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人文社区 - 蓝色枫叶文学原创中文网

 找回密码
 会员注册
搜索
查看: 169|回复: 0

[2020] 随笔:极远

[复制链接]
子曰 发表于 2020-1-16 10:49:3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每个人心中,都有自己的天之涯、海之角。那也许是永远也无法抵达的远方。
  不知来处,亦难料去处的人生之问,曲折成了硕大的问号,矗立在灵魂里,像一个路标,也像一面镜子,还像一位老师。人们问着问着,一直问到了时间的尽头。时间的尽头是生命的尽头,而生命的终止未必就是一切的终止,这点古人已觉悟,今人也明白,可只是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
  不知而活,不啻是一种福分。了然全部的日子,没有憧憬。

  人们喜欢当个孩子,是因为孩子的心中,塞满好奇——戴着露水的芽尖,对一切都充满了期待和向往。
  年纪大了,就失去了眺望的勇气。那一代代人的过往,其实一直在继续,虽然表象上看去,不全是重复,而实质上几乎雷同。觉察了其中真味的人群正在增多,增多成了老龄社会。
  人类以长寿的形式,趋向老化,老化的人类对天涯海角的含义,已拓展到了极远。

  声音充满磁性的著名电视主持人于今晨辞别了他恋恋不舍的红尘。名人的价值,恰巧体现在了身后——他的别离,能牵动很多人的目光和心情。
  这世界许多角落的死亡却是寂然无声的,他(她)来过,又似乎不曾来过。这世界不是凡人的舞台。
  然而,对于远方,他们却是一起抵达的。

  阴沉的天空上,我时常能“看见”飘远的灵魂。我希望我是真的看见了——那一缕云翳,那一阵清风,都是逝者的座驾,他们必须有归宿。
  或许宗教和信仰努力给人以灵魂,然后再给灵魂以归宿,就是为了诠释来处和去处,籍此安顿“红尘客栈”中来来往往的过客。
  幽门开关,天门开关,地域之门也开关。我们只是在等待一把钥匙。

  都说土里来土里去,那是庄稼的宿命,那是万物的宿命,难道也是人的宿命吗?土又从哪里来?
  一曲歌罢,歌声去了哪里?是止于聆听的完成吗?彼岸是相对的还是绝对的?
  这个世纪二十年代的最后一年,究竟是过往的终点,还是过往的原点?谁把谁的期盼,当作了自己的心愿?

  墙角有一棵腊梅树,它已凸露花芽。一场雪还没完全融化,暗香将与谁分享?
  这里的一片海,与塞拉利昂的海岸线,别无二致。那里某个伫望海天的人,与这里远眺海天的人,也许永远不会相知。
  在时间里,在空间里,我们都在天之涯、海之角,在生命不能触摸的极远处。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会员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蓝色枫叶文学原创中文网 ( 鲁ICP备11027416号 ) |

GMT+8, 2020-8-5 15:08 , Processed in 0.040991 second(s), 1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