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人文社区 - 蓝色枫叶文学原创中文网

 找回密码
 会员注册
搜索
查看: 70|回复: 0

[2020] 意识流:换场

[复制链接]
子曰 发表于 2020-8-25 22:41:4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一朵虞美人,淡然两季花。枯荣皆随命,不争路人夸。红尘清欢处,君子独爱它。

  与天问答心无邪,和风共鸣情有崖。君如东去流逝水,我伴松林寂芳华。

  最近从视频上听到了一个劝告:越是接近自然越能修复和壮大元神,越是山水之间越能提升免疫力。甚是赞同它的观点。当下,治疗过度,辐射过度,饮食过度,焦虑过度,信息干扰过度,化工电子隐形侵害,已经让大众生活的越来越不自然,这其中心性、心智、心态的不自然,是万般不爽的源起。如果有能力、有条件、有愿力,不妨独自或结伴多去古朴自在的境界,接地气、充灵气、解怨气,提升精神层级,清除诸多恼闷,还原本性和意识,以应对剧变年代各类突如其来的侵蚀。越原始、越本真、越自然的东西,越是具有持久的生命力。

  自由意识来自于自由意志,不要因为崇拜那些只能创造“法”与信仰而不能创造世界的人,因为是这世界创造了他们。别被权力、财富和情色诱惑到了盲目的境地,而甘愿埋葬了自己原始的情愫和清净的意愿。一个人最高的智慧是永不欺骗自己,也不追随潮流。

  除了正常表达,妈妈话越少,孩子越乖巧,静思和观察能力越强。碎嘴娘啰嗦爹,搅和不出成长的快乐与成熟的自觉。

  盛夏尽尾声,秋光晒城东。莲山幽谷响,浮来古树青。占卜潭水满,潮河苇丛菁。待到枫叶赤,登高望西风。

  话说早了,话说满了,话说绝了,终归不是中道均匀。遥望时空之上,那千变万化的玄机,少说一些,或许能避免更多偏谬。

  伏天寻幽遇菡萏,含苞待放翠色间。风来摇曳清姿雅,不忍追问几层天。

  别动辄就被几个任性惯了的“年轻”的强势国家组成的利益团伙搅得一惊一乍,引经据典管用吗?旁敲侧击有效吗?还不如实实在在把那二亩地种好。实在忍不住了,就干脆拄着锄头、挺直腰板大声吆喝一声:想干咱就干一场,不干别整那些虚招子,不怕围观群众笑话?

  常听一个劝人词:放下。到底放下什么?是放下手里攥的、肩上挑的、腰上背的、腿上绑的吗?当然不是。放下,是妄念、执念、邪念、疑念、思念、惦念……众念消,则心得空净,清风自来。

  天道昭昭,自有应报。前报今,今报后,链条短则一次了,链条长则环环无解。若非大结局,因果不虚。

  生命中总有馈赠,即使世间长路上被夺去、被失去了许多。曾国藩说得好:物来顺应、未来不迎、当时不杂、既过不恋。人的意识和所有经受,最可信的只在当下,一个真实笑容,一份真切爱恋、一次真味品咂,一种真心付出,已是全部。

  知耻而后勇,是不是恼羞成怒?贫嘴,是贫于贪吃还是穷于言多?上仰老天保佑,下靠个人奋斗,是不是二者缺一不可?

  盲目乐观者的危机,来自于他们对事物发展的复杂性估计不足,也对不择手段的理解过于浅薄,同时忽视了几十年如一日的算计已成系统化运作,步步为营的进攻,要比一时一事的应对困难百倍。玩套路,搞形式,其实是没有实招的表现。炫耀孤独,更像是卖弄寂寞,故作深沉,而本质上还是不淡定。

  古人曰:人不为己天诛地灭。但若凡事都只为自己的话,恐怕天地人要共诛之。(这里引用的“为己“的含义只理解成人们耳熟能详的“习惯误读“的字面意思,而不是自我修为的原义。)西方十几个享受型国家吃香的喝辣的惯了,忽然冒出了好几个发展中国家也要吃香的喝辣的,它们觉得不舒服、不得劲,就想鼓捣事、掐芽尖,企图继续作威作福,那就是典型的唯我独尊的极端利己主义。如果哀求和顺从能得到平等对待,恰似与虎谋皮,即使“把头低到尘埃里”去,也还是会跌到被“踏上亿万只脚,永世不得翻身“的那种呼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的悲惨境地。没尝到甜头,没忆起曾经的骄傲与自豪,或许也就罢了,但一方境界里觉醒的生生世世,勇气重新点燃、意志坚定不移,不会再沉沦于浑浑噩噩,“帝王将相宁有种乎?”“犯我大汉者虽远必诛”,那响彻历史云天的铮铮誓言,岂能泯灭于现世人心?

  善良曾是中国古人的心灵自觉,厚道曾是世代众生的意识自造,仗义曾是过往世俗的德性追求……这是中国文化的执着美感。与此相对应的是,中国人的思想反省力、品性的抗击打力和精神韧度,一直不曾流失。这样一方境界的人文消化能力,恐怕不是谁能靠蛮力所能篡改的,否则就没有五千年的生生世世、一以贯之。

  广播中探讨“吃播”现象,观点不支持某些饕餮之徒的表演。吃相雅俗是个人修养之一,胡吃海塞自古就不受待见。而如今这类表演迅速现眼于众人视觉,真像批判者所言:不正常的视频之所以盛行,是生活观念和审美价值出现了偏差。幸好大多数懂事知理的人,不会欣赏这类匪夷所思的现象。

  人终究是有个归宿的,这个归宿就是心灵的皈依。这个归宿或皈依是人活着的安歇感,而不是死后的什么去向。无论以科学的态度,还是以宗教的安排,乃至以信仰的笃信,活人的祥和,也许才是摆脱所有圈套的唯一自救。当下众多脑洞大开,什么地心蜥蜴人,什么外星智慧在地球上的纷争,什么人造神话的话语系统……不过是为当世各类“心”愿达成而“谋”求的氛围铺垫。如是如此,任无遮无掩,任自由滥觞,谁敢说地球智慧不是顶级智慧的变迁?谁敢否认《山海经》描述的奇形怪状的动物、植物、生物不是上次末日核战后残留生命的前几代样态?这世界没有高深,只有叵测,把所有的都摊开了说,大概连所谓的神祇都不好意思撒谎了。

  能让人彻底静下心来的,大约是无望、无求、无意、无妄。静下心来的人,一般都有空灵的眸光、恬适的面容、自在的行止、从容的语汇。其实把心态调整到安详是大本事,哪怕遭遇大悲大喜,也能不涨满、不极端、不失魂。在宁静和冲动之间,有韵律的起伏,是生活的乐章,弹拨与聆听的样态,就是人生品级外显。

  说到节约粮食,就让人想起“吃不饱”的岁月,回想起来那距今也不过“弹指一挥间”。而短短的一段日子逝去,却已使不少人,“烧包”的不得了,不只是挑三拣四,还浪费得十分严重。更有甚者,不光厌烦粮食,家常时令菜也吃不得了,整天吆喝着减肥、养生,口味那个“刁”哟,竟把各类远程水果当了惯常饭食。奢靡浪费的还不只是餐饮,其它方面也是不断花样翻新——车越换越大、越高档,房子越住越嫌小,衣服越穿越讲究。其实在中国处处限速的情况下,就是火箭速度又如何?房子再大一个人能孤占几平米?吃出肥胖症、糖尿病、心脑血管病的人似乎不少了吧?略微饥饿要比吃塞了更有创造力、行动力和健硕样态,这也许是一般人不知道的吧?人口总量越来越多,长寿者越来越多,吃撑了的人越来越多,食不厌精的人越来越多,这地球上的生态环境能一直满足下去的神话谁信啊?说靠科技可生产人造蛋白、人造食物,那得等人成了神的时候。没出岔子的年月人们麻木不仁、我行我素、心存侥幸,一旦出了岔子,恐怕都是上天无路入地无门。当所谓的生活常态转为严酷的生存企图,纷争就将开启。自古至今富有忧患意识的人并不罕见,但依然阻挡不了历史的悲剧一次次重演,而且随着科技和时间的演进,悲剧的悲惨程度一次比一次严重。或许,有一次悲剧会是彻底清场。

  礼让行人过马路已蔚然成风。但行人必须明白,过马路不玩手机、不接打电话,多长眼看路况是最基本的最根本的自觉,别太拽,因为驾车者若是荒腔走板看不到、不在乎,肉身与钢铁的亲密接触,大约情况不总是乐观。驾车者一上路就应明白:开车无小事,盲目自信就是自负,麻痹大意后果很沉重。人间沧桑非虚言,祸到临头悔无用。许多事,不服,不行。

  夏汛过去了,秋雨又绵绵。天若有情天亦老,湿了草木,潮了身心。却是从此,多了眷惜。

  似神像人胸无魂,本能原欲聚成群。熙熙攘攘往来去,世间难信两片唇。

  城市之夜很炫,洗刷着胆怯的审美习惯。仿佛二百万年以前,光景再现。碳基生命善忘,既是优点也是弱点,直把山路当云间。

  末伏还剩七八天,前方渐渐见秋意。见秋又会觉风凉,风凉心会趋静冷。人是很受环境影响的,人也会影响环境。石榴红了,籽粒接近丰满。百岁不过四万天,不必计流年。

  即使人生是场梦,也不愿醒。即使岁月是场空,也不愿等。像一垄芋头,不只叶肥,如一畦辣椒,不只叶茂。因为有曾经,而不疑当下,因为有此刻,而不虚未来。红尘万里,只有离开,没有失落。

  善忘人间多悲剧,寡情世俗少热心。一方唱罢它登场,流年似水忆无根。

  夏渐远,秋冷趋近。定睛一朵花的时间,唯只眼前。转眼即逝的时光,攥不住,亦不返。

  所有的结束都源于开始,如果你不愿意,请阻止下一个开始。但你要明白,原地封闭固然能避开尝试,却也删掉了经历。

  别对陌生的人讲自己的故事,因为你可能承受不了太多熟悉。人口增多,离村入城,生命已失去了固有的距离。你踩着别人的影子,别人踩着你的影子,不只是打断了灵魂的沉思。

  火热的夏天似要过去。蛙对蝉说:如果你已在枝条上产籽,请留给我你的尸体。蝉对蛙说:请把你的愿望诉于风吧,趁鸟儿还没赶来,在我的腿脚失去了抓力……蝉沉默了,蛙也沉默了,无垠的沉寂即是缘机。

  人类是一种宇宙现象,聚合着人类自己也未猜透的玄机。人类个体,几乎分布着所有的自然内质与表征。研究透了人类自身,也就洞察了宇宙的奥秘。一起走来,起起落落,人类切勿误读宇宙的意义,否则就是辜负了自己。

  也许,人类之所以还存有希望,就是因为芸芸众生之中,那一个个胸腔里还有一颗颗温润的心。他们可能神情憔悴,她们可能衣装素雅,他们可能生态落魄,她们可能矜持傲慢,但他们(她们)深藏的慈悲心,仿佛不曾冷却……虽然有学者认为,人类终归是基因的载体,而基因是自私的起源,比达尔文进化论论述的更令人沮丧。但是人类有机会超越生存的羁绊,突破自己的基因奴役,找到神的感觉,抵达非我即我的境界。所以心在梦在,那是不被肉体凡胎桎梏的灵动。

  记忆未丢梦可宿,意字形图花不注。河川有脉润魂灵,岭山无界通心路。

  天涯长途心里装,海角远程梦故乡。天下粮仓养俗世,温饱众生不忙慌。

  撒下种籽顶出苗,历经酷热待霜挠。人间百味它一味,萝卜养生气顺调。

  来来去去,你只能带着你自己,因为所有的人都必须带着自己,从前生到来世。

  几千年来,中国人的“乡愁”是有雷同“画面感”的,这种共同识认源因于缺少人口流动性、世俗社会结构缺少变化、生产方式简单、文化脉络一贯承续。对一个具体的人而言,乡愁既不单纯是文学的、书画的、叙事的,也不单纯是传统的、习惯的、生存的,而只是人生经验的深刻记忆。

  处于全球焦躁的时空节点,谁耐得住、按得下、持得久、过得去,谁就能成为“幸存者”。步步紧逼的不止是人与人、群与群,还有族与族、国与国,还有云风、天地、能量、波光、磁力……常见一个词:凝心聚力。心意、心智、心志也是可以改变势头的,如果每个弱小的个体都有向好、向上芝心念的话。压垮一个人、一伙人、一个族群的,不是平白无故的外力,而是自我颓唐的内在。化戾气为玉帛,方得一个境界的衍续。

  人类自从发现并尝试了化合的过程,就告别了纯粹和简单。而可能有一天,人类又会发现,所有繁复的克生及化变,只是为了纯粹与简单。万法归一,万变不离其宗,或是这一方小世界注定的行程。

  伪装的精致,遮住了粗蛮;饰演的文雅,藏下了无知。大势震荡之下,汹涌退朝之后,不少人愕然发现,原来自己还是一身羸弱的俗骨,丑态一览无余。

  红尘有光启东方,亿万流年一炷香,天涯海角心念到,何必画牢情自殇。

  有人问我:活着需要希望,那么是什么样的希望能支撑到生命能量耗尽的那一刻?我说:为了比我们晚来的那些孩子长大后,有比我们活得愉悦的生活而创造,不管他们是谁。

  嘴里没有一句实话的人,到头了却只是骗过了自己。苍天不负,红尘有迹,擦不去的古往今来,唯有德性不可欺。

  谁成谁败谁失魂?悲欢离合在红尘。五经四书全翻遍,世间最缺仗义人。

  无论这世界被搞得如何复杂,最简单最朴素的美好维系,还是靠“人帮人”的人性情感,总是它衍续了人类社会。

  如果你能舍了一个求字,哪怕从此灰飞烟灭,也是随了自由的风。解开缘线,就是释放了自己。

  如果给你一次从头再来的机会,也许你会毅然选择孤独终老。可惜这大千世界没有如果,当初是你自己默认了纠缠不休的生活,你的过错来自你内心深处的侥幸,而你没有侥幸的人生。

  处暑过后来秋虎,晴照风干收晒足。公转一年分四季,私语半句搅五湖。

  出伏入秋伫岸头,潮汐依旧未说愁。流年似水花换色,唯有清茶不怯酒。

  世界处处低迷期,勿纵情绪忽高低。留得青山有柴烧,转身又是日落西。

  真心组字慎,青春莫留恨。勿随荷尔蒙,误读过秦论。一把碎银子,非是愿心近。因果皆自造,不必诉忧愤。

  秋雨浇风凉,远山变诗行。云飞月瘦时 ,雁影过西窗。石榴籽粒满,心事无处藏。君心非我心,我心似叶黄。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会员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蓝色枫叶文学原创中文网 ( 鲁ICP备11027416号 ) |

GMT+8, 2020-10-22 05:21 , Processed in 0.047280 second(s), 1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