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人文社区 - 蓝色枫叶文学原创中文网

 找回密码
 会员注册
搜索
查看: 83|回复: 0

[2020] 意识流:云上秋

[复制链接]
子曰 发表于 2020-9-4 22:57:2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心力是愿力,也是源力。调动起来心力这世界才有活力。心力是机器的电力,是汽车的燃油,是牛马的粮草,更是出发的愿望、抵达的渴求。没有心力,一切都将昏昏然。

  七夕汐雾遮眼眸,遥念如荼待心渠。古往今来未曾忘,只因世间人孤独。

  清晨雨后,曦光暧昧。起风了,吹皱了车棚盖顶上的积水。昨夜谁的梦里笑了?昨宵谁的灵魂哭了?风吹皱的水波纹,谁从中读出了离恨?

  昨暮西天涂羞红,人间心思显云层。唯有期愿可度日,奈何逆风难成行。

  记忆也是可以磨损的,选择性铭刻和无选择遗忘也是不自觉的。从而可以管窥,历史极可能是人类共同的无意识,也可能是众生昏昏然的下意识。人世间的奥妙在于没有奥秘,不过是以讹传讹之后,被时间与有意识的填补、修补和改补,补丁之上,更像是无中生有的创造,人类由此创造了历史,而不是完整记录了史实。

  八月风来急,北上浇凉席。片刻消停处,藤蔓筋骨疲。自然是王道,尘世莫痴迷。云雨过境后,仰天莫再疑。

  敬于业,成于心。敬业者,就是自尊,就是爱本行,才有供奉本职的自觉意识和珍惜之情。不喜欢就不要入行,爱上就要尽心尽力。干一行爱一行,或干一行怨一行,不是命运的错愕,而是自我的谬判,前者干啥都有滋味,都有建树,后者弄啥都敷衍塞责,都苦撑苦挨。心态决定姿态,姿态影响状态,互为促动、或变本加厉,或相得益彰。偶然不是孤立的事件,而是环扣的决然。社会可以不同的架构分解层级、类别身份、褒乜贵贱,一个清澈的人自己不能因为群体世界的集体无意识的谬误而自惩、自弃、自厌。匠心源于热爱和诚挚,专长成于钻研与执着,职场上只尊贵那些尽力而为、尽心而为的人,也只有妙巧不怠、全心全意的奋斗者,才可称得上虽败犹荣。功成身退与落荒而逃的本质区别,还是心智的觉悟力决定的。不管是以业谋生还是以业为趣,唯有把自己看作平凡者,方有不平凡的形迹……

  有人说,身闲心累者不长寿,神闲体累者寿终寝。仔细琢磨琢磨,斯言在理。当然,神闲身闲也是难得的命运,这无关个人造化,即使寿命不高,也无憾缺矣。

  有一首歌叫《秋天不回来》,整曲忧诉,哀婉凄凉。但那只是一种情绪,一个人或一类人在某个时点上的遭遇。秋天当然如期而来,来在这纷纷扬扬的人世间——带来萧瑟,也带来收获。各花入各眼,规齐不得。三国刘关张,一拜同生死,那叫义,义成业也忘我,他们懂得秋高气爽,也懂得落叶残秋。见一笑侃:之所以老牛爱吃嫩草,是因为不塞牙。年轮飞驰,留不得拦不得,所以顺从了佛门的教诲:相较于无法具象的永恒,一刻即是,当下即是。而当下是秋,先见黄再见红,渐次枯败,直把沉甸甸的果实露出来。生命的归途上,不必追问风向,它在哪里都可停歇——因为它无牵挂,也不敛藏。

  风静如泓,枝杈间不闻一丝响动。草丛里,已是听得见秋虫唤唱,此起彼伏。地球时钟一段一段匀速行进着,不停不等,裹挟着万物与岁月。秋是结论,也是擦拭,它喜欢大片大片地留白,留给皑皑雪野,留给空旷山坡,寂然留给下一个轮回,无垠的遐想。

  清溪石上流,聆听水涤愁。一叶知秋来,云风浮心头。远寺暮鼓响,缘渡皆自由。

  问过秋,云流雁游,谁剪菊花瘦?斟满酒,饮上心头。蝉声噤,黄叶西游,不陪风梢走。低沉如琴,往昔悠悠,流年兀自流。

  云想衣裳花想容,草根木本知秋浓。中元天地人神会,风水流转皆缘情。世间何须锁执念,枯黄恰又逢夕红。

  有人说:坏人是学不好的。也有人说:好人也可以学坏。这都不是武断,都是大概率现象。一念起,则汹涌澎湃、冲堤决口。而那一念源起何处、源因何时,才是大玄妙、大机关、大注定。不对坏人抱有希望,才能对好人充满信心。小小寰球,轮回只是刹那间,可惜世人看不穿,智者侥幸误大势,昏聩无须劝半天。

  你就像一条,边缘的游鱼,在心池若近若离。秋风凉了,冷血无知,不曾留意时,荷花已消寂。蝉鸣稀,蛙鸣急,又是一轮鳞展涟漪。如果这一次红尘相遇,只是默默一回注视,前一世又何必,赠了一缕微温的青丝?断头台上那大碗大碗的酣畅,竟不是孟婆汤式的隔离,缘如钩,扯了又扯,抻了再抻,还是一抹夕阳兀自落山,大梦无依。

  一种现世俗象,很是令人无语。那就是:没理都要争三分,得理凭啥还饶人?人人都想最大限度地挣脱束缚,游离于框架和规则之外,并以此当作所谓的自由追求,却忽略了一个大因果——人人都想在既得利益之上,成为只取不舍、只享不赋的那个例外、格外,一盘散沙如何经得起岁月的冲刷?没有进退、没有凹凸、没有此起彼伏,何处找红尘?

  一幅题名为《早饭》的人文摄影作品,刹那间唤醒了孩提时的记忆。虽不确定图片上的情节是摄于前些年还是当下现实,但从服饰、用具的制作工艺看,图片上那孩子的穿着和用器应是这几年的产物。乡村孩子和他的小狗儿,站在院门口的土石村道上,大快朵颐。微凉的天气里,孩子趁热一口气喝掉了不锈钢小碗里的稀粥,直把坐伏在孩子脚下的小狗儿馋得厉害。朴素人文世界,犹在乡土间,那里的时光仿佛走得很慢。在平缓时日,散漫地长大,那孩子宽敞的心里,四季风景不需要想象,它们一直映照于田野的真实,一直陪伴于生命的形迹。

  明月几时有,中元寂昂首。忆往昔岁月,恍若风挠头。心念在,星光稠,斟一碗清酒。

  清秋海岸线,黎光浮水面。空旷如初始,潮生波连片。日出照东方,清欢亦浪漫。一身一影随,一见即一念。轮回昼夜去,更替时节变。涟漪揉黄沙,风吹梦呓散。眺远是色空,空色心亦愿。

  盛夏余温尚未走,忽如一夜风凉秋。阳光明丽照瞳眸,寒意沁肤毛孔揪。人间流年恍若梦,玉盘转瞬又瘦钩。

  向东是大海,碧水洗云彩。百里金沙滩,步步接缘来。莫道君行早,曙光暖心怀。日照诗画梦,岁月不留白。

  听水荡秋波,观树弄云影,思归路已远,忆散忘旧情。偶遇非缘来,陌生即心穷,万千一念灭,入禅化无形。

  秋高云轻盈,路宽心怡行。日照黄海岸,远眺蓝天晴。庚子年过半,甲子难再逢。

  暮晚秋云似泉涌,夕照洞穿洒柔情。欲言又止非无诉,总以讷言藏心城。

  夕阳晚照,路人吹口哨,远闻曲耳熟,仿佛又年少。年少乐暮归,三伙俩伴,脚踏一路疯闹。那时真好,蓬勃年轮不知愁,冷不怕热不怕,严寒酷暑皆逍遥。转眼回眸,夕阳晚照,远听路人口哨,依稀从前,曾年少。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会员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蓝色枫叶文学原创中文网 ( 鲁ICP备11027416号 ) |

GMT+8, 2020-10-22 06:57 , Processed in 0.041999 second(s), 1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