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人文社区 - 蓝色枫叶文学原创中文网

 找回密码
 会员注册
搜索
查看: 85|回复: 0

[2019] 随思辑:不倒流

[复制链接]
子曰 发表于 2019-6-16 11:16:4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雨后天晴观云风,碧海蓝天似梦中,汉时海曲隐峻秀,现代日照山水清。

  在注定的命运中活着,未必就是毫无意义的苟且。不如把它看成等待,以几代人的更替完成续接的等待,直到那云开雾散、石破天惊的时刻。

  找一个自在的片刻,在细软的沙滩上踩出一串脚印,拍下来存到手机里,传到网络上,给人生以可信的行迹,配一句话,告诉自己:岁月永远也抹不去的一种真实,就是我曾来过。

  一长辈,活的特别讲究、特别仔细,属于那种时时有步骤、事事有计划的人,养生方面更是如此,他从不抽烟、也不喝酒,菜食搭配妥当,得空就活动筋骨腰身,六十出头那年驾鹤西去。生命之存亡从来无常,即使不作死、不偏执,也瞒不过注定的尺度,因此从出生到余年,每天每夜都活的安然,不只是心思宽敞与否,而是自然而然。

  有的人,你一开口他就接话,而其实他还没听明白你想说什么。这种人的无耐心,不只是让人烦,还每每费时误事。

  斯夜梦魇连连,惟有你的笑靥如花,诱我敢于穿过憧憧灰魅,迎向未谙。耳畔蚊声嘤嘤,霍然扰了酣眠,待神智幡回人间,犹聆得夜半路噪从窗外滑过,惹翻了浅薄的疲倦。几近盛夏,但不知还有几场疾风几场雨。心悸在红尘,趔趄似风中行船。

  我希愿我的城市,恪守雅致润泽,把小家碧玉的气质一贯到底。从良家妇女转身已很辛苦,没必要急切切追赶那大家闺秀。小家碧玉已是极好,既没有良家妇女的怯生,也没有大家闺秀的招摇,文静中不失热情,活泼中不趋跋扈,与君子可三言两语至默契,遇孟浪亦从容自若不慌张。一座城市的定位很重要,定偏了会破绽百出、事倍功半,定高了会入不敷出、捉襟见肘。我愿我的城市做自己,依海的旖旎,依山的清秀,依细致的接洽,依文化的自信,依巧妙的风情,依娴熟的程式,先充实自我,再善待来宾。我们不需要都有,但我们有的一定是精致的,我们不需要都行,我们行的一定可行。我的城市有故事,可以从上古讲到今天,我们有骄傲的过往,但我们懂得恰到好处的阐述,我们有永无止境的憧憬,但我们明白脚下的坎坷不平。我的城市之所以美好,不只是建筑物越来越高、越来越有气度,不只是智能化建设让时尚流畅贯通,不只是交通快捷、学府林立、经济腾飞,那只是一层层进步的台阶,而最关键的是世道人心、情感理顺、素养学识,我企望这方土地上的各业人群都能打开眼界、敞开胸怀、瞻望辽阔,彻底从小家子气中努力挣脱出来,以小家碧玉式的温存和贤淑,涵养自己也涵养城市。一座风清月明、阳光澄澈的城市,若是人群德性与智慧力道名不符实,则无法抵达未竟的美好。这是一座相信真诚、相信缘分、相信未来的城市,他应该偏向于稳重坚韧的男性,却富含小家碧玉的柔和与矜持,他应当也必须帅气阳刚、温柔谦和、海纳百川、坚强自信、敢于尝试,这是一座城市慎稳致远所必然的练达。一以贯之的修行,能躲开花哨的诱惑,能避开冒进的狂妄,能以胸有锦绣自芳华的姿态独领风骚。我坚信我的城市有明白人、有实在人、有赤子心、有仁人志士、有远见卓识、有踏实步履,为这座城市添内涵、强体魄、指宽路、提精神。我的城市之所以有未来,是因为他珍惜每一刻的现在。

  有些事,或许因为年岁的递增、时光的流逝,会慢慢变淡。但有些事,将贯穿浮生余年,且会在某个时点里,蓦然浮现、清晰如初。缅怀的图景中,总有音容宛在,那是永不风化的敛藏。红尘百丈,长路岐岐,惟有心念不泯者,能抱憾而活,哪怕是往而不可追、去而不可见,哪怕是忆到深处泪潸然。人世间,因为思可储、想可蓄而情意连绵,那一辈辈流畅血脉的继承、一代代付诸心灵的刻写,一直沿袭着梦的线索、情的炽热,随心随情随忆河……

  心净魂清游去梦,脱俗离尘归幻境,庄周化蝶蝶非我,风向萤火借影动。

  暮晚,独自坐在礁石上,闲看外地游客三三两两漫步在沙滩上,个个都是惬意的样态。而只有我仿佛天外来客,完全置身事外的感觉。海是人类起源的母体,对海的亲近和敬畏,大概是发乎心灵的吧。虽然居住在海边,却对占地球面积将近百分之七十的大海,一直很陌生。每次想到生命是由大海孕育的话题,就忍不住遐思,大洋深处,究竟有没有一个缔造生命的实验室?人类对大海到底了解了多少?大海与月球之间的默契,是否只表现在潮汐周期上?波澜涌动产生的能量,是不是对冥冥之处的动力供应?为何人从海里来却无法自如地回到水中去?一个孩子的哭声打断了我的思绪。原来他在戏水时,被海浪推到了,那让第一次踏入海岸浅水的他,不知所措。家人见此笑声朗朗,一边笑着一边向前一步抱起了孩子。我心里猛地一惊:远方来的这家人,也许对大海的性情知之甚少,他们或许只把大海读成了清列与柔润,不知海风与浪潮的暴戾。水能载舟亦能覆舟,这个道理可不是书生意气的描述,而是实实在在的无常水性。约二百年前,海岸还是被很多人看作荒凉、惊悚、寂寥之地,那时靠近大海的人,一般都是勇敢者和探险家。因为得益于文学家和诗人的浪漫叙事,才使海岸线成为旖旎、悠慢的去处。山有四季,海无静平,即使波澜不惊的片刻,大海依然是波光嶙峋、不曾停息。与天穹、高山、森林的神话传说一样,大海里的神奇故事,更是不胜枚举,而且更虚无缥缈。乘风驾云的神祇很多,而乘风破浪的人类更多,海承托的岁月,虽然跌宕起伏,却是真实可信的。海岸独坐,寂然不语,情怀暗涌的时候,总能与波峰浪谷同频共振,斯是红尘中最是自在的出神。

  日照海天净一色,云水禅心月澄明,细沙滑汐润脚面,诗意年华梦留情。

  瓜菜代,是出现在上世纪六十年代的词汇,因为严重自然灾害造成粮食异常短缺,各类瓜菜就挺身而出,成为人们果腹充饥的替代食品。历史一瞬翻篇过,而今瓜菜成佳肴。不少有条件开垦菜园的人,都是自己动手,想吃什么就种什么,一个为图乐,再个是为尝新鲜吃踏实。其实看着绿油油的瓜秧那旺盛的长势,不用吃到嘴里,已欣然于心。

  心之浮,源于识之浅;情之燥,源于意之显;神之懵,源于思之短;魂之浊,源于灵之缓。所有钻牛角尖无法挣脱的人,皆是因为他的心神智识,转不过弯去,灵性蒙钝不开窍。偏执人格除外,因为那是天生注定。

  有些人,不是不想做事做成事,但就是心中没谱、眼里没活、手上无技、脚下无实。要么是人云亦云,要么是跟风逐流,要么是旁门左道,再不就是冒险钻营。用老百姓的话说,天生的那么一种人。

  一棵老茶树,承载着三代人的心情。老父亲种下它的时候,他才七岁。而到老茶树的新枝嫩芽越来越少的时候,他的女儿也已岁逾天命。几次有人想以高价买走那棵老茶树,真若是卖了,能在城里换一套小居室,他女儿的孩子就可以在城里安居。可是他的女儿没答应上门求买的人,她说她要老茶树陪着她老父一起慢慢老去。也许是冥冥之中真有什么感应,老茶树的根部,今年开春忽然冒出了七八根新枝,且枝枝芽黄叶翠。她每天都绕着老茶树转悠,很是不解其中的缘由。那天村里炒茶的老山哥来找她,点名要她家老茶树上的叶子,价格高出其它茶树春芽的十倍。她仿佛明白了:老茶树知她心意、解她难为,用尽力气开枝散叶是为帮她解脱困境。天刚萌亮,采满一篮子新芽后,她忽然蹲在老茶树旁,酸泪两行。她对老茶树说:您省点力气好好活着吧,不要管我的难处,无论多少钱,也换不来我们三代人与您的交情啊。

  莘莘学子,知之而识,人生苦短,分秒珍惜。放眼世界,广博充实,觉悟时空,练达自己。山水云风,天地无极,胸怀高远,不舍惊奇。

  为何锄禾日当午,只因杂草怕热土,原来只知种田累,农耕学问亦智取。天地人伦皆门道,行下春风下秋雨,感恩才有香火旺,万物相生共世俗。

  即使你没能生就一颗菩萨心,也不要沾染歹毒之尘,那不是为了成全别人,而是不给自己惹灾祸、不给家人招怨恨、不留隐患与子息。因果轮回是沿袭生生世世的报应,连神祇也无法更改。

  条条大路通罗马,日照海天醉年华,悠慢何须逐细浪,聆懂海曲心无涯。

  别把自以为是当作判断人伦是非的唯一标准,这世界已成全了你的全部。一路走来,你只需真诚的感念帮扶过自己的所有人,而不要为自己无法满足的欲望怨恨苍生。因为下一世的轮回中,你要么是没完没了的偿还,要么无穷无尽的福报,因起皆在此生,你选择的行程。

  太拿别人当事的人累,太拿自己当事的人苦,太拿现实当真理的人傻,太拿性情当习惯的人窄。其实大家都是棋子,生生死死皆是为了成全人间大因果。

  向夏深处念云风,云风鼓荡入心胸,心胸开阔容化变,化变世道敲晨钟。

  隔离,以跳跃的形式。阻挡,以沉默的语气。空洞,以蔑视的寓意。虚无,以衰败的预期。等待,以冷峭的心理。哀伤,以放弃的离析。

  用一些很宏大的词代替茫然,只会更茫然。用一些很深情的词掩饰寡淡,只会更寡淡。文过饰非的终极目的可能只有一个,那是虚伪者必须引用的做作。

  世间因缘一命锁,来不由你去非我,春花秋月何时了,光阴抹净不重写。

  冬季到日照听传说,高音是你,低吟是我,写一个名字,让潮汐抚摸。托海天记得,愿岁月记得,然后寄给来世的你我。

  活在过去的人可能会陷入不真实的不快乐,可能会沉湎于不真实的很快乐,而无论是哪一种状况,都是一个走不出来的人。

  戏装姿色惹人眼,眉目传情魂走远,未曾开口心已怯,红尘缘来是偿还。

  碧海蓝天鲁东南,日照昼夜皆丽颜,最是塑身健美处,青岛路旁游泳馆。

  就自然风光与海岸人文而言,日照海岸线中央活力区呈现的时尚、清亮、洁净与宽敞,当是首屈一指的。如果不怀揣急着“捞回本”的旅游心态,拿出一昼夜安逸于悠慢之情,以无目的姿态徜徉于这片海滨,其闲散自在的感受,不逊于任何国度的任何海岸。只可惜当下太多人总是带着目的,都在忙生活,却不知什么是生活。诗情画意非眸见,怡然自得全凭心,阳光海岸品雅致,待遇婵娟忘贪嗔。

  想象是人生一大美事,无论风景还是美人,不管憧憬还是期待。想象是完美无缺的设计,更是情节周全的称心。一个人偶尔许给自己一份想象,并把它当做一壶微苦不涩的浓茶,其味可咂,不枉片刻。

  一望无际的岁月,绕着红尘盘旋而去,从一开始它注定攥不住永恒的诺言,到最后也抵不消憾歉。当它带走了羞红、带走了青葱、带走了凋敝、带走了寂寞,也就带走了缠绵悱恻过的一切。那融化的、流淌的、凝固的、冰封的,终于被斑驳的月影摇忘、被稀碎的沙砾磨净、被粗糙的风一缕一缕扯尽。而我只有三生三世、六道轮回,只为邂逅你,姗姗来迟,以天老地荒,以海枯梦散……

  不可理喻者情亦不通,是为心愚,是为命执,是为意淤。这类人之所以凑进凡尘,只是为了磨砺智者千虑,只是为了练达勇者果敢。而尘埃落定时的回眸,天不怜见。

  脸上的皱纹,恰似尘世的年轮。不会苍老的心,浸泡在泓池的深。我朝黎明望了一眼,海面上,刹那浮现波光嶙峋。生命不贪恋光晕,岁月只煎熬灵魂。以活字印刷过的过往,手指捏不住汩汩情思,一字一句,化作浓郁的印痕。往而不追,我为不息昼夜,凿了带着真切痛感的笃信。

  逝去的风,飘远的云,离开的山水,都不如那一滴眼泪,令人心碎。人世间千红百媚,却只为岸边的悔,画了永远的凄美。身边的茶,远方的咖啡,谁与谁卑微,谁和谁高贵,端起杯,惟情可醉。

  七月,与黎明相约,一起,唱一首心中的歌;七月,与月夜相约,并肩,点一堆醉人的火;七月,与初衷相约,我们,信一句不变的诺;七月,与未来相约,一路,寻一个明媚的果。七月,以夏的热烈,以风的清澈,以爱与执着,以梦与生活,随风起舞,啜雨而醉,天地人一体,我非我。

  那一步,是第一步,你迈出去,就是义无反顾。那一步,是最后一步,你一念起,即是陌域。每一步,都是第一步,人生始于迷茫,终于无助。每一步,都是最后一步,命运是个故事,也是个事故。此生只祈望听到期待的召唤,与心愿一途,从容去路。

  不可模仿的童年,回不去的青春,都在歌声中,波浪翻滚。你可明白自己的眸光里已扫描了什么吗?你可知道自己的心野上已葳蕤了什么吗?我也曾是孩子啊,我的孩子,你也会苍老的啊你的未来。此时的纯真,彼时的回问,在心声与旋律的印合,在专注与气息的活泼,请一直,一直,一直别熄灭那些希望和温热,沿着歌声指向,双瞳明亮,一无既往。

  飞蛾为何扑火,它难道不知被焚的痛苦吗?它知道,但它经不起光亮的诱惑。古代裹小脚,实施缠裹与被裹脚的人不知痛苦吗?,她们知道,但她们跳不出那种巨大的惯性认识。站在人类的智慧端,站在现代人的审美视角,去轻蔑和嘲笑执着和迂腐,毫无意义。因为展翅为蛾、命生那时,亦然还是那种活法。时空和人文的局限性,决然不只是个体的问题,个物、个人之于大势所趋,完全不值一提。

  晨早小雨淋绿荫,暮晴朗月嵌蓝图,天意愈加难琢磨,人间从来未脱俗。

  假期,妻守家照顾父母,他独自带女儿到日照看大海。待到海岸沙滩,第一次置身于海天一色的孩子,迫不及待挣脱了父亲的牵引,兀自奔向了海滩。喜水是人之天性之一,尤其是对这世界知之甚少的孩童。他紧跟几步跑到了女儿身边,防止她不知深浅。涨潮时分的波浪回流的力道,对四五岁的孩子,还是很有推拉力的,小姑娘被轻轻推倒了,而且海水还溅进了她的嘴里。她紧蹙着眉头对父亲说:海水怎么这么苦涩啊?他笑了:海水一直都是咸的苦的,可它能被太阳晒成蒸汽,变成云,云变成雨,雨水是淡水、甜水,所以就可以喝了。女儿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他陪着女儿用沙砾盖房子、围城墙,每到沙模快成型的时候,都被涌来的潮水推倒抹净。女儿很不高兴:大海为什么总是推倒我的小房子呢?他叹了一口气:将来你会明白的。回望着沙滩上密密麻麻的游人,他心里想:读懂了苍海,也许就明白了人生。大海其实什么都没带走,带走一切的是记忆。

  故事里有个夏雨荷,梦想中有个花千朵,葳蕤夏季日渐浓郁的光景,拦不住颠沛流离的岁月。于是诗人企图以文字的记载,所以画家企图借颜色的涂抹,词人妄想借情绪的敛藏,定格生命的际遇,而一朵莲花却以自如的样态,作出了别样的解读:盛放才是完美的结局,其它的桥段都是垫叙。

  心有多么粗糙,情就有多么犀利。芸芸众生,到底是从哪个时点开始歧路分野的,至今还莫衷一是。当人们怨恨世道时,风气就是粗糙的砂纸,如果不会躲避或无法抵挡那些磨砺,人生一回,就难免于突兀和偏执。其实很多古诗古词的字里行间,已经诠释了一代代人的不同际遇,是如何作用于意识和感受的,所以每次回眸去辨认他们,就仿佛看到了风化的地貌,自然万物之间的纠缠,真的不像单纯的孩子懵懂的观瞻。仁者缄默、智者不语,就必然令人惊惧,因为他们更敏感于风情的异动。

  除了你,没有什么是我的。抹去了我,你就抹去了一切。我是你的光阴,你是我的岁月,在我感知一切的时候,你抚摸着,抚摸着红尘中,我唯一一次走过的长河。

  古有谶语: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这是智者对世事无常的辩证,三十年是个相对概念,象征意义大于实际意义。四季有轮回,昼夜有交替,红尘客栈中一直来来往往,没有一成不变的东西。天下大势亦是如此,分分合合、起起伏伏、是是非非,像一篇文章,分段落,有转折,读起来荡气回肠。然而处在其中的平常人,因为无法脱离时势的纠葛,英雄也有过不去的坎,凡人也有躲不开的惑,泥沙俱下、鱼龙混杂的年代,普通百姓难料悲喜,只有亦步亦趋。地球人是不是有共同的宿命,真是个难解透也不敢解透的迷。

  大千世界,规律牵行。感觉不对时,只见仁者谦让、智者隐忍,最是安然是看客。无表情也是表情,无态度不是态度,眺那猴子爬杆如何下,可怜大好时光,给了天涯。

  其实人生没有面具,只有形象和灵魂的各样。前者是为人处世的具体,后者是无形无状的意向。所以红尘众生没有能力完全摘下面具,只有自愿或不愿放弃生命的时候。

  保持内心清净,不沾尘世烟火,决不是脱离实际不懂生活,而是明白了什么是人世生活后,自觉自愿地清扫出一方净界给自己,不让透彻的性灵蒙垢。也惟只如此,某一刻才能飘然于从容。

  一个月之内,接连得知两位兄长溘然离世,忽然对过客一词更有觉悟,其实这人世一生,才真是一趟说走就走的旅行。离去也是回来,只是多了一层见解。不把人和人间当唯一,则三千大千世界,不再是晦涩的概念。

  一个人,一座城市,如果能分清楚角色和本色,就能理顺一些看法、厘清一些问题、破解一些障碍。旁观者清、当局者迷的观点也是有偏颇的,比如观众喜爱电影、电视剧中的英雄或美女,其实说到底他们并不是喜欢扮演者,而是影剧中那个角色,而这点很多人到后来才明白过来。一座城市也有角色扮演的际遇,这是时代促就的选择,但角色扮演的成色,取决于它的本色,如果本色不佳,那么其角色的演绎就很难到位。所以,一座城市中的民众素养的修造是第一位的,那是一座城市积蓄、喷发的关键基础,也是适应角色的资质和能力。

  时光荏苒不倒流,讲情论理各有求,五冬六夏寻常路,七长八短命到头。

  阴阳乾坤亦人伦,父严母慈育心神,爱幼尊长承世代,年年岁岁共凡尘。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会员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蓝色枫叶文学原创中文网 ( 鲁ICP备11027416号 ) |

GMT+8, 2019-7-16 19:38 , Processed in 0.095282 second(s), 1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