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人文社区 - 蓝色枫叶文学原创中文网

 找回密码
 会员注册
搜索
查看: 130|回复: 0

[2019] 旁观集之四:勇者无悔

[复制链接]
子曰 发表于 2019-2-10 17:36:0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除夕爆竹为除“夕”,初一爆竹祈丰年,初二爆竹迎亲归,初六爆竹接灶还。爆竹声声皆有意,人间世代执相传,莫道古旧可换新,今朝万般缘从前。

  岁月是人类虚构的刻度,而枯荣兴衰则是可见的真相。春华秋实并非自然,而是造化的轨迹。一把钥匙开一把锁,无非对付不对付。宇宙万物万象看似繁复杂芜,其实简单的很,不过是因果连牵、周而不返。这世界一直在沿着“道”之规律,分分合合、合合分分,这其中,有些人费尽心机搞得是“把简单的弄成复杂”,有的人殚精竭虑为的是“拨开云雾见真章”,都容易都不容易——在人类天性遗传的劣根之上,想开出大朵的美好、大片的纯洁,着实耗费了漫长的过程。世俗凡人的心思、目光、耳畔,一直缺乏源自灵感的知识,所以常常被世道渲染、被商机诱惑、被情色勾引、被权势恫吓,慢慢随波逐流。但幸好,季节不随人意,兀自更替。“春打六九头”,光景可期,希愿就像心头上一直不灭的小火苗,枝杈间,渐渐又渐渐。

  很早以前,道观佛门曾给世人以净宁的去处,大大小小,无阻无碍,只凭一份虔诚、一颗心,足以通达,足以排解,足以安详。可如今,一切皆要关槛,步步都在收费……从前的自愿自在,已无处流放。山神庙、城隍庙、海神庙、土地庙、公祠堂、家祠堂、文庙、武庙……每个空间都可换取时间的冀望、安抚灵神的恼忧。释放愿念的空白处一旦被挤压、被拆散,人心就会无所依附,红尘就完全沦为了欲望和利益支配的世俗……

  几乎没有人怀疑城市是人类的未来,从古至今,莫不如此。而在神经病的我看来,城市是人类一起追逐的毁灭之所。巨大的能源消耗、巨大的深度污染、巨大的电磁辐射,总有难以承受之重到来的时候,总有难以预料和防范的突兀之灾,城市是人类自愿投入的牢笼,也是不产生价值的商业奴役众生的载体。科技越发达,人类越朦胧,智能越膨胀,人类越无力,城市正在使人变得脆弱、迟钝、顺从、无能——人类的进步与退化,同步进行,无非此涨彼消的进程不被人类察觉而已。换句话说,城市是人类的坟墓,不止于埋葬过去,还有可能葬送未来。有人不以为然,他们说都几百年了,不是一直好好的吗?是的,他们的依据和参照系,是几百年,似乎这时间够长,很令人信服……可是,地球的诞生已长达几十亿年。

  平时人们忽略的东西太多了,因为他们习以为常。但假如用行为艺术的极端方式演示出来,就可能使人惊醒。比如,把所有的花草从人们的窗台、书桌、茶几和房前屋后全部拿走,宅院里只剩冷硬的建筑和人造物,也许人们会在一个刹那醒悟,什么才是陪伴。

  人与人在文和言的交流中,不乏沟通障碍。如听不懂、看不懂、接不通、对不上。究其竟,无非是没兴趣、没感觉、没意向、没灵犀。所以,如果文不对人、言不对心,情不合宜,无须述与,无须言与,无须意与。尘世山水、人伦深处,总有不搭的人,总有不近的心,总有不感的话,总有不解的情。不强求,不是宽恕别人,而是体谅自我。

  高就是兴吗?楼高却使人懒、使人远。竹抖雪,色彩还原。才知道,光枝无叶,是待春天。问你哪向哪路、哪区哪楼、哪梯哪户 ,方明白,鸽子寂寞。人比树高,眼见屋顶,耳听于下,竟是不知身在何处、命在何方。古代帝王多寂寞,情热遇心冷,是因为阶阶隔离、层层疏远、空旷气短。以至于,城中不知谁是谁。而如今,虚晃弄套亦可亲,忘了容颜、失了呼唤。

  春寒料峭地温高,小童追雪田埂跑,心暖从来无关境,只须心热眸光娆。

  在人世,除了永不出口的心事,没有一样东西是你完全独有的。天地间,死亡并不公平,尤其是在岁月之后。

  世间真正的恩情是无法报答的,唯一的感恩之法就是不忘也不念叨。

  所谓修行,就是把身上沾染的一点一点摘去,到最后一无所有。一无所有的灵魂是最轻盈的,轻盈才能悠然飘去,而滞重的只能沉陷。

  土是一个地区人文思辨中,惯性最大的阻碍。土没什么不好,但一定不是好。天可怜见的是,不少人以炫耀土气为荣,并为此沾沾自喜。莲花出污泥而不染,是因为它知道污泥的不可救药。

  中国自古就有崇简尚净的传统,但世俗生活中却是繁琐耗费的很严重。像这类说一套做一套的情况,可谓方方面面不留死角。请客吃饭,嘴上说简单一点就好,吃起来却是很浪费。办个春晚,那简直就是人海战术——从节目的阵容看去,计生还得继续搞下去,人还是太多了。简其实比繁难,利索要比琐碎难。正因如此,所以心思不够、想法不多、灵感空飘的人,只好选择了复杂——那是掩饰黔驴技穷的不二法门。如此一来,简净而自在的风气,短时间内很难形成,杂芜依旧还要取代着简约之巧妙。

  觉者一盏知味,俗人一生蒙昧,说一花一世界,花开花谢本就是世界的真相。拐那么多弯,不可疑吗?明明知道那是一扇门,却不敢推开,你要手干嘛?你要脚干嘛?你要那份心思干嘛?

  一生有多长?看几次花开花谢而已。一世有多久?看几次花谢而已。一念有多轻?随一阵风吹而已。一起有多远?走一次天涯而已。情多深算深?命缘相同而已。

  寂然相忘,在春之初起,忘了自己的时空坐标。目光如豆,盯看一株秋葵,兀自花开。呆滞的时候,像灵魂出飞,飞向思念的怀抱。有预言说,这一轮岁月将是白色之旅,却不知在其间,能画出什么迹象。只好以不期而期,以不可而可,随心随意,随你。

  人间世道,活出自愿自在的本我之人并不很多,被风气侵染的才是多数。人类终归还是穿着衣服的兽,心之私、情之私、体感意觉的操控,难逃欲念之折磨。

  天下大势,如同一个六面魔方,每一次被打乱,都是为了还原,每一次还原,都是为了被打乱。世间众生,因为生逢何时身不由己,故而他们的际遇自是不同,亦因由此,世人便误以为“历史和现实”是变化多端的,绝不会是一次次轮回。而我个人坚信,当所有的打乱、复原的不重复套路穷尽,当所有的角色安排的不重复调配穷尽,这世界就将被遗弃,就像玩够而弃掉的魔方一样。

  怀古不伤今,只做旁观人。朝阳陪晨步,晚霞画嶙峋。读罢扬州雪,又是斟诗魂。

  问佛何必禅门中,人间无心皆是空,红尘谁不见颜色,肉身执念囚心胸。

  如果人自己没有选择,那就只能俯就天意。如果不想屈从天意,惟有豁出去,本心由我。熊熊燃烧过,灰烬都带着滚烫的曾经。灵魂中一片空白的,人生只是度过,而心灵上刻字的人,一定经验过灼伤,斯是勇者生生世世的勋章。

  一座本该充满阳刚之气的城市,因为惧怕浪漫的表白,而陷入了阴柔的矜持。阴柔是内向的压抑,让世人看不到它炽烈的情怀。一座曾经皈依阳光的土地,既不谙坚挺的套路,又不解软绵的迎合,一味邯郸学步、东施效颦,竟早已失了八方情怀的惦念。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会员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蓝色枫叶文学原创中文网 ( 鲁ICP备11027416号 ) |

GMT+8, 2019-5-19 18:08 , Processed in 0.085538 second(s), 1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