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人文社区 - 蓝色枫叶文学原创中文网

 找回密码
 会员注册
搜索
查看: 212|回复: 0

[2019] 散文:雪之意象

[复制链接]
子曰 发表于 2019-2-5 17:37:1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只有天气寒冷的日子,雪才如仙界琼花、落瓣凡尘。却不知为何,每次看到雪色晶莹剔透的覆盖,总会心生暖意——它本该是冷凝之物,竟使人意温暗生,怪也不怪?以至于,忍不住伸出手去,去摸了又摸,企图摸出一似柔情。

  但也许,对于那些处境窘迫的人,雪是难上加难。温饱无忧,雪是闲情逸致,而时日困苦者,则会另有感受。人世间的悲喜交加,真是被那个老太的两个儿子的营生,给揭透了——阴雨连天,老太为卖扇的儿子担忧。烈日晴晒,老太又替卖伞的儿子担忧。那老太的难为是实实在在的,并非像“智者”指出的那样简单——他们让老太反过来想,就可以天天高兴了,是啊,老太不偏心,才放不下。

  雪与尘世的纠缠,留下了多少历史典故,可谓是连篇累牍、不胜枚举。信手拈来,就可以填满初中生的写字本。孙康映雪,让世人知晓了穷困书生的如饥似渴。袁安困雪,凸显了生命与气节的孰重孰轻。苏武啮雪,使人不得不敬佩那些忠于使命、竭力担当的英雄……雪之境遇,可鉴良莠。

  名字中嵌了雪字的人,一般心境留白,那是任谁也进不去的空旷。不是他(她)们刻意,而是一种造化弄人。这个论断也并非是笔者主观臆断,名姓潜藏的密码,曾经被人一次次破译过。就像姓氏各有性格、各有宿命一样,名之字印合的机理,亦然都在臼窝里。

  最是令人悲伤的故事,是林冲雪夜上梁山的怆然。多么俊秀而本分的一个男儿,却生生被世道搞的英雄气短、家破人亡。若不是强权戕害,大雪纷飞的时候,他或与仨俩好友大碗吃酒,或陪娘子凭窗赏雪……可他终于披一身大雪,走向了不情愿的不归路。不管是不是虚构,从中读出的是北宋末年的薄凉——那是比雪冷上几倍的寒意。

  一直认为,雪要比人类出现的更早。洋洋洒洒而来,悄然无息消融,一如花开花落、潮涨潮落,除了天光云影,除了草长莺飞,没有其它突兀的印证。直到,一首首咏雪的诗,一次次的牵扯了它,并赋予了它七情六欲、悲欢离合。尤其是“雪人”的出现,更把雪的本态,生生造出了“人格”——憨态可掬、滑稽可笑、天真无邪……

  面对城市里的玉树琼花,我更喜欢唐代柳宗元诗句描摹出的境界:千山鸟飞绝,万径人踪灭。孤舟蓑笠翁,独钓寒江雪。别人如何解读与我无关,我读出的是从容、自在、安详。所以我不想这样揣测:老者家中断炊,只好冒雪钓食。我愿意老者是钓者之意不在鱼,在乎天地人雪共江水。

  不怕别人笑我矫情——我喜欢下雪的际遇,却每每替环卫、公交、市政职工犯愁,也为那些从事交通运输工作的人担忧。我虽然站着说话,亦然理解各种类型的“腰疼”。很多时候,听闻过“人类共一体”的言论,而其实,这世界人人都自私——程度不同,掩盖不了人性的本质,如果生身为人必须认命,那么做人就带着原罪,倒也不是无厘头的论断。

  与大自然其它物候不同之处,在于雪的塑造性。一代伟人有词可证:山舞银蛇、原驰蜡象。同样是水分子的构成,雪不同于液态之润物细无声,它寂然涂染的是事物的本来,即使是渲染,也不改事物的本质。而且,当暖风袭来,雪从不纠缠,兀自隐去,不带走一草一叶。雪很像爱情,当它消失了,你竟然无法证明它曾来过。

  梦见雪的人,与梦见太阳的人一样,异常稀少。解梦之书对梦到瑞雪、梦到晴日,大多给予吉祥之说,毕竟那是一种稀罕——在黑暗的夜梦中,“见“到太阳的模样、雪晶的亮色,不啻是别样的快意——人生之美好,大抵是欢悦的。

  有人说,雪是冬季的甘霖,为过冬的庄稼盖上了“被子”。有人说,雪是上苍对岁月的忆念,它不忍过往的裸露,企图以雪之涂抹,掩饰伤感。而我却愿意把雪看成春水的序曲——它们像积攒着的情绪,只等和风迟来、相约奔流……

  蓝色的星球,是光给了它色彩。有了光,人们才看到了红的日出、橙的果实、黄的土地、绿的庄稼、青的山黛、蓝的天穹、紫的衣裙。也是因为有了光,才有了雪的洁白、影的暗淡。瞳孔中的光与心灵里的光无法达成一致时,意识和神智就会开启意象的对接——所以, 一场残冬薄雪,我有理由在灵光一闪中,把它读成迎送:风雨送春归,飞雪迎春到。该去的总要去,该来的终会来,自然如斯,而然如斯,不期而至亦然也。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会员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蓝色枫叶文学原创中文网 ( 鲁ICP备11027416号 ) |

GMT+8, 2019-8-22 08:49 , Processed in 0.085333 second(s), 1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