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人文社区 - 蓝色枫叶文学原创中文网

 找回密码
 会员注册
搜索
查看: 61|回复: 0

[2020] 碎语集:冷消息

[复制链接]
子曰 发表于 2020-1-3 22:16:3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改来改去无可改,换来换去无可换,习惯威吓威不吓,惯常钱串钱不串。恩情散尽归平常,功德耗净趋清淡,曾经妙计今难用,从前良驹寻不见。智者未必知一切,千户封王手脚乱,莫将沧桑赋诗意,兴衰成败只一念。

  习惯了贫穷,突如其来的富裕就是灾难;生来就养尊处优,一旦陷入窘境就是轮回。不要叨扰人文的自在,这世上没有哪种活法可自诩幸福。人间,无论出于什么初衷和理由,只要点燃了人的欲念,就是恶行。

  古往今来天下四方,万事万物是用来经历的、欣赏的、感受的,不是用来比较的、取舍的、损益的。所谓不同,不过是个体人内心意念和神智意识的扰乱。人做不到阳光普照、水泽八方、天下为公、仁义博爱,起码能以平常人之平常心处世吧。而今秉持住这一基点,竟已弥足珍贵。

  长期以来,总是平常人为那些不端者买单。比如某地“天价大虾”,让其他规规矩矩按质论价的经营者跟着“背锅”,是消费者“幼稚”、“狭隘”还是个别不轨之人可恶?比如某地的雪景村落,因为价格上的“穷凶极恶”,而导致严重的“地域黑”,不同程度地损害了相对朴实的经营户。我之所以没说“好人”替“坏人”买单,是因为一个人在一件事上“坏”不等于他(她)在其它方面也“坏”,不坏也不等于被泛滥使用的“好”。历史上劣币驱逐良币的事例不胜枚举,粗蛮攻击“文明”的战例更可连篇累牍——落后的打先进的成了规律。这世界上“吊诡”的太多了,需要人们三思而后行,这个行字的含义包括思辨和选择,别动辄就掉进了他人情绪化、自己见识少的处世“陷阱”。

  时光懵懂随季风,腊月再至年月轻,树梢寂然望云走,还是梦藏隐初衷。

  每到年轮转换之际,人们就习惯性地瞻望未来。假若把所谓的未来,暂时限定在五十年的长度内,那必然是需要个人体能的年代、是需要个人技能的年代、是需要个人求存的年代、是允许自定义的年代。其实未来究竟是什么样子本不允妄猜,当不是按照当下趋势推演的境界。那时没有的一定没有了,那时不在的一定不在了。但愿朗月清风,依然徐徐来。

  临至戛然而止前的那一刻,或许人才会恍然大悟,却原来百丈红尘中,惟有活着才是最大的福报。

  人的寿命太长了,所以才造出那么多“闲事”。人是吃得太饱了,所以才长出那么多“毛病”。人的情思太乱了,所以才失去了感应能力和专注心。

  许一个诺,岁月即有盼头。记一个人,灵魂不枯萎。落日是天涯,念想是归宿。生命无所谓贵重,却因为富足心情而充盈。世道炎凉只是际遇,梦深处,自有灵通。

  找一个时空契合的据点,以安顿寂寥的灵魂,不是因为孤独、畏惧和忧伤。山高水长、冷暖交替,不过是肉身的经历,心觉的方向中,暗夜与白昼不阻念起。大雪无痕,而抹不去岁月的追问。如果你已欣然许给了笃信,那么这一趟红尘,就不妄寻跟。

  面向阳光,才找见光明。找见光明,才发现阴影。发现阴影,才理解动静。理解动静,才觉悟流经。觉悟流经,才敢于前行。敢于前行,才能找见光明。

  西方思想的逻辑,就像一级台阶,它们互通了高低进退,就打通了问答。它们是严密的形式演绎,有律动也有转折。但是它们缺乏直达自然和非自然的超达能力。比如攀援、绳索、凿通、突破……中国传统文化中的意形之外,则允许思想“虫洞”穿过形式。一段时间以来,西方的逻辑思维既启发了中国传统文化意识,也拘囿了玄学张力中的探问。这方面,一定无法殊途同归,除非重作取舍。

  乡野水寒涟漪清,福囤满垛过长冬,九九八十一天后,田园依旧遇春风。

  西方平安夜,隔二进腊月。但愿天公抖,瑞雪润山河。地球七十亿,故事各自写,勇敢浑不怕,善良解忧锁。雪季灯光暖,伏天荫凉歇,年年岁岁去,心暖过生活。

  翠柳望桃花无色,趟河过山知易难,背笛迎风追秋去,大雪无痕离尘寰。

  围着人间,云来了,雨来了,风来了,阳光来了。围着人伦,草来了,树来了,花来了,庄稼来了。围着四季,鸟来了,兽来了,虫来了,鱼虾也来了。围着岁月,神来了,妖来了,仙来了,信仰也来了。围着这个星球,月来了,梦来了,爱来了,心愿也来了。被围着,被绕着,被呵护,被照应,被滋养,被埋葬,被轮回,这就是尘世,来来回回都在这里,随因果缔造,与缘分牵扯,跟年轮经历,每一个心念,每一个躯体,每一个故事,都是创生和编排,都是情景和片段,都是一生一世的叙述、演绎和完成。它们都在,你们都在,我们都在,在冷暖昼夜交替中,虚中来,实感里,虚无去。几百万年竭力进化,几十万年不停迁徙,几千年奋力探问,几百年跑步追赶。人们数着数着,数进了二十一世纪二十年代末,瞻望着二十一世纪三十年代,仿佛没有谜底,似乎还未证果,而前方,又有始末,犹是沿革,像一首单曲循环的歌。

  那年今日诞伟人,天翻地覆拯万民。泽润东方新气象,中华文明抖精神。九州四海慨而慷,江山世代仰雄魂。

  英雄重大义,大义就是为“所有人”而不是一部分人。唐僧历经九九八十一难而不改信念,包括坚辞不当“女儿国“国王,就是为了以纯粹的信仰取得在不少人看来毫无“用处”的“真经”。有人打趣说:要是换了我,我就解散队伍不取经,快乐地当国王。那么问题来了——换了他那种投机心理和行为,或许走不到“女儿国”,即使走到了“女儿国”,其女王大约也看不上那副嘴脸,小说家的笔下也不会出现那个人物。历史上湮灭的亿万无名,其中就有因一念之差放弃了大义的本该青史镌刻的人,而其只得了一时之快,而终于化灰散尘。这就是大义的因果、无义的因果,最根本的不同。“有用”之实,“无用”之用,非一时一世、一村一寨所能辨认、所能概述的。所以有句话说得好:有人活着,却早已“死去“,有人早已死去,却依然“活着”。

  远到天涯不见云,近至海角无清风,心念渺渺极穷尽,目睹空空漪不兴。

  其实究其竟,每个人都是在与苍老的岁月相依为命,不管人生途中曾经历了什么。际遇不会改变个体的孤独,缘分不会增添太多积蓄,一直并肩前行的终究还是岁月——枝头显现的枯荣,河流承载的冷暖,山野表露的兴衰,皆是光阴的凭证。也幸好,岁月不弃也不离,从来处来到去处,总是陪一世到底。

  时光可以把真相披露,却无法让事物打回原形。所以时过境迁后,除了风依旧,灵性无从。

  地球上,有一千多亿个人曾活过。一茬茬,一辈辈,一群群,一代代,都是鲜活如今,有成败有得失,有悲喜有生死,熙熙来攘攘去,都是自己故事的主角,都是他人故事的配角,都是时光的过客。他们存在过吗?存在过,也似乎无从证写,但他们的基因犹在流传、血脉犹在荏苒,而回眸的那一瞬,只有云风万里,虚晃空空无着落……

  白昼夜晚两端抻,墨涂光渲灰度深。人间身影来去晃,转瞬经年无缘根。得喜失愁皆片段,秦黑汉红今不分。人伦交替自然醒,梦泪一滴当了真。相逢何必曾相识,恍若隔世亦知心。送至东坡槐树下,迎来西门漆色新。古往今续故事会,听罢海曲看潮奔。

  古今中外,人们都是心有敬畏的,不管出于恐怕和贪图,还是源于慈悲和公义。而为功求利、跟风随俗、临时起意者占了大多数。其实对天地自然之感念,对英雄贤者之爱戴,皆可以化为实际习惯。比如每天都擦干净灶台、灶具,不啻也是虔诚。灶王是一家之主,让它利利索索、干干净净的,不只自己家庭清爽,还是一份心灵安妥。写到这里不妨调侃一句:灶王爷对一个庭院都没好印象,其它神明向灶王一打听,就不会有所助佑,还冀望什么愿景。

  有人问我,终极的无私的爱来自哪里?我想了好几个月,终于在昨夜想出了这样一个答案:有心之爱,都是有私的爱。比如人伦互爱,比如群居之爱。但庄稼对人类的益处,河流对生命的益处,阳光对万物的益处,地球对苍生的益处,皆是无心,方为极致,实为无私。所以我想说,爱到极致不是爱,情到深处不用情。站在人的立场、生命的需要,万事万物都比人更爱众生。

  用五百年的依偎,破茧成蝶,沿着春风里的香息,追去重逢。回眸,前尘已归土为泥,滋根养茎,育开姹紫嫣红。梁祝之恋道不尽的眷恋与缠绵,亦不过是文笔的猜测,晾晒在阳光下的往昔,即使迅速风化,依旧不改姿势。人与人的缘籍,当担得起一个守字,也对得住一个陪字。

  以寂为夜,以夜为安,才有魂游梦界,做一次无逻辑“磁盘整理”。人能创造机器,就有一伙儿“神力”创造人,而夜幕下,人看不见光影之外的“光影”,就像人看不见射线、听不见超声、摸不到“意念”。夜是给眼睛的暗示,眼睛传导给意识,暗淡的境界里,世界总以不间断、无缝隙的方式,一次次重启。

  岁月迁徙,皆是片段。平常的依旧平常,简单的依旧简单,深奥的更加深奥,浅薄的更加浅薄,改变的继续改变,逃避的还在逃避……掩耳盗铃的人难得糊涂,鸵鸟心态依然乐享人生。人的局限性缔造了快乐,人的劣根性孵化了满足,人的领悟力滋生了孤独,人的贪图心助长了歹念。所谓世界在改变,追究到底是人智、人情、人性在改变,且带动了风气和风物的改变,那互为因果的进度,正从量走向质的迥异。本能已不是借口,而是赤裸裸的由头,所谓人伦的进修,泱泱无序,犹在滥觞。

  按粒子尺寸察看世界、鉴判人生、观望情节,也许人们会忽然陷入无趣——聚散无常,来去有踪,既没有时间的参照,也没有空间的定位,仿佛都在,似乎皆无,生无谓,灭无谓,如风如水如徘徊……

  古今中外,任何“古都城”、“古建筑”、“古风物”、“古习俗”,都难逃拆变毁改,这也归咎于冥冥之中注定的“法则”和律动,非人智与人力可阻挡的。立于此时忆往昔,站在此岸遐彼岸,想一想简单,猜一猜不难,假设导不出真迹,如果推不出如是。宏大的历史一瞬,始于玄机,终于玄机。

  两相宜,方久远。容至劲,必破损。凡一厢情愿,唯有孤独感伤。大千世界,芸芸众生,万物克生,缘怨陪随。光影时空,一念起,花开斑斓,一念消,枯叶凋敝。比什么俊丑,谈什么高低,论什么短长,说什么贱贵,皆无所谓,不同而已。人世纠纷,愿不愿,许不许,可不可,适不适,罢了。

  也许大自然的规律之一,就是长寿者增、新生儿减,此消彼长。可人们不谙此道,故而不信此理,奇怪的是人们却坚信“能量守恒”。日本正在“践行“前述的“增减“规则。虽然人们找了很多原因,诠释那是为什么,终究还是南辕北辙。中国有古话:福兮祸所倚,祸兮福所伏。世间大势,乐极生悲。

  每到年末岁尾,总见尘世忙慌。迫不及待的收拾,饥不择食的填充,囫囵吞枣的概括,不顾一切的捞取,不假思索的抛撒,莫名其妙的炫耀,似是而非的沮丧……其实人为分段的无缝隙时光,不过是兴衰冷暖、循环往复、生生不息,每每是人们自己,硬把平常的生活砌出了坎。竞争衍生倾轧,机器招致窘迫,到底是为了什么?把简单搞成复杂,把复杂再弄成更复杂之上的简单,增加了人的惬意了吗?没有,不但没有,反而更窘困。那么,年轮飞旋,人们憧憬明天、期待明年,有意义吗?

  历史上的萧条,既是物象也是世道、既是时势也是情绪。物象上的颓势,心理上的冷清,都是蓬勃和热忱的对面。其间产生的透支不只是现象,而是多方面多层次的嘈切,回眸忆鉴,透支恰巧是导致萧条的必然。人世间的风景,滋生于心气,心气散了,景象就无生机,而想再聚拢起来,十分困难。希望曾经是一副灵丹妙药,可是用的太多了,人类被愿景一次次蛊惑的一段段岁月,已越来越不可信,为此付出巨大代价的人终究还是落得个一无所有。老子早在几千年前就看透了世间万事万物的未来走向,他所谓的无为,不是不为,而是除了至关生命本体的事物,其它的都不执着不强求不刻意。水到渠成,而不是筑渠引水就是无为。如今几乎一切都在反其道而行之,差不多要把人的世界从自然界“剥离“出来了。曾经听闻不少大大小小的人物铿锵有力的声音:听我的,我负责。他们不明白的是,天下四方,山水之间,有些大势所趋,别说个别人、少数人,就是整个人类完全步调一致,也担不起责任,也改不了律动。萧条只是一时,还不算忧患,前车之鉴告诉人们,萧条每每是萧瑟的序曲。

  人们为何程度不同的信神?因为那是超凡脱俗的寄托所在,因为那是天道有常的力量规则。我为什么信神?因为我深知大自然的玄妙非人力所能为,哪怕人类的科学思维和技术手段牛的不可一世——虽然人类还不知那些奇思妙想源起何处。信息量越大的社会,平凡人的处境越是艰辛,从前的投机取巧、南买北卖、空手套狼的路数已不灵验,过去的蒙蔽遮挡、装神弄鬼、故弄玄虚已不管用。敞开了天窗,揭开了破绽,融通了本能,人类忽然步入无所适从的境况。于是赤裸裸的肌肉、直愣愣的推搡,一如故态复萌的丛林法则,渐渐抹灭了温养了几千的智识光泽。但愿,即使人性本恶,依然还见人心向善,为了可预期的明天。

  什么是最重要的,也许站在现实当下的片刻各人偏执的绝然迥异,可后来又是各人自己悄然改变了自己。天意弄人之处,就是越是想要的越是千呼万唤不出来,不思不想的反而不期而遇。世俗定律一再提示人们,一开始不珍惜的到最后却一定是最珍贵的,而往往知之晚矣。这世界上没有什么是应该的当然的必须的,所以才有得之吾幸、失之吾命的觉悟,不少人自认为自己是个英雄,可在平时连一点谦让、屈避、义勇之心都没有。把自己的快乐建立在别人的宽容、成全和体谅之上,这种人不止是自私,甚至距恶行不远。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每个人都是在不知不觉中把自己陷入了举目无亲的境地。

  西方基于逻辑思维,所以笃信一加一等于二的果然。可世上事全都符合那个公式、按照那个演算吗?当然不,因此人们才会看到矛盾的此起彼伏——理性解释不了情感的执着,这不是理论的过错。

  一个人跟自己过不去叫自虐,因为想不开。两个人相互之间过不去叫互掐,因为想不开。一群人跟另一群人过不去叫折腾,因为想不开。一个民族跟另一个民族过不去叫争斗,因为想不开。一半地球跟另一半地球过不去叫悲剧,因为想不开。地球人从来就没想得开,还自诩是智慧生命、有思想,难怪神仙们都看不下去,躲远不显了。

  人活,不是肉体温热,而是心有念动。世上最大的哀愁,是对自己失去了信心、对生活失去了热情、对明天失去了希望、对亲人失去了担当的勇气和责任。不要以普遍性标准套装所有的耳闻目睹,这世上人寰,心不一样宽、灵不一样透、情不一样深、识不一样远,亿万众生其实根本无法将心比心、感同身受,连同理心都只是浅表上的微澜。哀莫大于心死,心死的人是劝不回阳世的,因为灵魂大多寄于一念,心念没了,灵魂惟有兀自飘走。是故,人生要给自己指望,哪怕是往前走一步看一步。

  地球是造物主给人间的一个大筐,什么都往里装。人们制造垃圾,筐里就腥臊烂臭,人们栽种善果,筐中就出现了“伊甸园”。人类不要奢望什么飞出地球的未来,先把筐子里的事安顿好才行,不然连老窝都住不踏实。七十多亿良莠不齐的人,大家尽在其中,所以必须明白“倾巢之下,焉有完卵”的至理。

  听广播得知,云南镇雄县一学校,从校长到班主任老师出于责任心,对迟迟未到校上学的兄弟俩及时进行了实地家庭探访,发现燃煤中毒已导致一家人重度昏迷,因此而拯救了一家六口中的五人。学校里的这几位有心人,就是活生生的“菩萨”。生活中,许多阻止了“发生”、拦住了“恶果”的一些人,看似不经意的所做作为,就是行了大德得了善果,哪怕他们只是觉得那是举手之劳、出于本能——所谓“一念成佛”,大约如此可悟。这世界,不是所有人都能有那一念起,拯灭顶之灾于未然,而那无心之有心,说不清缘由,却深植良善之灵魂。

  曾经沧海还为水,除却巫山又是云,老骥伏枥志千里,惟有义勇长精神。

  站在时间的门槛旁边,仰望星空漂移,俯看草木萧瑟,孑然扪心自问,是否还有更远的惦念,从从前到前方,依旧绵延不断。是的还有,还有许多许多期待与希愿,比如期待孩子们健康平安长大,比如希愿老人们健朗开明,比如期待社会更温和岁月更静好,比如希愿爱的更爱而怨气消散……心中丰盈的愿望是可以付诸行动的,那当然不是幻觉和妄想,不是令人麻木不仁的“鸡汤”,提醒和暗示的不同之处在于思辨的深沉,而时间的关键节点上,只有扪心自问者,才会理智而不是热忱的寻找答案。

  活多久算长寿?长寿好不好?恐怕都没确切的共识的答案。但有一点可以确认,七十古来稀,这算一个基点。而有质量有体面有尊严地活到高龄年岁,还是令人欣慰的。中国城市化进程已近尾声,城市生活的利弊人们也了解了个大概。对于高龄人群的生活待遇,城市比农村更友善一些。但已习惯农村生活且身体硬朗、精神矍铄、耳目聪明的老年人,农村环境似乎更安然、惬意和自在。年高而不拖累孩子,是大多数老人们的愿望,而在城市中这点尤其难以两全。老龄社会,问题远远要比想象的、预测的严重。除了国家机制要及早应对,每个明白人都该未雨绸缪。

  年年元旦彻骨寒,岁岁腊月结厚冰。访困问难莫迟疑,雪中送炭暖心胸。人间正道是沧桑,命运多舛情未空。自古善意无多余,从来良知济伶仃。但愿时光留忆念,昼夜演进向春风。

  我有一壶酒,独饮徒添愁。邀君共斟酌,往事莫开口。从前全放下,向风展歌喉。当下即天涯,此刻在潮头。花谢花会开,离别不聚首。红尘只一趟,相遇醉方休。

  烟花易冷人心暖,欲写新诗赋新年。友朋讯问三行字,祝福情真润心田。时空同行向愿去,春来山水姹紫还。

  元旦新年复伊始,海岸停泊待讯时。渔家节庆酒意浓,使船汉子歌喉起。潮起潮落岁月长,愿枕涛声梦安怡。

  五莲某小山村,元旦晴好。老老少少闻讯而动,冒着寒气聚拢到村头大院,围看县里送来的戏曲。老腔老调忆难忘,从来人伦年轻时。文化之所以深植心田,世世代代相承相继,是因为文化唯一的载体就是人本身,而文化就是人类生存和发展的能力之和,它以全部的广义荏苒苍生。故事也许早已熟悉,却依然在津津有味的感知中沉浸——年节欢庆,是对过往的追溯,是对当下的珍惜,是对未竟的期待。戏与人生,意蕴相通,相通在腊月深冬,新年光景。

  冰封湖面亮如镜,瘦枝脱巢熬寒冬。城郭遥显视线远,岁月迁延又随风。

  一念如箭穿梦过,春意荡胸意生芽。凌霄指问云风远,缘来何时逢天涯?

  北方以北冰漫涂,火狐孑然寻孤旅。忽闻雪野长啸声,同伴原来亦期许。

  岁月未饶谁,无须存侥幸。随遇心安逸,深寐自圆梦。四季有枯荣,红尘潮汐动。但愿人长久,白发情不囹。

  寂然无声自生死,古老年轮未曾疑。世间莫乜菌伞瘦,此君早比人源起。

  所谓死亡、灵魂出窍,就是神秘隐形者用便携硬盘将意识拷走了,而记忆存储随肉体衰竭慢慢消逝。即使不消失也因无意识,而无从读取。

  人类寿命不断延长,就会大量出现失智的老年人。他们不再认识曾经熟悉的人、熟悉的事、熟悉的环境,像“天外来客”,像“活在另一个世界”的游魂,这就是人类平均寿命增多带来的福祉吗?据说至今科学家也没找到老年痴呆症的病因——其实病因很简单,就是人活到了无法掌握自我意识的年岁,自然就会陷入“僵尸”的形态中。而这不是病,只是超出了自然的设计。任何事物,因然而必然。

  创新不是靠资本猛砸、用投入去折腾,不是闲钱折腾完了、贷款投入花完了一切就都彻底玩完了。当下敢“创“的人确实不少,有的人甚至长了“天胆“,经济领域恣意妄为的人简直比比皆是,而其中所谓“新”的东西,可真是“乏善可陈”。都在靠大拆大建、投资拉动、基础工程往上托业绩,而算不出账来、亮不出收益数据的地区、行业和企业,都在避重就轻——今朝只管今朝事、不管明天大水冲的“睁眼瞎”和败家子,随处可见。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大人物,更是造成了“半拉子”规划、“烂尾”项目的成因。其实最朴素、最简单的办法就是问问拟上马的项目怎么赚钱?多长时间能赚钱?能赚多少钱?合不合帐?可是,那些既“看眼前”又“顾长远”的“两头堵”的糊涂账,最后都是不了了之,“胡来”是最大的浪费——透支了信心、耗费了包括管理成本、人力和财力在内的各种资源、浪费了时间、错过了发展窗口期……老人家曾说过:浪费是极大的犯罪。各层级的百姓都知道、都明白,可情势一如既往,问题到底出在哪里?有时候忍不住这样想:怕弄不好的什么都不干,反而是在做贡献。

  很多项目上的很猛,明显不差钱。钱哪里来?银行。银行的钱不用还吗?要还。银行的钱哪里来?存储。但存储明显不够用呢?靠印吗?

  某些时间段,无为就是有为。攥紧了钱袋子,守成保值而不妄,就是不容置疑的智慧。

  不少人对“寅吃卯粮“的做法不以为然,就想问问,“卯“吃啥?还有人对举债经营、大规模“挖坑式“投资表示理解和赞同,甚至觉得那也是“本事“,问他将来债谁还?靠什么还?回答是总有人还,还不上就冲销了——当下人群真的有权透支未来吗?

  只因在网海里多看了一眼,就忘了岁月和尘烟,而从此多了一片不忍割舍的虚幻。只因在黄海边多看了一眼,就认了梦境与尘缘,而从此多了一缕阳光灿烂的寄念。海是无边的意蕴,一触动,就痛并深切地还原。三千大千,巧的本质,是妙不可言。

  人生没有卸妆,因为很多角色都是命运的安排,心从不变模样。人生只有退场,不思量,即无谎。

  生活只比生存多了一层文化意义,文明社会的人也由此多了一个文化人格。文化人格是文明社会芸芸众生的根本标签——种族、民族、宗族,说到底还是文化意义上的类分。因此可以肯定,文化就是人类本身。

  后科学时代,资本和科技终将退出舞台,取而代之的必然是掌握代码的、人数极其稀少的新贵。他们要么自立信仰,要么自成信仰。

  人类如能稳定发展到把原子弹当燃料使用的那一天,也许人类的定义也会被改写。我希望那时候,与我有血缘的后人还是有尊严的生命。

  曾与几位老友聊天时谈及未来。老张对我的愿景特别感兴趣:把最隐私、最真切、最期待的,说说看。我问他:未来的定义是有生之年还是遥遥无期?大李说:还是以一百年为参照系吧,既不确准在座的是否还有,又不至于茫然无界。我看了看老张,他点点头表示认同大李的划线。我说:我真心希望未来的世界,天上有鸟飞,地上有兽走,水中有鱼游,妈妈的怀抱里孩子睡的香甜。到那时,若是仍然还有人、通过语言、文字,或音像资料,偶尔忆念起我们,幸甚至哉。

  寂然一隅绽妍香,光影何须问远芳。清茗相对言不喻,红尘十丈辞梦疆。

  一开始,水至清,源源如露,挥洒天地间。一开始,人至纯,坦坦君子,昼夜无隐私。后来啊,被水草洇绿,被夕霞映红,被年轮蚀黄。后来啊,让世俗沁透,让情怀渲染,让觉悟冷凝。一开始付出越多,后来就想求偿越多,这不是教育和规则所能打破的平衡,这是天造的人性。人类的事人类无解。

  性情与生俱来,其后皆是选择性涵养——选择性注意,选择性忽视,选择性记忆,选择性漠忘……最后成型并膨胀且化作人生惯常行思。成也性情败也性情,得也性情失也性情,生死不改。改了就不是那个人了。

  一个人如果超过三次出现“故态复萌”的迹象,就可以断言其已不可救药。

  重庆高层失火无招施救亡六人的新闻,从一个角度反映出了“有能力建高楼却无能力、无手段保障高楼安全”的短板和窘境。直升机呢?牛哄哄的无人机呢?相关装备的科研应用呢?再过十到二十年,如果维修基金储备不足,公用关键设施渐次批量老化的高层住宅还怎么安顿?六口人活活烧死的惨剧,能否唤醒沉迷的盲目乐观的人们?迅速膨胀的老龄人口用火、用电、用水的隐患,以及可能“殃及池鱼“的概率日增的相关灾害,如何预防?人无远虑必有近忧,未雨绸缪不悔迟。

  近几十年来,改变习惯是芸芸众生的必然修行。反季节蔬菜改变了过去吃时令菜的习惯,汽车进万家改变了出行的习惯,网络通畅改变了人们交互和购物的习惯……习惯的改变是痛苦的、是新奇的、是别扭的、是无奈的。以后还有更多习惯将被改变,包括人的属性认知,都会发生颠覆性改变,不改变就要被淘汰——那时候人们也许才会彻悟,什么叫自掘坟墓。

  夕阳西下,多情人去了天涯。海岸空旷,痴心汉独听晚霞。自古深冬潮汐慢,鸥鸟徜徉,心无它。抬眼望去风南去,冷消息,遇谁化?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会员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蓝色枫叶文学原创中文网 ( 鲁ICP备11027416号 ) |

GMT+8, 2020-1-26 00:55 , Processed in 0.054397 second(s), 1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