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人文社区 - 蓝色枫叶文学原创中文网

 找回密码
 会员注册
搜索
查看: 95|回复: 0

[2019] 随思辑:连环破

[复制链接]
子曰 发表于 2019-7-13 23:55:0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雨后云渐散,月牙抬头见。凉风迎面吹,消却一身汗。静夜思远时,难眺天际线。城市楼宇高,街灯似幽怨。不知秦汉朝,边关谁思念。红尘浮生梦,风水轮流转。蝉鸣蛐蛐叫,千年皆听惯。海岸潮又汐,物换人亦换。情隐时空门,刹那缘线断。

  从暮色走向夜晚,黄海岸边,相遇一幅梦的斑斓。水波倒映着眸光,记忆在怀念与憧憬交叠的时刻,荏苒又荏苒。这方境界,最适合寂寞如许,与风相挽。这是你的远方吗?你的诗行中是否一直期待,沿着夏季的指引,如来如愿?

  莫问梦境在哪端,向东逐梦近海天,千年海曲潮汐涌,百岁人生再渡船。

  小暑倾盆涤世俗,天公怜生润浮土,莲池绿蛙聆禅意,叶捻珠玉不可数。

  天上太阳地上雨,道是无晴却有晴,七月流火小暑至,暮色浇漓阻人行。

  日照碧海金沙滩,月映细浪追梦欢,汉时海曲今犹醉,八面来风鸥竞帆。

  山奇水秀好风景,人杰地灵蕴风情,珍惜自然知天命,伫望云风化图腾。

  世道风骨艺领引,人间悲欢德化文。专注何须穷酸志,三分颜面七分仁。义无反顾踏雪去,长使英雄泪满襟。莫使苍生丢魂魄,只剩金银堆凡尘。

  从副镇长被打伞的负面声势可以窥见一斑:现在有一股阴暗的东西,已经开始寻找一切“破绽“抹黑本已奔命的基层干部了。这类网络舆论氛围很是可怕,它们连人之常情也掺沙搅拌,炮制各类“事件“制造社会矛盾,让各层各界不得安生。试想如此以往,活生生的人都要变成只敢以机械教条动作去完成职责的怪物,那岂不是把意趣盎然的人伦,替换成了僵硬的近似流水线的反人性操作?

  夏季水岸风旖旎,海滩多情待梦至,意外莫如喜相逢,浪花一朵绽心迹。

  做戏有两层语境。一层是艺人做艺,靠的专心致志、一丝不苟,在方寸之间诠释千年。一层是社会各界或多或少的惺忪作态,那才是“认认真真”的做戏。前者做艺为观众,后者做戏糊弄鬼。

  看到一句话,说的很沮丧:善良一直都未被善待。这句话在某些时点、某些人的某些际遇上,可能是恰切的结论,但放之于世代人伦和熙熙人间,又是小概率事件。但对于那一人一时一地一事,却是百分百的遭遇。其实善良既是一种天生的心性,又是一种理性的选择,还是一种相对坦然的能力,哪怕是穷人帮助穷人,其间也还是有三大于二、一多于零的不对等情势。善良的含义不仅仅是给予,还有比恻隐、同情、扶助、成全、不阻、默认、宽恕等行为更多的外延。但如果把善良当作懦弱、苟且、无能、自卑、贫怯、盲目、浅薄等心态的遮羞布,那就是对人性弱点的掩藏,也是对慈悲情怀的误读。

  小友问:天天听人说自然,到底啥是自然。老友答:天然就是自然,就是天造地设的境界,其间的一切生发衰灭都是依律而递增或递减。有多余、有格外、有平常、有突兀,但最终万变不离其宗、疏途同归。小友再问:人与自然是什么关系?老友再答:云卷云散、花开花落。小友三问:如果没有人类,自然有没有意义?老友三答:蝉声消弭处,霜晶映月华。

  夜黑探幽处,未敢入林深。茂草藏异动,怕虫误惊魂。徘徊路边界,守株待蝉螓。欣然不负望,龟影悠步临。夏夜此一趣,年年时令准。

  夏是年轮旋进中,最是不掩热烈的一个季节,它未曾刻意为谁缔造快乐。可如果你迫切地追问它最后是什么缘果,它会慢慢枯瘦一切,把答案留给了秋的萧瑟。

  葳蕤的夏季也有丰熟,当翠叶与花蕊热烈相遇。尝过爱情的味道,才明白夏日的喧嚣。夜深忽梦少年事,无非小河溢满,洇透了疯长的心田。

  夏季的白昼不适合仰望,只有璀璨的星空可以遥寄心境。那个时代的童年,大树很多,在田野,在村边,却总是在绿荫下,信了故事里的良善。

  与时俱进是人类创造的概念,其中包含着被动与主动的适应和选择。却不料,那个词义所阐述的境况,生生逼迫了其它生灵。当我看到一只蝉不得不在一辆车的轮胎上完成生命的蜕变,不由深沉地感慨——也许在不远的未来的某一天,人类亦然难逃“请君入瓮“的宿命。

  所谓渔舟唱晚,不过是别有意境的一行诗句,而真能唱晚的是泛舟江河的打渔郎。他一定是满载而归的,不然哪来的兴致在夕照里放情而歌?当然诗人也是心怀欣悦的,也才有了描写的冲动。正是那巧遇的一幅光景,成全了渔歌和文采的缘分。

  因为父母言行举止中的势利姿态,让不少孩子的成长过程充满矛盾,这是循序渐进的扭曲,不止于一代人两代人十几代人。人们遇到问题时都想寻找根源,习惯把目光投向社会、周遭和时境,却每每忽略和缺省了自己。人世间,人人都是构成,都是源头,都是悲欢离合、得失对错,都是因起、缘来、果然。自己就是解不开的疙瘩,又如何让至亲至爱的人走出困顿?

  无论官方还是民众,尊重文学作品、摄影作品、音乐署名权、使用权的版权意识,至今还是不很强。从广播、电视不少公益性节目和广告中,可以听到电影大片的背景音乐,还有一些将主旋律变奏的音乐。这些人们耳熟能详、备受喜爱的曲子,当然可以用——衬托气氛、营造感染力,只要征得了版权所有者的许可。一般民众在“借用”文学、摄影和音乐时的版权意识更是差强人意,随意从网上下载图片、音乐、复制文本无偿使用,甚至用之谋利或辅助谋利的行为,简直不胜枚举。相对恶劣的是变相抄袭和直接剽窃的做法,往小了说不尊重版权,往大了说阻碍了社会创新源力、削弱了创新后劲,少数人得了暂时的小便宜,多数人吃了长远的大亏。

  舞者谙律,蹈者知音,仰望星空无垠处,俯瞰人伦有情失。这世俗越来越世俗,黏糊糊毫无清旷,缠绵绵没有独立,你让那一曲高山流水,如何追寻?

  梦是被什么触发的?我搜了搜,结果是解梦的网页浩若瀚海。科学家们也是一筹莫展,他们做的梦并不比常人少。古人说,日有所思夜有所梦。即使此论能够诠释个别情况下的未眠之思虑,却无法解答那些稀奇古怪的梦见。那个玄学之界,梦之源起更是五花八门,可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似乎是,又让人难以释然。梦还继续做,关于梦的解析的诸多弗洛伊德们犹在忙个不停。也许事情很简单,也许机理很复杂,能不能找到答案,终将还是未知数。钥匙可能一直摆在那里,可走近那个匣子的路径,或许并不在人们的视线中。

  热忱于研究太阳图腾的人不少,似乎追溯月之崇拜的人不多。而回眸过往数典阅经,月之意象的记载,仿佛更接近智慧的暧昧处。且不说魂灵之于月宫,就只说月亮的传说,可谓是牵扯世间万物,包括人、魂、兽、神。不知那个不发光的星体,自悬空之日起,对人类及这个世界意味什么,却总是不会无缘无故。登月计划早已开始,但愿早日解开期待中渴望解开的那么多的古今之谜。

  花太多精力处理人与人的关系,是一个国家、一个社会、一个单位最大的耗费。只崇尚吃得开的风气中,专注于研探的人是孤独的,但他们的内心又是单纯的。在嘲笑单纯率真的社会里,不会有伟大的身影、傲岸的精神和远大的建树。苟且的人群里,一点半点的沾沾自喜,简直就是个我的可耻。人类宏大的忧伤里,总是泛滥着浅薄的快意,正是它,阻挡了终极的意义。

  朋友准备在暑假期间公休,陪中考结束后的读书郎外出散心。我说来日照吧,我给你画个线路,你们可自由安排时间和行程。他问我:除了见你这个朋友外,你能给出非去日照的理由吗?我答:没有,爱来不来,别跟我玩矫情。他笑了:就冲你这份不痛不痒的敷衍,就知道你怕破费那顿接风酒宴的碎银子。我呵呵呵呵:因为理由而出行,那不是游玩,那是追逐。邀请你来日照玩,不是让你来找什么功利心,找什么果然。他前几天来了,带着老子和儿子,陪着老妈和太太,浩浩荡荡满满一车。来去四天,拜了佛、洗了澡、吃了鱼、看了树,最是让他孩子开心的竟然是逗留了整整一下午的莒县博物馆,在那里,他的孩子成了一家人的历史老师,竟把他那位当教师的老父亲唬的一愣一愣的。昨天他打电话给我说,从日照返程回家,他孩子意犹未尽,扯着他又去了临沂市,参观了东夷文化博物馆。我调侃他:来日照不需要理由,只需要缘分,至于那缘分是什么,你来过了才知道。

  酒品不好的人,要么与酒绝缘,要么溃败到底。经不起鉴验的人,就不要迎风招展了,总有一天会被撕得千疮百孔。过于虚荣、十分自恋的人别靠近名利场,自己脸青鼻肿倒是小事,搭上门庭族裔的声誉,则无处买后悔药。人最大的自知之明,不是选择取舍进退、多少厚薄,而是深知自己是什么、应该远离什么。

  世上众生皆小人,修行只是披外衣,心性真色袒露时,一腔热血染清溪。

  撕开人形的浮表,露出兽性的本态,也不尽是丑陋或狰狞,还有胆怯与娇羞。

  人生中所有的侥幸,都是造物主给你留出的三分面子。

  每个人的深刻记忆中,几乎都流淌着一条河。它或是村边的一条小溪,或是从远山深处滥觞而来的清流,或是异乡际遇的一湾静泊,或是梦回从前的川流不息。深刻于记忆的原因很多,只有当事人自己可以描写。因为爱和忧伤,因为童年与思念,因为怀思及遐想,只要记忆还在,那条河就不会干涸,且将流经所有的岁月……

  大雨倾盆后,海岸展新颜。闲步观海客,伫望忆诗篇。碧玉日照城,听风得灵感。有心愿相逢,莫道桑榆晚。

  信息全覆盖、智能皆渗透的世纪,自由的定义应该更新了,无论哪个意识形态的国度都难以固守。个体的人如果足够敏锐,也许已感到了痛苦,那是一种无法溢表的痛苦。

  如无意外,众生皆有最后的欲望,有人为自己,有人为他人,只有极少数是为了所有人。

  贪小便宜吃大亏。把它当警句拂过耳旁不入心时,总以为那是告诫别人。可当它怦然扎心时,已痛彻筋骨。世人皆醉无独醒,见了棺材始落泪。

  智者古来少动容,仁者从不笑痴情,愿心无须怨负悖,岁月终究全归零。

  水墨丹青师自然,天光云影共人寰,踏遍陌路归心处,惟有故乡系情缘。

  在群里看到朋友分享了两张照片,都是西域暮色,恰似浓墨重彩的壮丽油画,令人视觉一亮、心弦拨响。在空间说说中看到朋友配文发表的一幅雨中老巷摄影图片,泛着水光的铺路石的勾嵌缝隙中,洇润着青苔与小草。两类不同的光景和物象,忽然让我意识到了远和近、古与今的强烈反差,虽然生命承载皆在其间,却各有各的片段,前人不知今日情境,今人难料未来际遇,看似一脉相承,而并无沟通。亦或者,世世代代都是靠遐想或臆猜而企图求达谅解和默契的,那种隔世离空的近似神交想当然,不知有没有意义。伫望着地平线上那一抹浓烈夕彩,凝望着顽石铺伸的那条窄巷幽径,不禁好奇,那个劝君更尽一杯酒的人,可曾惺忪还魂?那个三月不知肉味的才子可曾再次邂逅伞下那最是一低头的温柔。人活一世,我如何相信自己此刻的真实?红尘一趟,你如何安顿自己彼时不舍的眷依?幸好同在,所以不较所谓的永恒,因为从眼睛到心灵的过程,不都是空洞。

  四方都说这边好,却到夏日海岸跑,昼迎金乌夜婵娟,汉武钦名海曲晓。历尽千年桑田肥,茶韵水波渡懊恼,帆影剪风天际线,蓝图辽阔画精巧。碧玉但愿与君遇,缘来是你乐陶陶,子牙故乡多俊秀,东夷浓脉情不老。

  一个除了他自觉舒服而让其他所有人都不舒服的人,最终也会把自己搞的不舒服。一个让各业都不得其便、各人都不得其乐、各家都不得其祥的社会,最终也会落尘于重洗牌局的境况。一个相互怨怼且无愿谅解的世界,最终也会被一场翻天覆地的化变带入原始。一撮撮的得意,一伙伙的怨愤,一片片的忧伤,终究不是生命群体共同期盼的样态。当弦断音消,沉寂未必不是生机。

  当下,在诸多层面上,出现了连人之常情都不懂的人、连基本逻辑思维都不具备的决策、连生活常识都不遵循的取舍、连人性本源都不顾忌的任意,以越来越极端、越来越偏颇甚至越来越荒谬的姿态,显然于众生的耳闻目睹,像一场场喜剧、悲剧、闹剧、魔幻剧,任尔向哪个方向看去,都难免理智的苦楚。

  一人之力终会衰,世代英才继未来,莫羡伟岸孤影耸,扼叹众生失情怀。

  一只蜘蛛,一生只会织网,破了补,补了破,破了再补,已足够养活自己。一门手艺,精益求精、锲而不舍,已足够养活自己和家人。一间企业,专注于本业,一心一意、不屈不挠,任市场如何跌宕,也能立于不败之地。人们只看到了一鸣惊人,却忽略了在此以前的所有辛勤付出。

  看到一句话很有价值:如果不知自己多么渺小,不妨去一趟法罗岛。此言双关巧妙,既帮法罗岛做了广告,又给世人一盆夏日的浇漓。海岸线上,最是旖旎的风光不是物象,而是心情,心情舒适了,诗意盎然。这就提醒旅游目的地城市:服务态度、内容和质量,是地域吸引力与持续发展的根本,无关其它。

  富贵是贫穷的根源,权势是桎梏的根源,恐惧是怯懦的根源,驯化是奴性的根源,僵化是死亡的根源,骗局是幻觉的根源。一切不自然,皆是悖反自然的根源。

  所谓的传统文化的沿袭中,一直有个破绽,那就是从来就没有反对皇权独裁的人文思想和语文记述,能得以存活。

  能用借口和理由,去以莫须有的罪名陷害忠良的做法,已经不算野蛮,因为这其中有两个层面,反映了智识的存在:毕竟实施者找了块遮羞布,由此可见他们知道真理在哪边。

  把方的说成圆的,别人还都信,那叫艺术。把黑的说成白的,别人不得不信,那叫强迫。软力道,硬力道,都是力道,均作用于敏感的世俗人心。人间真理,无非是情酒一杯、利刃一把。

  红尘时序再入伏,雨季城市楼孤独,风巡街道水洗尘,凡心一枚藏世俗。

  天穹本无物,心企自画图,云风随意动,智识非我取。

  比真实更真实的是荒诞,比魔幻更魔幻的是期愿。搁不下心憬,睁不开慧眼。

  世间所谓的解脱,就是忘了我。忘了我就是放下了一切。

  你向一个痴心酒色财权的人奢谈淡泊清雅,不是他傻是你傻。你对心智只能数到三的人说二乘四得八,你只能种豆得瓜。不管走在城里还是途经乡下,众生仿佛在和光同尘,仔细分辨后你就会明悟,各有宿命的长路上,其实是滚的滚爬的爬,并非去了一个天涯。

  马陵始建凤凰城,百年水畔梦画饼,但愿夕阳不留憾,更待婵娟露真情。

  水是人情之源,也是大地灵性。它不止滋生生命,也启动着智慧和遐想。一个人无情的样态,就像干涩的沙漠,无法看到生机和希望。

  子曰:知者乐水,仁者乐山。为何乐山,为何乐水,倒是众释纷纭。归其究竟,无非是仁者恒定、智者婉转。可若是智者不仁、仁者不智,岂不枉费了见识?但若是,善聪相济,倒是成全一方大德。遥眺光景遣闲情,伫聆暮风剪云影,境外有境心内心,意向何须化图形。

  随租客外出失联的孩子,终究还是魂消魄散。在令人唏嘘的同时,对众网民迁怒爷爷奶奶的亢奋言辞,甚是不与认同。虽然自古以来,就有爷奶含饴弄孙的天伦之乐,却未必就是他们天经地义的义务。此案中,孩子亲生父母离异,将孩子撂给了她的爷爷奶奶,本身就是责任的缺失。当下社会,已有太多父母只管生不管养,且毫无亏欠感,这种趋势虽有生态困境的逼仄,而终究还是人生观的偏颇。当然,现实情况还真是如此,如果没有爷爷奶奶、外公外婆(姥姥姥爷)这代人的帮助,社会基层年轻父母生养孩子的困难之大、负担之重,超出想象,还真不是他们矫情。这是社会问题,尤其是在全方位进入市场经济社会、进入城市化社会、进入快节奏社会以后,从来没有哪几代人像当下的青壮年这么焦苦。难怪有人预言:九五后的人,选择不结婚不生育的几率将迅速提升,他们将成为无法“被薅韭菜”、“被薅羊毛”的初始一代。红尘一趟,先对得起自己,先活好自己,没毛病。别讲大道理,谁也不是谁得谁。

  有句俗话叫“一个好汉三个帮”。这句话人人耳熟能详,但未必人人都能看懂它的前提,就是要想三个帮,你得先成为好汉。否则,斯言即不成立也。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会员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蓝色枫叶文学原创中文网 ( 鲁ICP备11027416号 ) |

GMT+8, 2019-8-22 09:31 , Processed in 0.065823 second(s), 1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