那时水袖轻盈,那时纤指细腻,那时眉目传情,那时气息恣意。人生入戏,戏中入戏,把穿越时空的过往,诉于人伦现实。舞台上的历史,历史中的历史,似非而是。

  雨停了,雾未散。晨开门户,世态万般。艰难的依旧艰难,光鲜的依旧光鲜,忘记的已然忘记,思念的还在思念。龙爪槐的发型朴素自然,不逆地心引力的吸盘,学生们的背包重重在肩,人生的长路上不止辛酸。从稚气到衰老不过瞬间,从醒来到睡去只有一天,睁开眼喜怒哀乐,闭上眼梦绕前缘,红尘故事,各有重点,众生相陪,或未完待续,或结局完满,观看者也在戏里,戏中人心在旁边。因果间,一个个片段,短聚长散,天地悠悠,不见恒远。

  大雨倾盆以前,花开正艳,不敢太过亲近芬芳馥郁,只怕心旌迷乱。城市是剪碎了的自然,花叶流浪于混凝土之间,风是远山的呼唤,雨是溪水的思念,花儿的窃窃私语,人类听不见。耳朵听不见的频率,灵神可以感验,只需要蹲下身,与花色掩藏的蕊,相视一眼——轮回之境,不知谁是谁的传换。

  审美观影响发明创造,也引领了生活习惯。古今中外,一直有朴素和雕琢两种审美意愿的矛盾冲突,也从来没有哪种一直占了上风。审美这个词汇中的“美”,只是借用的一个字,不等于唯美,换句话说,审美也等于审丑、审善、审实、审真、审悲、审喜……观念不开放,意识不旷达,审视和选择、心怀与意愿,永远都是鱼缸里徒劳的徘徊。

  人类自从有了城邦,心灵就有了界墙。无论“时无英雄竖子成名”,还是“众星下凡天下纷争”,都是大势所趋。当庸才禄辈不惮于欺世盗名,若雕虫小技亦滥竽充数,不妨洗一把脸,让自己素面朝天。

  天地间,它的存活最可怜。它是谁?人。

  忙,身显心隐。忘,命在念消。忙着忙着,疲惫不堪的你,不再惦记。岁月老去,你已然不记得,那些失眠的日子。

  众人拾柴火焰高,烧了胡子和眉毛,群口众心各有策,直把肥杏变瘦桃。

  夜像一幕,挡不住,星光风尘仆仆。远行的人,已习惯孤独,所以从不问前路,有没有日出。心跳,恰似冷硬的钢琴键,弹出的音符,听得懂的耳朵,紧紧贴在胸脯,即使整个夏季再不下雨,也晒不干灵予肉的期许。红尘如此无趣,写在纸上的诗,没有静读。推开窗,不忍伫望对面寂寞的门户,陷入城市的日子,似一条狗,连呜咽也早被拴住。

  经年后,太阳已变成水蓝色,像最初的一轮圆月,挂在倒塌的山坡。山坡上,站了一位远道而来的行者,它看了看寂静的土地,望了望日光的冷却,熄灭了一方境界里,最后一垛篝火。它的追寻不会停歇,只是它迟到了,错过了它最向往的星座。

  人们总以为自己是一盏灯,可照亮一座城,却不料一阵狂风大作后,断了电的夜,让杵在冷冽角落的感觉,比颓唐还难堪,不止是伶仃。

  不愿懂舞蹈的人,只把跳动看成造型。不愿听戏曲的人,常把韵味聆成拖声。人们离灵性越来越远,靠向金器的身段渐已屈从。假如将胸怀比拟一池湖水,有的浅到脚踝,有的深不可测,而漂着活的人,没有心窝。

  官,自上而下,不容置疑,直至僵硬成器。商,互相妥协,没有定义,换易不止。两者一旦合体,赚取的将不再是可计数的货币。

  裁判可以兼运动员,导演可以当主演,炒菜的师傅又是司机,跨界融合之风盛起,世间已不分界线。不忌惮“官不言商”的岁月里,你不知道谁是谁的老板。

  从韩国历届前总统的厄运,可以看出一国民众心性中,潜藏的狭隘、反复、冷酷。虽然该国政治体制和结构设计自有弊端,但根本还是性情的弱点。马来西亚、泰国、非洲有些邦国,亦然状况类似——越是小国,越不包容,越不包容,越是国小,这是一种逆向“思维闭环”,积贫羸弱的不是经济,而是人性的逼仄、窘啬。成为大国、强国,首要是人民之见识和素养,国民自私、党私、心硬、情淡,难得昌盛。

  风气窘迫、人情冷冽,就是别样的穷凶极恶。温良社会,从容不迫,各层各级各界,得和乐。

  知识和阅历,改变不了一个人的性情。一个人的性情是天生注定(遗传)和家教默化的,这就是教育手段和社会矫正机制的无奈。

  有人偏将小事做大了,有人却把大事做小了。无论做大还是做小都有利弊,要看什么事,事关何时何地、是否有益公众、群体和长远。该做大的做小了,是胸襟、气魄和能力不足,该做小的做大了,一定是别有意图。一命一世,芸芸众生,坐卧行止都是事,事业营生都是事,恰如其分处理好了事,就是顺遂人生。

  生活中,难免磕磕碰碰、坎坎坷坷、起起伏伏、得得失失,如果总是灰心丧气、伤感泄气,就会患得患失、郁闷别气,觉得自己运气差、很倒霉,负面情绪积蓄太多就会伤及肌体、衍生病痛。遇此情形和处境,道家佛门的一些明义值得借鉴:自己是替亲人挡了霉运、遮了风雨。世俗人间也有宽心话:破财免灾、破皮免害。如此一稀释,就应了那句调侃:除了生死,其它就是小事。

  粮食积压在库房,长期不晾晒就会发霉。贪心亦然同理,想那么多念那么多,不管已得多少,无论未尝多少,都会积压在心房,久而久之,那些贪念就会霉变,不但没攒下什么,反而会殃及性命。人生一世,算到尽头,其实最终没占用了多少。

  礼让行人渐成风气,礼让的甚至让行人觉得走慢了都不好意思。礼让公交车、救护车、救火车的意识还未能深植人心,礼让电动车的习惯更差强人意。有人着急地说,都让那岂不太慢?快起步、快行驶、慢路口、稳情绪,其实不耽搁人生百年。慢点,不好吗?急不等于快,快不等于好。

  遇事别只考虑自己,因为你一直不只是你自己,你还有你爱的人、爱你的人,以及利益关系人,身边与远方的诚朋挚友们。如此一想,你的选择就多了思考,你的取舍就不只唯我。当然也可以肆无忌惮、不管不顾,可孤注一掷的结果,未必是你的真心意决。

  平时很莽撞的人,渐渐变得细腻起来,问她为什么,她说她当妈妈了。一贯天不怕地不怕的人,忽然坐飞机都紧张了,问他为什么,他说他有了个可爱的女儿。缺少人情味的他,一次过马路时竟然帮忙扶起了小孩的自行车,问他为什么,他说那孩子跟他孩子差不多大。看到一段文字,她潸然泪下,问她为什么,她说文中描写的那位母亲的困苦经历,仿佛是自己的妈妈。人世间,许多惧怕不是为自己,许多温柔不因为自己……心里装了爱情、藏了思念、有了牵挂,就会失去一些勇气、果敢和自负,这种变化不叫胆怯,而叫负责。

  那一生他与娘落魄至极,一次次得到她的帮助,他却从没有报答一丝一缕。再一世,他成了她的丈夫,背着她瘫痪的一生走过了春风秋雨。弥留之际,她用最后的气息表示了歉意。在她墓前他说,你不记得了前世,而我还会感激到来世。人伦深处,没有故意,只有心意,嵌入灵魂的恩情,不吐半字。

  社会的舞台上,一些身着另类戏服的人,演的更投入,无论衣衫褴褛,还是衣冠楚楚,他们都浸淫在“戏里”如醉如痴。当岁月剥离了他们的“戏装”,当长路扥下了他们的“行头”,幕后的嘴脸,仿佛无血无肉……

  江北,离收割的日子已不太远,田野上,正在孕育饱满。大地是一个诺言,灵魂是一滴滴汗。没有人说得清泥土是什么,它总是把能量转换成麦粒,为人世成全。热爱土地的人,依恋湖光水色之畔,生生世世的情缘。

  总有一个季节,你会皈依于一朵花的怒放,矜持的墙,挡不住灵魂的仓惶。即使后来遭遇遗忘,却抹不净血色的芬芳……

  我佩服这样一类人: 不抱怨不祈求不嫉妒不羡慕, 饿不死撑不死气不死愁不死,凭自己的智能闯出一片境界。他(她)们既独立成章,又经得起依靠,像一辆轿车,自己行路时自如自在,一两个搭车的同行时亦有说有笑。活只一命,草有草的顽强,树有树的挺拔,兔有兔的原野,鱼有鱼的水塘,长了翅膀和生了双脚,都在时光荏苒中,姿态安详。

  一般情况下,熟悉使人麻木。却也有慧眼识珠之人,能从周遭的平凡生活中发现不同、别有创见。睿智人生,总能从惯常里离析出精要,在最理解、最透彻的领域,另辟蹊径,提炼纯粹。科学家如此,艺术家如此,哲学家如此,社会学家如此,各业翘楚依然如此。人不能化腐朽为神奇,却可以改素常为美丽。

  人间烟火之外,只有两极:冷热,雌雄,昼夜,生死。其它的都是化的过渡、变的过程。比如冬夏之间的春秋,比如昼夜之间的朝暮,比如不男不女的矫情……处世为人,只在生死之间。

  如果苍天有眼,俯瞰地球,最先注意的大约是城市——大地之上像疮疤、如癣斑的建筑拼图与道路纹线,不知它喜欢还是厌恶。赏心悦目可能是蔚蓝色的海洋与浓郁茂密的森林,还有亚马逊流域的静谧之美。那一刻,跪在塑像面前虔诚祈祷的人,站在众生面前颐指气使的人,它听得到、看得见吗?联想到现实,你理解蚂蚁的忧伤、感动蚯蚓的爱情吗?

  每次我们放大自我、缩略别人时,都会醉于狂妄。每次我们仰慕别人、俯瞰自己时,都会萎于自卑。而我们最不适应的,其实只是自然而然、平常平凡。

  这个世界的所有纷乱,都源自那些自觉不平常的人搞出的所谓的不平凡的事。

  这世上越来越多“烧包”的人——爹娘烧了儿女的包,儿女烧了爹娘的包,情人烧了情人的包,夫烧了妻妻烧了夫的包,更不乏自己烧了自己的包。包烧的多了,也就不稀罕了,稀罕的是人的担不起——穷命贫性,原来真有享不了的“福”。

  “假估”这个词是方言读音,没有确准是哪两个字。基本语义就是不虚套、不哄瞒、实实在在。乡下人评价一个人、一件事,说他做人不假估、做事不假估,就是肯定和褒扬。而到如今,随着“城里话”、普通话的普及,除了口音重的有点年岁的人,已很少听到那些“土里土气”却亲切的方言俚语了。不用多少年,假估这个词必将在一个地域的口语中消失,就像实在的人将越来越少一样。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会员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蓝色枫叶文学原创中文网 ( 鲁ICP备11027416号 )   |

GMT+8, 2018-11-18 21:08 , Processed in 0.108586 second(s), 1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