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人文社区 - 蓝色枫叶文学原创中文网

 找回密码
 会员注册
搜索
查看: 230|回复: 0

[2019] 随思辑:初衷

[复制链接]
子曰 发表于 2019-6-8 17:42:2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时步仲夏人影稀,灵思伫望动心机,风声过路音律在,惟有聆者有憬期。

  那时户门刚打开,穷困人家求外财,养起几只长毛兔,剪剪兔毛换钱来。

  剑拔弩张的感觉,像一种期待。世界大势仿佛又一次进入跌宕的曲线中,普通人的无能为力再一次显现。敏感与智慧对冥冥之中的安排,恰似科幻剧集《东部世界》的情节,除了疑惑别无主张。而历史的轮替仿佛不可更改。思想意识之间的平衡一旦被打破,强调和抵触将歧路遥遥。这个过程太长众生不宁,这个过程很短则必生动荡。隐隐约约风景不是看不清,而是看清了也只能亦步亦趋。

  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还是云。红尘偶遇势必然,天涯明月唤真神。愿与灵犀悉本命,不向云烟问天伦。但求光影沉寂时,君隐清幽我同尘。

  他们想自由自在地写诗,却希望我们勤奋地种地;他们想惬意地晒太阳喝红酒,却希望我们钻煤窑当机器;他们想街头浪漫、海岸徜徉,却希望我们披星戴月、汗流浃背;他们想畅游世界、富裕安详,却希望我们坚守贫瘠、吃苦耐劳。这就是两种思维的根本矛盾,执着于对峙的人类社会,我们一直不曾疑问,他们到底凭什么。

  所有安逸的生活,都只是不同年代的短暂状态,劳碌奔波才是人伦常态。珍惜静宁的时刻,疏松灵魂自愿,不负艰辛的争取。这世上没有救世主,惟有自己的诠释,寻个刹那屏蔽一切惑动,听一听心声,希风中回音里,未失曾经。

  时代快步上高铁,来急去快为生活,滨海日照金沙滩,悠慢心情找回我。

  伟大的傲慢理解不了卑微的窃喜,苟且的贪图理解不了崇高的牺牲。厘清这些关系,就明白了为何断头台上会抖成筛糠,就笃信了为何铡刀旁能大义凛然。看似身在同一片时空,灵魂却系于不同的境界。愿意和不愿意,都是人类社会最高的自由。

  城市里熙熙攘攘行走着的,还是那时候睡窄床、吃煎饼、喝汤水、脚冻裂的一群人,只是大多进入了中老年岁。不过是,现今他们已吃不得糠咽不得菜、睡不得板床受不了苦。人是会变的,不论变好变坏,作为受环境和处境双重影响的动物,人既是逼出来的,也是惯出来的。

  双休日,因事上午和晚上分别去了一趟海岸线,就一个意外:人迹稀少,大巴零星。我猜是天气沁凉篡改了旅人的外出计划,还有临近高考、临近夏收的缘故,当然不乏经济滞缓因素造成的釜底抽薪式的不利影响。小区保安大哥对此的评论倒很坦率:反常见多了,习惯了就好了。

  似拒还迎势无拦,风冷意凉夏未炎,波澜不惊待时日,人间仿佛至拐点。

  不管城市里忙些什么,乡野上田园里,麦子还要收,花生还需尽心打理,庄户人最怕耽误了农时。说过大天去,嘴里不能缺粮,锅里不能没油水,互联网再牛叉,长不出麦粒,结不出花生果。诗人们,你们歌颂的累了饿了吧?来,先卷个煎饼,别急,慢慢吃,别噎着。

  至于结婚不结婚、生养不生养,这事最好随缘随愿。愿随自心游岁月、不跟世俗讨懊恼,且由之,且容之,毕竟永恒只是梦。生养嘛,活的舒畅了就生呗,一个俩个,三个四,自然而然,但必须费思量的是,是否能生也能养,只管生却不管养或养不好,那就是与人与己两不负责。

  落下脸皮露真相,原来都是套路客,泼妇骂街逞英豪,难挡腿软肚皮饿。

  拿来主义在科技领域、制造业,可得一时便宜,却终归受制于人。当创新带着高贵价值站到不容置喙的引领地位时,那些靠拼装、模仿和抄袭获得的似是而非的皮毛功夫,难以抵挡潮流的冲刷。而令人揪心的却是潮水褪去的诸般狼狈像,叫嚣了几十年赤裸裸的大嘴巴们,竟然一直在狐假虎威,连条内裤都没认真地缝制过。天下大势又一次毫不留情地扯下了遮羞布,芸芸众生忽然惊讶地发现,那些吹泡泡的人,竟然是一条条吃里扒外的水蛭。历史总是在重复,重复麻木,重复觉醒,重复置于死地而后生。

  生活的定义可简单到生来活着,但掐去两头只说中间,就一言难尽了。而经历是必不可少的,能否遍尝味道则因人而异。能分享的口中味易忘,惟有自知的心中味则难以消弭。

  执着于乡愁的,不止于诗人,不止于画家,任何年代的人心中都有难忘的图景和画面,只是画家和诗人更幸运,他们可以写出来、画出来,并使之引起共鸣,成就扣动心弦的文学和艺术。不过将来的乡愁将会发生质的变化,时间的乡愁、空间的乡愁、情节的乡愁之外,乡愁或将是更多物种的去而不可追。

  走了一路,绕了一圈,交集了形形色色,最后在失落的偶然中发现,原来一直默默对自己保持友好、却从没被自己在意的人,竟然是他(她)。那一刻的恍然不只是心酸。所谓人心看不透,指的是,你既看不透谁好,也看不透谁歹,还看不透自己是如此不识好歹。

  高天未瞒真心神,后土不负勤快人,万物有缘相克生,迎来渡去过凡尘。

  她花了几乎一生的光阴修炼自己,把满身的尖刺软化成敏感的触须,只为等他热情地拥抱自己。可惜他已没有气力,环抱那曾经强健的双臂。

  人生长路上,总有一些路口,希望等待你,与你一起漫步春之光景、夏之浓荫、秋之旷净、冬之安详。后来才明白:很多事情,只有在文学和艺术的描述中,方可实现。

  落尘世间不当神,刨土撒种学农人,浇水施肥上心看,天道从来酬辛勤。

  自己动手开荒土,抽空作忙背流汗,忽如一日刨垄棵,豁然一头八瓣蒜。

  你能抵达我去不了的境界吗?那比翼双飞的鸟儿。你能听见我聆不到的告诫吗?那满心虔诚的皈依者。你能逾越三千里忘川吗?那不舍昼夜的追逐。我不要你们回答,因为你们有与我一样的期待,只是你们离答案更近。可我担心的恰恰就是答案,当它揭开了围拦,怕就怕前方,又是一片无垠的茫然。

  听晨风如歌,看浪花朵朵,又是你,想起岁月。想起岁月,还寂寞,看浪花朵朵,听晨风如歌。春天,思念呈现暖色,夏季,牵手在清凉的夜,秋天,守望着丰硕的果,冬季,梦中有洁白的雪。初心在,未曾改,只要你去,只要你来,生生世世轮回,因为爱,深如日照的海。

  朴初是一种天真,天真无邪是一种纯粹之美,所以它是美的本质,审美的本质。除此之外,所有美的呈现和审美都带有功利性,它们互为因果。而尤其带有功利性的审美,其中许多观瞻和意识,已与美和审美的本质再无关联。我因此喜欢阅读青果,因为它青涩,未脱稚气,它还没忘记花语的叮咛,犹在懵懂未开的本态,安然享受成长的过程。《白蛇传》里的小青,决然是个不沾尘烟的角色,无我却不妥协,紧随本心本愿,率性而活。假如人类深谙自然之美中的本真意象,就会明白,大自然中的一切予取,都不是给与要,而是皈依宿命,实现完成。

  华夏的本色是什么?是黑,是红,还是金黄?有人倾向于黑,现实倾向于红,高贵表现于金黄。回溯历史行迹不难看出,从杂色间或,到秦黑汉红,颜色对区分权威崇拜、社会阶级、民生习俗,具有显著的引领作用。我个人无依据地认为,时至今日,黑与红一直不曾退出主流审美的重视。当然,时空迁延中的过度灰,早已渐行民间。一如世道人心的基本色趋,白中有黑、黑中有白的灰色调,慢慢变成了无刺激、无副作用的生活选择和心理适应。鲜衣怒马、金碧辉煌、青衣皂帽、白衫羽扇和紫气东来……这都是有别于世俗常人的色彩界定。红色之于喜庆、白色之于丧葬、黑色之于肃穆、橙黄之于庄严、紫色之于华贵,都不是平凡所能企及的。大自然以万事万物的姿态呈现,浅显地寓示了色与泽、色与因、色与果、色与本质的逻辑关系。就连阳光也以七彩的交融离析,分明了光波、光谱、光子的能量价值。星云的颜色亦然给视觉以最直观的教义——而令人惊悚的却是它们对死亡与生发的颜色表达:红与白,皆是生皆是死。俗常之人,无须对某种颜色过于偏执,但应对基础色及关联色有所领悟,要知道人伦忌讳的规避、自然克生的遵循,始终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

  那时,地球是地球,恐龙是恐龙,两码事。现在,地球是地球,地球人是地球人,两码事。未来,地球是地球,任何形式存在的生命,与地球自己的存在,是两码事。地球上,如果真是神造了人,那么人也是神的一部分,所以如果人之不存,造人的神亦将随之烟消云散。中国人聪明之处在于,创造出了一个天地人三位一体的概念,也就是通俗易懂的天人合一,这概念好,人就可以天地合才敢与君绝,就可以天崩地裂一起了结。有意思的是,如果不以生灵的人格化为基准,此概念倒也符合物质不灭、能量守恒之原理,如此一来,未来可无忧无虑、顺其自然了。这么一说,地球与地球人,好像成了一码事,但不知为何,总觉得哪里不对。

  往昔烟岚遮梦船,春思秋念咎从前,诗句凝练束高阁,今人浮白忘缠绵。

  天籁入心身形轻,愿与醉意舞清风,红尘本是一闪念,缘来无阻魂翼倾。

  人眼看花花辨人,色相斑斓忆难寻,风摇光照斜影瘦,不知轮回梦何存。

  当今社会人伦,再用利诱、物惑,再借恫吓、悚引,已无法摄驱欲望,尤其是在信息量巨大而查找比对日渐精确的科技背景下。因此,给世人以抽象思维再创作、再构造的选择自由,亮出让人情愿、心甘、意向的条件,才是满足本能之上,无与伦比的新式关注,哪怕是一次次替换了概念。

  人类一直寻求鱼和熊掌兼得的道路,为此付出很多时间和代价,而终于明白舍与得的关系,但是不甘心的人类依旧还在抱残守缺,以为锲而不懈就能豁然开朗,这是感性执念与理性坚持的分界线上的挣扎。情感领域,社会层面,历史审视,思想觉悟,科研疆界,都存在着两难选择的问题,这是突围或待守的辨识之争。从来,都是表象在幻化着,本质未曾改变。

  慢火炖肉筋骨烂,温水煮蛙梦里死,水到渠成自然会,冰冻三尺非一时。

  入场坐看一曲戏,悲欢离合凭演绎。隔行不知辛和累,鼓弦一响天大事。上台清官断凶案,台下寒暑练功力。红尘各业皆有道,勤奋练就一口气。

  生命力的本质状态就是活着,无论是苟且还是悲怆,不管是伟岸还是卑琐,风停雨散之后,存活着的,才有讲述的恣意。

  人间本是一场戏,他方唱罢你登场。忠奸善恶明眼辨,曲终幕闭声绕梁。莫道苍生误真假,功过是非心内藏。

  端午前夕天霖至,似有诗情化雨意,离骚不休传千年,屈子寂心沉江汨。

  大雨过后旺田园,破土蝉虫鸣声传,老树新枝望风至,光影婆娑一梦剪。

  芒种时节忙收种,人间自古未停静,风来雨急倚窗待,老壶泡茶润心兴。

  仲夏青葱伴紫红,雨涤风尘还清澄,端阳佳节小团圆,鲜菜香粽又关情。

  植物的种子,一般要比植物处于生长期的样态更难辨认。如大葱种子、茼蒿种子、韭菜种子、菠菜种子,没有相关常识的人几乎不可能认得它们。随着城市化进程不断加快,将来人们必然会把种田、种菜看成专业工种,因为到了一定的历史阶段,就连识认菜蔬和粮食的种子,都得是掌握相关专业知识的人,从前广大农民耳熟能详的认知,将成为稀罕的门道。所以人世间没有永远的常态惯见,只有永不停歇的学习和见解。

  端午高考同一天,粽香壮起举子胆,但愿笔下如有神,走出考棚露笑颜。

  粽子煮鸡蛋,慢火煨半天,开锅香飘溢,乡思绕心尖,人伦有百味,一味一梦穿。

  安稳自如地做个乡下人,在漫长历史进程中,只有几个片段里,有人达成了心愿。陶渊明为此写了散文名篇《桃花源记》、名诗《饮酒》,大军师诸葛亮、范蠡也曾陶然于乡土。不过像他们这些故作姿态的隐君子,肯定不算地道的农民,一般人也达不到“问君何能尔?心远地自偏”的境界。但历史上还真有靠踏实种地、的全家顺遂的年代,如唐之贞观、宋之北宁,地域肥沃区块上的农民还真能在庄稼地旁安居乐业、薪火相传。如今从城里跑到乡下修筑园林式小院享受安逸生活的,大多也不是真正的农民,而可能是曾在农村出生并成长过的、后来发迹了的、怀有深厚乡土情结的人。想过山野生活,而不愿付出农人、樵夫之劳力的乡愁,都是伪乡愁,只是一种旅客心理罢了。

  昨日风雨交加,今天阳光晴丽,这夏天的气象,如同此刻延展于视线的城市天际线,完全是没有规律的起伏。无常是岁月迁徙的主题,也是人间的魅力。一眼看不穿、一生情未了,恰是意犹未尽的人生残缺之美。当人类明白连造物主自己都难求完美的天道地理,也就对世间一切,有了似是而非的释然。整体与个体虽有通融之处却不能替代,恰似古往不等于今来,大千世界亦然是各走一段。

  话说到哪里为止,事做到哪里为度,力用到哪里为竭,人走到哪里为达,这并不是人人能轻易适可的,也不是人人能把握分寸的,这也是人间坎坷的因果。自然律、因果律、宇宙律是智慧人类穷尽追求的根本,而人间的因果律的因,皆是每个人自己。你的一切果,都是因你而起,其他人只是因你而动。

  中华传统节日,一开始都是为了便于辨认和界分气象、地理及物候,后来渐把重点转向了人伦自身。其中,五月初五端阳节(端午节)、九月初九重阳节、大年初一春节等按农历计数的节日,都变成了人的情感释放的节假日。也许世世代代延续的太久了,世人慢慢地很把自己当回事了,众生慢慢地不把自然万物当回事了。人一吃饱了、喝足了、穿暖了,就锐减了对天地的敬畏、对山水的依重、对它物的珍惜,忘记了人与自然互为依存、互为因果的密切关系,忘记了积善之人得心安、勤俭之家庆有余的道理。世间太多事,其实就是因为某些人吃的太饱了。

  世间事,有一得必有一失,反之亦然,只是人们大多看不清得了啥、失了嘛,虽然后来恍悟到了一点什么,却已时过境迁、因果已成;凭一人而定义一族确定是偏颇,村东老孙头德行不佳,不能因此而说全村无好人,村西头李老汉一贯善为,也不能因此而说全村都是良民。同理,屈子代表不了湖北人,他只代表他自己,沿着旅游线路走马观花,一般看不清一方地域的风土人情。着急忙慌地武断一个人、一件事、一方水土,就是自爆浮躁的不智之举;都说一滴水而见大海,那得曾经沧海,否则,山顶洞人也不至于为一场雨而欢呼,它们还不知水泽与汪洋不可比拟;世上有几种人,就有几种活法,至于其各自活的好不好暂且不论,只说活法。活在眼前一地一时一事的有之,着眼于生生世世长久长远的有之,当然兼顾二者的也有,但那是属于极少数。可就是那极少数的人,才是维系人间正道的骨干、脊梁和真脉,不管世人承认不承认、相信不相信。

  心有牵念终离魂,万般不舍亦失群,浮生无常各由命,世间老友少一人。

  海上休渔纵生息,端午节日退潮汐,海天一色风画云,眺向滩涂菊波斯。

  山水无心留春色,天地有情容人伦,沧海桑田物非是,但愿婵娟开窍门。

  盼着,盼着,未来已来。你站在虬枝苍干一旁,望着撒了一地的时光,手中攥碎了干瘪的誓言。鬓角上霜染的情绪,犹如昨日的思念,回不去的山水,走不到的憧憬,恰似此刻,恰似涌动的潮汐,恰似未来已来的恍然,恰似你秋泓一般的眸光,却原来,原来如此。

  长肉还是长心眼,不是显意识的选择,而是潜意识的驱动。当你笃信梦里的自己不是阳光下的自己时,你已把心灵和魂灵彻底分成了两界。亦由此,活过了彼生此世。

  形与意之间,需要承载和接洽,而最值得信任的就是记忆。物料可以变,时序可以变,心情可以变,目的和用途可以变,记忆的接续却不会走样。这就是非物质遗产的价值——它们以记忆呈现、记忆重现、记忆再现的形式,以物化载体和形态,留住了曾经,描刻了从前,复制了过往。从老腔老调到传统技艺,从老砖老瓦到古典意愿,无不在撬动人们的感官体验和精神触须。记得人类从哪里来,有利于辩证人类向哪里去,非遗的功用关乎人类终极的思索。

  老天爷不会成全你所有的事,人之幸运至多有十之八九,瞭之生命的天花板,就不会再生妄图,就明白自己已经走到了福气的尽头,就能懂得止步,就能知足。知恩感恩的人,耳畔或者还能听到老天爷的叮嘱:只能帮你到这里了。

  转角处,他向左,她向右,而只有你一直走。缘分是一种因果,但不是所有的因都有果,而所有的果必有因。不管他信不信,无论她信不信,你必然在注定的地方,再次与他们相遇。

  财富不是自己的,资源是大家的。所以珍惜是一个人最是根本的自觉。地球不在乎人类如何,它只要被触到了痒处,就会地动山摇。高大的你,卑微的你,无处可逃。那一刻,你与谁计较?

  只要不开始,只要不习惯,只要不默认,就是从新。因之前,果之后,每个人都应以自愿之心,活成自在。

  甜美的成熟值得期待,而期待的过程恰是最美的。

  成熟的人生,就是不去拿最好的,却识得哪是最差的。就像《白蛇传》里的小青,它理解爱情是什么,也深知爱的意义,但它却不去沾染,因为它有自己的活法。

  死鬼,你还知道回来啊。成婚还不到一年你就离家出走了,而且一走就是七年多,我一个人带着仨孩子,你知道日子过得有多难吗?

  所有侥幸心都基于对外部环境的判断,其结果是百分之五十的准确率,但却是一次百分百的结果。

  雷声高雨点大,淋湿了待割的麦子。城市街道,变得空旷。眼下我看不出天气是否反常,但愿那一个个霹雳游戏,只发生在服务器上。

  夏季到海滨来看雨,有水天一色,有闪电点灯,还有风声伴涛声。雨刮器像指挥棒,交响一曲激昂的冲动。晒一天,淋一日,且把日照当汴京。

  大风起兮云飞扬,雨淋海兮波纹长,欲与天公共斟醉,又怕情动霖水淌。

  那时慢,累了就吃袋烟,饿了吞口唾沫顶半天,等刮风下雨,等庄稼成熟,山这边的一生,憧憬着山那边的风景,一梦千年,不换雷同。

  做什么吃什么,吃什么做什么,都是果腹,却区分开了生活方式与生活质量。

  活得自在,是因为手已放开,是因为心已清白,是因为梦已散尽,是因为原来已来。

  仰望是个方向,以心的起点,以情的温度,以虔诚的灵魂。在垂直九十度的视角中,窒息的生命,能否归回初衷?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会员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蓝色枫叶文学原创中文网 ( 鲁ICP备11027416号 ) |

GMT+8, 2019-10-24 05:38 , Processed in 0.060583 second(s), 1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