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人文社区 - 蓝色枫叶文学原创中文网

 找回密码
 会员注册
搜索
查看: 222|回复: 1

[2019] 随思辑:皆有缘起

[复制链接]
子曰 发表于 2019-7-6 20:00:3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城市化速度太快,必然会出现不少令人不适的“症状”。谋生状态的显著改变暂且不论,但说人文生态,已然是破绽百出。住上了楼,缩进了三维层级空间,生活习惯却没有主动调试的意愿,曾经不算毛病的毛病凸显了出来:随地吐痰,电梯里吸烟,烟蒂随手乱扔,私物侵占公共空间,在公共卫生保持上非常差强人意,上下左右邻里关系处置不好,交通工具存放困难,城中村安置楼里的物业服务严重缺位,老年人生存状况令人堪忧,生活成本明显提高……这些问题一股脑儿都冒了出来,让上千年习惯于小农经济社会的人群,一时间遇到了诸多不适应。这种状况恐怕需要几代人的修行和规序,即使将来慢慢适应了,新的问题也会纠缠不休。日本城市化比中国早几十年,城市化率高达百分之九十三,城市生活却日渐冷漠化、程式化,酒馆文化消费几乎是唯一的情绪出口,职业圈就是朋友圈的冷酷现实,压抑着各年龄段人群。城市化最大的问题还不在于人文生态的僵硬,人们心理上的拘囿和封闭才是脱离“自然”的虚空。人类终归是自然的一部分,当人的生活圈离自然愈来愈远,就会活的越来越不自然,这种不自然是“断根式”的,终极的影响将作用于心神中,这是城市化社会无法自行消释的苦恼。

  那时节我们心情好,喝酒喝到忘了笑,也忘了烦恼。我们一次次论年龄,每次你总是比我小。小一岁也是小,小一岁你也得乖乖地叫我老兄,你敬的酒我吃的最妙巧。谁料,猪年的仲夏,你独自飘渺,一声叹息在暮色的风中,化为一幅幅忆象的倾倒。一个月内两兄一弟,红尘老友又数少。这偌大的客栈,酒盏未凉,却与谁斟酌,那曾经,千姿百态的逍遥。

  城市看上去很暖,走进去很冷。乡野看上去很冷,走进去很暖。有些话乍一听易懂,琢磨一下反而迷蒙。有些人初相遇还行,深了解后感觉酩酊。周星驰的电影好像是在搞笑,经年后再看时如垒块在胸。红尘一路,有一种悟性需要年龄,慢慢递增。

  谎言说多了,再优秀的文化也无法饰非。生态恶化了,再精辟的思想也难以澄清。前者既是因也是果,前后互为因果、相互作用。植入灵魂的良知永远不会丢,而浮于惯性的跟随经不起诱惑与恫吓。个体人的选择,来自于见识和辨别,当认同与抵触之间难以达成妥协,尊重绝大多数理性思维下的自由意愿,即是仁义与成全。权者千虑必有一失,这一失足成千古恨,前车之鉴后车之师,此言决不是空泛的浮白。

  包容即是妥协,妥协的表象下,又是一轮屈者自屈、弱者更弱、善者还善、跋扈成性、能者通吃的生态。哲人说,道德是既得利益者阻止贫弱走向高贵的工具。换言之,平凡且普通的人才被一次次强调道德、被道德绑架。云山雾罩的精言佳句,就像迷幻药,久而久之就成了瘾,而这种瘾是渗透意识和观念的顽症,治好它需要同样漫长的时光。人间之理,都有角度和站位,如果不是自在的处境,不是自由的辨晰,不是自如的思考,理之自戕,无法堤防。

  同一样一幅画,有人把它读成了晨光朝日,温馨明丽,勃勃生机,而有人却把它看成了落日残阳,前途暗淡,渐趋夜凉。同样一段岁月,有人过得欢天喜地,有人弄得度日如年。这其中是不是潜伏着命运的安排?当然是,但认命的人却是那些懂得因果机理、尘世缘分的人,他们深谙种瓜得瓜种豆得豆的几率有多大,而不妄图土鸡变凤凰且为此徒劳无功拼命挣扎。一滴水只有汇集于惊涛骇浪中,才会陡显惊人的力量,时也境也势也,所谓乱世出英雄,其玄机亦是如此。莫说人势利,其实神话传说中的灵异不也只点拨那些有可能知晓意图、达成神愿的人吗?大地之上,有高山、有深渊、有沙漠、有冰川,还有鸡鸭鱼、有虎豹狼、有鹰雀雁、有蝶蜂蛾,各有属类,和光同尘不同频。一个大世界上有不同的小洞天,井底之蛙未必活的不快乐,苍穹之鹏未必无烦恼,真正属于自己的不甘和挣扎,不过是马在马群里比出谁跑得快,而不是羊在狼群里看谁撕咬的厉害。一个人命运起始于说不清道不明的一刹那,也必须终结于无法归纳的末路,人们可以追问决定一次次选择的念头从何而来、可以怀疑所谓的懊悔是不是因为不值得,而这就是问题的关键——人如何定义这红尘,就怎么定位了自己。

  拿起手机,点开各类信息传播软件,涌入眼帘的,有太多以稀奇古怪方式死去的人——看起来地球人口真是丰裕,连每天注目不同的死法都成了点击率的重要来源。这要是在从前、从前的从前,那可是事关天公的大事。物以稀为贵,事以司空见惯而不怪,去海岸沙滩上瞅一瞅,热衷于捡拾螺贝的游人数量,可能超出螺贝的几倍。海族馆里的鱼眼日渐疲乏,为什么呢?它也看过了新鲜劲——穿梭而过的观赏它的人太多了,它早已失去观察形形色色人群的兴趣。肉身的人形,木质的山枣树,草本的蹦根子草,都是这方境界的轮替之物,人企图求得最大化的存在感,其实是终极的徒劳——不少心术恶劣者不惜伤害人伦而得偿内心痛快、满足一己之私的做法,经不起时过境迁的磨耗。一千五百年前的小山村里发生的惊天大事,如今谁会费心想象呢?连懒惰的史官、麻木的文人、善忘的百姓都怠于记录、描述和风传的过往,竟像是没有发生过。当下的沸沸扬扬、牛皮闪闪,其下场依然如此——未来的寂静中,此刻的现实不如彼时的一缕晚风动静更响。

  不知是中国语法断裂了呢,还是现代语文在退步,一些令人费解的词组和短句处处可见。如严肃查处,如不乱闯红灯,不是我杠,我只是学浅识窄,无法想象嬉皮笑脸的查处是怎样的情形,难以描摹整整齐齐排队闯红灯的样子是不是很有气势。那位客官,您别着急,咱不妨听听段子手们下一轮嬉笑怒骂吧,或能从中聆懂门道。

  城中一片绿,乡野半坡枯。昼夜随风逝,意真梦不虚。遥望我何在,近心你无辜。清茶淡饭后,灵细神自粗。

  傍晚时分的光景,介于明暗之间,恰是阴阳交汇之际,有一种不清不楚、似灰还白的境象。喜欢沉浸于那个片段,不强求真假虚实,只徜徉一份自在。自在是生命的最好状态,可以去可以回,可以怔可以呆,可以想起可以忘记,可以遐远可以思近,可以厚古可以薄今,可以无意愿可以有企图……在混沌之前,在清白之后,做一个似是而非人。

  有的人,就是听着别人的赞美而沾沾自喜的,就是看到别人的蔑视而灰心丧气的,就是因为别人的肯定而自负的,就是源于别人的斥责而自卑的。他自己对自己的审判一直是缺位的,这种人终将找不到心灵的原点和人生的基点。

  除了心死情枯,这世没有绝然不在乎的人。所谓松开、放下、淡忘,无非是没办法、不得不、久而久之。在乎不丢人,落魄不丢人,倒霉不丢人,失去不丢人,只有输不起、不甘心、有奢望、存侥幸、迷梦深的人,才欲罢不能而又怨天尤世。可当时间吞没一切的时候,才发现豁出去与得过且过的结果,竟然是一样的,唯只那不同的过程,鉴验了品性。

  今夜辞六去,明早迎七来,九十八年风雨兼程,只为民富国泰。忆狰狞岁月,后继前仆,血流骨断,矢志不改。英雄辈出的年轮,切去了哀愁,长出了新肉,换了人间,站立了世代。难忘初心,从头迈,复兴之路,敢为牺牲染精彩。时不我待,继往开来,新征途,同志在。

  回眸一笑九十八,千锤百炼梦无暇,信念未改初心在,矢志不渝更风华。

  像鉴赏家一样,像律师一样,像武士一样,像圣徒一样,像行者一样,像信使一样,像仆人一样,像神祗一样,生来活着死去,失了天真,丢了天性,忘了天意,一生一世,跌跌撞撞,哦,仿佛又仿佛,似乎又似乎,那一座座浮屠,寂寞无诉。

  七月,约见一次大海。听风诉说一个超过五千年的秘密,如果你能不动声色,可把情绪托付于轻缓的潮汐。攥一把沙砾,让岁月柔软地淘涤,你会明白时间的最后,终于还是赤手空拳的自己。学着那个悠然自得的孩子,在鸥鸟的歌声里,寻回天然的稚气,假如眸光陡显水洗过的澄澈,你就能看懂山与海绵绵不绝的传奇。这个地方叫日照,汉朝人曾给它一个诗意的名字,“海曲”小县敛藏着的历史,每一页都是神的印迹。是的,有人在这里等你,一直等你在明丽的晨曦。三生三世太短,海枯石烂不迟,只要你还记得,那一次永不磨灭的海誓。

  一直不曾淡忘,那一缕缕栀子花的香息。不管它绽放在窗台,还是舒展于园地。它毫不遮掩的朴素味道,似从前的憧憬,如未来的期希。原来我没有查询过它的花语,直到我懂得了珍惜——永恒的爱,一生守候和喜悦。它的寄寓恰好印合了我的心悸。每次看到它的身影,好像立刻就能闻到它的气息。岁月有期,思念无止。

  鹤首葫芦非常见,欧洲引种现云南。日照风水格外好,长相清秀味道甜。曾是一根狼牙棒,移植齐鲁添雅颜。地灵何须自标榜,种下瓜果辨天然。

  六十高龄的老枣树上,一只嫩绿的螳螂寻找着食物,也期待着爱情。也许它选择这棵老树的枝杈,作为短暂生命守望的前沿,是因为它曾在过往的轮回中,与那份吞噬过它的爱情,有过无怨无悔的约定。燥热的夏风里,枣树开花了,依旧还是从前的模样,细腻又温和的花姿与颜色,一如它以狰狞的双刀掩饰着的温柔和执着。这一次托生红尘,是它自愿的选择,也是它最后一道轮回,它期望在永远逝灭于这方境界以前,彻底了却生命的缘果。望着它禅定一般的等候,一只青鸟竟然没有去惊扰。或者这个夏季,允许所有虔诚的生灵,都完成启于灵魂的愿景。

  关于写字纂文,一位师长对我说:面向文学,背对文坛。他的倾向性观点让我深受启发。这其中的向背,可辨真心。文字有情感、有智识、有创见,但若是其中没有文胆、文义、文心,再婉约、再华丽、再灵透、再典雅的叙述和表白,亦然只是一己之私、一念之私、一时之私、一人之私。文学是哲学、社科、人伦的源玉,它可明鉴心性、修补灵魂、教化愚钝、阐释天理,也能给人以情绪的托付、灵神的寄托、善恶的研判、岁月的印证。文学、艺术和信仰是三位一体的不同棱面,在人类生生不息的传承和敛藏中。人们可以不识文学的始作俑者,却能在读取与领悟的静独片刻,与文字与心情与智慧与人生与超越生死的界外,邂逅于造物主无法编排的境界。面向文学其实就是面对自己,写着自己的本心、读着自己的本心、审视着“我“对这个世界和我对自己的选择,意识深处,终将不屈灵犀。

  如果非要逼我说出仙人掌与葡萄的关联性,那我只好搬出夏季这个大筐,将它们一股拢总地装了进去,因为它们都是活在热烈气息中的植物。越是炽热仙人掌的花朵越是娇艳,越是晴晒葡萄果粒长的越是饱满越是甘甜。所有生命都是奇迹,从微生物到大象,从扎根的草到飞翔的鸟,而季节是生命乐章的指挥大师,它总是一丝不苟又不吝激情。我是无数植物的受益人,所以我年岁还很小很小的时候,就已懂得了对果蔬和万物的感恩。它们一直在成全着人类,而人类似乎对它们越来越不珍惜。

  翠染盛夏果叶青,光洒热忱迎季风,岁月不与颓唐醉,只向葳蕤喧菁葱。

  今天妻陪姑姑去乡下,带回了一碟“瞎闯子”,也就是金龟子。用油炸了,撒上细盐,端到了餐桌上。一股香喷喷的味道扑鼻而来。一看到那碟“瞎闯子”,我脑海里立即忆起了三舅。三四岁、四五岁的大部分时间,当教师的妈妈都把我寄养在“打光棍”的三舅那里,就像他的儿子一样。夏天,他经常扛着我,在傍晚时分,去玉米地照“瞎闯子”,去河边树林里掏节令龟(蝉幼虫)。当然照“瞎闯子”的收获总是很多的,有时候能撸一袋子。提回家倒进盆里浸泡一夜,将“肚里”全灌出来后,用花生油炸出来,把粗盐粒硏成沫撒到锅里,一翻炒出锅盛盘,要多好吃有多好吃——那个年代,三舅和姥姥一起过,生活相对富裕,花生油是舍得用的,所以“瞎闯子”都是“吃饱”了油的,自然格外酥香。很多时候,三舅和姥姥是舍不得吃的,都尽着我。三舅说:给我留几个尝尝行吗?我点点头。吃着吃着才发现,一盘“瞎闯子“已没剩几个。我想了想,嗯,再吃几个,只要给舅舅留了就是说话算数。可到最后,只有一个“瞎闯子”孤零零的趴在盘中央。舅舅回来了,姥姥笑着说:那馋小子还算“孝顺“,糙好还给你留了一个。三舅归置好“赶四集“用的物什,拍了拍我的脸蛋说:乖孩子,把那个也吃了吧。他的话音未落,那只孤独的“瞎闯子”立刻就“飞进“了我的小嘴。一转眼孤身一人老去的三舅已离世十六年,我终于也没有践行孩童时承诺他的给他买“戏匣子”的诺言。而他就是那么笑着看着我长大、娶妻生子……像看着自己的儿子。在他眼里,小孩子说话不算数,长大了忙自己的生活,不该他嫌弃的——都说“疼外甥不如疼个破盖顶“,他疼的视如己出的是儿子,那一切的好,仿佛是上辈子他欠我的。

  做名人的好处,尤其是在秒传播、秒网红、秒获利的时代,制造热点、忽悠事件、点燃关注就成了势在必选的运筹方式,因为知名、闻名、爆红之后,秒忘、秒凉、秒弃的情形已不罕见。但是名人忽视了“炒作”的界限——炒需要掌握时境、火候、分寸,弄不好就成了作,人要是太作了,乐极生悲、狂极生悲、作极必悲的断言难免一语成谶。天下大势,人伦流觞,城市运管,皆与前述一理相通,且屡试不爽。

  一般情况下,人生只有九百个月。在心情最温和时,不妨数一数那一刻的自己还剩多少光景?余生没那么复杂,不过是以昼夜交替,算尽了所有因果。

  年轻时的光阴流逝的很快,如果他们想欢就让他们欢去吧。假如他们知道恣意的后果是什么,他们就不敢尽情,可是他们不尽情岂不错过了只有年轻时候才有的孟浪?仓吉央措之所以感慨世上没有两全法,就是连情僧也无法觉悟出鱼和熊掌兼得的妙招。

  说穷人没有爱情,是大缪不确的。因为穷爱或是爱的一种纯粹样态。在爱字前面、后面加上任何字、加上任何前提与条件,都不再是初衷。就像氢二氧一,掺上任何元素都不再是水。有人说在一定物质条件之上,更能成全纯粹的爱,他们混淆了的不是概念,而是源念。念不付诸行动,只是爱没有形成结果,但爱是存在于无形的发生。爱美之心人皆有之,这其中的爱意蕴复杂,且那个美之内涵与外延还有情人眼里出西施的变量。爱与爱情不是一码事,它们是从属关系,就像树于小松树的层级辨析。分不清因果关系、来龙去脉,是当下人群每每陷入困顿的根因之一。

  相当长的一个时期,不少人内心已不再敬仰权威、惧怕得失,是因为人们已看透了复杂的套路背后,那破绽百出的共同人格缺陷。当人心之上,完全靠“加持”才能塑造形象的境态已是最后的招数,智慧的隐蔽处,崇敬和恭维像一把刀,生生割裂了人伦的笃信。也许世间尘俗的关键节点上,人们灵性深处惟一可秉持的一根稻草,就是那传说了很久很久的、不知存不存在的天理了。

  种过庄稼的都明白,浇灌是有限度的。浇的太多会成涝害,浇的不够会旱枯。在治世化人的运作中,此理并不偏废。不必再创造新奇的人文概念,翻开成语,已是阐述透彻:春风化雨、润物无声、揠苗助长、好大喜功、急功近利、欲速则不达、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能不能以这样的假设去追问:如果道理人们都懂,又究竟为何知道而不道呢?

  梦见海岸看霞彩,牵手风雅眺船来,缘渡苍生非一世,命如涟漪绕月台。

  休渔养海纵生息,补网排船除贝衣,滩涂龙骨齐列阵,待到秋讯牧鱼期。

  网海茫茫有缘遇,苍天不负有心人,善眸方可邂真迹,慧眼才能逅良品。

  坐望夕阳,出神入化,静谧时分,深陷一刹那怔呆中的人,忽然觉悟:和平对于地球人类世界,不是为了等一个可爱的宝宝蹒跚学步、健康长大,不是为了照顾一位高龄老者安详生活、至寿终正寝,不是为了风华正茂的青年们邂逅爱情、皈依庭院,不是为了研究出鸡肉的第一百零一种吃法,不是为了这伙政治家以胜利者的姿态去证明他们要比那个利益团体更高明,不是为了赶尽杀绝那些讨厌的蝇蚊和可恶的病菌,不是为了赚大把大把的钞票然后籍此掩饰自己丑陋的灵魂,不是为了以此品质弹压彼道德的缺陷,不是为了用宗教做外衣的哲学观点成为千疮百孔的信仰且独霸心灵的天空……这些都不是根本的,都不是重要的,都不是终极的。和平是为了给一代一代的智者们——各学科、各领域的学者、方家、精英,以共同的时间、不同的机会、相向的追问、惊讶的发现,去了知人类到底是一种怎样的存在,去探明死亡是不是一种近似障眼法的游戏,去找出宇宙万物的来龙去脉与生灭的机理,去恍然所有的原因和全部的未来。这应该也必须是人类终极追求的永恒,亦是人类努力抵达的永恒。没有和平为保障,人类整体“死不瞑目”的结局,恐怕在所难免。

  德者,从心,从识,从事,从果,乃人之常情也。而深邃之德,则是天性,即善根。

  那时重生敬死,看重有始有终的因果。甚至把死看作往生,把人的百年经历看作向死而生。今天,人们却是向生而死。

  城市生活习良好惯的养成,在今天犹是难题。其中,不管白天夜晚不按汽车喇叭,应该是最起码的自觉,更应是最基础的禁忌,也必是违者必惩的行为。不仅仅是为了减少噪音、力求静谧,更是为了城市居民的睡眠质量,为了共同的健康。

  一个人孤独的江湖,在章回和传说中沾满夜露。寂寞不是脊背上的刀痕,却每每被一壶冷酒的浸染,疼到梦境。文字从来不是直白的心情,尤其深陷凄风苦雨的秋令。回眸夕阳西下,唤不回的断肠人,早已消失于远年以前的天涯。

  天高地远人长久,水深情厚不逐流,莫因一时小盘算,折损大势醋变酒。

  乡野生机无尽头,松塔昂立观风流。白果簇团惹人爱,栗子炸刺自无求。长角探路眼似盲,披甲弱将花天牛。

  喜欢庄稼地,徜徉果园茶园,却只是一份游人心理,真要是挽起衣袖和裤管,拿起家什去劳作,恐怕没几个人吃得了那苦累。人世间所有的美好,其背后都是有人在负重奋进。这个日渐矫情和浮躁的世界,正在把廉价的虚无的尊为高贵,而把安身立命的真本事,慢慢失传于广袤的旷野。

  那些有心情,专注于一朵花的欣赏、安然于一本书的阅读、寂静于一刻聆听的人,其胸怀一定不会拘囿或束缚在世俗的眼前、得失的计较和自恋的皮囊中。

  知性人生就像吃甘蔗,他知道哪头粗哪头细、哪头甜哪头骚,因此他的选择虽然不被旁人理解,却是他自愿自在的生态。

  酒是英雄的胆,酒是遮羞的布,酒是掏心的钩,酒是试金的石,酒是通灵的药,酒是杀人的刀,酒是弱者的筋,酒是强者的悔,酒是苍生的恨,酒是憧憬的灯,酒是邪恶的咒,酒是觉悟的泪,酒是智人的笔,酒是仁义的情,酒是本性的色,酒是灵魂的空,酒是梦境的桥,酒是岁月的血,酒是人间的罪,酒是神祗的谎。

  世间百态皆俗生,红尘万念俱向远,怀思忆梦情未寂,瞻望云海待缘船。

  无忧无虑的样子,是源自心灵深处的惬意。人世一生,不得不与年龄、际遇、处境和时光妥协。而从开始妥协的那一刻起,就失去了无忧无虑的样子。

  人,因为觉悟了注定的深蕴,而渐趋淡定。淡定是双向的认可,与自己,与世界。

  教育,不在于入学人数,不在于考试分数,不在于大学基数,而在于思维引动和启发的逻辑和模式。凡是让敢想、敢做、异想天开的孩子有自由散发的遐想和创见的教育,都是开启希望的魔法。教育不是日式的汇流、剪辑和集约,也不是无序的散养、无原则的纵容,而是有方向的流觞、有热情的憬望。基于文化涵养和科学态度的教育,是人伦社会的可期未来。只灌输知识、应对关坎的功利教育,难免窒息创造的灵感、富有远见的假想、推进应用的技巧。有知无能、有识无能的人才状况,已经开始制约社会进步的曾有的那种力道。

  一个人在不同的年龄段、不同的时境际遇、不同的领悟能力水平,会患有不同的心里障碍、情感问题、抉择困难。而与之相对应的是,在不同的生态环境里也会痊愈不同的症状。但在大势所趋的路途上,几乎没人能逃出别样的境天,保持完整自如的自我。

  看新闻报道,国务院将通过政策引导推动家政服务业态发展。从中我看到了居家养老的社会压力,毕竟时长将超过三十年的老龄时代已经拉开了序幕,被动不为的后果很严重,主动应对才能维持人伦祥和。让老年人有安逸余生,就是解放年轻人的生产力,这是一道必须以智慧和机制尽早破题的难题。

  山东提出:要大胆启用李云龙式的敢作敢为的能人。而我却记得《亮剑》中,李云龙的上级命令:拿五吨炮弹换回(被困的)李云龙。有这样的上级,才有勇往直前、敢打猛冲的李云龙。凡事都有因果,行下春风才可能下秋雨啊。

  心念是命运的起源,一个人为何意生念起、为何愿生情动,是最难回溯究竟的。可是,在能料见的前方,有些人却不愿“固执己见”,缺的不是智慧、不是力量、不是主张,而是勇气和方略。

  《亮剑》中的赵刚说:我们是兄弟、同志和战友。这句话界定了追求的道路上,群体的关系、团队的要义、人伦的愿景。和光同尘的人世间,不缺生命的集结号,缺的是响应的人,缺的是同频共振的牺牲精神。我们常常看到的是,乌泱泱的人群里,只有几个、十几个为有牺牲多壮志的人,而历史常常被他们改写。

  一个人自私的人,不可能遇到过命的交情。一个患得患失的人,不可能作出惊天动地的抉择。只会纸上谈兵的人,不可能取得攻城掠地的丰功伟绩。学会检讨自己、审视自我的,大多还有的救。

  沿着雷声隐起的方向,遣灵魂穿云过雨,时空无拘。纵意驰骋的尽头是汉朝古风,恍若一梦。梦回是一次绽放,绽放即是了却一场。文字流淌的刹那,不是为了想起,而是为了忘记,忘记那一回群袂飘逸的别离,忘记你留下的所有秘密。舍得死去的轮回,才有醒在重启的意义,终究还是为了我,原来还是为了你,一幕幕的重演,红尘犹是心悸。

  细雨绵绵润无声,不负如来不负卿,借问云风何处去,董郎昂首望穹空。

  憧憬没有距离,向往无法隔离。因为那个比阳光更古老的故事,红尘一念间,你不舍追风的汉子。一首歌的陪伴,循环在朝发夕至的行迹,海曲唤梦,缘来如此。生命之旅,哪怕一生只有一次。

  万物皆有缘起。一颗泪水,一滴雨露,一芽一叶,一草一木,一人一影。晴晒时,绿荫下总有回忆。下雨天,云风不吐心事。凡尘一路,孤来独去,四季轮回,命俗情不俗。哪怕不遇,即使不与,且随一念寂寞,听风,看雨。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会员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蓝色枫叶文学原创中文网 ( 鲁ICP备11027416号 ) |

GMT+8, 2019-10-24 06:11 , Processed in 0.060684 second(s), 14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