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人文社区 - 蓝色枫叶文学原创中文网

 找回密码
 会员注册
搜索
查看: 212|回复: 0

[2019] 随思辑:季节尾随

[复制链接]
子曰 发表于 2019-11-22 16:34:3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站在冬季门口,看树枝上零散的叶子,听风瑟瑟曳去,一恍惚又是经年。童年的冰面,青春的大雪,中年的茶杯……未换的场景,不一样的心情。那个耄耋老人已不硬朗,却行走安详。冬天的意蕴在他知觉中,仿佛是曾经的复映,三分寂寞七分冷清。小伙伴们都走了,只留得他一个,独自等待春天回程。

  正是因为一直饱含深情地活着,故而愈发抵触这个薄情的世界。所以不要嘲笑那个装在套子里的人——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苦衷,也有无法袒露的真性。人世间最廉价的就是浮于表面的同情,因为灵魂深处那每一次恻隐都很疼。

  买买买,买不穷吗?没事,我只是随口一问。真的有那么多富人吗?剥离贷款、欠款,填平透支,还回卯粮,谁是退潮后尴尬于岸的人?都说钱是泉出来的,这有可能,因为钱不等于实体的物质,它是纸质印刷品,它是一串可添加位数的数字,而阳光、空气和水是无法仿造的,而山川、河流、泥土是难以替代的。知道穷是为什么,就该觉悟富是什么。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自然,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逆反,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自在,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困惑。惟有平常心,不被世俗搅扰,才能维持自我的平衡。人人都有压力,都怨怪世道窘迫——每个人都该反思,你除了用过高的期望值压迫了自己,是不是又用自以为是压迫了别人?

  红尘物事和容颜皆会褪色,而深刻的记忆则印象永恒,因为忆念黑白分明,不染色泽。人世间所有的恍惚都因不专注,不专注就会出神走板,一走板就是行差踏错,如此人生哪怕修行百年,也修不到一缕清魂。

  每个人都有破绽,就像每个人都有觉悟一样,只不过,在不合适的时点上露出了破绽,可能改变了一切。所谓细节决定成败,指的是那关键的细致、重要的环节。没有人随随便便成功,也没有人无缘无故失败。别挠头说自己无辜,那会恼怒安排你命运的“编剧“。

  有人说:这世界各区域都在兀自发展,从来就没有形成过“普世价值观”。我个人认为这是一句清醒的表述,它既打了忽悠者的胖脸,也提醒了世人未来的走向。造物主分割了人类的色泽、语言、文脉,而人类又不自觉地分割了爱的内涵与恨的外延,红尘滥觞一直未能汇流,这才是地球万物灾害渊源之一。

  朋友说他有个朋友,经常调侃自己:只要你们不明白的我全明白。这是一种幽默。幽默是学识与自信、机智与坦然的养造。苏格拉底说:我知道我什么都不知道。这知与不知之间,就是对自我的洞穿。

  他敢自己抹黑自己的脸,因为他还可以用泪水、用汗水、用血水,再洗净它。你呢?除了一层层往脸上扑粉,一层层往脸上涂色,从不敢素面朝天,到最后,恐怕连你自己,也找不见真实的自己。

  用大数据梳理宗教神话的共性和歧义,是否能找到一个深藏的破绽呢?哪怕这个破绽最终会导致失望甚至绝望。人类必须打破人格化思维模式,才能发现更大的超人格化的智慧涟漪,并籍此完成寻根求源的终极目标。

  佛门强调:施比受有福。乍一看很能量,导向没问题,但它缺省的那部分,恰巧是世俗人间所纠结的,是核心的问题——施的能力从哪里来?如果连举手之劳的能力都没有、连仗义执言的勇气都没来源,如何布施?受是施的因还是果?因果若是互为的,那么福从何来?

  曾在春光里,初见惊喜,从此不忆亦不疑。曾在下雨天,紧紧唯依,从此相守不相离。曾在秋风中,邂逅飘离,从此杳无你讯息。但愿大梦一场后,苏醒在和煦日子,再与前缘邂逅,续写刻骨铭心的故事,给你也给自己。

  冬季风情老梧桐,离离叶落归无形,岁月终究留不住,年轮闭环为相逢。

  瘦枝如指指问天,玄鸟曾经为谁还,沧海桑田波千顷,大风唱罢是何年?

  果柿擎天眺望远,菜柿低垂待丰圆,红尘光景相陪处,时空同路只往前。

  柿子红了,你却还没音讯。说好了的相逢呢?是不是以讹传讹的曾经?命运的运程上,只有进度而没有因果,所以错过了,就是错过了,自言自语的暮色中,最适合独品岁月的酸涩。

  西风劲吹寒意来,齐鲁山水多色彩,丘陵秋韵未褪尽,已见小雪节气徊。

  流沙,流云,流水,关键是那个流字。流是常态,也是无常,是过程,也是始终。流意味着留不下,没有永恒、永驻,只有永远的永远。片刻即是存在即是人生。

  独者,自己也。天际线上,云卷云舒;海平面上,鸥鸟来去;山水之间,动静自如。每一次机缘巧合,都是刹那一回,领了自我,凭了自心,顺了自命,随了自然。暮年傍晚,看似心静如水,却已魂不守舍,只待渡船遥遥,踏去烟波浩渺。百丈红尘,总是了却,不晚不早。

  山无私,春来了蔓绿,夏来了葳蕤,秋来了静宁,冬来了安寂。任百年千年万年经过,依然不改初衷。水无我,雪化了潺潺,雨下了荡漾,霜降了悠慢,冰封了恬然。山水之间,万物生灭,山岿然,水聚散,给时间以坐标,给空间以循环。山不转水转,容尘世人寰。但愿又但愿,三千大千。

  山涧峡谷,自古就有隐灵藏龙之地。那时人烟稀,那时幽幽净,自然兴衰间,溪水自消涨。古人有福,可见浅水鱼游,可闻鸟雀嬉闹,可撷野果品味,可结草庐隐遁,游曳于街市与山水而无阻。电波织网的年代,拴着牵着,盯着望着,牵一发而动万般,每一步都是借道,每一滴都是权益,每一棵都有属主。哪怕内心深处的一隅自在,依然难逃世俗的搅扰。人世间的期待总是无休无止,众生已失去了平心静气。古风式微,渐行渐远渐无书。在光染街市声搅年轮的际遇中,散碎的灵魂,无处安宁。

  月夜梦巧渊源深,树影斑驳皆连根,千家万户甜寐时,灵藏心窝魂离身。

  昨夜细雨静似无,晨路湿透却尘土,街头借问行人道,冰心如何去玉壶?

  一个人的满足感并不难获得,两个人想知足就相对不轻松,而三个人的共同幸福感只能是一时一事的暂且。一群人期待的获得感恐怕要千差万别了。所以,在理解幸福的概念时,不仅要考虑时间和地点的参照,还要鉴量群体与个体的差别。一个人吃饱了全家不饿,与“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的迥异并存是不同的解析。一般情况下,人们谈及的满足感、幸福感,大多指的是个体的、一个时间单位内的身体感受和精神状态,比如青春期中的情感如意,这就是个体的片段性的觉知。个人的感受是会影响他人的,特别是亲近的人,情绪波动律有传染性,耳闻目睹和心灵感应都能捕捉情绪化。个人主观意识鼓胀的时候,季节与气候变化对人的影响不大,心绪不宁、魂不守舍的时候天气状况和处境的烘托作用就明显增强。人一生,什么内在决定了什么命程,心眼、心胸、心境太小的人,最终什么都受不住、守不住、收不住,因此大多数人都是自己为难了自己、害苦了自己。

  人过四十岁,还放纵自己的个性,还拿不住自己的矜持,还以个人好恶选择热忱或懈怠,就是显著的心智不熟的表现。都说“三岁看到老”,这个老指的就是“不惑”时的人生定态,这个时点上的人的样态,就是活着的人的“盖棺事定”。长大长不大,四十岁左右即是“分水岭”,这个关键期发生的变化,是一个人内因发挥作用的终极阶段。记得从前听人说过:某某某年轻时能作,老了老了变的恭顺了。其实不是某某某真的老了,而是心理沧桑到了极致,而是身体已渐无能为。生生世世的人伦,都是被编排的,无论人间如何崇尚科学、笃信技术,也无法逃开宏大无边的“宿命论”给出的铁律。信命不等于无为,愿不愿意皆不由己。

  下了一天雨。虽然稀稀拉拉、时停时下,反正一天没晴日。亲戚的孩子今儿大婚,与他们打趣:你家孩子是不是偷吃鸡头了?冬天却是实实在在地被过成了当下的日子,不少种类的树木已摇净了叶子,深秋时节那些浓烈的色彩渐已消褪,萧瑟正在强化主题。远处那片新建高楼似乎正在测试全层照明线路,雨夜亮起几层楼的灯光,让人连想起那些迫不及待急着回迁的人——能在新住宅楼里过大年,恐怕是今年无法完成的任务。原来担心今冬会干旱,现在看是多虑了。湿润的冬天有利于老人和孩子的健康,健康当是岁月的最祥和。

  假若繁衍至今的美洲土著是曾经迁徙而去的东方中原人,他们值得不值得中国学者特别关照——他们崇拜鸟,他们狩猎农耕,他们尊重妇女。他们基因记忆中,其实一代代都在想家。如今倡导全球治理,听着他们的竹子乐器演奏的曲子,看着他们充满仪式感的民族服饰,望着他们腰间的弓箭太阳,理解着他们发乎内心的图腾崇拜。忽然觉得,他们的信物、图腾和心灵符号,如此接近华夏民族的原初。人类同源,是什么隔离了亲近的从前?

  看到代驾、快车、外卖、快递那风里来去、雨中奔波、起早贪黑的样态,除了对那些青壮年人的自立、自强和担当精神的感佩,还有些许的同情——人间不易,只有靠自己。他们身后,有家人、有期待、有烦恼、有喜悦,更有上老下小的压力。他们自己的理想和梦境呢?大约只能悄然付诸云烟。每个人都有命运的安排,也许顺其自然,才略有心安吧。

  梦魇深处,你从千年回眸。你的胭脂水粉像画里的妖精。梦醒时分,才明白前世的自己,曾经为情迷失。

  一些传继是执着的,比如农村集市。虽然现在以集市形式开展的交易,已非从前的货物和劳务。不少人去“赶集”的目的,不再只是为了换取、选购产品,而是转变为“闲逛”和“淘宝”,企图在凑趣的同时寻点“稀罕物”。年纪较大的买卖人,也不再像从前那样对“销售额”持有太大期待,他们更多的是对过往岁月的怀念与生活方式的恪守。三把菠菜两棵葱,五马六羊非初衷,年轮刻写波纹细,四季更替总是风。

  一个时期以来,人们熟稔了担当一词。而担当,既需要肩膀,也需要脊梁,更需要心性强壮。心气高,脊梁硬,肩膀宽,担当才是生命的沉着和自信。每个时代都有担当的人,他们注定是芸芸众生的瞩望和依靠。不是所有的人都能站成伟岸,也不是所有的人都能开辟风景,只要人类群体中还有担当的人,历史的片段中人心就不会迷茫。

  我一个人的时候,我弄脏了哪里,我记得去清理。我一只猫的时候,我粪在哪里,我会去掩埋。我一棵树的时候,我长在哪里,我的叶子也会落在何处。可……后来,我已不只是一个了,不只是一群了,就忘了一个时的自觉。

  不反对日本(继承的中土大唐的)文化和现代科学技术、工匠(精益求精)精神、荣誉观的全球借鉴意义的传导。但要警惕近期网络以怀旧内容(文艺、古迹、民族传继的执着及医药、所谓的秩序、武士道精神、忧患意识等)为切入点的网宣浪潮,再兴一波美誉日本、掩饰野心的“套路”。特别是,在国人同仇敌忾于美国的时期,又悄然亲近了日本,两头堵的策略未必全是翻新阴谋论。金一南教授的一个观点应是振聋发聩、黄钟大吕:在几千年连绵不绝的中华文明之上构建出的当代中国,正在与西方宗教国家集团走着一条不同的路,这条崛起的大道上,唯有谨慎果敢、自信自立、奋发自强才能抵达复兴。

  关于导电,在很多很多年以前,就只说金属导电,后来发现水也导电,再后来发现树枝也导电,再再后来发现生命蛋白也导电……再再再后来发现一切活物都有电脉冲——这个螺旋套路告诉我们,圈子大到人类思维哪怕用一万代人乃至更多代人的智慧积累之和也猜证不到“一骨节”的长度时,那么人类会不会在沮丧之后,反而释然、反而从容了呢?

  当代科学,都在企图解析人类、生命的缘起和万物的架构,甚至已“剖析”到了染色体的“隐性密码”,且日趋接近粒子级的“最初元件”。可也许,我们人类在不知不觉或无意识中推演的,是比不限于碳基生命之外的更大的甚至超过俄罗斯套娃的九层天之上的“小“宇宙逻辑。这很危险,因为一旦因推演引导的探索和发现(如籍此逻辑发明的智能工具)而产生的事物,人类来不及掌握、跟不上掌握,反而被倒逼成举手无措,那岂不就是“走得太快,灵魂跟不上”的尴尬和无奈呢?别着急,是不是最值得聆听和领悟的三个字呢?想一想自吞自的“咬尾蛇”的游戏吧。

  人缘是一门最典型的模糊数学。有时觉得很近,有时觉得很远。一念起天涯咫尺,一念消咫尺天涯。心的距离无法产生美,生命之要义在于贴近与思念。没有牵挂的人生是寂静的空白,这种空白感等同于无,我无世界,世界也无我。

  劳动是人类生活实践的最具体表现形式。劳动出智慧、出门道、出真知。日照沿海渔民的智慧是被生活逼出来的,其中拦海养殖就是门道之一:围堑筑堤设闸门,潮涨进水,潮落闸门,以此办法蓄水换水,把沿海养殖搞的产业兴旺,令人感佩。靠海吃海,此乃一大招也。

  叶枯枝瘦任风流,万物百态容曱甴,季节更替人间在,不端情思亦醉酒。

  仰望天空,变化无穷。阴翳遍布时云图谲诡,晴丽明朗时光色透彻。云天之下是苍生,穹旷之外是浩渺。仓吉央措觉悟不了的是这一世,悉达多舍不去内心的慈悲,陈褂的远行终究只是学问。指向云天的树枝不曾质问,它以无数个春秋的期待也未等来那个清晨,它终于明白这个境界绝然没有那个缘分。红尘滚滚,不止于聚散离分……

  互联网深耕的年代,人们无法抵御网的侵扰和覆盖。新事物进入生活的逻辑演进,就是人们从一开始畏惧、警惕、防范到慢慢接受、习惯、依赖的过程。这个过程或长或短、或平缓或剧烈、或顺畅或挫断。互联网介入社会、时代和个人生活,亦然是个过程,且现在仍在过程中。包括“网络投票”、“网络点赞”、“网络认证”等行为,就是互联网现象之一,不管人们习不习惯,现今人们已无法摘除它们于处境和际遇。这就是一代人有一代人的活法,看似迥异实则雷同,不过是换了包装与场景和道具罢了。宇宙万物亦是殊途同归矣。

  今天风不大,气温适中,吸引我眼球的是天上的云。北方的天空上,很少出现两层云图,且像棉絮一样,有点像云南某个季节的天象。一如科学家近年来特别关注中国西域雨水增多的现象,地球大气的新变化也许早已拉开了序幕,洋流、云系和其它物象与人世间的变局相互印合,也许已经和正在酝酿新的“剧情”。我忍不住愿意相信地球上一定在这季人类演进之前,曾有一季或很多季智慧故事,我们既不可能是唯一,也不可能是最后。望着越来越庞大的城市,望着街道上几乎十几个小时都不止息的车水马龙,望着退却的农田、枯断的河流以及因为高龄人群增多而明显“老态”的人伦,我看不出地球将如何调节与平衡——反正人类自己无法实现与自然的均衡对称。但我坚信物极必反律,我相信这个世界有个度、有个极限。但我依然同所有人一般无二,心存希望,其实这个希望也是一种侥幸,那就是对未来充满期待——人类一定有办法解决人类在这个星球上造成的麻烦,而不是麻烦越来越多至无能为力。在我可预见、可看见的时间里,我不怀疑明天早上的太阳依旧会准时升起,哪怕它时常躲在厚厚的云翳和雾霾后面。熙熙攘攘的人世间,虽然有悲欢离合、生老病死和酸甜苦辣,却是“真实”的、踏实的、温暖的,而且人们总会给自己找出一个个“盼头”,然后告诉自己世世代代各有精彩。上苍也许就是那么安排的,它让冬去,它也让春来,而且通过掺杂着的“花絮”,让人类不觉得那只是个循环。生而为人,一个平凡的人,在此其中乐而不疲,也许足矣。

  与老弟聊天。他说,写一写这样一个场景吧:天刚蒙蒙亮,地平线上尚有一抹淡淡的青黛色,远处的山麓上还有薄薄的云缕慢慢游曳,微冷的风气中略有湿意。那个时点里,绝大多数的庄稼和蔬菜已经收获归仓。一个早起的人独自扛着铁锨向村外的田园走去,他要去收取大白菜……他绘声绘色的描述很有画面感,我怀疑那就是他的亲身经历,是他的少年时代印象深刻的记忆。其实每个人的记忆深处,都有一幅或多幅烙印深切的情景,哪怕人至暮年也不会从脑海中抹灭,只要有唤醒的触点,就会复映,且栩栩如生。所谓岁月漫长,无非是生命的积攒——没有记忆为凭,年轮不过是徒然旋空。听完他的建议我笑了,我说我也有类似人生经验啊,只不过我早起去村外田野的事由,不是扛着铁锨去铲白菜,而是背着筐子去捡粪,然后送到学校搞勤工俭学。他也笑了,我们这代人的故事大同小异,量有不同质相同,三言两语已是默契。

  近一段时间我经常会用手机拍天空,因为面向它的片刻我的心情似乎更平静一些。天空之所以能平复心情,大概是因为天空给人们的视觉感受,比目睹其它物象更令人趋向简净平和,尤其是云淡风轻的时候。其实人伦世界的纷乱和复杂,都是人类自己一步步折腾出来的,即使到了现今的智能科技充斥各界的局势中,那隐藏于简明面板背后的虚无和庞杂,也常常使人举手无措。自从第一枚石子投进人类的“心湖“,这世界再无平静,除非还有水落石出的那一刻。

  那年聚首逢“小雪”,紫铜火锅对面我,老酒一壶意未尽,相约经年梦不锁。

  中华文明有多强大?不妨回眸千年,仁者慈悲,智者释然。你听你听,那曾经打败过我们的族群早已销声匿迹,而我们洪亮的语音中依旧流畅着汉语言。你看你看,那曾经统治过我们的族群早已魂飞魄散,而我们的方块字依然表达着真情感。不要把包容当成软弱,吞噬未必缓慢;切勿将让渡当作放弃,岁月也会反弹。揉不碎的灵魂,一直涵养着不死的精神,人伦地天,唯华夏渊源。

  晨钟暮鼓未苟活,春华秋实知因果,愿追飞雪踏风醉,心境无碍开天河。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会员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蓝色枫叶文学原创中文网 ( 鲁ICP备11027416号 ) |

GMT+8, 2020-8-5 16:08 , Processed in 0.041093 second(s), 1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