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人文社区 - 蓝色枫叶文学原创中文网

 找回密码
 会员注册
搜索
查看: 153|回复: 0

[2020] 意识流:破绽已绽

[复制链接]
子曰 发表于 2020-8-8 14:58:0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婆婆也是从媳妇熬过来的,领导也是从低层走出来的,老板也是从伙计拼过来的,作家也是从格子爬出来的……但有的人,哪个角色也没做到位,损了孙辈的婆婆有,碍了事业的领导有,败了家底的老板有,误了读者的作家有……尽心尽责又不乏智识的人,才有守得本分的能力,否则只会一误再误,伤了自己也害了别人。

  又是一场场雨,淋醒了曾经。一甲子的开启,有看不清的风景。抑扬顿挫的流年,颠覆了虔诚,也许期待不过还是,违了初衷,随了沿从……

  今夏多雨不多情,又向东,约海风。海风幽悠轻浪涌,退了涨,涨了退,无消停。沙滩延展旷且平,行迹浅,踩沙心疼,誓言千句,只懂一声。问询山庄,岭上新树剪剪影。人未归,经年之后犹是等。伏天光景,只见阴晴。

  时间的长路上,我们都是渐行渐近又渐行渐远的人。我们可庆幸的是,走的路途足够远、走的时间足够长,其间还有邂逅、遇见、结缘。我们遵循着剧本的安排,却可以尽兴发挥自己的灵感,我们明知没有选择,却能在必经的悲欢离合中觉味到生命的线索——来过就是收获,没少没多。

  红尘本无我,我却在红尘。尘红非尘念,念起沾红尘。愿你与风醉,莫做失心人。

  原来只觉得人文浮躁,后来才发现浮躁还只是小儿科的把戏,无边际的悬浮才是不可救药的甚嚣尘上。忽然怀念以前那些不吹牛皮的日子,虽然略有自卑感,却能鼓动奋起直追的勇气,那时候有目标、有指望、有奔头,一步一步的走过,踏实感油然而生……

  心静自然凉。其实能觉察到凉热,说明还是不静。真正的心静是无我无心,除了昏迷、昏睡、昏厥、涅槃,谁能做得到呢?死猪不怕开水烫的引申义如果能理解,那么也就对心静自然凉的玄机有了彻悟与恍然。

  江河附近住,洪灾不期来。世代惯磨难,一担挑家财。山水如画卷,敬畏勿涂彩。众生皆过客,善终后土埋。

  浮华一梦今未醒,风月悠悠,不忍听聆,羽裳化彩虹。纵使天各一方,萍水不相逢。人间熙熙攘攘,无处解风情。

  原创的力量,源自心灵核点的光芒。原创力是一种能动力,源起于观察力、联想力、领悟力、构划力,落实到行动力上。原创力需要激情、热情和炽情,也需要智慧思维、巧妙心识与执着意志。愚笨懒惰的社会、人群和机构,不会也不可能滋生和焕发原创力。

  当下这个世界,能抚平心境安静下来的人,应是悟得大空境的人。无论大人还是孩子,在世俗社会进入静宁状态的途径,还不是非常难寻找。比如专注一件事,比如清净思绪寂然聆听,比如投入兴趣,比如钓鱼,比如写字或绘画,上佳的状态是搁下手机,坚持拼接闲暇读完一本书……

  大暑淋大雨,海岸观云图。天公抖衣袖,红尘净浮土。船工听潮汐,悠悠梦宽余。人间七月短,涟涟满心湖。

  有德的人不分老幼,无德的人无关年龄。人性源自心性,心性缘起天生地造,教养只塑表象,难改灵魂。

  天灾人祸,其实是天灾源于人祸、天灾显于人祸——地球上的“苦难”终究作用于人类。不要拿自然说事了,人类也是自然的一部分,与大自然和存逆亡。一场大暴雨暴露了人类经营城市的妄图心——地势不可改,规律定难违,枉然皆是人惘然。给天空腾出天空,给河流留出河流,给大风辟出风道,给生命让出生机,人类才能与万物一起,活着,爱着,生生不息。

  看天色,观云图,听风玄呼,才发觉,人间流年,未至序幕。小世界依旧波谲云诡,风雨交加无雷鸣电闪,唯有冷冽心惊。

  突兀气象日渐增多,这是不争的事实。如何在异常频现年代中运行好城市,夯实基础,牢固框架是大前提、基本功和真本事,应该也必须扎扎实实做到家,务必把长远规划落实到一开始、最前面。比如在雨污分开的地下管道铺设等方面千万不要糊弄,偷一时懒误长远、埋大患。比如路面清扫时切不可将垃圾扫进和倒入排水地漏——久而久之,再阔绰的通道也会淤堵。面子一定要靠里子支撑,打肿脸充不了胖子。

  理由找多了,就不会得到谅解了;借口说多了,就不会得到包容了;自以为是过了线,就是刚愎自用;家底掏空了,就只能承认败落;花招使完了,就只能甘拜下风。可是由此产生的后果,谁能承担,谁能承担得了?

  曾经屈子问天,书九章叠印灵魂。那一刻,天苍苍、野茫茫,唯见长江天际流。翻山越岭,过川趟沙,血雨腥风,聚散离合,天下大势仿若阴阳鱼的搅动,黑白分明又此消彼长,竟还是阴晴圆缺,古难全。幸秦汉统盖,文轨同向,从此华夏站高处,凭天道地理仰智心。几千年跌宕起伏,为之为明志见性,任四方蛮夷自寻狭路。泱泱大国,包罗万象,兼收并蓄,终究留得了青山在,源远流长。今逢五洲变局,再启天问,中土大世界,承继根思维,融通天地人三位一体,期开枝散叶,蓬勃心至远方。金木水火土,五行八卦,在我心,在我城,在我国,在我族裔生生不息。以克滋生,以生滋盛,哪怕雄光漫道,亦敢慨而慷。待到山花烂漫时,数风流人物,尽开颜。

  碧水蓝天迎白云,诗情画意邀故人。问茶三盏意未尽,赋歌一曲和心魂。

  花无主,人有心,可惜今世红尘,缘断根。世间若多错过,无关意改情分,只求得,脱了轮回,魂宿元真。

  自种自收自享食,天赋地供人不疑。时光不老年轮转,酸甜苦辣似剧集。

  河里无鱼市上看,人间真味是清淡。山中风景悠远尽,海岸独往忆彼岸。

  人间美味中的每一个生命,都是注定被口舌超度的灵魂。它们转轮六道,或为偿还、或为经受、或为赎罪、或为修行、或为了却。而人之体魄也是宿主,供养了无数的菌群,到最后归为虚无。不知造物主的心算不算冷酷,竟以层层叠叠、环环相扣的食物链,构成了繁复杂芜的生命世界。都说万物有灵,连石头都有记忆和意识,想一想都觉惊悚,以至于,在夏日沙滩上踩下的一行脚印,都牵连缘果。也幸好,红尘百丈,亦如波光潋滟,那潮起潮落,可抹去一切。

  一棵树对时光的追忆,似乎只停留在白昼的光影里,因为漫长的夜,它只有寂然等待,而从不惑入梦魇。

  所有的重新开始,都从淡漠肇启。岁月从不会磨损,而心灵却会慢慢耗蚀。一物亡必有一物兴,那不是转身离去,而是脱胎换骨。有一天或许你会问自己,是否全部的得到,都是为了某一刻到来时的全部失去?

  那一刻你注定已失去了,因为纯粹的情感一直都像孩子的好恶,喜欢就是喜欢,不喜欢就是不喜欢,不是权衡比较出来的,而是任性的恣意的随心的。所以成年人理解不了孩子,也理解不了纯粹的情感。人世间太多昙花一现,皆是源于掺杂与搅拌。

  一个人一旦从云端跌落,就必然陷入世俗难以自拔,哪怕他(她)企图在心灵深处,竭力保持一个童话,却再也没有了当初的解读至真的能力。

  植物的“尸体”可能是种子,而动物的“尸体”大多没有了传继的意义。呼吸氧气的“智慧”生命,终将输给呼吸二氧化碳的“若愚”者。

  与谁都计较的人,根本就是和自己过不去。但是他们自己并不知道,其实是自己把自己逼进了死胡同。就像戴了有色眼镜的人生,永远也看不见这世界的清白。

  天能成全你的事也能拆散它,水能滋润的生机也能湮灭它。浅浅的灵魂盛不下深沉的觉悟,于是人间只好以悲喜交加,缔造色彩斑斓的世相,看似精彩,其实不过是一把冷泪、一抹笑容。

  心里脏瞅啥都不干净,情寡淡见谁都不热情,很多问题都是自己的问题,许多人却每每怨怪身外的世界。不舍得迎风流泪的人,也一定不舍得轻施恻隐,更不愿舍生取义。人人都有份的岁月,到最后未必人人都修得一个放飞的灵魂,因为不少人已被世俗套牢或拴住了。

  骨子里不是浪漫的人,玩不起那烟花易冷的忧伤。心执名利,难造清高无物的气场。围城内外,百分之九十不过是叶公好龙。冰火两重天的历练,淘汰了十之八九的装扮。不舍而贪得,终究还是一只貔貅。

  披了袈裟,未必就断了俗念;握着船桨,未必就识水性;操起琴弓,未必就深谙旋律;放下屠刀,未必就弃了杀心;撕了信物,未必就忘了过往。所有的答案,只有自己清楚,但人生的悲哀恰恰是,所谓的清楚都源自于不情愿的踯躅。

  世间,曾几何时,如何就出现了那么多匪夷所思的人形动物呢?如美国的那个残害中国女学生的罪犯,如杭州那个残害再婚妻子的嫌疑者。还有只要你想看,网络可源源不断提供令人发指的恶行信息,直到戳碎你柔软的灵魂——假如你还有灵魂的话。我越来越相信六道轮回的论述,那些不可思议的作为者,一定是邪佞之物托生的,它们只有一种执念,损他而害己。那些终极之恶,即使最终落得个灰飞烟灭、再无轮回的结局,也不可饶恕。

  小世界中,各种灵性并不明白,神佑到底体现在哪里。也因此不知如何觉悟,更不知顿悟。这里洒家分享一个人的际遇:某君嗜酒,但同时患有严重的头皮屑。所以每次酒后,头皮痒的不得了,因而每次酒后都要频繁挠头。后来科技发展了,有了强效去屑洗化用品,“治愈”了他的头皮屑,从此酒后头皮不痒了。一年后,再次贪杯过量,迷糊中薨去。翌年,我去他归土之处,见草已两丈。却原来,那挠头,就是上苍设计,为帮他活血化瘀,不至于脑血管崩裂。许多人不懂怎么死的,不怨他,只怨迷心蠢痴。

  有一种人伦系统叫照顾好自己,不相欠、不偿还、不麻烦、不埋怨。尊重个体的意愿,需要从不构建纠缠开始,否则就是双标之间互换概念。如果你经常说“谁也不是谁的谁”,那么就要以此克制,理性不可少,感性不可多,因为你求不了生,也替不了死。

  生命自诞生之刻就为求生谋存而孜孜不倦,所以怕绝然不是侥幸的逃避。当然引颈待戮换不来恻隐之心,故而才有了悲怆的壮丽。

  从乡愁到乡忧,是触动心弦的感怀……枯衰的不止是古朴的父老,还有乡亲们曾经笃信不疑的天道地理,还有山水之间蕴藏的生机与灵气。它们曾深情地滋养、植育了我们的品格、智慧和从容不迫的生态。然而今天以及以后,如果窄窄的乡路犹在,我们或他们,是否才能找得到那时的风?

  俗话说:狗咬马虎两头怕。如果为了摆脱饥饿难免撕咬,如果事关生死那只能殊死一战。有时候有的事不必煞费心机找源因,它就是势必的、势逼的。至于为何狭路相逢,那是捋不出线头的。人间大势,冥冥之中有安排——人心起念、世道起风、自然起势、众因促就,看上去是巧,是由于窥不到其妙。假若千钧一刻没有其它元素“偶然”搅局,那么天意难违,那一段段的苍茫岁月,难免一阵阵的苍凉。

  车到山前必有路。这话耐琢磨,只要车能到山前,轮下即是路。怕就怕,路还在,车没了。

  该来的一定会来,来了的终归离开。你期待你拒绝,势运不改。只愿盛宴尽、余温留,红尘陪青山,竹篁任鸟猜。不要惧怕剧变,清月依旧在,枫叶映雪白,只是硝烟散去,空楼台。

  许许多多的人其实并不明白,潜意识里你期盼着的,正是你最惧怕的。可是心念聚集到了一定规模,即可转化为天意,天意不可违。所谓的天崩地裂、血雨腥风、波谲云诡,原来是人们不自觉中汇集的心念能量,它可摧枯拉朽,令乾坤摇荡,乃至万念俱焚、玉石俱碎。相由心生,世相亦如此。别嘴硬,你发不得狠;别怨愤,你也不是无辜的。泥沙俱下的大势之下,淘汰了的不止是无数生命,还有浮躁的呓语。

  这世间已再无子牙垂钓了,因为速成年代耐不住寂寞。嘈切世道,只许萝卜快了不洗泥。而越是如此,越是考验智者、能者、勇者的定力与品性。这个层面上看去,岸边水畔,那心如秋泓的架钩者可能对人很有启发……

  日出初光先照地,斑斓霓虹映月明。灵性山水英杰出,敢以阳刚唤清澄。莫道年轮坎坷多,迎风向海升帆旌。太公岛上忆姜尚,我辈岂能无智勇?齐鲁东岸直好客,悠慢人生方从容。朋友缘来茶茗醉,温酒一盏斩华雄。

  渊源龙脉映天穹,滚滚长江接海平。遥问云风谁执幡,紫薇俯视泰山顶。

  多舛年轮观云形,阴晴融会拼图景。勇者得令迎风去,智者见机善谋成。为有牺牲多壮志,华夏从不少英雄。

  路,在个人言行,在众生足下。心路,言路,情路,产路,官路……皆是生路。行路有道,道轨人理,凡进退自如者,咸知天意,皆顺人伦。莫惧一时风雨,不过大朵云翳蔽日光。君子以自强不息,斯是大道之行也。

  缘起导致缘灭,因起必是果然。三千大千世界不过也是因缘际会,亦是果消缘散。只是具体到一个人、一只鸟、一片叶、一滴水,即是全部和所有——不止舍不得,也留不得。

  心漾一片海,只等你扬帆。四季轮回,花如期,叶随时,唯只未见你。岁月荏苒,红尘路短,慢了又慢,缓了又缓,不悔如礁,望尽云风聚散。

  有人很奇怪:为什么有些人长相很美很帅、处境无忧?是因为她(他)们前生今世已攒下并持续积攒着福报。而即使如此,她(他)们依然怀揣了一颗善良的心,从不错过理当善为的每一件小事。她(他)们的德行不只福报到了自己,还会泽佑到亲人和同道诚友。有一刻她(他)们会在寿终正寝后,彻底脱离苦海。

  人生在世,最初的压力来自于父母的逼迫,继而是家人荣辱观的无形倾轧。来自社会的压力多源于处境——譬如幼儿园、小初高学校里的人伦氛围。大学已接近大社会,也是自主人生选择的开始。历经成长的过程,有的人身心健康,有的人心馁体健,有的人身心俱颓,这就是性情之于天生、造化之于际遇,也就是俗话说的“命和运“的交错或融通。

  暮气横秋,压抑寂沉,个人窃以为那未必就是古风、就是禅意,就是所谓的雅致、悠然、净谧。文化活体和艺术载体也是分年龄段、历史时间段的,也是不停演进着的。泥古而不领悟,纵使身穿、案陈、墙挂、屋摆、院造……亦然不是发乎心灵内境的安闲与自在。不迷信才能创造迷信,不矫情才是真味道。胸怀悠悠,岂是故作姿态所能模仿的?许多附庸风雅、幽思怀旧人,其实只是顾影自怜,对旁侧毫无感染。

  有些花草不知名字,但不妨碍喜欢和熟悉。它们都具有相同的特性,就是生命力十分顽强,恰似平凡而内心宽敞的芸芸众生,不闭塞很开化,一直随遇而安,也因此获得了生生不息的传继。人非草木,却似草木,风调雨顺固然好,若逢大风大雨亦能承受。看寒来暑往,枯荣有序,听电闪雷鸣,安之若素。百姓者,草木之人也。

  经年前漂来的星光,没能照亮曾经的心房。岁月的痒,已挠破了当初的期望。幸有夜风的冷却,让灵魂还归了本来模样。距离不是疏远的缘起,恰巧因为熟悉,终结了神秘。云翳散去时,才明白,人世间真正的邂逅,只有一次,就像那夜的星光与心悸,再无交集。

  意识到自己如此如此之平凡,当是人间最彻底的悟见。平凡之心,恰似一颗颗落地即努力扎根的草籽,仿若一只只专注寻找路径和食物的蚂蚁,没把短暂而珍贵的时光耗费在际遇的抱怨、处境的艰难……它们以初心为命,以活着为幸,不停生长,不断寻觅,用平凡而坚定的身影,构建了它们笃信的世界,不抱一丝迟疑。

  蝉在蜕变之前,已历经无数风险和寂暗,而竭力挣脱蝉蜕后,依旧命运多舛——包括人类在内的诸多天敌,时时都会扼杀它弱小的生命与放情的歌吟。可是一个它又一个它汇集的它们,仍前赴后继、毫不犹疑,向着炽热的夏伏,冒着酣畅的大雨,顶着酷烈的炎日,迎着所有的天敌,来到了这方苦难的世界,直至完成一个物种的共同使命。仔细想一想,时空召唤中,哪个品类的生命不是如此锲而不舍?哪个群体的信念不是这般笃信不疑?万法归一,殊途同向——为了那生生不息的衍续,个体的苦痛微不足道,却无比伟大。

  把能炒糊的全都炒糊了,剩下那些不干不净的也就失去了权威性、公信力,惟余不尴不尬。将沾满尘埃的人全部清净了,幸存者只有战战兢兢。清溪潺潺而去,流过皆是荒芜,因为那一眼看到底的氢二氧一,没有半点营养。

  不只是一场雨,那是夏季的忧伤。绿的叶、紫的叶,挡不住透明的风。天也落泪,却是最后的悲悯。当那一抹彩虹隐入暮色,请以离开的姿态,忘了一切。

  看到一个视频:一条被卖掉的狗,本可以趁机挣脱而去,逃过第一劫,它却因为怕独自跑掉致使原主人找不到它,而犹疑不觉。买狗人发现了它的动作,于是它终因忠诚而再劫难逃,烹为他人的盘中餐。还看见另一个视频:一条看家护院十几年的土狗,因年老而被主人卖掉,被夹住脖子带出院门时它一声未吭。这一趟红尘劫渡,算是彻底了却了么?是否已赎了前世的前世,逃离了后生的后生?站作人形的生命,可明白来世的劫数或同那条犬?“灵魂编制”大概只有百万计的境界,为何膨胀到了亿万、几十亿万?是什么托生而来,充当了尘世的繁华与拥挤?

  以电动车为交通工具的人群,家里只有电动车的人群,把孩子挡在电动车座前赶路的人群,他们的处境大多数如在道路上行驶的样态,时常很别扭、天天不容易。也许他们其中的某些人,家庭成员中不乏驾车者,或有自愿骑电车的人,但每次看到他们尴尬于道路的窄堵,看到他们被轿车鸣笛,就甚是不舒服——尤其是车上载有孩子的妇女某些时刻进退维谷的样子,心中就莫名其妙地愤怒。也许他们才是强者,能沿着动荡的日子走出困境——谁笑到最后,时间会给出答案。老天爷安排的事,还真说不准。

  我踩着不变的步伐,走过这个世界。我看见了芽叶顶土而出,我看见了斧刃砍倒老树,我看见了伟人塑起雕像,我看见了皇坟被挖得干净,我看见了富人鄙视的目光,我看见了穷人倔强的高寿,我看见了战场上成片的尸骸,我看见了讲台上亢奋的英雄……我还听到了初生儿惊惧的啼哭,还听到了弥留之际心有不甘的叹息,还听到了衣冠楚楚背后的秽狎,还听到了言之凿凿的谎言,还听到了一字千金的恪守。可是我却终于没有看到你,看到你走进绿色的风里,走近浪花盛开的日子。你不知我是谁,但是你始终就在我耳闻目睹的沉默里。我的名字叫时光,跟你一沾边我就别称历史,不是你认知的历史,而是真实发生的过往和明日……

  许多行业管理部门其实是个空壳子,既领出什么创意又导不出什么效益,却是某个行当监督管理的领导机关。太多无用功就是没事找事、误事多事,拿掉那个章子反而令大家都神清气爽。管不好不如不管,理不了不如不理,既然这红尘内各有门道、各有规矩、各有规律,凭空多出了那些明白二大爷,岂不浪费公粮?

  你说他说的全是假话,你又怎么确证你说的就是真的?他说你满嘴谎话,可他又有几分诚实?人世间的思辨,皆是主观臆断。可是这个世界又没有彻头彻尾的客观,能站于完全无涉的旁骛。生而为人必有信,选择信啥,才是最基本的却又是最高超的智慧。

  闷雷不响,慑不破妖胆、震不碎魅影。天水倾倒,涤不净脏魂、洗不透污魄。大自然没有手,所以使不出手段;岁月是个耐心活,但它能熬干胆汁、晒蒸勇气。而整个七月无台风,却是令人惴惴不安的事,不知冥冥之中在憋着什么,像不怀好意的沉默。

  穿过所有的经过,才会自愿与寂寞达成默契。自由自在的生命,不需要为生活改变姿势。

  这红尘与一个具体的人,其实没有多少时间,即使直来直去直奔主题,也不过是一个白昼一个夜晚。醒着或寐眠,一瞬间。

  千疮百孔的世界,遮不住洞察的目光,昏昏欲睡的年轮,挡不住一往无前的勇士。抓一把沙砾迎风扬起,踩一朵浪花聆听心悸,总会尘埃落定,总有日出霞红。除了生死,人世间只有心疼、肉疼、骨头疼,可唤醒信奉,可点拨懵懂……

  雨晒频换伏蒸烤,海岸清风晨起早。细浪金沙除燥绪,远离蝉鸣听鸥鸟。

  北方以北春料峭,阔绰街巷少遇到,竟见转角回眸人,依似当初还年少。

  带着梦想的翅膀,飞过千山万水,在冷清与陌生的疆域,聆听岁月的虔诚。许多年前看到一句话:心中若有憧憬,走到哪里都是境界。

  放下犹疑的一颗心,才能百无禁忌,才能见山是山见水是水。专执清朗的一份情,才会风吹云开,才会欣然处境,才会气顺神怡。人无恼则路宽思远,意不堵则绝处逢生。逼死自己与逼死别人都是闭塞、狭隘和愚蠢的生命,那是将自己不值得把别人不值得的蒙昧。一棵参有一棵参的功用,一根萝卜有一根萝卜的效力,不混淆了认识,就不会误读了尘世。夏季,掬一瓢水从头浇下,自会魂魄开朗……

  生活才刚刚开始,生存已步趋危机。天道昭昭,有何秘而不宣的隐匿?抓一把沙砾扬进风里,你就溜去尘埃,叫玄机落满视线,哪怕让读懂的日子晒出汗渍。不可救药的生命,即使到了最后一秒之前,也撕咬不弃,竟使洪荒之始,以无比荒诞的喜剧,草草收场。

  懒字旁侧一颗心。心倦意怠身无力,精散神黯情无汩。而归根结底是自闭症的一种,其根本源起是缺乏外向的迎合、主动的接纳、积极的尝试。后疫情时代加重了一些人的相似趋向,懒的积极方面是它能促使人放下一些曾经紧抓的东西,但它肇始的消极情态则会使人画地为牢。心念就是命运,它不讲道理查无来处,却注定了许许多多人的降世以来的所有余生。

  明知世道难,偏向险中远。亮剑是英雄,屈膝非儿男。波谲云诡后,成败自分拣。寂然待风雨,如是鹤望兰。

  飓风转向黑格比,苏鲁沿海道别离。临窗望云天光暗,凉风袭来人适宜。

  不知它心多宽,所以你不知它意多远。平凡的光景里,安随命转,却自留心愿。不与暮光清欢,只与树影缠绵,且品一泉净淡,忽而来去,似见非见,不让这世界荒芜的源由,全部说穿。

  禅心在心,觉悟在悟。心空清风留白,悟彻泉水汩汩。大千世界,一如来,再如来,还如来。你在它在,你不在它不在,恍然复恍然,缘起缘散,散又聚,聚又散,袅袅青烟,灵感一闪,已换,未换,一瞬间。

  互相借鉴是人类社会进步神速的主要原因。不要以为谁一定是谁的老师,人世间五洲四海,谁谦逊谁开窍门、谁得真谛,谁或能成为超阶段性的赢家。持强凌弱逞“一时”之能的不可一世者,终于化尘归土,只被历史的几个标点就作了简单的概述,褒贬随后人心情,难断是非公允。英雄余年不多,勿再蛊惑,仰瞻云风阵阵,此一缕彼一朵,都是一次经过……

  家国一体,族裔同源,非我族类,其心必异。西夷强盗后人编织的强盗逻辑,非东方君子所能谅解、所能容忍、所能宽恕的。须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乱云飞渡、八面来风之际,唯众志成城、厉兵秣马、枕戈待旦,凭智慧和力量打拼出新天地,才有云开雾散见彩虹的机会。明白人应该明白,倾巢之下焉有完卵?随波逐流的浮萍没有扎根的可能,更没有开枝散叶的幸运。古今中外,勇者无敌、智者无悔,是为热血族群生生不息的要诀。

  有时候喜欢在一个带有嘲讽的文本发布之后,看那些识汉字、懂中文,却揣着“白心“的小丑们那种刻意误读的狂欢,看他们像蚊子一样叮着恰似“破绽”的段落,咀嚼“流血”般的忧伤。他们不懂爱的深沉、恨的深切,他们像被兴奋剂注射过了的动物,完全忘了根脉、血缘和传继,数典忘祖毫不思量。我看他们就像被死神收割的灵魂一样,一点怜悯之心都没有。我坚信有一天,他们不会再出现在光荣的谱谍中,因为他们早已把自己标价卖掉了。

  曾依缠绵梦不休,风雨无阻昼夜揪,醒来竟然空无稽,原来世间又逢秋。

  雨淋立秋日,风刮中伏天。榴籽渐充实,玉米已浑圆。江湖水荡漾,松影遮月盘。夜灯寂行道,清凉噤鸣蝉。提笔又忘字,庚子是何年?

  天高鸟无心,海阔鱼有忌。三界非常在,五行不停息。道源源道源,缘起起缘起。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会员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蓝色枫叶文学原创中文网 ( 鲁ICP备11027416号 ) |

GMT+8, 2020-12-5 22:36 , Processed in 0.051200 second(s), 1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