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人文社区 - 蓝色枫叶文学原创中文网

 找回密码
 会员注册
搜索
查看: 209|回复: 0

[2019] 随思辑:心无门

[复制链接]
子曰 发表于 2019-11-28 09:21:3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一个人能否突破自己,关键不在自己,而在于环境。除了舍身喂虎的那种大觉悟,一般俗人的自我突破是要权衡利弊的、是要趋利避害的。如果没有突破的环境,当“孙子“的得意感也能支撑一个人生活下去。

  骨子里的素养,与被现实规序约束下的表现绝对是两码事。但这世界就是如此,素养高的人总是不如装的人——社会各个层面中,逐权得权、逐利得利者,决不是素养高的人。历史一再证明,现实一再证明,将来还会证明。人伦深处,一直都是劣币驱逐良币。

  一般情况下,“君子“斗不过“小人”,所以往往小人易得势。明知当“小人“有好处,那为什么不少人不愿行“小人”之为?除了骨子里不是那种人以外,相当一批人是因为不愿承受当“小人”的心理压力、不愿付出当“小人”的代价。这里提醒“看官“的是,别一提“小人”就义愤填膺,好像自己定然不是,拍拍良心——如果还有良心的话——问问自己是君子吗?要知道,这世界上,除了君子,剩下的大多数都是“小人”。

  西北风刮起来,摇落一树树色彩。不想问,叶子渐次离枝而去,树会疼吗?不想问是因为问了也没回答。人生在世,是有欢悦和痛苦的,有些罪必须要承受的,一个也少不了,当然一个也多不了。自然有四季,人间有更替,斯为而然。

  回眸残秋,难忘那一抹赤色的愁。岁月从不可留,光景会旧。风是一把巨大的扫帚,人们看不见它,却有目睹和感受它力道的无数理由。自它摇醒芽瓣的那一刻起,就注定它还要扫净飘零。人世间也有四季,所以明智的人一直惧怕果实。

  自从人类插上了翅膀,天空就变得拥挤。天涯不再远,海角不再远,而人心却变得更加放纵和贪婪。这地球上的人类越来越有知识,却变得越来越不懂事。明知不可为而为之,才是生命的原罪。

  南茶北引有心人,半个世纪几代魂,品得醇香思源水,海曲颂歌儆农民。

  村还没兴旺起来,“镇”倒哗啦啦一座又一座地立起来了。农业终究还是农业,庄稼终究还是庄稼,稻米终究还是稻米,麦子终究还是麦子。工具创新不是源头创新,平台创新不是根本创新,套路创新不是价值创新,吃网线吃不饱,猪牛羊也吃粮食,鸡鸭鹅也吃粮食,山楂香蕉杏也靠地力。地球上的人如果习惯了忽悠,就很难再在泥土里深扎根。

  人要是没有指望了,你就是给他一座金山银山,他也心灰意冷。所以无论穷富还是贵贱,一直使其心存期待,才有勇气拒寒冷、迎苦难、战厄运、逐光暖。牺牲了几代人换来的希望,如果没有价值观上的认可,那么一切都将是徒劳的。人类生生世世的努力都是为了逃离——逃离饥寒、逃离桎梏、逃离拘囿、逃离平淡、逃离懊恼、逃离厌倦、逃离生命,甚至有一天,或许逃离地球。逃离是一种选择,也是另类的希望。

  所谓幸福,就是不比较不羡慕不奢望的安然自在。活着并一直经验着,就是最根本最基础的幸福。

  民族是文化意义上的划分,而人种一直都是个伪概念。如果全球信息日渐融通的加速度超过意识形态和经济束缚,那么文化的意义就将凸显。其中信仰的重塑至关重要。

  一个人成熟的终极标识是善解人意,懂得了成全、迁就和忍让。成熟不是掌握了攫取的手段,而是学会了适当的给予。

  地瓜糊团摊煎饼,香软绵甜乡村情,松针燃火烘鏊底,老家味道刻魂灵。

  千年明珠玄武湖,敛藏多少苦与楚,旧日桥杆今犹在,不见六朝笙和舞。

  忽悠谁也别忽悠农民,欺负谁也别欺负农民,忘了谁也不能忘了农民。因为他们是来处、是根脉,也是文明的原点。如果粮食价格一直不涨,那么请尊重土地的价值,它的价值叫生命力。华夏以降,生生不息,因为崇拜土地的人群,深刻懂得,人来自土地,也终将归还于土地——松软的、肥沃的、宽容的、勤奋的土地,那一望无际的孕育希望、收留梦想的土地。

  在过往,“吃茶去”是最富有生活气息的自在选择。吃茶比吃酒更平和。几百年上千年的南茶北酒,如今也已松动,北方也认识到了“吃茶去”,是令人惬意的样态。北方人的吃茶,是大碗茶,有量度,有解渴醒神的益处。不少人养成了清晨品透茗茶味、不枉一日忙与闲的习惯,早上一壶茶,一天都舒畅。从医学角度分析这个习惯,还真是符合养生保健的道理,人的血液中百分之七十成分是水,充足的水能稀释血液浓度、促进血液循环,当然也有利于肠胃蠕动。“吃茶去”,三俩知友常聚首,岁月无忧。

  这世界需要冲动吗?需要。这世界需要血性吗?需要。这世界需要冷静吗?需要。这世界需要稳重吗?需要。这世界是谁的世界?这世界谁需要血性和冲动?这世界谁需要冷静和稳重?冲动的世界彰显了谁的血性?冷静的世界保持了谁的稳重?谁的冲动遇到了谁的血性?谁的冷静遇到了谁的稳重?谁的冷静桎梏了谁的冲动?谁的稳重圈禁了谁的血性?颠沛流离的世界究竟成全了谁的错层?自相矛盾的主张最终绊倒了谁的惶恐?抽丝剥茧的过程很痛苦很枯燥,而这个人的世界除了繁复杂乱的纠缠,内核有可能只是一段空无行迹的脉冲……

  喜欢是绳子,厌倦是笼子,囚禁的都是自己。活在寂寞里,人会心灵蜷缩。活在亢奋里,人会失魂散魄。平静是内心的愉悦,恬然是灵形的和谐。人生只要不自欺,这世界就是良知和善意支撑下的自由和愿意。

  自信来自哪里?内心。内心依凭什么?自知。自知如何确认?知世界自勤奋。张弛有度,把握节奏,生活才能从容自若。角色扮演看似容易,却要折曲心愿,做自己也不容易,但只要欢喜,苦累也值。

  让贫困者有出路,不止是政权的责任,也是富人的明智。感恩社会、反哺底层,关乎到富人们能否和平生活、继世传家。人间变局再跌宕,也不会殃及那些宅心仁厚的家族。时光如水,能洗尽铅华,亦能淘出真金,做人不是只做一辈人,更不是做绝一辈人。

  人是在一次次失望(失意)中想通的,而决不是在春风得意时看透的。当人一无所有、失无可失的时候,反而豁然开朗。命运不是恶作剧,它以不同的套路、不同的力道敲醒了不同的人。一个人只要还有生命与意识,诅咒或抱怨命运的不公,就是命运最仁慈的眷护。

  自古中土就玄学发达,空来空去的事情不胜枚举。可惜那些玄乎乎的东西没有拐上科学思维的逻辑追问,反而把虚拟人伦套成了人格化的玄虚体系。互联网时代的忽然来到,给玄虚思潮插上了翅膀,从前咒符不灵、梵唱不爽的“游手好闲者”,霎时有了工具、有了法器、有了道场,得到了全副武装。利用互联网吹起的泡泡、编织的骗局、臆造的景象,让不少旁门左道有了空手套白狼的大好机遇。相由色生、妄从心起,那色就是欲望,那心就是贪念,有吆喝有需求,一拍即合。互联网只承担“粘连”,它是“无色无味”的,是抄网的、沾染的人,搅浑了网世界。

  能在地球上扎根的不是动物,而是草木。能在泥土下扎根的不是城市,而是村庄。能笑到最后的不是大屏幕上的名人脸,而是池塘里春水的涟漪。九层高楼不抵一垄麦子,六箱纸币不如一捧泉水,危难时财主背上的一代金元宝,换不到农家汉子包袱里的七个馒头。人类每一次觉醒都是疼醒的。

  那天有位老师向学生们提问:你心中未来兴盛的乡村是什么样子的?不少人答非所问,不少人连篇套路,也有用心描摹的人充满期待——山清水秀,鸟语花香。这都是表象。乡村兴旺的真相是人气:有壮心不已的健朗老者,有活泼可爱的孩子,有充实从容的中年,有朝气蓬勃的青春,有鸡犬相闻的邻村。陶渊明笔下的“桃花源“,进化成现代版的美好乡村,最关键的是人气祥和、生活无忧。人心不浮躁了,山才清幽,水才灵透,祖祖辈辈才不会背井离乡、无处可逃。

  成年人活在记忆和经验里,婴孩长在好奇和知觉中。大自然不一样,它一直以兴衰和枯荣的形式更替新旧。时间是人类的错觉,而对鸟儿的翱翔而言,只有过程和始终。

  历史只记录孤独的人。它让喧嚣的归于了云散,而让那时的那些孤独者一直“活”成了永恒。

  他什么都有,后来什么都没了。他什么都没有,后来什么都有了。他们都说是命运的安排,可其实,命运什么都没安排,命运只是他们身后的随处,像影子和梦魇。

  上班高峰,街路上车来车往,但不知有多少人在创造价值,有多少人繁忙于人事。而人世间繁衍生息几千年,依然还是为了衣食住行和精神追求,依然没有脱离生命安适的“苦海”。包括哲学家、科学家在内的多思的人们,一直探问着生命的意义,却一直连个似是而非的答案都没敲定。众生在“时间”的直线上,被动地前往,而一直没有明白的生、觉悟的死。也许没有意义也是意义,就像一滴水无法自择的际遇,雪有雪的价值,霜有霜的缘起,雾有雾的使命,泪有泪的情意,因为开始所以结束,因为化变所以惊奇。这一方境界,各有定义,各有位置,直至尽极……

  吃不了一丁点儿苦的人,注定是满腹怨气、诸事不成的。人生没有镜子照见自心,所以不得幸运而又不自知不努力不受屈者,一生就是个坑,永远也看不到高远的风景。

  初秋,你终于找到了三生三世牵肠挂肚的地址。可是,时光流沙,缘分尽失。你已姗姗来迟。门里的那个小沙弥,早就忘净了尘念,它手里的木鱼锤,每一下都能敲碎情动的源起。风悄然而至,随它离开吧,放过自己,才是善待往昔。

  有时候,线与线之间一直平行不相交。有时候,各条线私搭乱扯。有时候,线与线纠缠一团。人间众生都拴了一根线,这根线叫今世缘,它牵扯的岁月和遭遇,就是人生。

  人生只有一道坎,那就是自心。自心无碍,一切皆是身外幻境,直面穿过,可透彻迷蒙。唐僧师徒四位和白龙马的隐喻,就是百味人生。

  天下四方,多少湮没多少心胸。古往今来,错过多少壮怀。非不能也,实无机缘也。眺惶惶然一乱局,看茫茫然一境界,常使英雄挥泪,怜见瞎子摸鱼。奈何俗世宵小贪金,而却众生无计。又如何?风再起,已时不待我。

  阳光无价人有架,端不起的是怯懦,放不下的犹疑,甩不开的是纠缠,搁不开的是膨胀。阳光下,人不卑微,只是平常,坐立行跑,皆是随心所愿。老龄年代,更能看透人性善恶,童心与暮色,非同一般,却别无二致。睡去的不再醒来,醒来的也终将睡去,谁是谁的祝福不重要,谁是谁的诅咒不重要,岁月不饶处,灵魂不颓。

  花藏根之魂,叶掩梦之纹。春去秋来后,眠冬待醒神。人间亦分时,盛极衰必临。世代各有命,岁月不关门。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会员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蓝色枫叶文学原创中文网 ( 鲁ICP备11027416号 ) |

GMT+8, 2020-8-5 15:07 , Processed in 0.041130 second(s), 1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