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人文社区 - 蓝色枫叶文学原创中文网

 找回密码
 会员注册
搜索
查看: 82|回复: 0

[2019] 随思辑:听风吟

[复制链接]
子曰 发表于 2019-6-22 21:09:5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凡是违反人性良知的东西,不管它假以什么外衣,都是令人怀疑的。人言中的是是非非终究没有终极的意义,人世间惟有死亡之惧能混淆黑白,但仍有视死如归者可证明人性的光辉,什么也无法阻挡。

  穿越几千年,复活节岛上那些至今还屹立于夕照光影中的人形石像,能看懂如今的世道吗?科技发展到二十一世纪,人类找到了心灵澄明的理想境界了吗?如果永恒的意义是等待和守望,那么用多久的守待,才是值得期望的豁然?

  共同一道在人类,福祸共担度时空,星际迷航驻地球,和通生息悟来风。

  其实合同一词,远远不如和同更让人深刻理解相和共生的意义,和才心通,合则未必不对心,难免暗隐分歧。强行改变一个人的“坏习惯”,也能会对一个人造成伤害,因为“坏习惯”是不被人察觉的另类自保能力。命运其实并不诡异,只要细心观察就能发现端倪——长时间待在空调出风口对着的位置办公的人,后来必得肩周炎、颈椎病、脑部疾患,只是他们在享受清凉的时候,没有意识到有些福是享不得的,所谓“没有受不了的罪,只有享不了的福”,此为一种。凡是让人群整体都感到别扭的事情,其中必有不通顺的地方,早点发现并解决它,才不会冰冻三尺。

  物之得,至多是未失,也有可能是别样的失。心之得,才是真得。心不失,不失心,人性不缺,灵性不残,则魂安命续,易得善终。

  心贪则命损,人贪则寿损。世间平衡律一直不曾缺位——总是要付出什么才能得到什么,所以人们企图要索取什么时,一定要算明白,那其中付出与回报是否值得、是否合算。若是损人还不利己,甚至损人害己,就不要拿自己祖宗和子息的福祉,成全一己之私。

  桃甜杏酸天然味,应季水果丰满园。累累枝头美如画,时节不负耕耘男。

  昙花一现刹那间,香息娇妍扣情弦,夜敛昼放待君遇,三生修来一面缘。

  树上挂果带红晕,仙桃原本生瑶池,晴日和风拍艳照,借网传图馋煞你。

  五洲四洋皆生灵,家园皆在红尘中,人间世代谁主宰?为何沧桑不趋同?

  夜半三更梦中醒,手机屏上闪绿影,川地又发新地震,但愿宜宾人长宁。

  世事无常人心长,地动山摇情不凉,遥问天公意何在,撩开面纱看端详。

  纷纷扰扰,喧喧闹闹,是一个年代不知不觉中滑向的趋势。不知不觉或后知后觉走向一种境况,是人类社会的大因果之一,也是世间万物的共同宿命的表象之一。也许看不透才是通达看透的正确道路,而看透却可能是歧路的开始。世界有意识的存在和无意识的消失,从来不在智慧的选择中,智慧是被赋予的智慧,本身就是注定的悟力,其剑走偏锋突出结界的可能性,就像太阳系中再次诞生高级生命形式一样。

  这世界不缺故事,缺的是愿写故事、会写故事、写好故事的人。生活本身就是个故事,每个人都是故事里的人,都是故事里的桥段,都是故事里的情节,都是故事里各有承担的角色。看故事、读故事、懂故事的人,不是被故事打动了、感染了,而是生活从来没有放过谁、辜负谁、错过谁、忘记谁。人们一边成全故事,一边目睹故事,你在他的旁观中,他在你的注意里,同路或隔世,皆由宏大的因果牵扯在一起。希望人类的故事只有开始没有结束,用互为因果轮回的方式,给寂寥浩渺的宇宙,添一丝生机。做好自己故事里的自己,做好他人故事里的自己,做好尘世故事的自己,不是靠努力,而是凭本心、证悟和良知。

  看到一句话:说服不了自己,或是最合理的。一开始对这话还没有感觉,回思中玩味此话还是别样意蕴的。我理解,对仁智之人而言,怎么也说服不了自己的决断,就是最合理的。反之,那些偏狭自私的人,一般也不会说服自己,倒是理由和借口寻了一大堆。

  夏日炎晒出辛辣,椒丝土豆浑不怕,大快朵颐热汗流,痛快人生食无价。

  不信人是精密“机器”的,把身体当作最高价值,健身养生、求医问药,几乎把精力的五分之二都用在了对躯体的维护。相信人的灵魂与躯体是寄宿关系的人,更愿意将思悟超然于躯体之上,不喜欢把太多心思放在所谓机体生命的珍惜,除非无奈,很少被躯体感官的诱惑所迷困。作为旁观者和当事人,我无法评判哪种“活法”是智慧的选择,但我可以肯定,既然这世上的思索有不同偏向,那么其中必有蹊跷,而蹊跷掩盖下的隐情,也许就是原理。

  要求精英“先天下之忧而忧”没毛病,因为他们有能力作大担当,可是当你把目光转向那些“理所当然“安享“先天下之乐而乐”的苟且,看清他们都是什么人之后,难免心生颓唐——殚精竭虑、鞠躬尽瘁是为了那些无所事事、游手好闲、薄情寡义、怨天尤人吗?也许家国天下和普度众生的使命感,只是一个人本性内蕴的唤醒,而不是价值权衡和意义辨晰的结果——精英命运其实是注定的,他们为什么奋斗、为什么牺牲,一直都是无法选择的宿命。

  昨夜一梦似谜底,你不认我我识你,仰望天色看不清,远眺海岸见蓝紫。

  智能科技使人间生活越来越简单、便利和轻巧,可人们很少意识到,其实撑托这世界的背面的许多东西,已化变得越来越复杂。越复杂的东西就越脆弱、就越繁琐,出了问题就越麻烦,一旦那些复杂的东西出了状况,人们贪图的各种简单、便利和轻巧,将不复存在,且会陷入前所未有的危险。就当下人类智识的局限而言,天灾与人祸之间,似乎还看不出其中的互为因果关系,但若是人类见识真的到了趋近时空机理的境界,是不是还有把握与驾驭的能力?“巧她娘打巧”,到底是巧还是不巧呢?

  生命历程对思维方式是有根本性影响的。家风、家教和家庭氛围,决定了一个人终极的认知和判断。一个从小就受到关爱、呵护且领悟其因果关系的人,长大的过程中也会关心和体谅别人,否则就不会照顾他人的感受、体谅他人的处境,而一味地只在乎自己的意愿。一个人的自私、刚愎和生硬的独立性,在无意中暴露了一个家庭的诸多破绽。生活中,每个人的言行举止,都映射着其全部的人生履历,尤其显露了成年之前的所有的深刻烙印。一个人心智和情愫中缺什么,生命进程中就会少什么、渴望什么,但大多数人无法找到弥补的办法。所以寻求替代的过程,往往容易使人心态变形。

  在日照,心是在清晨敞亮的,尤其是雾气不遮东升旭日的时刻,可霎时盈满一天的情绪。在日照,梦常常是从月朗之夜开始的,你可以轻柔的潮汐为背景,用潜意识构建一个心愿的境界。城市也是有性情的,因而读取的角度很重要,有人喜欢看背影,有人习惯观侧面,有人愿意直接面对,还有富有耐心的人选择徜徉和流连。读日照的角度很特别,要想读懂它,必须与它一起生活。于是我选择了和光同尘,努力与它保持同频共振,然而令我意外的是,至今我还是有雾里看花、水中望月的感觉。它嬗变又保守、泼辣又拘谨、前卫又迟钝,它既自以为是又亦步亦趋,几乎附着了所有城市的优劣。这一趟红尘,我是来找答案的,可是这座叫日照的城市,只给了我一个谜面,它竟然让我猜。

  人,什么都可以装扮和修饰,只有一样无法篡改,那就是眼神。眼神不是眼睛——眉毛、眼睑、眼白、瞳孔……眼神是一种光和波、是一种看不见的介质、能量、频率,眼神只与眼神产生交互和感应。富有灵性的照片和图画也能拍到、画出眼神,虽是一刹那的定格和固化,却能透出不少信息。眼神能摄取也能被读取,这是无法躲避的生命处境。闭上眼,睁开眼,人们无法确认哪个是真实的自己。

  乡路通向石头屋,历尽沧桑人气疏,曾见堂前衔泥燕,一去经年似恍惚。

  第一次在夜晚打着手电筒照蟹子、摸辣螺的时候,我才十九岁。由于没有赶海经验,我的收获可怜兮兮,小伙伴们却个个满载而归。清早落大潮时也曾去过几次,总是不如人家懂门道、运气好。有一次,我无意中发现礁石底下有个缝洞,心中窃喜不已,那其中一定有大个石蟹子,随即把挠钩一扔,全身伏在礁石上,直接把手伸了进去,越来越深的探摸中,忽然觉得指尖触到了一团绵软的东西。蛇!一刹那我立刻想到了海蛇,顿时感到浑身一激灵,触电似的把胳膊收了回来,真心怕被它咬了。稍微定了定神,想起体育老师说过,海蛇很少有毒,他长在海边渔村,懂这个,我信他。于是我重新拿起挠钩探进了缝洞,往外钩带了两下,那软乎乎的东西就被挠了出来。嘿,是一条中不溜的章鱼。那天中午,一大锅小蟹子、辣螺煮好了,我什么都没吃,就奔那条章鱼张开了血盆大口,不是为了吃,而是为了解恨,它可把我实实在在地吓了一大跳。不过从此后,我再没专门去海岸捡拾过虾蟹和贝类。不久海岸线上开始建设石臼港(后改称为日照港),我们曾去过的那一地段被挖填的彻底变了样,已没有赶海拾贝的滩涂。

  看了那么多,听了那么多,知道那么多,习练那么多,真正有用的又有几许?村东头刘老奶奶九十六岁了,大字不识一个,一样拉把大了四男三女七个孩子,且个个独当一面。她靠的是吃苦耐劳、善良厚道,那比什么花里胡哨的说道,都管用。

  今儿偶遇一老弟,一两年没见,他消瘦了不少,面色无光,微呈土黄。问他:为何瘦了?他说:天天锻炼,不是为健康长寿嘛。闻答我点点头没再言语……适度锻炼有助于健康,却未必益于增寿、长寿,这话可能有人不解或不认同,但我不想过多阐释。为有源头活水来,锻炼不是源头,而是终端,人们如何就笃信了一种本末倒置的说词呢?

  未来我是一把泥土,就像很久以前我曾是一把泥土一样。别那样看着我,我注意到了你的服饰华美、你的地位高贵、你的脾气不小、你的财富积厚……但是,未来你也是一把泥土,跟我别无二致。真的,我不忍心骗你。

  夜郎自大井底蛙,穷人乍富振衣响,可怜牛郎望河叹,梦里酒令与谁抢。

  名人遇到与人纠结的事,官员遇到落魄的事,不少人如似苍蝇,嗡地就扑了上去,仿佛一桌桌盛宴又一次次开始,不知有没有人为此感到重重的忧伤、深深的悲哀。罩着各色媒体外衣的人体亦然情绪饱满地凑了上去,心理阴暗和各怀鬼胎的人体亢奋地凑了上去,某些人就像秃鹫、柴狗一样围啄着、撕咬着。人类的一大不幸就是看到别人的不幸而快意难抑。是非自古各一词,世间公论从来迟。此时彼刻,太多人似乎把将心比心的名言彻底忘记了,没有人把他人看成父亲、母亲、哥哥、姐姐、弟弟、妹妹、亲戚、朋友或自己,全然不会换位换心,而寂然思考。幸灾乐祸的人伦丑态,如何成了一种瘾、一种症候的呢?

  吃着大把的粮食,却沉迷于虚无的未竟;品着大碗的淡水,却沉浸于浓烈的味道。如果吞西北风能活着,如果背一首唐诗能充饥,如果骂一串祖宗能抵御棍棒,如果借一堆寓言能免灾祛火,这世界将多么不可信啊。可是为何,一直没有质疑的人?

  装聋作哑惯装作,默然看戏不言惑,似曾相识又一幕,静待云来再破月。

  如果憧憬变得越来越虚无时,静心忆回不啻是一份恬然的选择。当热汤替换成凉茶,那就给自己一个夏日的心境,不纵容自己陷入狂热的懵懂。无数具有独立人格而恪守独立思考的人的共同沉默,也是一种抵御妄想症的力量。

  舶来马铃薯,本土称地蛋,吃法许多种,世代不生厌。古今中外餐,此物寻常见,亿万生灵养,它有大贡献。

  静默不语即是禅,心境无扰脱尘凡,生来未带累赘物,灵神去留全随缘。

  你来他往昼夜间,去多来少命由天,遥看夕照画云图,闲步悠慢是清欢。

  捧着手机看,与亲自耳闻目睹,感觉大不一样。现场的即时真切,源自气场的交换、气氛的感染、情绪的传递、人际的流畅。文艺进社区、进村庄,面对面的表达、眸与眸的对接、声与情的融通,是一种坚守,也是一份执着,达成在岁月的一隅,印证在光影的刹那。乐在其中的不是艺术的呈现,而是情感的共鸣。有人演,有人看,彼此成全在纠结的红尘、寂寞的凡间。

  有人把生命活成了故事,有人把故事当成了人生。前者活出了自己,后者抄袭了他人。其实世间众生根本就是一次模仿,只不过极少数人依照心之愿,尝试以自选动作另写了一段岁月。而他们也终于因为鼓起了一份勇气,为自己刻画出了独有的情节。

  善良不是天性,而是一种选择。驱使一个人选择善良的东西,才是天性。

  古人对师法自然是深以为意的,现代人牛哄哄的,觉得人很能,人造的比自然形成的好,甚至还叫嚣着改造自然。这说明了什么?什么也没说明白。浮躁心看不见自然的博大精深,只有以智识心敬畏自然、以谦恭心学问天地万物、鬼斧神工者,才会发现,就连一棵树的年轮,都是匠心独运的成果。当一个灵性之人从粗糙中发现细腻、从细腻中窥见粗犷,就能对阴阳鱼的机理浮想联翩。以自然为师,可证悟千万,而以偏私的人伦为师,只会上套。鲁迅先生在其著作中说大禹是条蛇,用它治水是一种描述诡谲史实的反讽借代,我却想把大禹看成一条大鱼,像浪里白条,搏风击浪,为先民探查水文。识水文,就是学习自然,懂地理就是顺遂大势,假设这个地球是造物主的杰作,那么人类的存续是否就是检验天造地设合不合格的小白鼠呢?

  人与人终归都是各自独立的个体,就是血脉连通的父子母女、同床共枕的夫妻、相爱相亲的手足,也会隔着一道门,这道门放大到地域、族群、人文、环境和岁月,就是语言文字、信仰崇拜、生活习惯、价值观念、风气教化、代际遭遇的隔阂。一个懂鸟语的人,与一只通人性的狗,最多能达成的默契,也只是形声互辨,而非心思的印合。这个世界,此起彼伏的故事,总在大同小异的互换中,完成了宿命,重复了宿命,隐藏了宿命。

  因花缔果果然是,缘消念散散若无,人形物状识为信,梦见流星为谁许?

  一方境界,一座城市,因为人群的学养而厚重,而人群的厚重来自文化的长期涵养。文化体现在创新力、文雅度、知识面、包容心、亲和力。别只说一方山水养一方人,一方人也能给一方山水增添风韵。街头走一走,看一看满载岁月的老树,听一听融洽宽敞的方言,就会明白什么是人杰地灵。指靠建筑集群和疲惫广告,没有持久不破的吸引力。

  只有花钱的地方,没有赚钱的机会,如此处境令人生畏。一座城市能否给人以指望、与人以憧憬、燃动以激情、成人以愿景,是一座城市是否持有活力的显性特征。

  既不能给以安逸,又不能助以信心:既不能抚以温存,又不能陪以从容;既不能顺以心气,又不能伴以果敢;既不能授以智慧,又不能推以力量。这样的伙伴你留在身边,难道是为了历练耐性韧度、纵容自虐倾向吗?

  无论时境如何变迁,只要出现一边倒的现象,就不是正常。如果智者不语、俗人不觉,那就是祸。

  瘸子张三不再嘲笑王二的麻子,王二麻子不再戏谑张三的瘸腿,这社会就变得文明有礼了。而本质是人伦之间有了芥蒂,从此言不由衷、口不对心,且彼此默契、心照不宣。

  装作不嫌弃穷人,要比赤裸裸嫌贫爱富更好一些。毕竟前者还懂得体谅。

  无论自己处在什么社会层级,也不要轻易夸一个成年人聪明,因为在夸别人聪明的同时,你就在无形中把自己变成了丈量的尺度,好像你能确准或判定聪明的范畴。

  五更夜寂轻身起,手电提篮备整齐,相约伙伴三两个,海岸滩涂寻惊喜。掀开石缝捡螺贝,潮水退去蟹行迟,满载而归天放亮,晨曦光影吹牧笛。

  把人当人待并不容易,那需要同理心、同情心、同质心,最终立基于平常心。富贵不傲娇,显达不跋扈,贫弱不卑怯,平凡不低俗,不是选择的结果,而是本性的修剪。人生无法挣脱“编剧“的安排,也不能脱离“导演”的调度,但是如何完成使命却需要个人的揣摩与练达。这世界之美好,不是扮装的模样,不是穿上行头的姿态,不是角色站位的恰切,不是落子无悔的决绝,而是脱掉矜持后依然恪守本心本色,依然无愧后土高天,依然守望良知的静谧,依然为爱和真诚点亮灯火……红尘客栈中,不是非此即彼,来来往往的不止于一个自己。

  一杯酒,盈满曾经的酸,洋溢当下的甜,漂泊未竟的愿。端起,品的是味,熏的是情,醉的是梦。只一杯啊,可饮尽一切,抬眼望,星光满天。只有它们犹在,前路不会孤单。

  城市的夜,没有完全的寂静。夜行车的声响,惊扰了未眠人的愿望。陌生的地方,小河兀自流淌。清澈的月光里,水草倾听着风的吟唱。此刻你在哪里?是在地狱还是在天堂?是在红尘还是在梦乡?希望你在心之闪念能够触及的任何方向。心境谱写诗意的须臾间,灵魂开始流浪,在城市的街头,在河畔的青石路上,在你行迹荏苒的所有时光。

  点亮自己,需要启程,无论风大雨急,还是和光晴丽,直到相遇那个心愿达成的契机。蜷缩于逃避的人,一生只有梦呓,悄然起,寂然逝,直把余生耗费成毫无意义。

  有的人看似什么都不缺,但就是不知为何,心里总觉空落落的。是因为,潜意识里最想要的,恰巧没有。

  这一生你所有的愿不愿意,都是你上一辈子的选择。所以在不确定你还有没有下一世之前,请善待你路过的所有时日,包括一粒沙砾,因为轮回中你可能归寂于一枚石子。

  真心相爱,是尘缘的了结。越是爱的深切,越是了却的彻底。此生以后,将再无瓜葛。

  念由心起启初衷,愿从梦来籁忆听,挥别惯常另一路,且随风吟度余生。

  识字的屠夫与杀鸡的教师,可看成一码事吗?当然不能,这其中有可以偷换的概念,却改不了本质的区别。文化是什么?从一个维度看去,文化就是有良知的人,不改初衷的身体力行。

  一个人可以任性,那是他个人的素养厚薄。而城市街道上的隔离栏、护栏的设置理念中,很有不尊重大众的嫌疑。隔离栏和护栏致命的事例已不罕见,造成的新式拥堵、商贸不通、行人不便、资源人力浪费、对视觉美感的阻碍、甚至可能诱发的腐败,竟然一直没能引起城市管理者的注意。也许懒政之托词,从来不知理屈。

  所谓克制,无非是心里那么想却没说出来、没付诸行动。没说出来等于没发生,没做出来等于没形成。而其实人心深处,都有一个或无数个只有自己编写、自己演绎的故事,那才是不曾泄露的隐私。一池秋泓无纹皱,暗涌从来未停息,世道浮图不戳破,留得咫尺各相宜。

  若是能把人们心里的尸横遍野、缠绵悱恻、觊觎妄图都能成像播放出来,那其中的壮怀激烈、悲怆豪迈、卑鄙猥琐、贪婪骄纵,要比现实世界不知纷繁了多少倍。那天他看到新闻说科学家已初步找到了用电脑读取大脑信息并使之具象成音画的办法时,不由自主地打了一个冷颤,继而定神仔细阅读得知,实现那一步还需要几十年。他一拍额头:谢天谢地,幸亏自己活不到那一天。

  曾经,麦收是一场热火朝天的大戏,在广袤的农村次第上演。草帽、镰刀、推车,一应俱全,碾子、木锨,草叉,只待号令。那刺人的麦芒啊,挠的胳膊红痛,那甘冽的井水啊,每一大碗都沁透肺腑。壮汉、妇女勇打头阵,老人、孩子也不示弱。大片大片金色的麦秸倒下了,大颗大颗的麦粒被摔打了出来。火辣辣的阳光晒黑了脸,晒黑了胳膊,而麦秸垛却越垛越高。不知趣的知了喊破了嗓子,乍一听仿佛是在为劳作的人们加油,但它们的聒噪,在炎热天气中徒添了烦扰。夜色降临,风凉了下来,小孩儿们喜欢跟大人们一起,值守在晒麦场上。夜深了,故事会也结束了,满天星斗像一个个谜语,让童年的眸光猜啊猜啊,一直猜到了深沉的睡梦……

  西站高铁通南北,好客东方太阳城。初光先照日照海,浪花飞歌踏沙行。最是自在随心慢,朗月清风夜色宁。有缘千里来相会,诗意山水总多情。

  自古美人爱英雄,霸王别姬心先疼,山村老妪上坟时,又怨老伴太逞能。

  某大商人到了某地,引起不少当地人热情关注,仿佛那金主是慷慨送钱的。殊不知,自古以来,商贾们一直是无利不起早。当然,能让商人在看到商机、愿意投资,说明那块土地上还持有活力。熙熙攘攘的红尘,无论是旅客还是商家,皆是势利者,世上没有无缘故的爱憎。看清楚人心和事物本质,才能拿出正确的待客之道,相妥协谋共赢,而不会因为仰慕财势而忘了初衷。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会员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蓝色枫叶文学原创中文网 ( 鲁ICP备11027416号 ) |

GMT+8, 2019-7-16 19:41 , Processed in 0.091812 second(s), 1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